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sweety
sweety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7,221
  • 关注人气:5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焚毁的记忆——Severus Snape日记(30)

(2007-06-20 10:20:30)
标签:

remus

lupin

severus

snape

hp

同人

snupin

bl

分类: Harry Potter同人
    等圣诞节阳光的触角伸进了房间我才慢慢醒来。冬天的太阳来得特别迟,去得也特别早,所以就显得更加弥足珍贵。病痛已彻底从我身上退去,温暖的阳光透过还拉得紧紧的窗帘照在我身上,让我想就这样慵懒的在床上躺下去。如果说失去什么是痛苦,那不能忘记就是更大的痛苦。我歪了歪头,看到对面的床上已经没有人了,一种失落的感觉轰然降临在我的五脏六腑。我撇过头去,倔强地让自己觉得对面从来就没有人睡过,却看见床头柜上有一瓶蓝色的药和一张字条。
    “西弗勒斯,起来以后喝了这瓶药,会让你感觉好一点。
                                                      A.邓布利多
    又及:看看你今天的圣诞礼物吧,圣诞快乐!”
    我起身拿起那瓶药,喝了下去。甜丝丝的感觉穿过我的喉咙,直挺挺地掉到我心里。感觉不错,那种感觉好像让我的心情好了起来。如果这就是邓布利多给我的圣诞礼物的话也算不错了。不,地上还有一点东西。我把那些东西拖上床,打开严严实实的小包——
    一瓶满满的覆盆子果酱、一把奇怪的铜钥匙还有一张卡片。
    “那是你母亲留给你的古灵阁的钥匙,好好收着它。还有我们大家给你的圣诞礼物,希望你会喜欢。”这上面的字和嘱咐我吃药的字迹一样,虽然这没有署名,我也看得出是邓布利多写的。现在我想我并不难理解为什么海格总会在提到邓布利多的时候激动地喊“好人啊,邓布利多!”
    还有一个棕色的小纸盒子,打开后是一枚系了淡黄色丝带的巧克力。
    没有便条,连收件人都是中规中矩的印章字样,看不出是谁的字迹。
    很奇怪是谁要送这么一个圣诞礼物给我。我看起来也不像会喜欢捧着巧克力啃的人,谁会这么傻送我这个东西?不署名,准是怕我笑话来着。不管了,还是把它扔在一边吧,终归是个像样的礼物,说不定什么时候用到它。
    “早上好,西弗勒斯。”我下楼之后见到邓布利多正乐呵呵地坐在客厅里看着杂志,旁边的大钢琴自己跳跃着琴键,响着音乐。茶几上放着一些点心,像是已经被吃掉了一些。
    “早上好,校长。”
    “昨晚睡得还好吗?”邓布利多抬起眼睛从镜框上看看我,他蓝色的眼睛像是要确定我还完好无损的站在那里一样。
    “很好。”被他看得我觉得自己的姿势有点不自然。
    “看起来是这样。吃块馅饼吧,今晚还有圣诞晚餐,你可不要再缺席了。”邓布利多又把目光移向杂志。
    我坐在沙发上拿起一小块腌肉馅饼,偷偷的看了看四周的屋子,但看起来种种迹象都表情卢平并不在这里。他难道就只是昨晚帮邓布利多送一个什么东西?不是要留在那里陪我?我的胃不舒服的叫了一下,把我的脑子从虚无中拽着回来。
    馅饼的味道又把我带回从前,我只记得很小的时候妈妈会经常做一些美味的馅饼来填我的嘴巴。妈妈并不喜欢家养小精灵,她说她们做的食物口味总是太重,她不喜欢,爸爸也不喜欢。听妈妈说,本来外公家的那个家养小精灵是要送给她当嫁妆的,但爸爸却嫌那东西太丑陋,而且他也不是巫师,似乎并没有能力控制那些奇怪的东西,最后这件事就不了了之了。但学校的小精灵做的食物的口味并不太重,而且似乎任何口味的任何食物都会有。听那些在学校过圣诞节的人说,霍格华兹的圣诞晚餐上什么样的东西都会有,要什么,桌子上就会出现什么。不知道现在我手上那个这块馅饼是不是校长家的小精灵做的。
    “我中午要回学校一趟,你和莱姆斯就在家里或者到周围随便逛逛吧。这里有足够的午餐,如果你需要的话到餐厅的桌边就可以了。不过记得晚饭之前要回来。”邓布利多放下手中的杂志(好像是一本有关麻瓜的杂质),蓝眼睛里闪着灼灼的光。
