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张怀旧
张怀旧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436,416
  • 关注人气:12,32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一把雨伞

(2015-11-15 21:33:12)

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一把雨伞

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一把雨伞

文/张怀旧


  我在南京艺术学院的那段日子说起来也没那么复杂,其实就是一个高考落榜生的异乡寻梦之小旅。

  二十岁的时候,甭管考上考不上大学,谁都想永远离开那个鸟不拉屎还处处充满人为束缚的家乡。

  可不是么,那天早上,我一个人背着所谓行囊其实就是一副画夹加上几件衣服出发了。因为我没有考上大学,作为落榜生我没脸要求任何人送我上车,但这并不影响我在车上遇见那些赶赴大学报到的新生。同样来到南京,他们入学,我寻梦。

  我顺利下榻在南艺校园东南隅的招待所中,二十年后的今天我依然清晰的记得它的双人间房费是十五元一晚每人,包月三百,卫生间地处走廊尽头。

  就在这间狭窄的客房里,我开始了我的寻梦之旅。我坐在床沿将画夹打开架在自己的双腿上,然后将一张干净的铅画纸固定在画夹上,再戴上一百五十度的无框眼镜,对着床头柜上的苹果、茶杯、肥皂、水瓶或石膏像、香烟盒、打火机等物,用2B铅笔横竖比划,刻苦训练、描摹......

  就这样,一晃五天过去了,终于我把自己画哭了。因为我感到了一种空前的孤独,这是我自出生以来第一次尝到孤独的滋味。于是我出门找了个磁卡电话亭打老家与我一起落榜的艾浪的BP机,他立刻就给我回电。

  他在电话里说:“你怎么这么不够意思,有那么好的出路竟然不带上我!”

  我说:“我我我......”

  第二天,艾浪就背着他的行囊来到南京艺术学院招待所报到,两人见面喜极而泣。

  他说他早就想好了,与我一起学美术,来年考南艺。可是没几天他就告诉我,美术老师说他患有色盲症,不合适学美术。我问他咋办,他说他打算学音乐。我说好的,来都来了,那就学一样吧。可是没几天他又告诉我,音乐老师说他五音不全,不合适学音乐。不过在他的一再坚持下,音乐老师勉强同意他报名进入培训班。

  按规定,音乐学员住招待所一楼,美术学员住招待所二楼。

  我所住的二楼205室,有一天突然来了个常州籍的美术生,与我同住一个二人间。此人文质彬彬、知书达理,说话不带一个脏字,里里外外透着一股傲人的气质。果然,第二天我就得知他是通过关系介绍过来的——顿时,我就开始羡慕他,竟然还有关系!

  我给他递烟,他不抽;我叫他“兄弟”,他不太搭腔,时刻与我保持距离,但也不会刻意冷落我、疏远我,我们还不止一次地一同去食堂吃饭。我第一次碰到这样的同龄人,对此感到特别新鲜。

  没几天就是中秋节了,苏南人比较富裕,特地回家一趟,带来了很多家乡特产,有甜食、卤菜、香烟、水果等,他将这些食品摆在桌子上。我心想,他应该会请我吃一只梨子吧?或是一块月饼?哪怕是一支香烟。

  可是后来,我眼睁睁地看着他将所有的这些东西都提走了,他说这些是送给老师的。

  我顿时就目瞪口呆了!——他竟然还有认识的老师,竟然还可以给老师送礼!

  我在心里特别支持他将这些礼物全部送给老师,我一点儿也舍不得吃他的。并且我暗暗发誓,如果我在南艺也有一个认识的老师——一个可以为我指明道路的老师,我一定将我最喜欢、最珍贵的礼物送给他,如果他出了车祸,我愿意将我全身的O型血毫无保留地全部献给他!有多少次,我幻想在校园的小路上,偶遇一位美术系的老师突然晕倒,然后我去扶起他,这样我们就认识了;或者一位美术系的老师买菜回家丢了一个萝卜,我跑上去帮他轻轻地捡起来、交给他,这样我们就认识了......我多少次在梦中看到这样的场景,我多么需要一位人生的导师啊!我的梦想,就是考上美术系,当一名画家。

  俗话说那是一个电闪雷鸣大雨倾盆的晚饭后,我撑着一把雨伞进入校门向招待所走去。

  突然从一个墙角窜出一名长发飘飘长裙也飘飘的美丽女孩,她一边冲我跑来一边说:“哎呀,借你的伞,一起,送我去宿舍吧。”

  虽然她的语句听起来不太通顺,但我顾不得那么多,一把将雨伞举在了她的头顶上。而她也毫不犹豫地挽上我的胳膊,紧紧地靠在我的肩膀上,与我一起风雨无阻艰难前行。

  我无意中扭过头去,眼前即刻惊现了她白皙的脸庞,天哪!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漂亮的女同学,她就好像被气质与文化浸淫了一样,那么地卓尔不群,那么地温柔大方,让人流连忘返、措手不及。

  ——原来,大学生,就是这样子的啊!我打心底发出无尽感叹。

  恍然间,我觉得生命如此美好,所有关于梦想破灭的情绪全部荡然无存,那些绝望的、迷茫的、颓然的、肮脏的,那些自小学三年级以来就在我心底萌生的厌学乃至自杀的念头也全都不复存在了。

  说实话,我当时脑子一片空白,根本来不及思考与青春期有关的东西,只是轻轻地问了一句:“你是哪个班的?”

  “我是美术系的。”她说,“你呢?”

  “我我我......”

  我根本就说不出我其实是个落榜系的。我自卑极了。

  如果说,她不是我最向往的、最崇拜的、最单纯的美术系的,而是那什么装潢系、舞蹈系、音乐系或者环境艺术系的,我就不会觉得低她N等并在她面前感到那么那么地自卑了。

  所以说,我连问她宿舍分机号码的勇气都没有,我只能默默地送她到宿舍楼下然后默默地跟她摆摆手假装不在乎她。

  我并没有因此而堕落,相反,我却从此有了奋起直追的勇气,似乎有一股力量催生了我对未来的无尽渴望。

  就在我拿起画夹对着窗外执笔写生之时,有人敲响了我的房门。

  那是一张迟来的录取通知书,我被一所技工学校录取了。

  然后,我的梦想就破灭了。

  如今的我,虽已走上了截然不同的另一条道路,角落里却始终存放着当年的那把雨伞,毫无怨言。就像艾浪,与我一同离开南艺,现已当上了KTV的老板,同样无悔。

  人生的选择不是唯一的,没事少跟自己较劲,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一把雨伞。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