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sweety
sweety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6,901
  • 关注人气:5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焚毁的记忆——Severus Snape日记(23)

(2007-01-30 09:55:06)
分类: Harry Potter同人
       爸爸的症状一直到他死了也没有好转,送去圣芒戈只不过浪费了我们家的金子而已,而且那些金子看起来并没有让院长把楼梯修葺一新。关于卢修斯·马尔福,第二次见到他的时间间隔和第一次不长,就是在开学。等我回到学校的时候,学院里像是在庆祝着什么一样,公共休息室里被装饰得简直比大厅还要华丽。正对着大门的墙上挂着一个闪闪放光的横幅,上面闪着:
       “欢迎回来 卢修斯”
       看到着横幅,我心里不禁一怔。虽然我不知道这城堡里还有多少人的魔法高过我,但是我还是不禁有点心虚,我不是怕被报复。只是我从没问过别人这马尔福是什么个来头,怎么他一到学校就会有这么大的轰动。我想先找个猥琐的拐角探听下这人的来头,但我刚刚想走到角落里,还没看到卢修斯那光亮的脑袋,他高傲的声音就直逼了过来:“他们告诉我,那个大鼻子,油头发,无理的小怪物叫西弗勒斯·斯内普。”
       然后我看见一个仍然像圣诞铃铛一样光亮的脑袋穿过人群,架在一件白色镶金边的华贵衣服上,到了我的面前:“我不会避开你的,看样子你想避开我?”
       “才没有!”我扫视了一下四周,发现各个人都怀着看热闹的心情盯着我,不管是大眼睛小眼睛里都燃烧着一种让人作呕的猎奇心,好像我和卢修斯·马尔福要上演什么戏剧,值得他们这样期待。但这位金发公子哥儿确似乎很享受这样的注视。他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我,分明就是在向我挑起战争,分明就是看我是不是个软柿子,分明就是想要让我在他面前求饶……哼,才没那么容易,我西弗勒斯·斯内普要真是个被势力打倒的人,我就不会分在这个奇怪的学院。于是我咬着牙眯着眼睛,蔑视着说:“我对你无聊的欢迎会没兴趣!”
       “知道为什么所有的人都叫你小怪物吗?”他翻了我一眼,好像我是羽毛一样不值得他重视。
       “因为你是大怪物吗?”我似笑非笑的说,手慢慢伸进口袋,紧紧握着我的魔杖。
       卢修斯的脸沉了下来,嘴巴好像在抽搐样的,想说什么又说不出来,终于他把魔杖指到了我面前。
       “希望你不要忘了说什么魔咒才好。”我嘲笑着抽出魔杖,指着他。杖尖已经迸出了些火花。其实我现在想想,那时我也有些莽撞,若不是卢修斯的魔法真的平平无奇,而又喜欢独当一面,估计我也没有什么胜算的可能。因为边上他那些同党——克拉布和高尔,壮的就像熊一样——就是用麻瓜的办法,也能让幼小的我无法反抗。若是那样,我准会被毒打一顿,然后第二天被波特那群小败类嘲笑。
       这次争斗虽然是我赢了,把那位貌似高贵的公子打翻在地上,但我也被他不争气的告到斯拉格霍恩那里去。结果,我虽然被训了,却没有像卢修斯料想的那样会被撂去关禁闭。因为我并没有给他弄出个什么后遗症来,毕竟,他给我的感觉不像波特那样龌龊和恶心。只是斯拉格霍恩的要求有点过分,硬领着我去医院给卢修斯道歉。当他听到我嘴里恶狠狠挤出来的“对不起”时,他似乎也不是像我想象的那样会趾高气扬的高傲的笑,好像还是满怀恶意的看着我。估计,这是他第一次在学校受挫吧。
       后来我无意中听人家在背后谈论起这件事,才知道马尔福家族很有名望,虽然口碑不好,却也在巫师界个个都混的有头有脸,一般没几个人敢去惹他。可是他在我眼里不过是顶着个圣诞铃铛一样的头的富家公子而已,在课堂上的本事就更不用说了——如果他能在五年级的时候混过O.W.Ls考试,那一准儿是他家人买通了谁。不过话又说回来,似乎他在魔药上并不是差得那么无可救药,比格兰芬多的那个满脸堆笑的卢平好得多,脑子动的也要比波特快。这可真算是个奇迹。
