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sweety
sweety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6,888
  • 关注人气:5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焚毁的记忆——Severus Snape日记(29)

(2007-06-09 19:59:31)
标签:

lupin

remus

snape

severus

hp

同人

snupin

分类: Harry Potter同人
    我紧紧拉着邓布利多的胳膊和他一起幻影显形。那天我的感觉一直很麻木,从好像被压扁在四周一片漆黑的空间里到从这个空间里出来几乎让我没有感觉。至于我是如何被他领到家里的,我一点映像都没有了,只记得要走很长一段羊肠小道,然后豁然开朗起来,就到了他家。
    邓布利多领我进了门。校长的家很大,而且房子的布置像是麻瓜和巫师的结合。一些珍贵的银器和奇怪的魔法期间摆在客厅房间的一头,另一些麻瓜的小玩意儿就放置在房间的另一头。不知道是不是校长的家里也有家养小精灵,但是他的家里也像所有人一样,放置了圣诞节的东西——同样是一半属于巫师的一半属于麻瓜的东西。他拍了两下手,本来房间里暗暗的灯光变得明亮起来。我看见在房间中央还有一架黑色的钢琴,我不知道校长还会弹钢琴或是有时间弹钢琴,或者这架钢琴根本就是被施了魔法可以自己演奏的。邻着钢琴是一组漂亮的沙发,看起来就像从麻瓜的高级商店里买的那种一样,不知道这用来休息的东西是不是也被他施了什么魔法。房间里还有一些半是麻瓜半是巫师的东西,因为它们看上去总有一点奇怪,像是麻瓜的电烤箱什么的。房间里还挂着些和学校城堡里风格很类似的油画,里面的人正迷着眼睛打盹儿。我仔细看了看离我最近的一幅油画下方写的小字——邓布利多。
    “我曾祖父画的。里面的人很悠闲是吗?永远过着没烦恼的日子,而且永远停留在晴朗的夏天。”邓布利多说。
    “人死了都可以变成画像的是吗?”我抬头看着校长的眼睛。
    校长点点头:“画像会自动在在他们的家里或是需要纪念他们的地方。”
    “那……我妈妈呢?”
    “也许会在你外祖父家里。”邓布利多想了一下,“不过终究还是画像,他们只希望活在自己最爱的人的心理就够了。”
    “还有幽灵呢?”我的心里突然一亮,觉得又能见到母亲了。
    “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变成幽灵,我并不认为你妈妈会留在这里。”邓布利多温和地说,拍拍我的肩膀,“好了,今晚你累了,休息一会儿,等人都到了,别忘了我们还要吃东西。”
    “你一点也感觉不到我的难过吗?”我的心重重地沉了下去,觉得邓布利多根本不把妈妈的去世放在心上。
    “不,我能感觉到,而且我和你一样也很难过。我们都失去过最亲的亲人。而且艾琳是个好人,谁都会为她的死感到伤心。”邓布利多湛蓝的眼睛真诚地着我,“但是如果我们一直生活在抱怨和悲伤中,那生活该怎么过呀!”
    我虚弱的点点头,咬了咬嘴唇,也许校长说的没有错。
    “我还有点事要做,你可以在沙发上躺一会儿,过一会儿会有人来,饿了的话就拿一点布丁好了,桌上还有覆盆子果酱。我最喜欢的口味,圣诞节也分给你一些尝尝,如果你觉得喜欢的话,多吃一点也没什么。”他轻轻叹了口气,拥抱了我一下,就到另外一个房间去了。而我一开始根本没发现那个位置还有扇门。
