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嘎玛丹增
嘎玛丹增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75,335
  • 关注人气:7,04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西康·九龙森林

(2011-09-30 12:59:08)
标签:

嘎玛丹增

散文随笔

文化

分类: 散文

                                                                        作业  《炎黄地理》2011.10 

   难以记忆的地理西康·九龙森林 

上世纪二十年代,美国人约瑟夫·洛克把云南丽江作为营地,数十次进入横断山腹部探险,在27年的时间里,走遍了川、滇、藏三省结合部的大部分地区。他跟英籍匈牙利人斯坦因和瑞典人斯文·赫定一样,通过在中国西南部地区的行走,取得了一个探险家在俗世的最高成就。洛克为全世界的精神流浪者,准备了香格里拉、纳西女儿国泸沽湖两个神奇的纸上家园。80多年以后,洛克这个人可能被许多人遗忘了,但由他发现并通告世界的香格里拉和泸沽湖女儿国,被文字和图片流传了下来,至今仍是一个让人充满想象和向往的地方。

九龙县在四川攀西平原与青藏高原的过渡地带,这个地区在历史上作为各民族频繁迁徙的区域,旧时称为康区,既是地理上内地与西藏的结合部,也是藏族和彝族主要的聚居地之一。从成都出发去九龙,要经过甘孜藏族自治州首府康定和新都桥,公路里程约580公里。人们曾经把新都桥誉为摄影家的天堂。上世纪末,它的光线和色彩迷倒了大批旅行者,也是一个风吹草低见牛羊的美丽牧场,随着物质科技和工业革命的君临天下,新都桥已经被道路和人群赶出了天堂。那个天堂,可能撤退到了九龙,或其它还没有被汽车和水泥道路疯狂扩张的什么地方。难以确定,当年洛克是从四川的大凉山木里到了九龙?还是从稻城亚丁进入的瓦灰山?也许,翻过海拔4298米的折多山,我们就已经跟当年洛克收集动植物标本的探险线路重叠了。只是,洛克只能依靠骡马和双脚乌龟样蜗行,而我们可以乘坐在舒适的汽车里虎狼样飞奔。新都桥过往的宁静和秀色业已消失,正在成为文本和画册里的记忆。从新都桥川藏线南北分道口进入南线,沿立启河谷行进一个小时以后,就可以闻到茂密森林和雪山连绵的气息了。

我们进入了九龙的森林。毫无疑问,我们见到的森林河流、高山峡谷、雪山草甸、牛羊村庄,跟洛克当年看到的没有什么变化。洛克曾经在这个由当地土司治理的地界,受到了各族民众空前绝后的盛情接待。历史上的九龙,以民风剽悍、匪盗横行的蛮夷之地著称,自古“骄横排外,汉官常遭蔑视。”九龙让人意外地没有为难洛克,较之于早他30多年深入这个地区的英国佬H·R·戴维斯少校遭遇的蔑视和子弹,洛克幸运多了。锅庄和美酒醉倒了他所有的行程。狡猾的洛克,进入之前,就用武器弹药把黄喇嘛界的土司贿赂了,一个摸准了最高地方头领性情的人,自然要受到必要的保护,以及一方水土能够拿出的最高礼遇,乃至于让这个原籍奥地利的家伙一直不想离开九龙,就跟我们今天在九龙森林旅行一样乐不思蜀。

洛克在上世纪30年代,在《美国国家地理》发表了众多赞美九龙的图文,让处于精神恍惚时期的世界眼目一新,他宣称九龙的森林是“世界上美丽的森林”,“那里的景色和动植物太美妙了”。就是这个当年在洛克笔下天堂般纯净美丽的地方,至今仍保持着原始的自然生态,实为中国剩下的为数不多未被工业革命毁掉的地区之一。这里有未被现代文明统战的动物王国、植物王国和生物王国,至今尚有许多物种隐藏在大地深处,还没有被发现和正确地命名。自然生态资源富集的九龙,仅森林覆盖率就高达35.4%。茂密的森林在九龙的地域,一路延伸到了四川稻城、雅江,凉山彝族自治州的冕宁和木里。遗憾的是,九龙的森林,没有因为洛克闻名世界,也没能像香格里拉和泸沽湖的地名那样贯耳如雷。

这是一个难以被人熟记的地理。一个在历史上被不断命名的地方,总是很容易被时间和空间遗忘,乃至完全遥远而陌生。

九龙在康藏茶马古道的历史上处于东线,最早的名字叫“吉日宗”,藏语含义为八角,而这个可以查证的地名,居然源自明穆宗隆庆元年(1567),西藏喇嘛来康区传教时建造的一座寺庙。后来,这个在清朝一直由土司自治管理的地方,出现过奇卜龙、结署绒等变来变去的藏语称谓。九龙在马路和汽车还没有出现的年代,可能距离政治和经济中心太遥远了,乃至于在所有的文书典籍中,很难准确查证到它的真实身份。直到1926年,这个主要居住着藏、彝、汉族的古老地区,九龙这个地名才被正式固定下来。

