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sweety
sweety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6,966
  • 关注人气:5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原创 GM AU】原野 Chap.8

(2014-04-11 17:45:32)
标签:

杂谈

Merlin记不清大雨是在什么时候停下的,隔着厚厚的窗帘,他看不到外面的情况。等他睁开眼睛,就已经感觉到金灿灿的阳光透过窗帘的缝隙钻进房间,听见脚步在屋外走动。他整夜的做着梦,那些梦都感觉如此真实,让他头痛欲裂。

他梦到一个平静的小村庄被洪水冲走,他被淹没在水底,喘不过气,那个相框里的陌生男人将他拽上岸边。他还没来得及说一声谢谢,那个男人就消失了。褐色头发的女人跑过来将他抱在怀里哭,她使劲抱着他,哭的是那么凄惨,整个世界都安静的只剩下她一个人的声音。她就那么一直哭,一直抱着他哭。梦中的Merlin试着去安慰哭泣的女人,却使不上力气,伸手触摸她,却只摸得到一团空气,后来耳边只有那哭泣声,越来越微弱,这个抱着他的女人,也随着渐渐微弱的声音消失了,像没有存在过一样消失在空气里,化成一只蝴蝶消失在田间的火光中。后来他看到Arthur,站在他面前为他撑着一把黑伞,那把黑伞好大,可以遮住整片天空,黑伞遮住的地方越来越黑,他开始看不见Arthur的脸,他想往前迈步走出这篇阴影,但Arthur永远挡在他面前,他一步也走不出去。

Merlin用食指按压着太阳穴,想减少一点头痛,却一点也不奏效。他觉得自己大概需要吃一点儿止疼片。墙上的挂钟告诉他现在的时间已经接近中午了,如果Arthur的航班没有延误的话,他们应该已经在起居室喝着中午的咖啡给自己重新充满精力了。

十分钟后,Merlin穿好衣服,揉着太阳穴出门。果然,意料之中的事情,刚走上二楼的走廊,Merlin就清楚地听到Morgana开心的笑声,她正把一大包糖果塞进Gwen的手里,年轻的黑人管家连忙道着谢。看到Merlin的出现,Gwen慌忙说自己还有事情,就从起居室里消失了。你总是这么忙忙碌碌的,Morgana看着管家离开的方向有点失望地说。Merlin猜想她是因为那些叽叽喳喳的好姐妹还没赶到的原因。他想避开Morgana的目光,结果还是被她高兴的声音给叫住了。

“Merlin,这些天怎么样,一个人在家?”Morgana放下手中的塑料袋,朝准备偷偷溜过去的弟弟走去。

“很好,有吃有喝的。”Merlin努力掩饰着自己的头疼。

“快过来看看我们拍的照片。”Morgana拿出手机,把相册打开,塞到Merlin手里。

头更疼了,Merlin皱着眉头快速翻完Morgana手机上的相册。风景是挺漂亮的,但是他没有心思欣赏,他现在只想去拿止疼药。“很……漂亮。”他微弱地笑了笑,把手机还给在一旁期待着更高评价的Morgana。听了这个不痛不痒的评论,Morgana看起来有点儿不满足,她张开嘴还想说什么。

谢天谢地。她丈夫适时的出现了。虽然现在Merlin不确定是不是真的想见他。

“你醒了。”灿烂的笑容出现在Arthur的脸上,像往常一样,他随意揉揉弟弟的黑发,本来就卷翘的头发显得更加没有秩序的站立在Merlin的头上。

Merlin想说点什么回应,但嗓子却像被黏住一样,发不出声音。他只好哼唧着歪着嘴挤出一个不算笑容的笑容。当然,这种奇怪的表情更加吸引了Arthur的注意。你怎么了,他问道。

Merlin指着肚子表示自己刚起来正要去上厕所,正憋得慌。这个小谎言成功的骗过了Arthur,Merlin急急忙忙跑向储藏室。却没想到正好碰到正从那里出来的Gwen。他一把抓住女管家的胳膊,力气有点儿大,Gwen疼得差点叫出来。

“Merlin少爷!”Gwen皱着眉头揉着被掐疼的地方。

“嘘……Gwen,帮我找一点儿止疼药,我头疼的厉害。”

“止疼药就在你手边上啊。”女管家狐疑地看着他。

“哦,呃,谢谢,Gwen。”Merlin拿起那板药片。

“还有事情吩咐吗?”

