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sweety
sweety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6,888
  • 关注人气:5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焚毁的记忆——Severus Snape日记(20)

(2006-12-08 20:21:50)
分类: Harry Potter同人
       不过若不是那次决斗,谁都不会知道我那时会的魔法有多少。而也正是因为这次决斗才使得我和波特那群小渣子之间一点和解的机会都没有了。当然,我从来就没认为斯莱特林和格兰芬多会有和解的机会,只不过邓布利多一直抱有这种想法,我不想说那是幻想,因为这想法毕竟是出现在邓布利多的脑子里,我不会说这种想法在他充满智慧脑袋里出现是一种偶然,但是……我只是觉得不可能发生而已,虽然如果我们之间和解的话可能会有很多事情变得不同,也许我也不会走上邓布利多所说的不该走的路。不过,一切都已经发生了,我也就不会再苦苦哀求着这些不美好的事情变得美好起来。
       那次放学后的决斗闹出了大乱子,我也第一次被关了禁闭,虽然我一点也不感到难过,因为波特的脑袋变成了以前的三个大,布莱克的鼻涕也止不住地流,而我只是轻轻地被飞来的一本书打了一下,一点事都没有。让我更高兴的是波特他们显然被我的魔法吓呆了,在校医院治伤时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但随之而来的效应却是我忘了考虑到的。
       一时间,我会这些奇怪魔法的事情就像长了翅膀一样飞到学校几乎每一个人的耳朵里。上课的时候我也得接受其他学生们恐惧又好奇和老师们担心又奇怪的目光的“洗礼”。虽然我假装注意不到他们那些怪异的想法,但我也不得不承认,让他们知道我会这些东西并不是什么值得骄傲的事情。不过这事如果放在波特或是布莱克身上,他们也许会在头上顶个牌子,然后吹着号角大张旗鼓地宣扬自己有多大的本事,会多少咒语,或是把对手整成什么样子。
       也许几乎所有人都认为掌握那么多偏门咒语是不正常的表现,还不如坐在扫帚上飞两圈,赢个什么奖杯来得实在,于是我就慢慢被视为一个天天钻研黑魔法的小怪物,哪怕我不是在看那些被禁止了的黑魔法书,也不免听到身后有这样的议论:“离那个黑头发的小怪物远点儿,他对黑魔法可痴迷着呢”;和我正相反,长着硕大脑袋的波特也正因为他三脚猫的飞行技术和哗众取宠的伎俩在师生中成了不可多得的宠物。渐渐的,我发现老师们对我的成功视而不见,好像我做对了题也触犯了什么奇怪的律法似的。而波特,偏偏所有事情都似乎让他成为这个学校的佼佼者。哦,我忘了说了,除了他还久久得不到那位火红头发女孩的芳心之外。不过我敢说,若不是因为莱姆斯·卢平的特殊背景,他也不会得到这个狼人的青睐,如果我可以用青睐这个词的话,或是换一个说法,是狼人怕离开波特一伙人就找不到第二个朋友。软弱的狼人啊,就是全世界都讨厌你,莉莉·伊万斯也是会帮你一把的。
                                                  1971年11月26日
       “今天本来没有什么好记下来的,只因为没有碰到波特那个大头鬼,还算是顺心如意的一天。虽然在图书馆见到了卢平和伊万斯。真希望卢平能抢在波特之前把伊万斯弄到,那样非气死大头鬼不可。可是卢平好像没这个意思。看来大头鬼威胁过他了。他这个蠢瓜,那么怕大头鬼干什么!”
       从第一天开学开始,几乎天天都能和波特撞面,就好像他阴魂不散的跟着我,想报那决斗之仇一样。只可惜他每次出现的都不是时候,周围总有老师或是级长。刚进校的孩子们还不敢在老师和级长面前互相挑衅,虽然我们在走廊里暗暗地瞪过几眼,或是做了几个骂人的手势(那惹得墙上的画像惊呼起来),却没有动刀动枪的发生流血事件。现在天冷了,大家出门总要围着厚厚的围巾,虽然能凭围巾分辨出谁是那个学院的,但大围巾却遮住了我们冻得发红的脸,让我们都能静静的享有自己的时间,安安静静的在学校走上一段安稳的路程。
       这天是周五,我照例要去图书馆消磨掉我无聊的半天空闲。图书馆里一年级的新生不是很多,因为大多数新生并没有发现去图书馆研究书本的重要性,他们宁愿把大把的时间泡在公共休息室里谈那些无聊的话题,玩那些无聊的游戏,写那些奇怪的信件,吃那些危险的垃圾……幸好学校的图书馆够我翻的,我到现在也想不到那是有谁像我一样几乎把图书馆里我感兴趣领域的书都翻了个遍,就连禁书区也不放过。当然,大家似乎都认为黑魔法的东西一般都藏匿在那个神神秘秘的禁书区里,一开始我也这么想。但当我发现一般浏览区内关于黑魔法的东西也极其丰富时,才明白禁书区仅仅是个恐吓学生并引诱学生犯规的摆设而已。
