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sweety
sweety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6,966
  • 关注人气:5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原创 Gwaine/Merlin AU】原野 CHAP. 1

(2014-02-12 22:13:44)
标签:

杂谈

分类: Merlin同人

五彩的炫光刺激着人们的视神经,轰鸣的音乐震动着人们的心脏,舞池里散发着充满欲望的汗水,吧台前肆无忌惮接吻的疯子们,唾液里弥漫着彩色鸡尾酒的迷醉,墙角边红头发的男人藏在摄像头的盲区里随着黑发男人的运动发出尖叫,淫靡的声音混合着汗液挥发到微醺的Club里。

离吧台不远的沙发上坐着一位黑发年轻人,刘海乖巧的盖住他的额头,白皙的脸因为酒精和温度的原因变得红扑扑的,卷翘的睫毛和无力的眼皮一样,无精打采的遮住了他的失神的目光,宽大的猩红色毛衣将他瘦小的身体罩住,让他更显得单薄,棕色长裤的裤脚放在短靴里,这样的搭配对于Camelot城里那些讲究穿着的gay来说,实在让人有些头疼。他拿着一杯马提尼歪着靠在沙发的皮质靠背上,鲜红果色的酒水因为音乐的震动微微的震颤着。他皱着眉头,举起胳膊擦了一下那双年轻的眼睛,似乎感到有点儿疲惫,但他并没有要离开的意思,只是那么一直安静地坐在那里发呆。

双人沙发的另一半凹陷下去,有人占了另一半座位,黑发年轻人像被惊醒了一般抬了一下垂下的眼睛,向一边儿挪了挪,又立刻回到自己的世界里,恐怕连DJ已经不放音乐了都没察觉。

刚坐下的那个男人年纪稍大他一点,留着齐肩的卷发,修整成型的络腮胡子完美的勾勒出他的脸型,棕色的眼睛眯成缝打量着边上这位沉默的年轻人。一道浅浅的疤痕从灰色V领T恤下结实的胸肌中冒出头来。黑发男人点上一支烟,吹出烟圈朝坐在旁边的年轻人喷去。

白色烟圈晃晃悠悠地飘在迷乱的灯光中,噗的在黑发年轻人的眼前扩散开。呛人的烟雾随着呼吸让那个年轻人咳嗽起来。

“哦,你还活着。”长发男人弹了弹烟灰在突然大声起来的摇摆节奏中对年轻人喊去。

年轻人瞪了他一眼没说话,压了一口马提尼。

长发男人向他靠近了一点,又一个烟圈打在他的头发上散开。他厌恶地回过头。

“你在这儿坐了一晚上都没挪窝。”长发男人凑近他的脸,香烟呛人的气味随着男人并不浓重的香水味钻进他的鼻子里,“我还以为你是尊雕像。”

年轻人微微抬起下巴,长发男人的逼近让他觉得有点儿不舒服。“你想干什么?”他让自己平静下来小声说。清澈的声音被嘈杂的音乐掩盖,只留下了口型。

对面的男人突然笑了起来,他停了一会儿,说:“你是不是没有意识到自己身处一个gay club?”

“我当然知道。”年轻男人移开眼神。他不喜欢这么近距离的面对一张陌生的脸。

长发男人回头看了看,转过脸,把还在缓缓燃烧的香烟扔进桌上的烟灰缸,伸手抓住年轻人搭在腿上的手,不理睬他一脸茫然,凑近耳朵低声说道:“跟我回家。”说罢就将年轻人拉了起来。

突然被拽起身的年轻人失去了平衡,手上的马提尼哗一声泼在裤子上。“我的裤子!”他惊叫一声,不满地想把手抽回来。

“反正你总得脱掉。”长发男人不理会年轻人的抱怨,只牢牢抓住那只细嫩的手,将他连拖带拽的扯出了club。

夜半三更的冷空气灌入领口,让这两人几乎是同时打了个冷战。“冻死了,是吧。”长发男人站在club出口,拉上夹克衫拉链,向马路左右张望着辨认方向。

年轻人没说话,把手缩进袖子里,脖子也几乎都缩了进去。

“哈哈!真不禁冻,huh?”年长的那位轻拍了一下年轻人的肩膀,“这边。”他粗鲁的拽过年轻人的胳膊。

“嗷!你轻点儿。”年轻人皱着眉头抱怨着,瘦长的两条腿却因为寒冷有点儿迈不开步子。

长发男人慢下脚步跟年轻人并排走在一起。年轻人比他稍微高一点儿,但是因为寒冷的原因,年轻人弓着背,恨不得把自己全都装进衣服里,看起来他反而要高一些。“裤子今晚洗了吧。”他看着愁眉苦脸的年轻人说,“自己洗。”

年轻人吸了吸鼻子点点头表示答应。

宁静充满着午夜时分的道路,偶尔开过的汽车发出一阵碾压路面的沉闷声音会掩盖住这两个人的脚步声。空气好像在路灯下凝固起来,让灯光显得那么明亮。路灯的光线把光秃秃的树枝投影在僵硬的地面上。除了喧闹的club,这个城市的一切都在沉睡。“喂,不好意思,其实刚才后面来了几个卖毒品的,他们看上谁了就会一拥而上,然后……你知道的……”长发男人突然发声说话,打破了这种寂静。

年轻人一脸困惑的望着旁边这个男人,过了一会儿终于小声问道:“然后怎么?”