    我在沙发上坐下,突然觉得自己疲惫不堪,需要好好的睡上一觉。虽然母亲的去世给我的打击很大,我怕一闭上眼睛就梦见她离开的样子,然后永远醒不过来,永远活在那样的噩梦中,可不知不觉地,我还是闭上了眼睛,靠在软软的沙发上,沉沉地睡着了。大概我真的很累了。而我也的确做梦了,但是梦的感觉却那么好,我觉得我靠在一个人身上,有种特别的感觉在我们俩之间……
    “他太累了。”我听到耳边有模模糊糊沙哑的声音。
    “真是个可怜的孩子。”我听见是个长者的声音,粗声粗气的,但是声音又有点熟悉。
    “看起来他有点生病了。”沙哑的声音就像是卢平的。是他吗?我努力把眼睛睁开一条缝。柔柔的光照到我的眼球,大梦初醒时混沌的眼神让我看不清身边坐着谁。
    “你就这样看着他?我看还是吃点药比较好。”那个很耳熟却不知是谁的声音说。
    “校长那么忙,我对魔药又不在行。”我想我可以确定坐在我身边的人是卢平了,“如果是我病倒,说不定西弗勒斯可以给我调一剂药。”
    我觉得头好疼,那种感觉迫使我闭上眼睛。
    “他醒了吗,阿伯福斯?”我听到邓布利多的声音从门口传来。
    “看起来没有。”那个叫阿伯福斯的长者说,“而且他好像发烧了。”
    “我可以照顾他,你们可不要耽误了今天的晚餐。”卢平接着说。
    停了好一会,邓布利多才说:“如果他醒了给他吃了这剂药,还有,我也不知道他心情什么时候才能恢复。”
    “这个沙发给人感觉不错。”卢平说。
    “可是他总不能一辈子睡在这个施了魔法的沙发上。”邓布利多说,“莱姆斯,这个圣诞节,我希望他能恢复。”
    “我也希望这样。”卢平轻叹了口气。我感觉他看着我。
    等头疼的感觉褪去一些时,我努力张开眼睛,看见卢平对着桌上的那剂白色的退烧药发呆,客厅里已经没有其他人了,房间里的灯光暗暗的。
    “我想我醒了,卢平。”我从哭得发疼得嗓子里挤出一句话。
    “刚才邓布利多说你醒了就喝这个药。你看起来不怎么好。”他递给我那个退烧药。
    “你怎么在这?”我拿过药,没接他的话。
    “邓布利多让我帮他在附近送些东西,顺便来他家过圣诞节。”
    “往年他不都是在学校的吗?”
    “是的。可现在我们都很担心你。”卢平淡黄色的眼睛里充满了悲伤,“快喝药吧。”
    “我没有什么好值得担心的。”我嘟囔着打开药瓶,一口气把药喝了下去。冰凉的药水让我冷不防发了个抖,头疼的感觉却在慢慢消失。
    “你还没吃东西吧。”卢平从我手中拿过药瓶。
    “我不饿。”我阴郁地说,起身低头看着反射着暗暗灯光的木地板。
    “我知道你现在的心情,西弗勒斯。但是你也不能把自己给饿死啊!”卢平皱了皱眉头。
    “你饿就自己去参加他们的晚餐宴会,过你的圣诞节去吧!”我烦躁地说,“我不舒服,我要休息。”我说着站起身。
    “我陪你。”他也站起来,脸上露出一股在我看来是愚蠢的表情。
    “我要一个人呆一会。”我低声吼道。突然我想到坐车回来时,在站台的景象,这让我心里更加恼火。“你周围没有那些朋友的时候你才会想到来找我是不是?”
    “你在说什么呢?”他淡黄的眸子茫然地看着我,“这和詹姆他们又有什么联系?”
    “没有,对,是没有联系!是我想得太多了。”我几乎要抑制不住心里的痛苦和烦闷,朝他大喊,“你现在这样关心我干嘛,殷勤得像个护士一样!我要一个人呆一会儿!我不要看到你在我面前碍事!”
    卢平什么也没说,低下眼睛点点头,脸上的表情就像犯了错怕挨打的宠物。
    我绕开这一组看上去很舒服的沙发,却不知该到哪里去休息。这是邓布利多的家,怎么会特别给我留一个房间?我停在那里,不知如何是好。我又想到了我的家,有妈妈做的晚饭,有妈妈打扫过的房间……刺痛的感觉跳动着我脆弱的神经,我的眼前好重,能感觉到眼泪就在那里。
    “校长说我们的房间在二楼最左边。”卢平弱弱地说。
    “我们的?”我努力让我自己听上去很好,可是伪装得太过分,效果不太好。