       周末几乎是所有人的狂欢节,图书馆里就连高年级要参加O.W.Ls考试的学生也不多。整个图书馆冷冷清清,只有平斯夫人的衣服梭梭声和她时不时从喉咙里发出的奇怪声音。我从黑魔法防御术类的书架上搬下一本大书,在靠近着书架的地方坐定,便钻研了起来。可还没一会儿,我便有一种奇怪的感觉,觉得平斯夫人老是把那双寻找罪犯的小眼睛眯得更小了,然后把目光锁定在我身上。但当我抬头看她时,却又发现她在眯着眼睛目不转睛的张望着墙上刚刚擦过的图书馆借书条例,好像又要从上面找出什么还没擦去的灰尘,但当我重新把头埋进书里时,却又隐隐约约的感觉到平斯夫人在恶狠狠的盯着我。这么反复几次,我硬是没找出她在盯着我的证据,但这样感觉被人监视实在是很讨厌,我便不得不向那双暗处的眼睛作了妥协,搬着大书,躲到一个角落里坐着去继续钻研那些有意思的东西了。
       果然,离开平斯夫人目光所能触及到的地方,我便觉得安全多了。不过一会儿,一本1000多页,和我书包差不多大小的厚书也给我吸收掉四分之一的内容。我本以为这个下午会在这本书里溺死过去,但平斯夫人尖叫的声音却打破了我的思想。
       “告诉你们不要在这里涂涂写写!不要在这里大声说话,听到没有,你们两个!”我听到书本抖动的声音,然后,“哦,天啊!看你们做的好事,你们写了什么东西?!青鼻涕虫上竟给你画了复活节彩蛋!我要……我要……”
       我想我是否该捂上耳朵来躲避平斯夫人的惊叫声。但是一个男孩子沙哑的声音却把平斯夫人即将发作的咆哮挡住了。那听起来像……不对,那就是卢平的声音。
       “夫人,我想,这本才是图书馆的书。我只是在我自己的书上画了些东西而已。”
       “哦,是吗?我看未必!”其实我觉得是平斯夫人自己未必记得图书馆里不要喧哗的这一规则。
       “平斯夫人,你看,这上面写着莱姆斯的名字呢,还有……呃,他的笔记。这么多堂课的笔记。”伊万斯的声音传了过来。卢平怎么和她在一起?想必是魔药课的问题。真希望卢平和伊万斯的单独相处能把波特气吐血!我没好气地想。
       伴着平斯夫人嘟嘟囔囔的声音,图书馆又恢复了平静。我不知道是否那两个格兰芬多是否看见我了,反正我也只能听见他们俩细细的讲话声和偶尔发出的一阵压低了的笑声。不过他们说话的内容好像多半和那本被画得脏兮兮的书无关,因为“平斯”“费尔奇”这样的名字总是很讨厌的蹦进我的耳朵里,把我从对那本大书的沉思里拉出来。那讨厌的声音让我总想冲过去对他们大吼一通,让他们闭嘴,但是因为不想再听到平斯夫人让人更恶心的声音,我还是安安静静、装作一副息事宁人的样子坐在位子上,对着那本书发呆。
       当然,我没料到就是这样什么都不干的,连一个字都没看进去的坐在位子上也能惹来“麻烦”,或者说是对我来说的麻烦。
       “你去,把斯内普叫来。我跟他不熟。他会跟你说清楚的。”我听见伊万斯哑着嗓子对卢平说。
       我皱起眉头,觉得这安静的世界又被凭空扔下了一颗大粪蛋。接着我好像听到卢平磨磨蹭蹭和伊万斯争执到底谁过来“求助”的声音。哦,上帝啊,他们就这么磨蹭下去吧,我还是走为上计。
       “呃,西弗勒斯。”
       该死!迟了一步!我皱着眉头瞪眼看着卢平,假装他打断了我津津有味的阅读,当然,实际上要不是他们这空降般的打扰,我也不会被打断。
       看着我这张有点盛怒的脸,他有些迟疑不决。不过最终对视是解决不了问题的——“我想,我可不可以,我有点不懂,在魔药上。”大概因为我始终盛怒的表情,让他原本就沙哑的声音紧张得更为沙哑了,而且似乎连话都有些说不清。
       “哦?那关我什么事?!”我抬了抬眉毛,冷冷地说。
       “可不可以,请你帮我看看?应该怎么做?”他有点想回过头去求助于那个红头发的高才女生,但最终还是坚决地把头停留在向右十几度的位置,眼睛逃开了我冰冷的眼睛,盯着我的下巴。
       “你不觉得教授会把这个问题解释得更清楚吗?”我讽刺地翘了翘嘴角。
       “因为,我想,呃,你会有更好的方法。而且,教授好像不在学校。”
       “那就等他回来!”我猛地从座位上站起来,把他吓了一跳。
       “你知道,西弗勒斯,如果我们友好一些……”
       “那就让你那群所谓的朋友们走开!”我几乎要咆哮起来了,“要不就叫你那群该死的大头朋友们帮你解决这些难题。”
       “事情不是这样的,大家之间需要一些友好。而且,这和魔药没有什么联系。”他听我对波特那群人咒骂着便皱起眉头,但也没再说什么,只是继续着我们魔药的话题,“我知道你在魔药上很优秀,所以才来……如果给你添了麻烦的话,实在是很抱歉。”
       “那就先对我道歉吧!”我用懒洋洋的声音奚落着他。
       “西弗勒斯。”他终于第无数次露出无奈、尴尬甚至有些想哭的表情。
       “难道你不知道叫我斯内普先生更适合道歉吗?”
       “不。”他的表情突然平静了下来,“我认为叫你西弗勒斯更亲切一些。”
       一时间终于轮到我语塞。“你还是去找斯拉格霍恩比较好。”我撂下一句话,匆匆收起书,离开了图书馆。那时,我无法考虑他们是怎么看我的,甚至没有注意到我离开时伊万斯是什么奇怪的表情,也没空考虑我离开后他们是不是还在嘀嘀咕咕的研究问题,因为除了妈妈,我实在想不出还有谁对我说过“亲切”之类的词。但我后来可以肯定的是,卢平真的还是没有去找斯拉格霍恩,因为他的魔药期末考试还只是刚刚及格。知道成绩时,甚至有一丁点的奇怪的愧疚感冲进我脑海一两秒钟,但随即就消失了。
焚毁的记忆——Severus <wbr>Snape日记(20)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