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sweety
sweety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6,868
  • 关注人气:5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焚毁的记忆——Severus Snape日记(19)

(2006-11-17 18:54:45)
分类: Harry Potter同人
                                                  1971年9月3日
       “第一堂魔药课。和格兰芬多一起的魔药课。大概波特认为我什么都不会,还想嘲笑我。可是他错了,他才是蠢货。那个大脑袋里装的全是乱七八糟的伎俩。卢平,那个淡棕头发的家伙,在魔药课上可是出了麻烦了。爱管闲事的家伙,还不如多看看书把自己的魔药补上去。斯拉格霍恩,一个胖子,趋炎附势的巴结着布莱克,那个被家族踢走的小败类。如果让我去教课,我才不会天天对他们咧着嘴,说他们家有多么好。”
      “一年级的新生们,这是我们第一堂魔药课。先点名,让我认识一下你们。”斯拉格霍恩拿出一张长长的羊皮纸,“西里斯·布莱克。哦!”点了这个名字后他眨眨眼睛盯着学生席,寻找他“闪亮的星星”。
       布莱克懒懒的举起手,眼睛半闭着,一副不屑的表情,好像斯拉格霍恩是斯莱特林的院长也会影响他的心情。
       “很好,布莱克,你的父母怎么样,我和你的父亲可是好朋友呢!”这个胖胖的教授看到布莱克的身影,激动得干脆把那卷羊皮纸放下,走到他面前笑嘻嘻的说。
       “教授,很好!不过,我想该上课了。”布莱克露出轻蔑的笑。
       “哦,是的!多爱学习的孩子!”斯拉格霍恩满面笑容的走回讲台拿起点名册继续点名,“辛迪·克劳奇。”不等克劳奇回答他就自动附上温和的微笑好像准备给学院加分一样。
       “他在干嘛?点名还是找关系?”波特答完到,没有受到斯拉格霍恩的恩宠时忿忿不平道。
       “要是我进校前改姓就好了!”布莱克小声说,翻了一眼斯拉格霍恩,他正把头埋在一群对他没有吸引力的名单里,苦苦找寻还有没有钱有势的人。
       “你用不着这样反抗的,进了格兰芬多就是最大的反抗了。”波特有点不满的说。
       “不过听说他课教得满不错的。”布莱克又说道,趴在了桌子上。
       “是吗?”卢平突然从后面冒了句话。
       “哈!我还以为你不会说话。魔药课,没那么可怕,简单的很,就是他教得不好我们也学得好!呵呵。”波特洋洋自得的把头往后一扬。
       卢平的嘴角不自然的笑了一下。哦,这个淡黄色眼睛的人看来对魔药很没自信嘛。不过像他这样一个人,观察没那么细致,怎么看也不会对魔药精通的。
       “西弗勒斯·斯内普。”斯拉格霍恩的小眼睛瞅着下面。
       我举起了手,看见他正犹豫着要不要过来和我搭搭话,问问我们家的问题。我眯着眼睛看着他,最后他作了妥协,继续点名了。
       没有再多的波澜,因为后面没有再没有太多能引起他注意的人。布莱克还在和波特唧唧咕咕,好像有意要破坏课堂上应该安静的气氛一样。
       “好了,亲爱的同学们,我们开始上课。”斯拉格霍恩好像没有听见地下布莱克和波特的低语声。“你们声音可不可以小一点?我听不见教授上课了。”卢平戳戳他们两个,红着脸说。
       “想做全优生吗?”布莱克懒懒地把头抬起来笑着说。