    “可是卢平……我没看见他。”我拿起第二块馅饼,心里的小妖精扇着翅膀祈祷着卢平不要跑到他那帮朋友们那里去享受圣诞节了。
    “他去帮阿福伯斯的忙了。他早上起来的时候你还没醒。本来是想让他和你一起去帮忙的。”邓布利多微微笑着说,“你不会错过什么精彩的东西的。”
    “我怎么会错过什么。”我嘟囔着,咬了一口馅饼,总觉得这老头儿的蓝眼睛能看到我心里那只随时会欢呼雀跃的小妖精。我决定转移话题:“魔法部什么时候能把我妈妈的事办好?”
    “等圣诞节后。明天你就可以去你家看看有什么落下的东西没有。”
    “他们会把妈妈埋在哪里?”
    “如果你妈妈没有特别要求的话,我想应该会是在普林斯家族的墓地里。”邓布利多看了看我手里的馅饼,继续说,“你以后可以一直住在学校,放假可以到我家里。我会一直照顾你直到你毕业。”
    “我想我不需要。”话脱口而出,甚至没有经过我大脑的过滤。
    不过邓布利多好像早就预料到我会拒绝,只是平静地看着我的眼睛,什么都没说。
    “我是说我可以照顾自己。”我不喜欢他那样看着我,那种眼神让我觉得我的骨头都被他看得清清楚楚。
    “希望你可以。我曾经就是放手让一个优秀的学生自由发展,结果……我们大家都很失望。”他的蓝眼睛在一瞬间变得深沉起来,但很快就又明朗了,“不过,还是好好过这个圣诞节。我该去学校了,再见!”他抬头看了看钟,穿上不知从哪召唤来的红棕色外套,出门就消失了。
    我咬了一口馅饼,居然有巧克力碎屑撒在上面……
    “西弗勒斯,圣诞馅饼的味道如何?”卢平快活的声音从大门口传来。
    “我认为这只是填饱肚子用的。”我承认我从醒来到现在都很想见到他,但是当他真正在我面前出现的时候,却又让我不知该怎么说话。
    “今天可是圣诞节,本来以为你会说点好听的。”卢平耷拉下眼睛,阴郁地坐在我对面。
    “你知道我向来不会说什么好听的话。”我把最后一口带有巧克力的馅饼塞到嘴里。
    突然我发现他正弯着眼睛盯着我笑:“如果你还要的话,我想我还可以再做一些。”
    “你辍的欠品?”我想努力把音咬准,但我好像失败了。
    “什么?”他睁大了那双一直阴郁的眼睛。
    我努力把东西都咽下去,气喘吁吁地说:“我说,这是你做的馅饼吗?”
    “当然。因为校长一直都很照顾我,而且家养小精灵做的都是邓布利多喜欢的口味,我觉得你会不喜欢。”
    “那你知道我要吃什么样的?”我眨眨眼睛,觉得需要一杯水,因为一瞬间我特别口渴。不过我认为是刚才吃了馅饼的缘故,而不是因为卢平。
    “不是,我只是做了我喜欢的口味。邓布利多说很好吃。”卢平耸耸肩,“显然你不是很喜欢。”
    “我……其实,我也没有说……但是的确,我还是喜欢我妈妈做的那种。”我感到口更渴了,心里那只小妖精也开始发了疯似的捶着我的心脏。天啊,我为什么会加上后面一句话?
    卢平拿了最后一块馅饼,自己嚼了起来。看他那副表情,好像很久没吃东西了一样。“你吃了那块巧克力的?”他突然说。
    “是的。”
    他鼓着嘴巴笑了起来,那让我感觉很奇怪。难道我做错什么了吗?
    “我以为你最讨厌巧克力了。”他把东西咽下去,舔了舔嘴唇(梅林,让我心里的小妖精不要再尖叫了!),“不过我是准备留给自己吃的。”
    “呃,那……”我感觉我的两颊开始发烫。上帝,我向你保证,我不会做给他吃的。“也许你可让家养小精灵重做一个。”
    “可是我没有巧克力了。”
    “我还……”我想到早上收到的那个小包里的一大块巧克力,但一种本能让我立刻闭嘴。
    “你有巧克力?天啊,西弗勒斯,我从来不知道你还会随身带的。”卢平突然窜到我身边来,好像要从我身上搜出巧克力。
    “我才不会。是我才收到的。”我翻了他一眼,低着声音说。
    “谁送给你巧克力?”他审视着眯起眼睛。
    “我怎么知道!”
    “那……你确定你肯把巧克力给我?”他抿了抿嘴。
    “为什么不?”我想都没想。
    “那我就当是你送我的巧克力啦?”他甜甜地笑起来,笑到眯起眼睛,“你知道它表示什么喽!”