长发男人棕色的眼睛慢慢瞪圆,他吃惊地看着身边这个年轻人,过了好一会儿才回答:“你真单纯。他们会挨个儿把你上了,再喂你几片药。从此你就完蛋了。其实正要过来勾引你的Cenred还是挺帅的,虽然比我差了点儿。”

年轻人像受到了惊吓,恐惧地望了望club所在的方向,不由得加快了步伐。

长发男人指了指前面的公寓说:“这就到了。我才不和吃药片儿的人睡。”

他的家,或者用窝来形容更恰当,在公寓楼的一层。那是一间狭小的公寓,中央空调的味道和他的气味混合在一起。客厅地板上乱七八糟的堆着男人的脏衣服,墙上斜挂着两幅抽象画,沙发上放着一部相机,旁边整齐的放着几个盒子,还有一台笔记本电脑。卧室的墙上随意贴着一些照片,昏暗的灯光将照片渲染的看起来都像是在黄昏拍摄的照片。床头柜上立着一个相架,长发男人走过去把它扔进柜子里。床上的杯子好像还保持早上起来时的样子,乱七八糟的团在一起。

“脱了。”长发男人坐在床边对年轻人说。

年轻男人感到有点儿又足无措,他摸摸毛衣又摸摸还湿乎乎的裤子,不知道该怎么做,他的脸涨得通红,耳朵像是要烧起来一样。

长发男人也不着急,踢掉脚上的鞋子,转身靠在床头上,将手枕在脑后,打量着这个手足无措的年轻人:“你还没成年。”

捏着衣角羞涩的黑发年轻人像被冒犯了一样,突然抬起头,提高了音量:“我成年了。”

不料坐在床上的男人从床头柜上拿了根牙签含在嘴里,盯着眼前的人哧哧笑起来。接着他从裤子口袋里掏出一张ID卡。黑发年轻人吸了一口气,立马冲过来要抢走他手里的卡片。这长发男人反手抓住突然袭击的修长的手,疼得年轻人直叫唤。“Merlin Pendragon,让我来算算你的年龄……”他将年轻人的拉到胸前,对着他的耳朵轻声呼着气,“今天刚好成年。”他松开手,颇有兴趣地看着正抚摸被掐的发红的手腕的Merlin。“告诉我,为什么过生日还看上去那么闷闷不乐。”

“你不是要睡我吗?你还在等什么?”Merlin没有回答男人的问题,像是咬了咬牙,他扯开皮带,宽松的裤子向下滑了下去。他的腿毛并不多,稀稀拉拉的趴在纤瘦的大腿上。长发男人无动于衷,靠在床头上安静地看着眼前正慌乱脱掉毛衣的Merlin。他的动作有点儿愚笨,让男人感到莫名的好笑。

Merlin听见长发男人发出的轻微笑声,停住手上的动作,看着床上那个还穿戴整齐的人,露出了困惑的表情。他仿佛不知道自己做的是不是正确。突然那个男人起身拉过他,一把褪下他穿在里面的印花T恤。

Merlin裸露在空气里只穿着一条内裤,他感到浑身别扭,不由得别过脸看着墙上贴着的那些照片。男人拿起他的手臂,突然收起了呼吸,房间里的空气凝固了。

“Shit!”长发男人突然用力甩开Merlin的手臂,像是碰到了什么脏东西一样,远远跳开,声音因为愤怒变得浑厚但是沙哑,“Fuck you Pendragon!Fuck you!滚开,从我家滚开!穿上你的脏衣服,从我家消失!”

Merlin惊慌错愕的从地上拾起衣服,胡乱套上,推开门,踩着还来不及穿好的靴子,跑了出去。Merlin跑出公寓大门,缩在还没穿着整齐的毛衣里靠着墙,颤抖着流下眼泪。夜晚的寒风钻入毛衣的每一个角落,那种感觉就像赤裸的站在人前被人辱骂。Merlin喘着粗气,双腿无法支撑他瘦弱的身体,他顺着墙倒在地上,毛衣里的T恤被冷汗沾湿,冷冰冰粘乎乎的贴在身上,让他冷的就像刚从冰水里出来。他努力平稳住自己的呼吸,撑着地面慢慢坐起身来。他掏了掏口袋,数了数剩下的钱,扶着墙站起来,晃悠悠地向东南角的院落走去。

长发男人滑坐在床边,粗大的双手撑在脸上。他嘴里小声咒骂着,心脏疯狂地跳动着将他不愿意想起的往事从地狱深处拉扯出来,倾泻在眼前。

这夜没有月亮,星星也全被乌云遮盖住。漆黑的天空低沉地压在Camelot之上,让还没入睡的人们沉重的透不过气。

“还是忍不住啊,啊哈哈。”兜帽下一个半边脸都被烧伤的男人嘲笑着把一卷纸币塞进口袋,从身边的小木盒里拿出一根针管,扔到颤抖的Merlin面前,冷笑着说:“看来下次的钱,你得借了。”

Merlin在地上抓了好几次才把针管拿在手上,他走出暗门,在走廊昏暗的廊灯下,拔出针管,往左臂动脉上扎去。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