    “是的,我想他没有那么多空房间。可是如果你不想让我去,我想我可以找校长借一个睡袋。”
    我没理他,朝楼上走去了。可是我觉得我的心情突然变得古怪起来。心里除了对妈妈死去的悲痛,还有种特别的感觉——我感到我的心跳加速了,心里就像有沉睡的妖精苏醒了一样,疯狂地扇着翅膀尖叫。“这一定是发烧的症状,和卢平无关。”我坚定地在心里对自己说。
    二楼给我们的房间放着两张四柱床,看起来要比学校的高级很多。深红的天鹅绒帘子从床上的柱子上低低地垂下来。我注意到其中一张床的床头还放着一面格兰芬多的小旗,靠那张床最近的墙上贴着一张看起来很古老的巫师乐队的海报,海报都快退色了,可上面的人还在兴奋地吹着小号,扯着嗓子唱歌——虽然他发不出声音来。我走到另一张床上坐下,看着窗外——漆黑一片的,什么都没有。
    人人都会死,但是当意识到永远永远看不到对自己来说最重要的人以后,生者简直希望自己也消失在这个世界上,好没有感觉,没有痛苦。我想到以前的圣诞节。说不上完美,甚至那时还让我讨厌,但是此刻想来却还很温暖。我想到很小的时候妈妈总是哄着我说圣诞老人会来送礼物,然后趁我不注意拿出奇怪的礼物给我;有的时候会有教堂的人来门口唱歌筹钱,妈妈会拉着我听他们把歌唱完然后,像麻瓜一样给麻瓜的慈善事业做点捐献;妈妈还说我一岁的时候,我们全家去了法国过圣诞节,她说那是她过的最甜蜜的圣诞节,虽然我想象不出有爸爸在里面掺和还有什么值得甜蜜的;妈妈做的圣诞水果布丁很美味,我每次都会吃很多很多……可是现在,这一切都像幻象一样,以后什么都不会有了。本来我想忍住的眼泪又下来了,我不知道这是不是我还不够坚强。现在看到另外一张床,我又开始盼望那里不要有人睡了,我不希望在那个号称最勇敢的学院的家伙看到我这个样子。
    因为妈妈嫁了个性格怪异的麻瓜,所以我们家向来和其他亲戚走的不是很近,但为什么魔法部的人要把事情交给我几乎没见过几次的舅舅来处理?如果妈妈不愿意和普林斯们葬在一起呢?那个杀了妈妈的凶手要怎么处理呢?我早就没了爷爷奶奶,他是不是会被弃尸荒野?如果是的,那简直太好了,他是本来就应该下地狱的!
    我郁闷地躺在床上,虽然已经饥肠辘辘但是我一点东西都不想吃。不知道那个沙发给施了什么魔法,能让人安静的入眠。身下同样是很软的感觉,我躺在这里心里却乱得让我觉得连呼吸都困难。
    渐渐地,我眼前的深红色天鹅绒帘子暗了下去,我感觉到妈妈又在拥抱我,可是她抱得太紧,让我喘不过气,在我快要窒息的时候,她又突然消失了。我努力找努力找,感觉像跑遍了整个英国,最后终于看见她站在我面前。我伸手去拉她的衣袖,却什么也没抓到。突然我又看到一条挪威脊背龙出现在她旁边,它发狂的叫着,喷着火,火焰窜得老高,吞噬了妈妈和我。火焰灼得我的皮肤好烫好烫,我想我快要死了。但是我一下又掉进了大海,就这样一直往下沉,我无法呼吸,我想此刻我能深吸一口气但是我却怎么也用不上劲。我大概真的是要死了吧,可我还有知觉。我不停地蹬着腿,想让自己停下,却也无济于事。深海中,我看到卢平和布莱克,他们亲密地走在一起,咯咯地笑着。简直是神使鬼拆的,他们发现了我,看着我狼狈的样子,大笑不止。布莱克还说要让我去他们的婚礼当家养小精灵。卢平咯咯地笑着,抽出魔杖对着我……
    不,不会的!他们不会结婚……他们,卢平不会对我施咒的……我拼命的摇着头,只觉得一束光朝我冲来……
    “卢平!不要!”我喊道。我感觉到那束光将我包围了,而我也慢慢变成家养小精灵的样子。
    “什么事,西弗勒斯?”一个沙哑的声音好像从另一个世界传来,“西弗勒斯,你没事吧?要我帮忙吗?”
    是卢平的声音吗?
