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摘录:平度县立中学始末

(2013-05-03 16:14:49)
分类: 平度历史相关

平度县立中学始末

  

 

清末停科举、兴学堂以来,中国教育处于一个新的转折时期。从辛亥以后,至抗日战争爆发之前;在山东来说,学校的设立情况,没能满足青年人的求学愿望。普通中等学校有:省立中学十三所,省立济南高中一所,省立女子中学一所。师范学校有:省立师范五所,乡村师范八所,省立女子师范一所。职业学校有:省立职业学校三所。此外,即系私立中学:济南育英、正谊,昌邑育秀,鲁西堂邑的武训中学,以及外人所设的教会中学--济南齐鲁,德州博卫,泰安萃英,济宁培英,益都首善,潍县广文,胶县瑞华,即墨信义,蓬莱文会,平度知务等中学,总计仅有五十余所。向学青年,欲受中等教育,需到济南、青岛或至省立、私立、教会等中学的所在地区求学。负笈远读;经济负担加重,而且学校为数不多,招生有限,录取机会亦难。如各县设立中学,使凡有读初中经济条件的青年能够就学,那就必将会有更多的人可再外出读高中,甚至可以读到高等学校;但是,设立县立中学的县份,当时,尚属麟角。黄县县立中学成立最早,于民初即已创办。随之,鲁中南莒县、莱芜、日照、长清,鲁北的乐陵,沿胶济线的覃邱、长山、潍县、安邱、高密、胶县,鲁东的文登。福山、招远、栖覆、莱阳等县,也都相继设立了县立中学。基于这种情况,平度县热心教育的各界人士,认为有筹设平度县立中学的迫切需要。这就是平度县立中学筹建前的时代背景。

一九三二年秋天,山东省政府主席韩复榘,与驻烟台的陆军第二十一师师长刘珍年发生阅墙之争。韩军前线进至掖、昌、平边。刘将主力集于掖县、莱阳据守,骑兵团守招远,构成椅角之势,对韩军给以迎击。经过两个多月的时间,韩军未能取胜。正在双方胜负未决之际,国民党中央派参议熊斌来山东作战局调停。最后,将刘珍年的二十一师调至浙江南部泰顺地区,离开山东,战事遂告平息。

一九三三年春天,设在掖县的省立第九中学,以韩。刘战事校舍破坏严重,不能开学。于是,国民党山东省政府省政会议决议:九中迁至平度开学,由平度筹备校舍。平度按照这一决议精神,将县立职业补习学校迁至县城内的城隍庙上课,职业补习学校的校舍,作为省立九中的临时校舍,即是现在乎度一中西大院的西半部分地方,这时省立九中的校长高象九(潍县人),已来平度筹备开学,九中的学生也陆续地集聚平度,等侯上课。忽而省政会议关于九中迁平的决议撤销,九中仍在掖县开学。高象九,以及来平度的九中学生,遂离平去掖。当时外界传闻:掖县不欲迁校;是有人通过国民党海军渤海舰队司令、青岛市市长沈鸿烈与山东当局的关系,使省政会议关于九中迁平的决议撤销。随之,平度的党政各界人士赴济南,以九中既不迁平,要求平度成立县立中学,遂得到了省教育厅的准许。

当年暑假之前,省教育厅委派孙绳武(字丕光,平度人,已去台湾)任平度县立于学校长,到任筹备县立中学的成立。初步规划:将当时已有的县立男、女师范讲习所两处学校停办。男讲习所的校址,改为县立中山街小学,由原女讲习所的校长吴成堂(宇斐章,平度人,已去台湾)任校长;女讲习所的校址,改为县立中学附属小学,由原男讲习所的校长王之贤(字宝卿,平度人,现在黑龙江)任县立中学附属小学主任;原男、女师范讲习所的两校学生,合并为县立中学的师范班,在城里县中附属小学,以及租赁的房子内上课。县立中学师范班和附属小学的教师,多由原男、女师范讲习所的教师担任,始终以平度人为主,这可能是当时人事上的有意安排。县立中学的校本部,临时设在县城老集街东头路北彭祖佑的住宅,这年秋天,招考中学新生两班。新校址勘定在老集街东头丛林湾以北地方,随即进行筹备建筑,于一九三五年建筑告竣,即现在平度一中西大院。至此,县人长时间企望的县立中学,得以创始奠基,正式成立。