       自从那次卢修斯在我这碰了钉子以后,我们俩几乎谁也没有给过谁好脸色看,不过却再也没动过魔杖,只是互相不理睬而已。毕竟,我不想再让斯拉格霍恩把我扯到那小白脸面前给他赔礼道歉了,而他也不想再吃我的“火焰”。
       卢修斯似乎和高我一个年级的学生关系更密切,就像那两个熊一样的克拉布和高尔。后来我得知,他在应该上二年级的时候,被一种奇怪的生物咬伤,伤口让他的右胳膊肿得有原来五个大,毫无疑问,破坏了他的“美好形象”,于是他就被送到圣芒戈,一直住到圣诞节才出院。这就是为什么我能在圣芒戈看到他的原因。因为他是在二年级入学的第一天被咬伤的,所以他家人想告邓布利多一个管理学校不善的罪名,却被魔法部意外的驳回了。这当然得驳回,那奇怪的生物听说就是他自己要带来整治那些不讨他喜的学生的。他真是活该,这看起来真像上帝的惩罚!不过,这都是传闻而已,虽然我宁愿相信是这样,因为他的的确确让人感到是这样一个霸道的家伙。
       那么,为什么他会把我举荐到黑魔王那里呢,虽然后来我们的关系有些改善,但是我还是不免有点认为,他想有意害我,他觉得我在黑魔王面前一点都讨不到喜。不过,卢修斯,你这一部可是走错了,虽然我现在已经不想为他卖命了,但我还想留着我这条命去做自己还没做完的事。不过要不是该死的卢修斯,我怎么会和卢平这么快就分手?其实,狼人留给我的记忆还是很美好的,虽然只有短短的两个月时间,但似乎已经是我这一生中最美妙的时刻了。那个时候我终于又想起了失去多年的母亲的亲吻和拥抱。我不能再去想和狼人那段美妙的日子了,那只能让我的心更失落。那比起波特给的让人作呕的记忆更让人不想回忆。
                                                   1973年4月9日
       “魁地奇似乎是每个学院最大的荣誉(好像比学习魔法还重要)。今天是我们对格兰芬多,他们龌龊的输掉了比赛,这几乎是意料中的事情。波特想要进球队的愿望让周遭一片大笑(格兰芬多让人作呕的恶心的鼓励和我们蔑视的笑)。我到想见识见识他那么硕大的脑袋是怎么灵活的离开地面的。虽然,好吧,我不否认他在飞行课上那些把戏或许耍的是挺招人眼球,但我也不承认他进球队就能让他们学院多得几分。”
       每次看到波特在天上飞我心里都不舒服,我说不出那是一种什么感觉,而且每次都能让我想到妈妈第一次教我骑飞天扫帚的痛苦经历。有人告诉我这是在妒嫉。哼,才没有!妒嫉波特那样的货色我不如自认我没遗传到这种天分,毕竟后者是我们普林斯家的惯例,没什么好丢人的。倒是波特,我甚至不知道他除了会在扫帚上弄出点花样还会干什么。哦,是了,除了那没水准的和我针锋相对,他什么都不会。
       在球场上我甚至无法感受到他们为球队欢呼鼓舞的热情,那些人骑在扫帚上横冲直撞,抱着个红色大皮球蹿来蹿去,还要经受被那个吱哇乱叫的游走球的追击,要不就是傻傻地坐在扫帚上寻找那个就是抓到了也不属于自己的飞贼。依我看来,他们就是吃饱了撑的。耳边充斥着几乎所有学生的狂呼乱喊,刺的我耳膜都要通了;那些球员在球场上穿梭的身影,快的让人头晕,弄得我的眼睛都要流出眼泪来了。
       “唉!你是也想像他们一样飞吧!”一个声音在我左脑弱弱地说。
       “幻影显形更适合我。我才不要那么傻傻的飞!”另一个声音在我的右脑响起,把左脑微弱的声音盖住了。眼前就是乱七八糟的红色绿色的影子,耳边是我无法适应的欢呼和鼓舞。
       “三百一比一百八,斯莱特林获胜!”霍奇夫人吹着哨子宣布了比赛的结束。
       球场上空被绿色占领了,队员们狂笑着在空中就开始庆祝,一边还对着失败而归的格兰芬多嘲笑着,还偷偷做着下流的手势。我好像被这个集体抛弃了一样,他们狂欢的庆祝中似乎永远没有我的一份。我到底属于哪个学院?也许分院帽出了什么差错。
       我一个人在欢庆的狂流中走着,心里没有感受到他们的狂喜。当然,看到格兰芬多那一小队人马——波特他们也垂头丧气的披着旗子,我不禁得意的撇了撇嘴唇。