各民族世代混居于此,在时间里互相融合,逐渐形成了今天以藏民族传统文化为主导的多元文化景观。于今,在九龙还有一万多人操说一种非常古老的木雅语,学术界将其定位于木雅人。传说,一直就是不可靠的,但关于九龙木雅人源自西夏部族的传说,从来就没有离开过民间。据说,木雅人就是西夏灭亡之后,南迁至此的党项后代同原始土著融合的部族。

洛克没有把九龙推向世界。原因可能就是九龙这个地理,在文字典籍中就像叛徒,名字被换来换去,当然难以被人牢记。

 

西康·九龙森林高原奇人洪显烈

 

美国人洛克没有让世界记住九龙,最终,被一个矮个子中国人,把九龙推向了世界。

在网上搜索一下,“高原奇人洪显烈”的词条会有无数链接和表述。笔者的意思是说:关于洪显烈这个名字的形容,早就被世人所界定。在九龙那座袖珍的城市里,可能很多人不知道约瑟夫·洛克、哈根达斯或洪显烈为何物,但洪眼镜这个称呼却是家喻户晓。因为这个原九龙县卫生防疫站宣教科长洪显烈,当地人就是用“洪眼镜”这个昵称唤叫他的。洪眼镜用摄录机记录的黑海子湖怪惊动了世界。而被叫喊了无数世纪的黑海子,也因为少言寡语的洪眼镜被历史重新命名。洪显烈在1998年向世界通告了黑海子湖怪事件,使猎塔湖湖怪成为继尼斯湖怪和喀纳斯湖怪之后,又一个震惊世界的未解之谜。这个发现,让九龙一夜成名。虽然,世界级别的科学考察活动,已经轮番轰炸过猎塔湖,湖怪是否存在?至今难以用科技手段加以证实,但九龙出名了,成为了一个极具魅力的神秘之地。

世界之所以美好或神奇,大多源自大地内部那些隐藏的秘密。套一句八股:因为神秘,所以美丽。

洪眼镜穿一身深色服装,褐色夹克稍显肥大,头发有一些蓬乱。他和蔼可亲地跟我们坐在九龙县城服务设施最好的龙海酒店说话,不时用手指扶正滑动的眼镜。这个如今在摄影界非常知名的摄影艺术家,曾经50余次深入瓦洛乡原始森林深处的黑海子。费尽千辛万苦,吃尽万般苦头,有过四次见到湖怪的影像记录。黑海子这个名字,也因此永远告别了世界。洪眼镜用他和同事尼克尔塔名字中,各取一个“烈”和“塔”的谐音,重新为黑海子命名为猎塔湖。

洪眼镜对于发现湖怪的讲述很低调,跟我们之前了解的过程大同小异,国内外众多媒体均有过长篇累牍的报道。我们不清楚洪眼镜有没有宗教信仰,他说他是和尼克尔塔下乡到汤古,在原始森林打松枝写经文时,听当地的一位医生说到了湖怪,从此开始了对黑海子湖怪的跟踪拍摄。一个人深入到那个湖面海拔高达4700米的地区,每次都要坚守数天数夜,耐心等待湖怪的出现,其间经历过的艰难和困苦不难想象。一个经受过世界上最深的寒冷、饥饿和孤独的艺术家,没有必要用一个谎言让九龙出名。猎塔湖景区的景点,大多是洪眼镜命名的,诸如飞龙石、仙龟坪、嘎喔峰、字母河、仙床、石观音、雪山睡佛等等,这些名字,让我相信是一个有信仰的人所为。洪眼镜应该是有信仰的,就像当地民众深信神灵还没有离开九龙这块土地一样。神灵们就站在世界的高处,神灵般俯视着山河大地。

洪眼镜和我们一起度过了一个愉快的下午。秋天的雨下个不停,九龙河在河道里浑浊地奔涌,一路吼叫着穿过崇山峻岭,在文家坪汇入了雅砻江大峡谷。于今,洪显烈身上背着让人眼花缭乱的各种身份:中国公共关系协会艺术委员会会员,中国民俗摄影协会会员,楚天书画艺术研究院院士,当代文学艺术研究院院士,世界华人远程学院,摄影学科终身教授……等等。傍晚时分,九龙城里弥漫着牛油火锅和酥油茶的香味。雨,仍在密密实实地下,淡蓝色的云雾也柔情在高山的环抱,久久不愿离开。洪眼镜坚持要回家做饭,友好地拒绝了我们地宴请。