一九三六年春天,省教育厅委派张金铭 (宇缄三,山东定陶张楼村人),任平度县立中学校长,孙绳武去职,学生随即迁至新校舍开学上课,这年暑假,中学第一级两班学生毕业。一九三七年暑假,又有中学两班学生毕业。师范班芒生,前后已有三至四班毕业。这时,“七七”芦沟桥事变发生,战云弥漫华北,日本侵略军侵入山东。秋末冬初,韩复榘的军队撤走,沈鸿烈撤出青岛,胶莱河、潍河的胶济铁路大桥被炸毁,平度的县长姬春堂携眷弃城逃跑,机关、学校停顿,县中校长张金铭亦离开平度。诞生仅有四、五年的县立中学,从此迫于停办,校舍成了驻平度日军的据点,弦歌之地,沦为杀人魔窟!

一九三八年春天,原县立中学校长张金铭,任国民党第五战区直属十六支队司令兼平度县长,来平度成立游击部队。五月间,盘据平度的日军撤走,张金铭的十六支队进驻县城,一切恢复旧观。一九三九年夏末秋初,张金铭的部队又进驻平度县城,曾在平度的二区朱村,召集县立中学学生复课,张金铭仍任校长,由姜春年(字寿千,平度人)任主任,并招考了新生,以日伪“扫荡”,未能开学。一九四0年夏季,国民党乎度保安团团长兼平度县长李德元,委派刘饬浦(字书村,平度人)任平度县立中学校长,在平度三区沙埠村招考新生,但也没有上课。秋天,李德元驻军平度五区,与国民党山东省第八行政区所属第九团团长、即以后的鲁苏战区游击第九纵队司令阎珂卿会晤,谈及县立中学应该复课问题。李德元以我们这里没有人,不好解决作议。阎珂卿则说,我们这里有人,校舍、桌凳也无问题。他这话的意思是指当时我所在的那所学校的情况而言。一九四O年春天,平度五区署招考了一班中学补习班学生,安排在五区辛安小学上课。以后,又直接与五区辛安小学合并,改名为平度五区中心学校,准备中学补习班继续招生。中心学校的校长,由孙丕光担任,我任教务主任,侯宾南(名恩鸿,平度人)任训导主任,孙瑞亭 (名芝桢,平度人)任事务主任。由于阎珂卿的提议,这之后,国民党平度县政府便委派侯宾南任乎度县立中学校长,并随即报呈省教育厅。于是,“七七”事变之后停办了的平度县立中学,虽经两次复课,但都若断若续,直到一九四O年秋天,才又在乎度五区辛安村复课开学。现将学校总的情况粗略记述如下。

l、学校的编制:  中学校本部,设在平度五区辛安村。一九四一年春天,又设立了三所分校:第一分校,设立在乎度四区顾家村,泮荫南(字召棠,平度人)任主任,招考中学、师范的学生各一班;第二分校,设立在平度七区小綦家、万家等村,尚性初(平度人,已去台湾’)任主任,招考中学、师范的学生各一班;第三分校,设立在乎度二区李傅庄,王德政 (山西省天镇县人)任主任,招考中学、师范的学生各一班。一九四二年春天,以日伪“扫荡”第一分校未能开学,泮荫南率两个班的学生,合并于校本部。秋天,王德政亦率三分校两个班的学生,合并干校本部。合到校本部的一、三分校的学生,都编入相应班级上课。一九四二年秋天,又在平度五区小张戈庄柯,设立第一分校,赵文圣(名希昌,平度人)任主任,招考中学、师范的学生各一班。一九四三年秋天,在平度二区宋戈庄村,设立第三分校,刘书亭(名鸿章,平度人)任主任,招考中学、师范的学生各一班。原平度五区中心学校的小学部,改为县立中学的附属小学,陈云亭(名锡祉,平度人)任主任,后陈云亭去职,由李日新(名祥铭,平度人)继任。

2、学校的工作划分:校本部、三所分校以及附属小学,由校长负责领导。校本部设教务、训导、事务三处。教务处,孙丕光任主任,后由苗蔚生(名兆文,平度人)、张晓东 (名明新,平度人)继任,负责课程分配,课本选定,教学计划制订等事宜,设教务员一人 (教师兼)、缮写员三人;训导处,由我任主任,负责学生的思想品德教育和纪律、请假、以及卫生、生活管理等事宜,设训导员三人,由军事教官、体育教师、女生指导员兼任:事务处,孙瑞亭任主任,负责学校的经费、给养、设备等事宜,设会计、庶务各一人。