Merlin把药抓在手里,他有些紧张,药板在手里被攥的咯咯作响。

“Merlin少爷?”Gwen担心地看着在他手里被虐待的那板药,“你确定你拿药是因为头疼吗?”

Merlin这才发现药板的边缘已经在自己的手掌上深深地印出一道一道痕迹,他忙将药塞进睡衣口袋。“呃。我不知道该不该继续问你,但是我的确一晚上都没睡好。”

管家像是猜出来他要问什么,面露难色地看着他。“我只比Arthur大五岁,你指望我知道些什么呢。”

“传言,传言也行。”Merlin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般松了口气。

“哦,天啊,传言最不可信,最伤人了。”Gwen皱着眉,摇头。

“求你了,Gwen,你一定知道些什么。或者Alice一定对你透露过什么。”Alice是府上年纪最大的女佣,从年轻时一直给Pendragon一家服务,直到去年才告老还乡,年轻的Gwen深受她的喜爱,也是因为她的力荐,Gwen年纪轻轻就当上了Pendragon家族的管家。

“Alice太太可不是那种爱嚼耳根子的人。”Gwen觉得Merlin冒犯了那位长辈。

“我知道,我知道……但是亲爱的Gwen,你能忍受生活在谎言里的生活吗?”

Gwen垂下眼睛,黝黑的眼睑带着卷曲的睫毛扇动了几下。“Merlin少爷,这不是Alice太太告诉我的,这真的只是女佣门的传言,你就当是女佣们在闲暇时候的故事好了。”Gwen朝Merlin身后看了看,“传闻,只是传闻。”女管家还是显得有些不安,她的声音有些颤抖。Merlin点了点头,示意她说下去,虽然他的心也跳得厉害,用一个不恰当的比喻,好像要向心仪的女生表白那样,他几乎能看见心脏在胸腔里强烈的跳动着,只不过没有脸红。

“听说Arthur那时也只有7岁,Pendragon老爷和太太带着他去海边度假。后来发生了一点儿意外,一个男人因为Arthur丢了性命。他们说,那是你的生父,当时你还在你母亲的肚子里,没有出生。”

“因为什么?这件事情跟Arthur有关?”

“少爷,我真的不知道。有各种版本的传闻,但是传闻越多越证明事情没有真实性不是吗?”

Merlin沉默了一会儿,觉得心脏跳动的很不舒服,储藏室里的空气变得稀薄。他开始犹豫自己是否应该继续追究这件事情,但是身体里一种强烈的意识驱使着他继续听下去。“后来呢?”

“后来就如信上所说,Hunith,也就是你的母亲,病逝了,他们把你从孤儿院领过来。以后的事情你都知道了。”Gwen抬起眼睛。

Merlin点点头,不知道现在该哭还是该笑。

“Merlin少爷,女佣之间总是会有一些荒诞的传言。你看家人对你就像亲生儿子一样,你又怎么会是收养来的呢?也许他们只是给你取了一个跟Hunith儿子一样的名字而已。”Gwen试图去安慰面色难看的Merlin。

“谢谢你Gwen。我想我还是先把药吃了。”Merlin转身走出储藏室。像亲生儿子一样,仅仅是像而已,Merlin深知,就像Uther对待他的态度和对待Arthur毫不相同,也许没人看得出来有什么不对。他知道Arthur一直被当成精英来训练,而他只不过是个享受宠爱的儿子而已,关于这庞大的家业,Merlin几乎是一无所知。以前他认为因为Arthur是长子,要承担更多的责任,而现在他明白了根本是因为Uther不可能把家业交给别人的孩子来继承。

合情合理。冰水把药片冲下Merlin的食道,刺激着他的胃,一阵冰冷的疼痛。因为Arthur,他失去了父亲。Merlin不敢想象那时发生了什么事情,他坐在走廊里柔软的天鹅绒椅子上,闭着双眼,等待药效慢慢驱走头痛。正上方油画上的老头,正一脸惋惜地垂着眼睛,看着他。

