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文竹
文竹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846
  • 关注人气:4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代杨元昌先生序 文/@陈村

(2014-05-12 15:29:57)
标签:

杂谈

 

  2012年4月28日,我去田子坊的尔冬强艺术中心出席杨元昌先生《拾回的记忆》个展开幕式。杨先生的黑白摄影名作《师徒》占据了正面的整堵墙,漫天风雪中的两个平常男人给展厅定下基调。视野回到上世纪八十年代,墙上一幅幅作品还原那时那地的人。那时,杨先生还是青年。

  杨元昌令人过目难忘的作品,许多是这样的抓拍。如提着水桶的女人背影,左右各有一个注视她的老男人,左蹲右站;如仰拍船舱中抱着婴儿的妇女,旁边还有一个孩子直愣愣看着镜头;如天安门广场上的老妇和一群人,画面中间留给空地,视线延伸过去,那著名的门楼不在正中,而在老妇的脑袋上方;如纠缠在栏杆上的两个背影一个侧影。那时的相机用胶卷没有马达卷片,拍摄如狙击,往往只有一次射击机会。他的艺术直觉知道什么时候应该按快门,一枪打死。天上飞来一条龙,人人会去拍摄。要感叹的是,杨元昌用快门记下的,常是他人没注意到、不会取景的画面。

  在无数摄影作品需要一个“说法”的风潮里,在人们得意于摄影可替代文字说话的年代中,杨先生的作品在说什么?为何经过几十年了,那些像作者本人一样不以“姿色”争胜的人物和画面还会吸引我们的目光,那些“发乎情、止于礼”的不经典的不奇特的画面会被认定是那个时代最准确的回放?那些眼神令我们涌起敬意、怜惜和惆怅,心神不安。

  杨元昌先生找到的是那种顽强的联系。那种在平常朴素生活中支撑人们生存的力量。和平时期,非战地生活,日常所见的那些转瞬即逝的画面交给我们美好和生命欲望。大音希声,大作不秀。他的那些作品都可命名为《无题》,犹如真正的人生从来无题。经他的拍摄,他们获得永生。

  而青年杨元昌的目光隐藏在墨镜后面。他的自拍是收拢后的身躯,不挺胸收腹,不炯炯有神。他坐着,背景是书架和杂物,他的双手有点紧张。当然,也可看作对面似有猎物,随时准备一跃而起。

  摄影作为非常依赖工业革命的一门艺术,对画面精致的追求贯穿始终。器材的进步使得一些景象有可能被记录。这是常识。杨元昌的八十年代作品给常识打上“但是”。他的底片被火灾烧了,摄影展上的图像只能从公开发表的资料上扫描回来。细节损失了,影调不丰富了,这些摄影的大忌并未遮盖作品的力量。我曾说,只要是经典,必然经得起折损。印得很差的画册上的油画、半导体收音机播放的交响乐、经翻译后折扣的文学,现在,再加上杨元昌浴火重生的摄影――大师之作不畏惧时间,也不畏惧损耗。

  杨元昌先生淡泊名利,真诚对待艺术,对待人生。八十年代后,他主编摄影杂志、教课育人。个展那天,许多“小的们”来向前辈致敬,感谢他的关怀和提携,更感谢杨先生以几十年的艺术实践为后人开启艺术之门。那天,杨先生身穿红色中装,手持一把折扇,终于躲不过镜头,成为一道风景。我混在人群中穷按快门,心里念叨:拍人家的人必将被拍,这很公平哩。

是为代序。

陈村

2014.3.6

《上海影像典藏杨元昌1980年代摄影名作》

   姚 铿  周祖尧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