    我撇过头去,顿感两颊发烧,而且也几乎控制不住自己想要向上弯起嘴角。旁边传来卢平咯咯的笑声。该死,卢平!谁让你这么笑的!你在笑话我吗,还是……“你不是想一天都呆在家里吧!”卢平硬是把自己的声音恢复到正常的音调,但听起来还是比平常要高一个八度。
    “我不知道,我觉得应该去家里看看,我总觉得会有什么遗留的东西。”我沉下脸说,却还隐隐觉得两颊发烧。
    “哦,别这样,西弗勒斯。”他左手轻轻拉着我的右胳膊,用那种让人同情的声音继续着,“明天我陪你回去。但是今天,你得陪我过完圣诞节。”
    “你有没有觉得你好残忍?我没那心情在这种时候和你过什么圣诞节。”
    “可是,现在你还不能回去啊。就算你去了,你也没办法进家门呀!”他皱了皱眉头。
    “为什么?”
    他停了一会,弱弱地说:“麻瓜的警察把那里围起来了。”
    围起来?为什么麻瓜要干预这件事情?无非就是发疯的丈夫杀了可怜巴巴的妻子,而现在这妻子的尸体他们也弄不到,麻瓜们打算怎么办?难道说妻子杀了丈夫畏罪潜逃?
    “西弗勒斯,我今早从阿福伯斯那里回来,顺路帮校长买东西的时候,搭麻瓜的车去你家那里看到的。有好多麻瓜围在那里。”
    “你怎么知道我家在哪的?”我盯着他。
    “是……校长告诉我你住在蜘蛛尾巷。我一去,就看到很多人围在那里……”
    我不语。有人知道我家在什么地方,我想我对这点并不太高兴。我不太喜欢别人知道我住在那个破烂的地方。只是当时我却生气不起来,反而觉得心里有些温暖,就像有人给了我一杯暖暖的红茶。
    “西弗勒斯。我并不是不能理解你的心情,只是今天是特别的一天,如果在这一天你还闷闷不乐的话,我想你妈妈也不会开心的。”不知什么时候,他握住了我的右手,他的热量传过来,悄悄地驱散着我心里的阴霾。“校长也说啦,好好的过完今天,一切都会好的。”
    “你那么确定明天麻瓜们就会走掉?”
    “我有预感。”
    “我并不觉得你的预言课学得很好。”
    “呃,如果没有的话,我也会陪你去!”
    “你为什么一定要陪我去?我就不能一个人?”
    “因为你今天一定要陪我。我明天就作为补偿喽!”
    “你太不讲理了!”
    “在有些问题上干嘛非要那么讲理不可呢?”他眨眨眼睛,拉着我的手,把我拖起来,“快穿上外套,我要带你去一个地方。”
    “为什么我一定……”奇怪的是,我虽然嘴上嘟囔着不要和他出去,但却已经套上外套,心里装着一只已经头脑混乱的小妖精,和他出去了。
    校长的院子里,积雪被魔法清开,堆在两旁,中间露出一条石头小路通到门口。旁边树上的的积雪被阳光温暖着,像泪流般从树梢上悄悄滴下。落到地上的积雪上,打出一个个小小的洼当。因为水珠太小,在雪地里若隐若现,暧昧的可爱。
    “我想那并不太远。”走过一个街区,卢平开心地说。他的脸已经被冻得通红,衣服看起来也显得有些单薄,又因为没有戴手套,他的整个人都像蜷缩在那件单薄的外套里。全身上下只有在北风吹得乱乱的浅灰色漂亮的头发还和以前一样精神。
    “你应该多穿一点。”我看看他。总觉得我应该做点什么来让他暖和一下,但是又不知该怎么办,只好就此罢休。
    “走走就好了,我习惯了的。”他咧着嘴看着我笑。现在我看见他的眼神也很有精神。
    “你到底要到哪里去?”
    “到了,前面那家店就是的。”他兴奋地指着前面一家甜品店说,好像完全没感觉到此刻有一阵寒风钻进我们的衣服来。
    “卢平,如果……”我刚要抱怨些什么,就被他打断了。
    “快过来吧!”他拉着我就飞奔向那家店,就像每次去帮约翰逊教授拿怪物一样。我喜欢这样被他拉着奔跑,因为这时心里所有的不愉快都来不及去多想,只能一心一意的享受和他在一起这一瞬间的愉快,而之后,我跑的气喘吁吁满头大汗,他也会贴心地递上一张纸巾或是他自己的白手绢。
    那家很普通的麻瓜甜品店里摆满了巧克力、蛋糕和糖果。因为圣诞节,店铺门口已经挂出了只营业到中午十二点的牌子。其他店铺基本上都关门了,圣诞节,大家都回家和家人一起庆祝去了,反正这个节日里逛街的人也不是很多,多做两笔生意并不能让店主富裕多少。看来,这家店也一样,虽然开着铺子,顾客却是少得可怜。
    “两位小先生,需要点什么?”店员满脸堆笑,热情地招呼,却还时不时地看看钟。