《勇士杂志》最终还是撤消了Gwaine的常规专栏,虽然Maria女士一直在跟Marhaus(她的老板)提议,如果撤销了这个常规专栏,销量一定会下滑不少,本来这一年度的利润就已经下滑了。但老板坚持认为那是因为免费的电子刊物占领了所有阅读市场的原因,多一个受欢迎的自由作家并不会影响到销量。但是其他员工都在私下怀疑是Gwaine无论如何不肯和杂志社签正式合同这件事让Marhaus在其他员工面前丢了面子,而这件事一直让Marhaus耿耿于怀,对这位迷人的作家心生不爽,一直想方设法撤掉他的版面。

这是圣诞节假期的最后一天,Gwaine把他的二手车开回Camelot,中途的加油站抢走了他口袋里的最后一点儿现金。他重重地叹了口气,踩上油门飞驰着开到Camelot圣骑士银行的ATM机旁边。

“嘿,大叔,我收到钱了。”电话刚接通,Gwaine还没来得及开口,那边就传来清脆娇嗲的声音。

“我说,你得省着点儿用。”Gwaine把电话夹在肩膀上,歪着头说。

“知道啦。我看到杂志的公告说你的专栏被取消了。真是遗憾啊~”

“我可听不出来你把遗憾藏在哪里了。”

“嗯~藏在心你,所以你坎不见。”听起来电话对面的人正在涂唇彩,歪曲的口型影响了读音。

“我过两天得去一趟杂志社,想办法把版面要回来,要不然你就得自己去打工了。”

“好运!约会要迟到了!Bye!”

“喂……”电话传来的滴滴声把Gwaine还要说的话堵了回去。

Gwaine摇了摇头,把电话扔在副驾驶座位上,驶回那个孤零零的公寓。由于几个月都没有住人,公寓的地板上积了厚厚一层灰尘,就像前几个月刚刚开启Dark Woods的木门一样,厚厚的灰尘可以印下来人的足迹。

这些天他一直试图逃避现实,直到信用卡账单告诉他如果再这么消沉下去事情只会变得更糟糕。他想到那个能把人从消极的情绪中拯救出来的Lancelot,但随即而来的就是让他痛苦不堪的往事,他觉得自己陷入了恶性循环,逃不出来。

正所谓没有不透风的墙。Merlin在打听什么,又在佣人之间传播开来,这并不是Gwen的错,你永远不知道那些女佣的耳朵有多尖,也不会知道她们会出现在什么地方偷听些什么,传播些什么。但也正因为有问就有答,有声音就会被听见。如果把八卦的女佣比作叽叽喳喳的麻雀,那么以下对话传到Merlin耳中也不足为奇了。

“是因为有人想害死老爷,有杀手。”“天啊,有谁那么残忍?!”“才不是,听上个月走掉的老Kate说是因为Arthur。”“不可能,Arthur少爷人那么好。”“那是因为他觉得你长得漂亮吧。”“别瞎说!”“……你的脸都红了,呵呵!”“喂,到底怎么回事?”“老Kate说她那时候看到老爷一家度假回来,Arthur少爷一直魂不守舍的。天啊,Kate跟我学过Arthur那时候的样子。她说他就是一直发抖,脸色苍白,也不说话,后来她听见Arthur少爷问老爷,警察会不会来把他带走。老爷告诉他不会的,那是场意外。啊,天啊,谁知道是什么意外啊——Lillian,不要把衣服都放在那一个盆里,浅色的放在这儿——可是最可怜的就是Merlin少爷了。”“是啊,自己的父亲是因为长兄死掉的。”“你说他会讨厌Arthur吗?”“如果是我,我一定恨死他了。”“可是Pendragon家对他不错呢,至少是Arthur少爷,多疼爱他啊。如果Merlin是个女孩儿,Arthur少爷肯定早就跟他说过他这个身世,然后娶了她。”“喂,哈哈哈!Anna你……”

Merlin没听见后面的内容,女佣们拿起衣服走进洗衣房,叽叽喳喳的声音被厚实的木门挡住了。不过也不再重要了,女孩儿们的话题很快就转向了本季度最新款的时装以及Morgana会“好心的”淘汰多少上年度的衣服给这些贫穷的女佣。