       “只是,我对魔药不太在行。”我几乎听不到卢平说的话了。
       “那么,伙计!看在他和那个鼻涕精不分在一个学院的份上,我们声音小点。他是全优生也是我们学院的光彩!”波特拍拍坐在他身边一副不屑表情的布莱克,突然转过脸对着我说,“鼻涕精,嘿,说你呢!在斯莱特林怎么样啊?我看这堂课就能把你毁了吧!小心你身上的油滴到坩埚里。”
       “闭嘴,波特!我看你不被坩埚炸得皮开肉绽才怪呢!”我怒视着波特,咬牙切齿地说。
       “真的吗?我倒要看看谁被坩埚炸死!噢,我倒是怕你的头油炸到你们学院院长身上。”他猥琐的笑着,布莱克也把头贴着桌子转过来看着我,配合着那个波特笑着。好像现在我已经被炸开了一样。
       “药剂和配法我都说过了,材料写在黑板上,大家开始吧!”斯拉格霍恩开心地笑着,仿佛根本不知道课堂下发生了什么事。
       治疗疥疮是入门课程的简单药水。我无聊的时候在家就配过无数次。这种药水配着没什么用,除非是被配错的魔药不小心炸到身上生出这些恶心红肿的疥疮,或者是那个收容所给那些生疥疮的乞丐们用的,再不就是圣芒戈医院用的,而且他们不会用一年级学生的练习药水。
       “嘿,鼻涕精,听说疥疮是很恶心的,你有没有得过啊。没有的话今天你可以试试看,顺便让我试一下这药水好不好用!”波特把干荨麻放到天平上时哑着嗓子说。
       “也许我可以在你身上试一下你配错的药水!”我阴着脸,气得连讲话都有些发抖。
       “那就试试看!到底是谁来试验!”布莱克插了一句。
       “咯咯咯咯。”一阵小声的笑声伴着布莱克的话传来。我看见那个佩蒂鲁正小心的把圆的像球一样的头从不知道什么地方探出来,像家养小精灵一样的跟着他的“主人”笑。他真是比布莱克他们还恶心。
       “卢平,要不你来评判下马上到底谁做得好?”波特不怀好意地笑着,开始把刚刚碾碎的毒蛇牙放进冒着烟的坩埚里。
       “不了,我……我对这个不大在行。”卢平显得有些窘,闷着头继续碾他的毒牙。
       “波特,你给我小心点,省得你的坩埚烧炸开!”我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用气得发抖的手把碾碎的毒牙撒到滚着泡泡的坩埚里。在这种状态把毒牙粉末放进煮着干荨麻水的坩埚里,比在烧得光是冒着浓烟的状态下放进去容易的多,显然波特不知道这么做是上上策。笨小子,他硕大的脑袋里除了不干不净的垃圾之外就只有照本复制了。
       “鼻涕精,你的水都已经不冒烟了,才把东西加进去。哦,你才要小心不要把坩埚烧炸了,不过里面的药水倒是可以把你的脸变个样子。”波特弯腰拿豪猪刺的时候压着声音说。这简直就是挑衅!我气得浑身都在发抖,不由自主地把手伸进了长袍里,恨不得现在就拿起魔杖对他念那个我还没实验过的恶咒,让他立刻滚到医院去,在我面前消失。
       “怎么,想念恶咒吗?有本事你就对我念啊!”波特死死的捏着鼻涕虫的触角,好像那触角和他有什么深仇大恨似的,“只要你会的话。”
       “你给我闭上你的臭嘴!”我气得没发现我左手里的鼻涕虫正面临被捏炸的危险。
       “该加鼻涕虫了,詹姆。不知道他跟你是不是一家的呢,鼻涕精?!”布莱克装酷似的板着脸说。
       我真不知道我是怎么忍下来没有当场就给他们施恶咒的。我居然能冷静地把鼻涕虫从左手中松开,放到煮的正沸的浅绿色的溶液里去,做一次完美的蒸煮。斯拉格霍恩围着教室转了几圈,检查学生们正在制作的药剂。显然,这么简单的药剂并不是所有人都做得好,就像我前面的那个安迪·坤西,本来放入鼻涕虫的溶液应改变成墨绿色,但他坩埚里的物质居然成了天蓝色。看来他忘了烧开干荨麻水就把毒牙粉末放进去了。