3、学校的校舍建筑与其他设备:原平度五区中心学校的校舍,系借用辛安村“书忍堂”的民房二十余问,县立中学复课后,即不敷应用。一九四一年春天,由九团、干度第五区署、辛安镇等几方面出资协助,在辛安村的东北圩墙内建立新校舍,面积约占市亩十亩左右,共建平房五十多间,办公室、教室以及操场等大体具备。秋天,即迁入新校舍上课,原五区中心学校所借用的民房校舍,为县中附属小学的校舍。开始,教室的桌凳不足,用砖、墼垒成教桌,暂时能以上课;以后添置了桌凳,足供十余班之数的学生应用。

体育用品的球类,以及铁饼等设备,需至日伪所占城市购置,其它跳远、单杠、手榴弹等,在当地即可办到,基本可供学生的体育活动之用。

学校以经费所限,没有图书室。以后,每当麦、秋、寒三个假期时,号召学生每人回家搜罗书籍一册,多者更好,开学时带回交给学校,无论古今中外的文史、小说、戏曲、科技等书籍都收,并按照书籍的内容和完整情况,适当地付给交书学生以钱钞或物质奖励。集腋成裘,三、五年内,已有一千五、六百册之数的藏书,设立起图书室、阅报室,可供学生课外借读之用,因陋就简,有胜于无。

处于农村的辛安,虽每隔五天一次大集,但学生到大街购置生活用品、文具纸张,很不方便。即在学校来说,纸、墨、笔、砚等一切教学用品,专靠派专人或托人到县城、乡镇购置,既不经济,也不及时,因此,在校内设合作社一所,有专人负责,购来汗衫、背心、肥皂、牙膏以及练习簿、信封信纸、铅笔、墨水等日常生活用品和教、学用品供应,只收微薄利润,从而服务于教学,方便于师生。

4、学校经费、教师待遇以及学生的食粮供应:学校的经费,教师的待遇,学生的食粮、柴草,先由平度第五区署支领,后归平度县统筹委员会统筹解决。

学校的教职员工,有三十余人,大专文化程度者,占十之六、七,阵容较为齐整。曾在学校任教的先后有四十余人,从职员、教员到领导,每月工资由四十元左右到一百六十元左右之数,一般发给平度五区所出的流通券。战争年代,物资缺乏,物价昂贵,生活困难,聘请教师不易,工资之外,又有粮食补贴,补贴之粮,有瓜干、玉米、麦子等品类。从职员、教员到领导,每月补贴粮食,由一百二十斤左右,到三百五十斤左右之数。工人除工资之外,亦有粮食补贴。

学生的粮食供应、中学班,本县学生由学校每月供应食粮半数,外县学生,每月食粮自己筹备,实际困难者,可酌予照顾。师范班, 本县学生每月食粮由学校全部供应,外县学生,每月由学校供应食粮半数。

5、学生班次:一九四O年复课,至一九四五年夏天,平度五区解放,校本部,招考高中学生两班;初中班,以原五区中心学校的中学补习班为第一级学生,连同三所分校在内,共招考初中学生十四个班。师范班,连同三所分校在内,招考师范学生十二个班,共计二十八班学生。

6、学生的课程、教材与学习情况:按照“七七”事变以前的中学课程,向学生进行讲授,师范班,没有英语课,学习教育学。课本极感困难,搜罗购置不易。以后与济南中华书局通过私人关系,订购其积存的事变前中学课程各种课本,每个年级的都全。运书时,分装包好,充做货物,上写某货店、某商号收。避免日伪查禁,邮寄平度新河镇邮局,并事先与新河镇邮局联系好,待收到时,即通知学校派人去取。就是这样,有一次,还被日伪查扣了二百余册课本。各班学生毕业时,必须将课本交还学校,挠照损坏情况,折价退还书费,然后把这些课本再转给下一级学生购读。这样就使学生都有课本学习。

教材除应用课本之外,文史课还印发讲义,编写各种体裁的文学作品,以及抗日战争时期有关的文章,再从《平度州志》、《续修平度县志》中选择有意义、有代表性的部分诗文,作为乡土教材,培养学生爱乡、爱国、爱民族的思想情感。

全体学生,每日清晨到校,连辛安本村不住校的学生在内,于早操之后,各班分别进入教室自习。春、冬期间,有晚自习,灯、油都由学校设置供应,星期日休息。

日伪“扫荡”,或有警报时,学生疏散停课:警报解除,学校领导方面及时返校,教师、学生亦陆续到校,立即合班或分班上课,一般三、五日内,全校学生即能聚齐,至多不会超过一周的时间。约定成风,习惯成规,这在那样恶化的战争环境里坚持学习,是必不可少的。因为学校在农村,夏天庄稼长起,日伪“扫荡”也少,正是读书的大好时光。为适应农村环境,学生每年有麦、秋、寒三个假期。