Merlin本不是八卦的人,但是作为被八卦的对象,他又怎能放过每一个细节?如果说前几天Merlin会给自己灌输麻醉的思想,告诉自己Arthur只不过出现在意外的现场,或者告诉自己他们为了缅怀死去的那个男人给自己起了一个跟他儿子相同的名字……虽然这每个理由都不能成功的减少他心里的焦虑。直到他在圣诞假期最后一天听到了女佣们的八卦,之前那些安慰自己的话,都被这狂风暴雨冲刷而去。会客厅里矮柜上照片里男人的眼神,看起来越发的亲切,虽然没有人告诉Merlin这是谁,但他已经确信,那就是他死去的生父。

阳光被薄云遮挡却仍然把金色的光线洒进宏伟的落地窗,精美的复古雕花顺着红木窗棱延伸到房顶。Pendragon府邸看起来并没有因为这暗中发作的流言有任何改变。圣诞假期的最后一天,Pendragon夫妇也似乎并没有察觉陈年往事的留言又一次被揭开,像病毒一样悄悄蔓延。在他们看来,Merlin最近是有点儿食欲不佳,少言寡语,不过Morgana把这一切都归咎于Merlin即将开始的“魔鬼”实习生涯,而Arthur也并没有因此多想,Merlin甚至觉得是这件事发生的太久远,连肇事者都忘了曾经发生的那些细节。每每想到Arthur可能罪过地忘记了这件事,Merlin就不得不握紧拳头让自己冷静下来,不要在还没准备好之前就掀起一场风波。不需提醒,Merlin也知道小报记者最喜欢的就是大人物的这些陈年旧事,家庭纷争。

和Arthur相处的时间,曾经觉得短暂,现在却总显得那么漫长。Arthur对他无微不至的关心让他更加感到无法呼吸,每个动作都让他觉得那是一种对于过错的歇斯底里的补救。不过Morgana说的也没错,他更担心的是接下来的社会实践,的确是魔鬼般的实习,因为他将面对的是一天几乎二十四小时跟在Arthur屁股后面的生活。

如果说Pendragon家的产业大的连Pendragon先生都不清楚究竟有多少个分支一点都不为过。当那些旗下公司把年度报表和来年计划发进Arthur的邮箱后,毫不夸张的说,这个年轻金发万人迷宁愿去战场打仗。这个来完成社会实践的弟弟看起来只会给他添乱。在Merlin请愿去旗下那个收益最高的快餐店工作,却花了两周时间也没有提出一份合理的新品销售企划后,Arthur只能让他安静的跟自己一起呆在办公室整理整理演讲稿,给邮件做做归档,再就是端茶倒水。“真是不知道当年老爸是怎么管理好这个公司的。”Arthur用手支着脑袋说,他的蓝眼睛呆滞地盯着屏幕上某一个亏损严重的分公司发来的新年度计划和财政预算,“整个集团的盈利又缩水了……唉……Merlin,公司要是败在我手里怎么办……对了,Chris一大早送来的那份企划书你看完了没?”

然而Merlin根本无心阅读那什么企划书,大大的显示器完整的遮住了他纠结的快拧到一起去的眉头,那本封装完好的企划书还打开在第一页。

“呃,快了。”Merlin忙将文件一下翻到最后几页。一个复杂的关系表展现在他眼前。

“你根本没看。”Arthur抱着胳膊出现在他面前,给了他一个白眼,“你总这么心不在焉,要怎么才能学会管理?”

“反正你也不会把公司交给我。”Merlin嘟囔了一句。

“什么?”