       我不知道布莱克和波特的魔药是什么状态的,因为我实在不愿意看到布莱克故作高傲的表情和波特那大的不正常的头。但我听见斯拉格霍恩在那边一个劲的称赞他们,好像他们作出了世界上最完美的魔药一样。当我不懈的撇撇嘴时,才发现原来斯拉格霍恩找到了更完美的治疥疮魔药。
       “太完美了!伊万斯小姐!”魔药教授惊叫起来,“大家看,多漂亮的墨绿色。我自己也不能做得更好了!”他用银勺盛起一点还在沸腾的魔药好让我们大家看清楚。
       “哦,她真天才,不是吗,西里斯。”波特兴奋地说,好像是他自己做了那份魔药一样。
       “得了,快做你的药吧,要不然她可不一定看得上你!”布莱克哑着嗓子说。
       “我来看看你的魔药,斯内普。”魔药教授挺着开始发福的肚子走到我的面前,向我的坩埚里看。
       那时我就要把坩埚从火上端开。“等等,教授,现在我应该把锅端下来了。”我小声说。
       “漂亮的墨绿色,真不错!你说……你要把锅端下来?现在还没到端下来的时候呢。”斯拉格霍恩笑着说。
       我没听他的,把锅端离火便立即加入了才清洗过的豪猪刺。
       然后,随着我锅里的颜色有墨绿色变成深棕色,然后澄清了起来,斯拉格霍恩的表情也从惊诧变成了惊喜。“不过,有点不循规蹈矩。但是,这个方法的确不错!我没有勇气去是这个危险的办法。如果,你知道,做炸了的话……”教授满意地笑开了,让我把药剂装瓶给他做示范。
       “碰巧不是吗?也许你小时候就是靠这个药剂才活下来的呢!”波特阴着脸看着斯拉格霍恩展览着我的杰作,嘲笑着说,“下次你还会这么幸运?”
       “我就是为了给你以备不时之需才走捷径做的!”我几乎没张嘴,恶狠狠的等着他挤出一句。
       “有胆量今天放学,我们决斗!”波特搅了搅他开始变成浅绿色的药为了让它保持那个墨绿的状态,“不过,我想你没有助手吧!”
       “我不需要!如果你需要,多带几个助手!”我“啪”的一声,合上了被我看得卷了拐的魔药书。
       “詹姆,这后面应该怎么做?”卢平突然插了一句,好像专门为了缓和气氛一样。不过,他只是起到了转移话题的作用,而不是为了转移话题而说话的。像他那种人,我毫不打折扣的怀疑他对魔药的领悟性,我看到他锅里本来应该呈墨绿色的药剂变成了大红色。波特当然不知道这是为什么,那种大脑袋没脑子的人只会照搬书本,他当然也不知道该怎么改正过来。真是愚蠢可笑到极点!
       “莱姆斯,你再加三根鼻涕虫的触角试试。我觉得会好一点。”刚才被表扬的那个莉莉·伊万斯说。看来那个火红头发的女生不像波特一样长着脑袋没带脑子。
       “哦,谢谢!”卢平笑着说,把三根鼻涕虫的触角小心翼翼的放进他那个失败的药剂里——药剂的大红色慢慢退去了,取而代之的是绿色,虽然不是那么纯的墨绿,但也还不错了。
       另一边波特的脸沉了下来,咕哝了一句像是:“我也知道的!”。
       “得了,下次你速度快点,莉莉就不会觉得你傻了。嘿嘿!”西里斯调侃着笑,把还留着深棕色颗粒的溶液呈倒瓶子里,等待斯拉格霍恩的检阅。
       等斯拉格霍恩处理好那些失败的药剂,检阅好放在桌子上成功或半成功的药剂后,下课铃就响了。终于可以不和波特还有布莱克在一个教室里了,顿时我感到轻松了起来。但是,当我想起放学之后居然还要和波特决斗,胃里不禁又是一阵恶心。
焚毁的记忆——Severus <wbr>Snape日记(19)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