7、学生课外活动:分习作、戏剧、体育、讲演四个组,每个学生参加活动,以不超过两个组为限。由学生自己组织成立,每组选出学生一至二人任组长,负责进行活动,有关教师予以辅导。

习作组:征集学生习作,择优编印,每周出《青年周刊》一期(八开大),张贴于本校报栏一份,再发给各班和传寄五区各完全小学及三个分校各一份。每年,师生共同出单行本《校刊》两期。第一级学生毕业,师生共同出.《毕业纪念专刊》一期,学校复课纪念日,又出《复课纪念专刊》一期。

戏剧组:练习京剧,地方戏、话剧的演唱,于当时的县政机关。当地部队集会、纪念节日或欢送毕业同学、欢迎入校新生,学期结束等场合、时间,外出或在校内演出。

讲演组:由参加的同学自己准备题目练习。讲演时,参加该组的学生,必须到场听讲,其他同学或教师,亦可参加听讲,对于讲演的优缺点,都可以提出改进的意见。

体育约:凡参加者可以选择球类、赛跑、单杠、跳远、掷手榴弹等活动练习,由体育教师指导,随时组织本组,或与斑级、驻村的部队,举行篮球赛。

8、学生的参观。实习、运动、旅行:师范斑毕业学生,到本校附属小学,作实习课的练习,并组织到五区成绩较好的完全小学参观。

一九四二年春季,举行全校运动会一次,学校备有班级奖、个人奖,以资鼓励。

组织学生旅行,共有三、五次,到学校附近的宁戚冢、胶莱河等处游览。

9、学生的食宿、服装、卫生、医疗:全校学生都在校内就餐,餐具、灶房,由学校设备,炊事人员亦由学校雇用,咸菜,学生自备。至于食粮,以粗粮为主,夏天有近两个月的时间吃细粮,再则,于节日聚餐、学期结束等情况下也吃细粮。遇到春夏青黄不接、年景歉收、给养接济不上的情况,即吃菜喝稀,或号召学生每人临时由家中带部分粮食缴上,稍作补救。辛安本村学生,可领去学校供应的粮食数目,不在校内就餐。学校没有食堂设备,开饭时学生在操场按班级分组,集体就餐,阴雨寒冬天气,各班则可到自己的教室就餐。

学生寄宿,是集体宿舍(借用的民房)。每个宿舍,容纳二十至三十个人。铺草、苇席,由辛安村准备、供应。这样便于管理,一有警报能以迅速通知疏散。星期日,各宿舍进行晒铺草,晒被褥,统一搞宿舍的卫生整洁。但是在宿舍扫除、学生晒被褥时,也曾发生过失盗情况。又考虑到集体宿舍一方面便于管理,不至于发生一些不应发生的事,有利于教和学;另一方面因分布在近三千户人家的辛安村,即便日伪军夜袭也不易搜查得到,较为安全。但是,再深一步想: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万一被搜查到,损伤就不可想象。于是,以后改为分片、分散寄宿,由学生自己与群众联系定点,每个宿舍点二、三人至四、五人之数。这样,划整为零住宿,有警报按片通知,就是发生事故,损伤性也不至于十分严重。

学生服装:务求整齐简朴、,春秋黑裤、褂;夏天白褂黑裤,出门戴苇笠;冬天,黑棉裤、袄,戴毡帽(即帽头)。衣服均系便式。

学生的卫生医疗方面:清晨盥洗,学校备有瓦盆,各班按组领去经管使用。冬天,灶房供应温水洗脸。因处于农村,理发店少,学生理发不便,出入请假,影响学习,秩序也不整饬,遂使各班学生自行分组,购置剃刀,推子自行理发。放假时,将理发用具交训导处保存,开学后,再各肩持据领回应用。医疗方面,由学校与辛安村的“福泉医院”医师孙福泉作了联系,学生有病可去就医,医药费由学生自备。

10、学生的生产劳动:学校曾种植棉花,让学生参加种植管理,棉产区的同学,又有这种劳动常识,予以辅导。所产棉花,分给教师和有困难的同学,以资补助。学校还开有菜园,有专人负责,学生亦参加管理和劳动,所户蔬菜,供应教师食堂。还利用伙房的残汤剩饭,每年养猪二、三头。园里的菜,圈里的猪,供学期结束、节假日、聚餐等师生改善生活之用。