“没什么。”

“算了……”Arthur把翻到最后的企划书拿起来,“总之,一小时后跟我去一趟那个正在亏损的杂志社吧。”

“我能……”

“Merlin,你没得选。”

这时候Arthur的霸道让Merlin觉得心里一阵燥热,他借口上厕所在大楼的天台上呆了好一会儿。越来越强烈的阳光让他头脑发昏,加上顶楼能吹到的寒风,简直让他的心情跌倒了深邃的海底。

被时间埋没的名门传闻(更可以说是丑闻),一旦开始冒出新芽,就如同植物如沐春风,在一夜之间疯狂生长。也许现在还没有人提起曾经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种子一旦被播撒出去,谁知道那些女佣们麻雀般的小嘴不会传播的漫山遍野呢。

一小时以后,一惯在工作上守时的Arthur已经带着Merlin坐在豪华汽车上驶向那个岌岌可危的杂志社了。所谓无巧不成书,没错,那就是撤销了Gwaine专栏的那家《勇士杂志》,而且,那个长相帅气的自由作家已经连续耗费了两周的时间在这里,跟他们的主编和老板死磨硬泡的要恢复自己的专栏。要不是在最后关头,Gwaine又拒绝了长期合同这种听起来挺合理的要求,老板差一点儿就被他无懈可击的笑脸和威胁,还有超凡的耐心所击溃。后来他说,之所以不要这份长期合同,其实是因为钱不够多,没有人不会不为钱动心,除非那笔钱还不够多。虽然Merlin从来对这个说法丝毫不信。他一直觉得Gwaine哪怕穷到去要饭,也不会为了钱做什么。

不过他错了。现在的Gwaine需要的就是一笔钱,房租、吃饭、那个宝贝二手车,还有每月要白白送出去的一笔费用。

当Arthur带着一脸惊讶的Merlin来到杂志社会客室的时候,正好和Gwaine碰了个面。一个是心怀不满的来视察为什么分公司会亏损的老板,一个是因为求职未果正满肚子怨气的自由作家,仇人见面分外眼红,更何况这两个都不是好惹的爷。

“幸亏没有签合同。”Gwaine朝在会客室里抱着脑袋发愁的Marhaus喊去。很明显,这一嗓子就是叫给Arthur听的。

“没错,要不然,Marhaus,该走的就是你了。”Arthur冷冷地说。

Gwaine假装没听见Arthur带刺的话语,突然转身搂过一脸茫然的Merlin,给了他一个出其不意的问好。这次突然的碰面,Merlin感受不到任何期待过的惊喜,倒是用尴尬来形容更为恰当。

“嘿,你!”Arthur把Gwaine从弟弟身上拽开。

“我们是来……呃,工作的。”Merlin解围道,默默挪了挪脚步,挡在两个盛气凌人的男人之间。他觉得办公区的人都偷偷看着他们几个,实在不是什么好的画面。

“没错。进来,Merlin。”Arthur的手插入西装口袋,他以老板面目示人的时候,就会做出这种动作。不过现在看起来,这个动作似乎能帮助他压下涌上头脑的血液。

就算毫无经验的Merlin也能看出来杂志社的老板Marhaus和主编Maria女士对他们的突然来访并没有做足充分的准备。Marhaus始终强调信息化时代对于杂志的贩售有多么大的影响,而Maria则强调是因为杂志的创意不足而且又撤掉了一个倍受欢迎的专栏的原因。很明显,他们还没有对过口径,这说的倒是挺诚实的,Merlin撑着脑袋想。但是对于后来Marhaus的数据统计汇报,Merlin就再也无法集中思想,他觉得Maria的理由更充足,毕竟这是一个卖纸质杂志的杂志社不是吗。

不过Arthur并不这么认为。“自由作家有很多,Macken也许现在很受欢迎,不过总会过气的。”他说。Merlin觉得Arthur完全是因为私人恩怨才这么说的,他悄悄叹了口气,却被突然沉默的气氛放的无限大。

“你觉得不是这样,Merlin?”Arthur突然转向他。

房间里显得更安静了,Merlin简直可以听见四个人的呼吸声交错在一起。他不确定这种时候说出自己的想法是不是合适。思考片刻,他终于在三人灼热的目光下给Maria偷取一票:“也许Gwaine的专栏起到了一定的作用呢……”

“更也许随书送礼物更奏效。”Arthur的声音听起来理智的可怕,他根本不理会Merlin的意见。

你要是根本不考虑我想些什么还要让我说干什么?!这恼人的态度让一股闷气直冲向Merlin胸口,他皱了皱眉头,在笔记本电脑的文档里写下一排“操”,然后又一口气删掉。

滴滴……滴滴……

Arthur的手机信息声把Merlin从烦闷的情绪里拉扯出来。当Arthur勃然变色,把几乎冒着火的目光转向Merlin的时候,后者就知道信息里没写什么好事。对面坐着的两人也惊恐地看着正努力压制怒火的老板,生怕灾难降临在自己头上。