这是一个恋家的汉子。一个恋家的人是不会向世界说谎的。我们看过他摄录的猎塔湖影像,对于突然出现在湖面的异象,连科学家和先进的仪器设备都不能准确证明的东西,我们这些俗人又能证明什么呢?那些异象,也许就是美国人猜测的已经绝迹千年的克柔龙;或者日本人虚构的史前生物;或者是神灵,或者什么也不是,只是高原上的人们,坚守在信仰下的精神诉求。

猎塔湖湖怪成了九龙惊动世界的前因。九龙也因此成为令人神往的旅游目的地。我相信,洪眼镜没有说谎。遍及九龙的自然景观和人文景观不会说谎。松茸和花椒不会说谎。彝族人的火把不会说谎。喇嘛庙的喇嘛不会说谎。瓦灰山的冰川、洪坝的冷杉、斜卡的白唇鹿、日鲁库湿地的花海、五须海的杜鹃和猛董的鸢尾,都不会说谎,它们静卧在大地的根部亘古未变,用世界本来的样子继续着地球的过去。

九龙的森林为我们预备了各种植物的精华、圣洁的冰雪、清幽的湖泊、珍贵的动物、以及古老的村庄、经幡、白塔和喇嘛庙,它安静地敞开着肺腑,等着人们去感官这个世界上最富集的生态资源、最自然丰厚的色彩和最动听净耳的声音。

如果说谎,只能是我们的身体和感官。要感受九龙丰富多彩的自然景观和人文景观,你至少要有30天的假期,准备好体力、汗水、帐篷和向导,以及足够多的干粮、内存卡、锂电池和倍他乐克。

 

西康·九龙森林俄黑的仙女湖

  

俄黑是一个彝族人的名字,也是我们在仙女湖景区游走的向导。

也许,你一生中会有很多社交场合和商务应酬需要喝酒。九龙人的热情和好酒,不在应酬范围。在那个远离污染和噪音的地方,当你见到九龙城里那些长发盘结,颈部和腰间银饰叮当作响的彝族阿米子(女子),或在某个海子附近的草甸上,与一群席地而坐的防线女不期而遇,喝点酒,会让你非常自然的想到爱情,或者欲望。我们是在乌拉溪乡的石头沟俄黑家的火塘边,端着木柯碗(彝族木质碗),心甘情愿地喝醉了自己。醉了以后,先是胡乱跟着彝人跳奔放的锅庄,最后醉倒在火塘边的竹席上,美美地睡了一宿。

瓦地则已(辣子鸡)、酸几日(酸菜)、木浆子、坨坨肉、杠杆酒,都是彝族美食。在俄黑家石木结构的木楞子房里,没有戒心和负担地醉酒,让我们跟俄黑一家成了亲密的兄弟姐妹。

我们要穿越大片原始丛林,才能看到仙女湖,必须借助马背和向导。

作为长江上游水源涵养带,九龙的森林自本世纪初开始,就停止了砍伐。林地里,还能依稀见到当年间伐树木后留下的树桩。也许很多人不知道,居住在长江上游地区的民众,世代依靠森林和有限的土地维持生计,为了保证长江下游的水源和质量,停伐政策让很多家庭的生活突然变得十分困难。九龙原本拥有中国最为富集的资源,为了长远利益和下游众生,他们正在长江保护工程的国策中艰难度日,作出了难以想象的牺牲。而退耕还林的战略异常坚固,毫无任何松动的迹象。造福子孙万代的环保措施原本无可厚非,只是俄黑一家的生活太艰难了,只能依靠有限的几块薄地获得粮食,为游客当向导贴补家用。

九龙这个地方,集地貌景观、水域风光、天象景观、人文景观、生物景观为一体,行迹其间,随时都有突然的惊喜让人措手不及。可惜天工不作美,我们一路都在跟雨雾纠结,空气潮润而清新。我们的力气几乎耗尽,才走到了仙女湖畔。

    侠女湖笼罩在云雾里。虽然我们知道云雾的前方有一座雪山,山的那一边就是大凉山的冕宁,但雪山就是不愿露出神的面孔。倒卧在水中的树木依然活着,枝桠上的树叶仍在顽强的生长,鲜活葱绿的枝桠,被纱一般轻薄的雨雾缠绕,像童话样迷人。

   

     ……

    文字略去1000

 

西康·九龙森林


本文图片系《炎黄地理》记者摄。我是看图写字。三年前去过九龙。三年,对于突飞猛进的现代文明,是一个可怕的时间。

 

                                                                       2011.09.22  草就

--------------------------------------------------------------------------------------------

 

已于9月16日离开四川,在北方做项目,为期大概半年。至此节日之际,祝福朋友们健康愉快。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