学校还设有织布机两台,让师范班女生参加织布的练习,有人指导,也作为家事课的实习。

11、学生的安全准备:学校与地方部队取得联系,一有警报,及时传递,立即组职学生疏散,以十余人为组,由教师或学生自己负责,持学校的介绍信,分赴某乡镇、某村庄,并由其解决食宿问题;警报解除离开时,开给粮米借条,让其到区、乡、镇结算,作为抵消应缴给养数额的相应之数。三、五年内,幸无事故发生,唯在一次日伪军的“扫荡”中,教师泮荫南被虏至新河镇,幸以年老,日伪未予留难而释放。

12、学生毕业班次及其他:一九四O年学校复课,至一九四五年夏天,平度五区解放,学校先后有五个中学班和四个师范班毕业。其他方面有:一九四一年夏天,三青团平度县分团蔡蔚卿到学校,在学生中,发展了团员二十余人。一九四四年春天,学校教职员集体参加国民党。一九四三年冬天,学校初中三级毕业学生一班,到莱阳参加国民党山东省第十三行政-区、召集的全区中学毕业学生集训一月。一九四四年夏天,学校初中四级毕业学生一班,到莱阳参加国民党山东省第十三行政区、召集的全区中学毕业学生集训一月。一九四四年冬天,学校有学生二十余人,到后方参加青年从军。一九四五年春天,学校有十余名学生去安徽临泉中美合作所。

处于战争年代,日伪环伺,经挤封锁,警报频仍,尤其国民党地方部队过多,群众负担加重,天灾人祸,生活窘迫。由于这种种原因,学校的经费拮据,设备不足,聘请教师困难,教学条件差。教师、学生家距学校二般的七、八十里,或上百里,外县者有的竟有近二百里的路程,每年的麦、秋、寒三个假期,风餐露宿,徒步往返,不少的还要经过日伪占领区,和所谓的各地方部队的驻区,随时都能遇到盘查、扣留甚至危险。这种情况,使教师认为战时工作艰苦,学生亦深感求学读书不易。然而,正是这重重的困难和险阻,加深了人们患难与共,尊师爱生的真挚情感,激发了学生奋发学习,刻苦自励的思想意志。

一九四五年夏天,平度五区解放,学校已放麦假,随之亦即停办。三所分校,以后也都未开学。秋天,日本投降,抗日战争胜利,学校的教师、学生多去青岛,附近各县的国民党党政机关亦逃亡青岛。这时,莱阳、高密、日照等县的县立中学,都在青岛召集学生开学。国民党平度县政府,平安第五区署,平度旅青同乡会,以及学校领导方面,倡议在青,岛成立平度县立中学,以台东区人和路日人的幼稚院。作为校址。经上述各方共同研究同意,规定收容召集学生的范围是:县立中学校本部和三所分校,平度六区的志成中学和平度城里日伪所办的中学等校学生,再则,国民党游击区的小学教师,都属于收容的范围。日伪区的小学教师,不予收容。

在青岛,县立中学成立后,仍由侯宾南任校长,泮荫南任教务主任,我和孙瑞亭,仍分别任训导主任、事务主任。一九四六年夏天,侯宾南去职,孙丕光继任县立中学校长,荆芳楚(名福全,平度人)任教务主任,于松生 (名象起,平度人)任训导主任,孙瑞亭仍任事务主任。一九四七年夏天,孙丕光去职,侯宾南又任平度县立中学校长;张晋三(平度人)任教务主任,我任训导主任,任祝三(掖县入)任事务土任。这时,学校的领导方面,已有成立青岛私立郁文中学的筹备,当年秋天,即招考郁文中学的新生两班,一九四八年秋天,又招考新生两班。一九四八年春天,郁文中学校董会成立,报呈青岛市教育局备案,侯宾南任青岛市私立郁文中学校长,这期间,国民党山东省政府成立高密办事处,俞济民任主任,将在青岛的各县县立中学,合并为鲁东联合中学,校本部设在莱阳县立中学。其他县立中学,为鲁东联中的分校。平度县立中学,属于鲁东联合中学的第三分校,由侯宾南任第三分校主任。一九四九年青岛解放,鲁东联中三分校停办。解放后,青岛私立郁文中学继续开学,一九五二年公办为青岛第叫十四中学。