“你们两个,先出去一下。”太阳穴的青筋在Arthur头上突突地跳动,他的声音因为努力的压制而显得有点儿颤抖。当Marhaus和Maria暂时为脱险松了一口气,抱着电脑小心翼翼地关上会客室门的之后,Arthur几乎是咆哮着把手机拍在了Merlin面前。

“你都做了些什么!”怒火窜上Arthur头脑,烧的他的脸红的发紫,头上的青筋跳动的更剧烈了。

Merlin瞟了手机上的Email一眼,眼睛里的光彩立即黯淡下去,脸色发白,他甚至不敢抬头对上Arthur的目光。

“看着我。”Arthur喘着粗气,冰冷的声音打击着房间里的每一个物体。

Merlin还是低头看着已经黑下去的屏幕,没有勇气抬头。

“该死的,你看着我!”Arthur伸手扭过Merlin的脑袋,他温和的脸扭曲的像一个怪物,犹如温和的猫咪突然露出獠牙。Merlin的眼中充满了恐惧。

“丑闻,勒索信。”Arthur凑近Merlin耳边轻声说。虽然声音很小,但每个字都像针尖一样扎进Merlin脆弱的心脏里。他觉得脑子发蒙,一片空白。

“吸毒,Gay吧。麻烦你做这些出格的事情之前,想想你姓什么!”Arthur虽然说的很平静,但他身上的怒火点燃了这间屋子的空气,正咆哮着撕扯Merlin的每一寸神经。“你是一个Pendragon,我的弟弟,Uther Pendragon的儿子,你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都影响着Pendragon家族的名誉!如果你觉得这些事情你非做不可,麻烦你把眼睛瞪大一点,让你的脑子清醒一点儿,不要被拍到!”金发的Pendragon最终还是怒不可遏地吼叫着,这声音像沉雷一样滚动着击打着Merlin颤动的心房。

Merlin深吸了一口气。“你想过我的感受吗,Arthur?还是说自始至终你想到的就只有Pendragon家族的名誉?”

“爸爸把产业交在我手里,我承担着整个家族的名誉和前途。”

Merlin点点头,堆积已久的怨气让眼泪就要涌上眼眶。果然,这时候Arthur和Uther一样,关心的只有家族的荣誉,果然他们才是父子。“不管我是怎么想的吗?”他虚弱地抛出最后一根救命稻草,希望对方能接住,告诉他其实家族的名誉并不那么重要。

“你觉得你可以胡作非为,但是你忘了你的身份和地位。你不是像Macken一样的……流民……”Arthur对墙站着,他知道Merlin眼中满是泪水,委屈的也好伤心的也罢,他现在无暇顾及。

“如果你这么在乎你的什么名誉,那别算上我。”

“你是Pendragon的一员,无论你怎么想,你逃脱不了这个命运!”Arthur转身看着站起身来的Merlin。

“你根本不是我哥!你害死了我生父!你根本没有权利管我!”Merlin终于控制不住抑制已久的情绪,嘶喊着,眼泪夺眶而出。

“Merlin!你……住口!”办公区有人打碎了一个花瓶,夸嚓一声,整个杂志社都突然安静下来,寂静的仿佛能听见每一个人的呼吸声。

Merlin的嘴唇颤抖着,蓝眼睛里蒙上了一层灰暗,他憎恨地看着面前这个金发白人男子,好像从来不认识他一样。“你只不过是为了安慰你自己,才这样对我。你以为你对我好,却从来不为我考虑!一次也没有过……你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这所谓的名誉,你这个自私的混蛋!”