       “等我到了二年级进球队以后,该死的斯莱特林就不会赢了。真是龌龊的伎俩!”波特狠狠地扯了他们的旗子一下。
       “那格兰芬多的渺茫的未来就得看你了?”一个斯莱特林高年级学生走过波特他们嘲笑着说,然后就和一群人笑得东倒西歪的走开了。
       “看着吧,他们那些烂球技,我小时候在家玩的时候就会了。”波特抓了抓头发,似乎在等着谁来认同他。
       “不错,斯莱特林那些鬼把戏,绝对的不堪一击!”一个尖尖细细的声音在波特背后响起来——那个猥琐的跟班,波特引以为豪的荣誉,佩蒂鲁。
       “听我说,伙计,就算你玩得不错,那也要等到二年级呐!对了,莱姆斯呢?”布莱克没理佩蒂鲁的话茬。
       “他说他要去图书馆,比赛到一半就去了……”波特无精打采地说,好像他现在已经进入球队了,而他亲爱的莱姆斯·卢平为了看书没去看他精彩的真人秀一样。身边一阵欢呼,掩住了波特的说话。
       “斯莱特林,斯莱特林捏碎了烂泥做的格兰芬多……”歌声掺着嘲笑声在失败的格兰芬多面前挑衅着。我被一群高唱着歌的庆祝者们挤着也能从缝隙中看到那群格兰芬多,特别是波特脸上像臭大粪一样的表情。也许魁地奇带来的不一定是这种为比赛胜利而庆祝的欢笑,它还能让自以为是的波特拉下那张恶心的脸。一种报复的快感充满了我全身的神经让我不禁也笑了出来。
       “你也配取笑我们吗?鼻涕精?我想你连怎么跨上扫帚都不会呢!是不是啊?”波特的声音冷不防的挤进我们之间散场的人群中。
       “闭嘴!”我把手伸进口袋,紧紧抓住魔杖。周围的人流丝毫没有注意到这里已经开始了一场争吵。
       “我们谁都没见你用过扫帚!是不是啊?”波特傲慢的扬起嘴角。
       “我才不屑飞给你们这群东西看!”我瞪回去。
       听到我的声音里有一种火药味,波特抽出了准备好的魔杖,只是人潮太汹涌,他根本没法把杖尖从人群之间的缝隙里透出来,对准我。
       我冷笑道:“连魔杖都拿不好了吗?大头小子?”
       “废话!”他看没有机会施咒,只好阴郁的收起魔杖,对我做了个丑恶的鬼脸,不过那让他本来就拉的像臭大粪一样的脸变得更阴沉郁闷了。我对着他气急败坏的样子冷笑了一声,转身离开了拥挤的人群——我们已经穿过狭窄的走道,到了广场了。
       “鼻涕精,你小心点!你……嘿,莱姆斯!”波特的声音从我身后传来,却被卢平的突然出现打断了。他像忘了刚才的事情一样,大呼小叫着对那个天天泡在图书馆,总是很疲倦的男孩子诉说着这次魁地奇的事情。不过波特像吃了败仗一样沮丧的声音让我觉得兴奋无比,好像马上回公共休息室都不觉得马尔福的脑袋像光亮的铃铛那么晃眼讨厌了。
       晚上应该又是庆祝活动,或者说是嘲笑对手的聚会。我一向对这种活动不感兴趣,不知道别的学院赢了比赛之后会怎么样呢,是不是也像我们一样把输掉的人从头到脚嘲笑个遍,还是用别的什么方法。不过我也想象不出还有什么方法可以庆祝了。走在麻瓜,当然对有些巫师也是所谓美好的春天里,感觉着阳光施舍着恩惠,看到绿色布满了整个校园,我心里却不怎么能提起精神来。我们的公共休息室在地下,阴暗的失去了所有,就连那些人脸上的笑容也仿佛没有得到过阳光的照射。不过可能我没有权力去说别人的笑容怎么样,至少在很久以前,我就不知道该怎么笑了。我无精打采的走在这样难得的阳光下,甚至有点不像一个斯莱特林。
       其实到现在都是这样。要怎么才能像卢平那样总挂着笑容——不过有点太廉价了——我天生就不会,现在甚至觉得不需要。记起他向我说的话:“笑容不是施舍,笑容没有廉价和昂贵之分,至少真实的微笑是这样,如果你的心里在微笑的话……”可惜,抱歉卢平,我的心里还没从灰烬中恢复到当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天真的每天会都龇牙咧嘴的笑。
焚毁的记忆——Severus <wbr>Snape日记(23)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