在青岛,收容召集起学生开学以后,关于教师学生的食宿生活,一九四五年秋天,平度旅青同乡会捐助玉米、瓜干救济,赖以维持,至于学校办公、教师待遇等费用,还没有办法。在一九四六年和一九四七年这两年期间,联合国善后救济总署青岛分署成立,教师、学生每人每月领救济面粉一袋,有时发给救济衣服;鞋,布等类物品,教师、学生分别设立灶房,以供就餐。学生的生活近于稳定、而学校办公、教师待遇费用,不好筹备,学校只有向国民党中央设立在青岛的各部接收机构、特派员办公处,以及日伪产业处理局等部门,申请粮、油、煤、糖等救济物品,部分发给学生,部分学校处理售给有关商店,补救学校办公,教师待遇的费用,但不经常,教师工资很低。一九四七年下半年,救济总署接近结束,没有定期救济,一九四八年正式结束,救济停止。直至一九四九年夏天,青岛解放,一年多的时间,依靠国民党山东省政府高密办事处的救济,或其他救济,学生生活较为困难。这时,来青岛演出的外地剧团,曾为学校义演过,学校也向各方面募集捐助,部分救济学生。再则,在学校北面沿台东一路地方,建筑了一列平房出租,在校内建筑了几所教室,添置了课桌凳子,又招收增加了小学学生三、四个班,从学校内抽拨教师任教。有了郁文中学学生、小学学生的学费和出租房屋的租赁费等收入,学校的办公、教师的工资等费用,就有了稳定基础。教师待遇虽不很高,但有了保障。聘请外边的兼课、专职教师,分教郁文中学、联中三分校学生的课程,工资待遇从优。教师、学生没有宿舍,在教室内,白天上课,晚上寄宿。一九四七年前后,又占用了台东区的伪产澡塘一所,和在小鲍岛周村路、乐陵路日产房屋两所,这才算是有了临时宿舍。

教师、学生在受到各方面救济的情祝下,生活得以无虞。学校的任务是以教学为主,即将收容召集的县中校本部、三个分校.志成甲学、平度城里中学等校的学生,根据年级予以合班、分班授课,共有学生八、九班之多,随后,有由家去青岛的学生,再进行扩班。但又出现了临时困难,教室、桌凳、教师都,成问题,只有用月本幼稚院小礼堂的几个房间和院内一所房子,以及平度同乡会礼堂等地方作为教室。没有课桌,坐着幼稚院儿童坐的小凳听讲,同乡会礼堂尚有桌凳。另外,还设有小学教师一班,时间不长,一九四六年以后,这些小学教师都陆续找到了工作,也就撤销了。教师情况,原在学校的教师,到青岛后,多有高就。因为那时,学校的办公,教师的工资等费用,无法筹措,学校的领导方面,只好在青岛市别的学校任课;任职,再回平度县中上课;过去,曾在学校任教的教师,也来兼课帮忙;原来招收的两班高中学生,到青岛后,末予开课,不少人也留在学校任教,再加在校的教师群策群力,总算维持了那个局面。至于学生的学习课本,学习用具,虽属自备,都无问题。之后,学校建筑了教室,设置了桌凳,办公、工资等费用有了基础,聘请了兼课、专职教师有十五人之多,加强了学校教学力量,从一九四六年至一九四八年,每年暑、寒两个学期,毕业学生有三至四班。一九四九年夏天,鲁东联合中学第三分校(原平度县中)最后一班学生毕业,也就是平度县立中学的最末、最后结束。

平度县立中学,一九三三年创始成立,一九四九年最后结束,几经沧桑,历十六年之久,前后毕业学生约有一千三、四百人。解放之后,他们之中有不少人或参加了工作,或继续升学深造。在共产党领导、教育和关心培养下,有的被评为优秀教师、特级教师、先进工作者,有的任教于大专院校,有的成为专家、工程师,更有的留学国外,荣获博士学位……。这主要是共产党和人民政府的领导、培养、教育,亦是他们未负本县父老之望!

 (本文之油印《平度史料研究》征求意见稿、已为《平度县教育志》刊用,如有所悖以此为准)

摘录:平度县立中学始末

摘录:平度县立中学始末

摘录:平度县立中学始末

摘录:平度县立中学始末

摘录:平度县立中学始末

摘录:平度县立中学始末

摘录:平度县立中学始末

摘录:平度县立中学始末

摘录:平度县立中学始末

以上照片摄于2006年8月,并绘制平面图。后某地产开发商将全部建筑拆毁,痛、惜……



摘录:平度县立中学始末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