Merlin迎来的是脸上火烧一样的感觉。金发男人颤抖的右手尴尬地悬在半空中,他的胸口因为气愤而上下起伏着。Merlin惊讶的张开了嘴,满眼受伤地看着Arthur。

他还想说什么却只是无言的张合了一下嘴唇,当下只觉得肝胆欲碎,眼泪迷糊了眼前的世界。他努力挣脱Arthur突然抓过来的手臂,夺门而出。顾不上办公室员工投来的诧异的眼光,Merlin冲出办公楼,向转弯的小巷跑去。Gwaine刚从马路对面咖啡厅端了杯咖啡出来,看到这个单薄的身板疯了一样冲出来,被吓了一跳,他还没来得及追过去,就看见Arthur跟着从大楼里跑出来,跟了上去。但瘦高的那个男人跑的是那么快,连Arthur也没能拦住他。

Merlin!Merlin!

Arthur喊着弟弟的名字,朝转弯的巷口追去。

高楼大厦在给这个小巷布满了阴影,温暖的阳光在这片阴影里对Merlin颤抖的身体束手无策。他终于可以放声大哭,把这些日子里的压抑都让眼泪带走。Arthur的脚步声在一米开外停下,Merlin没有回头。小巷外面的汽车一辆辆高速飞驰而过,听起来却好似和他处在两个空间。巷子外的人,每个人看起来都很幸福。钻进小巷的寒风还有些刺骨,寒风就那么像刀一样,一次一次地划在Merlin破碎的心上。

“Merlin……我……对不起……”Arthur结结巴巴地道歉,他向还在微微颤抖的瘦高男孩走去。

“我想一个人……呆一会儿。”Merlin虚弱地说。

“Merlin……”Arthur有点儿急,上前抓住弟弟的胳膊,却被一下甩开。

“我说了让我一个人……”

“听着,Merlin,无论你听说了什么,我向你保证,你就是我的弟弟,什么也不能改变这个事实。”Arthur说,但是他听起来并没有他说的那么坚定。

“我并不是,你还要骗我多长时间?Hunith,她才是我的母亲,没错吧?”Merlin的声音很轻,却很沉重,就像一根压在刚好平衡的天平上的羽毛。他看着Arthur,脸上写满了疏离的样子。那样子刺痛了Arthur最深的记忆,他一个踉跄,往后退了一步。

“Merlin……我很抱歉。”Arthur的声音低沉下去,“我本来是打算在你成年之后就告诉你的,但是……我……”

“你忍受不了事情的真相,你想继续把真相掩藏,这样你自己就会觉得好过一点。”Merlin擦去脸上的眼泪。墙头的鸟儿发出一声长鸣,听起来悲伤又绝望。

“让我自己待一会儿。”Merlin打破了沉默。

“晚上回来吃饭吧。”Arthur说。他想照常给Merlin一个拥抱,但这次他只是身体僵了一下,什么都没做就转身走开了。

Gwaine跟在巷口看见了刚才发生的一幕,他不知道他们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嘴里说的事情是什么,但是他至少搞清楚一件事情:Merlin不是Arthur的亲弟弟。

Gwaine头一次觉得自己并不总是那个最倒霉的人。看着Merlin斜坐在墙角石墩上,衣衫单薄,又是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他心中那种被别人嘲笑了无数次的骑士精神又冒出萌芽,虽然Merlin不是什么妇女儿童,也不是什么弱势群体,但那副样子总能触动他心中最柔软的地方。Gwaine上前将Merlin揽入怀中,甜甜的香蕉味洗发水味道挑动着好心的骑士大人的神经。

“我真逊。”Merlin倚在Gwaine肩头。

“我也是。”Gwaine虽然不知道Merlin何出此言。所谓落难的时候产生的共鸣,大概就是指的这种不明不白的气氛吧。也许这不是一个绝佳的接吻场所和时机,但是事情就是那么发生了。

咸酸苦涩的感觉,就像眼泪滴在心里。这是他们的第一个吻。

被雪藏的名流丑闻,在春天总会发冒出头角,埋得再深也有被挖出来的一天。吸毒、基佬、意外、收养、争吵、决裂……相信这些陈腐的种子不久之后就都要公之于众。至于想要保住名誉的Arthur Pendragon,若不想多花点儿钱打点,恐怕“名誉”这个词,就将要离他远去了。名流避之不及的丑闻,正是这个社会茶余饭后的供养,也是使一些无名之辈一秒蹿红的毒药。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