    我努力睁开眼睛,重新看见深红色的帘子,却感到有点四肢无力,心跳快的不正常,身上的汗已经把我身下的床单弄湿了,脸上的汗也滑下来。刚才那是在做梦。妈妈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上了,更没有龙会在英国的大街上出现,而卢平……我的胃开始抽搐。
    “西弗勒斯?”门被推开了,卢平的声音有点紧张。
    他走到我床边。我的心跳还没有平静下来,看到他过来我坐起身,一股冲动让我想把他紧紧抱着,但谢天谢地,我还算冷静,这股冲动只是一秒钟的感觉。
    “你没事吧……”他在我床边坐下,盯着我说。
    “没。”我垂下头,避开他的目光。
    “你做梦了。”他皱了皱眉,“你梦到什么了?”
    “我妈。”我眨眨眼睛,简略地回答。
    “可我听到你叫我了。”他一动不动,直盯着我的鼻子,“你梦到我了对不对?”
    “我梦到布莱克。”我不满地说,“和你在一起。”
    他顿住了,用一副还没睡醒的表情看着我。“难道你梦到他对你施魔咒?你们不是经常在学校里这么干吗?”
    “我梦到你……你对我……”我不想再说下去,心里觉得别扭的荒。突然我感觉我对他的感觉有点不正常。
    “我像是这种人吗?你为什么担心这个?你明知道我绝对绝对不会那么做的啊!”他有点想笑,但是又硬生生的给他憋回去了。
    “你想笑我梦的幼稚吗?我还……”我打住,转过头去。
    “不是。我只是说你今天太紧张了。”卢平温柔地说,“不过,你怎么会担心我对你施魔咒?你的魔法比我强大多了。”
    “你也知道我刚才是在做梦而已。”我冷冷地说。
    “你要再睡着还会不会做噩梦?要我在这陪你吗?”卢平说。
    “如果你想睡睡袋的话我想我没什么意见。”我瞪了他一眼。但我又突然想到在他和布莱克站台告别的场景还有刚刚梦到的情景,心里突然一沉,希望他不要真的拖个睡袋睡到别的地方去。
    “那你有什么事情直接喊我就好了,我想我能听到你的声音。”卢平起身。
    “你去哪儿?”说完我就后悔了,怎么听起来就像是个胆小鬼。
    “你对面的床上!”他终于忍不住又露出招牌式的笑容,“我猜你是没什么意见的。”
    我靠在床头,一点困意都没有。我觉得心情从没这么复杂过,一霎那,我又想为死去的妈妈哭泣,又想对着正脱外套的卢平发脾气,又想能和我梦到的布莱克一样能和他那样亲密……
    窗外有麻瓜放的焰火,虽然没有巫师的焰火那样精彩,但也还绚丽。所有的焰火一起旋转着飞向空中,黑夜也被照亮了。火光透过来,我转头看看对面那张床,看见卢平也靠在床头。突然觉得我们好像,都是一样的孤单,住在校长家里,对于明天一样的未知。也许都在希望明天醒来,今天只是一场梦。
    “我有告诉过你,你是我遇到的最特别的好朋友吗?”他突然把视线从窗外收回,转头看着我。
    “有。”
    “那你还在担心些什么呢?”他叹了口气。
    “我什么都没担心,我只是还是想以前的那些圣诞节。”
    “事情总会过去的。”
    “你不明白!”我嘟囔回去。
    “总会有人明白。”他的双手撑着头,“无论如何,圣诞快乐。”
    “你也一样。”我说。
    “还有,去洗个澡吧,你出了满身汗,烧也该退了吧!”他微微笑着看看我,又把脸转向窗外。
    对于我们的关系,我又担心又期待。我讨厌布莱克在他身边晃悠,是不是说明我妒忌布莱克?还有我今天奇怪的心跳……
    难道说,我喜欢上卢平了?我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抬眼看靠在床头的卢平时,发现他已经靠在床头上睡着了。焰火的光忽明忽暗的照在他脸上,又让我心中的妖精疯狂地跳了起来。
焚毁的记忆——Severus <wbr>Snape日记(29)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