    “那块夹心的巧克力。”卢平扬着笑脸说,同时递出一张麻瓜的货币。他看起来就像一个正宗的麻瓜小孩。
    “给你……啊,对了,圣诞快乐。”店员递过巧克力,又看了看墙上的吊钟。
    “圣诞快乐。”卢平拿着巧克力走出店门前,对那个迫不及待等着下班的人说。
    “你就像麻瓜一样……”我看着他把巧克力仔细的放进口袋。
    我们走到红绿灯前停下等麻瓜的红灯和穿行的汽车。“我是混血,而且,麻瓜的巧克力做得也挺不错。”他笑笑,“我外公是麻瓜巧克力工匠。”
    绿灯。过这条马路的只有我们两个。两个混血巫师,一个只懂得酸苦的药剂,另一个却总要享受香甜的糖果。他总说,糖果的甜就是为了药剂的苦而诞生的。
    半边胳膊一阵酥麻的感觉告诉我,他拉住了我还没放进口袋的手。我有点吃惊地看着联系着我们的两只手,脑子里晕晕的,连腿脚都有点不灵光,拖拖沓沓的跟在他后面走过马路。我不知道我脸上是什么样的表情,但我能感觉到如果其他人看到我这副样子一定会吓晕过去。如果不能拒绝这种感觉的到来,那么不如好好享受吧!
    “我们坐车到海滩。”他笑着看着我说。
    “这个天,到海滩?!”我吃了一惊,皱皱眉,“你疯了!你还真不怕冷?”
    “和你在一起嘛!两个人不会冷。”卢平式的幸福表情和口气又来了。他每次对我这个样子,我都不知该如何回应。对啊,我该怎么表达我的幸福呢?
    是的,莱姆斯·卢平说得不错,两个人在一起,再大的海风,我也感觉不到寒冷。
    麻瓜的电车上只有我们两人。我们坐在汽车最后排,路途中只听得见电车的声音和我们彼此的呼吸。他对着玻璃窗哈着气模糊窗外的景色,然后在窗上写下“R.L和S.S共度圣诞节”。他不看我,只是靠着我,看着窗子笑,等着玻璃上的字慢慢消失。“那些字,其实是印在玻璃里面了。”他拉着我的手喃喃着。
    你有没有用魔法,怎么印在玻璃里面?只不过是自我安慰罢了。消失就是消失了……
    电车到了底站,送下我们之后,就安静地开走了。这里离海滩没有很远的距离,只须步行十几分钟,就能听到海浪的声音。听到那声音时,卢平高兴得几乎连头发都要跳起舞来,他又一次拉着我,顺着大海的声音飞奔过去。
    我们终于抵达海滩,两人已是上气不接下气。海滩上没有其他人。当然,这冰冷的圣诞节,谁会没事干到海滩上来受冻呢?
    “大海……在……在唱歌呢!”卢平朝着大海气喘吁吁地喊。
    “噢!你……太诗情画意了!”无论如何,我就是不能忍受他这样的感慨。
    他白了我一眼,大口大口的呼吸着海风。好一会儿,才平稳了呼吸:“你也需要安安静静的来感受一下,别总是抱怨!”
    “好吧,你要我来感受什么东西?”我抱着胳膊看着海浪不停地拍打着沙滩,然后退去,却什么也没留下。
    “来,坐这儿歇会儿。”他拉着我坐在一块沙滩的大岩石上。我们靠在一起,然后谁都没有再说话,就这样呆呆地看着大海,谁都不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事情。如果波特和布莱克看到我和他们最好的朋友这样坐在一起,不知会作何感想。也许他们会气歪嘴鼻子,也许布莱克的头发都会气得掉光……想到这里,我不知不觉笑出声来。
    “怎么了?”卢平问,从大海上收回眼光。
    “没什么。”我决定不透露我的想法。
    “小时候我常到海边来玩。然后家里发生了一些事情,我就再也没有来过了。就是有那些美好的风景,也没有那样的心情了。”他忧郁地叹了口气,像是在为那些过去美好的时光惋惜,“西弗勒斯?”
    “嗯?”我转过头看他,不知道话题怎么突然转到我头上来。
    “我想你可以帮我重新找到那种好心情。”他笑了,弯着眼睛看着我。海风把他的头发吹得乱乱的,不过不像波特的乱头发那么讨厌,而且乱得好可爱。
    “我才不能。我只能破坏你的心情罢了。”
    “那我希望你以后别再破坏了。”
    也许我没意识到我们俩离得如此之近,近到让他可以在我反应过来之前让我品尝了亲吻的感觉。
焚毁的记忆——Severus <wbr>Snape日记(30)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