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sweety
sweety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6,888
  • 关注人气:5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焚毁的记忆——Severus Snape日记(17)

(2006-10-15 18:18:36)
分类: Harry Potter同人
       大礼堂里远不像平时那么热闹。从入口近来的几个女生居然还在哭哭啼啼的说着话,估计是为了明天可笑的道别。难道离开这里就让她们那么难过,难道两个朋友的分量就这么重吗?我在只有七个人各自聊着天的斯莱特林的桌子边坐下,觉得似乎有些奇怪,莫非整个学院的人都不饿,只有我一个人迫不及待的坐在桌边?我管不了那么多,胡乱吞下些家养小精灵做的羊羔排、肉汁、南瓜饼和冰激淋布丁,然后在血人巴罗的注视下想起了还要去邓布利多那里,于是就匆匆离开桌子,往邓布利多的办公室跑去了。
       我不喜欢拖沓邓布利多交待我的事情,原因嘛,就是在这个学校里我再也找不出比他更值得信任的人了。也许这种说法有点可笑,谁都知道邓布利多值得信任和尊重,但是我觉得他对我来说,那种信任感是在哪里都找不到的。从我父母那里也找不到。邓布利多今天找我为了什么事我也猜出了十之八九,但是心里还是忐忑不安,我怕我已经决定的事情让他失望。
       伴着这种担心的情绪,我麻木的移动着双腿,到了邓布利多办公室的门口,那一个丑陋的石头怪兽正瞪着眼睛恶狠狠的看着我,好像我已经犯了什么十恶不赦的罪似的。“黄油啤酒。”我避开怪兽的眼睛咕哝了一句。前几天我才来过校长办公室,这会儿口令没那么快就改掉吧!可是怪兽并没有像我想的那样跳到一旁让出一条道儿给我,“黄油啤酒!”我皱起了眉头,“该死,校长要见我!快开开!”
       “可是,亲爱的,你确定真的知道口令吗?”丑陋的怪兽龇牙咧嘴的嘲笑着我说,眼睛还是恶狠狠的盯着我。
       “可是校长没有说口令改掉了啊!”我对着怪兽大吼。
       “那就算你倒霉啦!哈哈……”怪兽依然龇牙咧嘴。
       “西弗勒斯。”校长从房间里传来的声音掐断了怪兽令人发毛的笑声,“上来吧。”
       “可我不知……”我正准备说我不知道口令时,恢复那一副严肃又丑陋嘴脸的怪兽突然跳到一旁,身后的墙壁裂成两半,缓缓上升的旋转楼梯呈现在我面前。
       校长自己给我开了门,大概是认为我没有必要再知道这个口令了吧,毕竟我快毕业了,而且也告诉过他我的选择了。
       站上旋转上升着的楼梯,一扇闪闪发亮的栎木门在我面前出现。邓布利多的办公室到了。我拧开那个黄铜制的狮身鹰首的门环,看到邓布利多正在他的冥想盆边看着什么。见到我来了,他便把目光投向我。
       那种目光虽然已经不能读到我的思想,但是却仍让我感到自己被看的透透的。这个不是魔法的力量。魔法永远不能让人被看穿,只有最有智慧的人才能不用魔法也可以看穿他人。我每次和校长谈话的时候他都会这样看着我,让我感到家的温暖。从我进校的那天起,校长好像就把目光锁定在我身上。这个原因没有几个人知道,我想除了校长和我,其他人都不太清楚了。我曾听到过麦格还有其他几个老师问校长说为什么那么在乎我。我本以为校长会告诉他们原因,但是他没有说,因为他知道我不想让任何人知道,虽然我从没有跟他提过这样的要求,可我猜到他一定从我的脸上得出了结论。他真是个伟大的人,用所有的包容接受了我这样不寻常的人。
       “西弗勒斯,你不再考虑一下了?”邓布利多指着他对面一张空椅子示意我坐下。
       “我……”我犹犹豫豫地在椅子上坐下来,心里打着鼓,“我想,以后的事情我都考虑好了。”
       “哦。”校长看起来很失望,垂下眼睛,顺着他长长大大的鼻子看着,“我和霍拉斯说过了,如果你改变主意的话,他就可以回家好好享福了。”
       校长没有让我走,他只是一直失望的顺着鼻子看着那些放在桌子上的精美的银器。他这种举动然我有点茫然失措。校长的行为总是那么深不可测,我实在不知道现在该做什么。最后我终于决定打破尴尬的沉默。“如果以后……我……工作的不是很顺利的话,我会回来的,校长。”虽然我用了大脑封闭术,但我还是不敢看他的眼睛,所谓的心虚吧,或许我的功力还没有那么深,或者是说,对着校长,我觉得无论怎么样我都会被看穿。也许他用的是麻瓜的读人心的方法?麻瓜不用魔法也能看穿人的思想,有的时候我不得不说他们也是挺伟大的。
       邓布利多没说话,轻轻叹了口气,像是越发的失望了。
       “校长?”
       “西弗勒斯,我只希望你选的是正确的路。我……只能帮你这么多了。”邓布利多湛蓝的眼睛里好像闪了一下,我毫不怀疑,那是他的眼泪。我没想到我拒绝他给的工作会给他这么大的伤害,我从没见过他的眼泪。在我的印象里,校长是最伟大的人,任何事情都不会让他难过,因为他总有办法解决。现在我知道,我错了,原来我的选择对他来说这么重要。但是……
       “校长,我会选择正确的路的。”我决定不逃避他的目光,但是他眼睛里闪现的光芒还是让我觉得难过。
       “魔法不是所有的东西,西弗勒斯,命运也不是,我记得在你一年级的时候我就对你说过的。一个人的命运是自己选择的,而不是谁给他的。有的人太重视命运和过去,走上了一条不应该走的路……西弗勒斯,我希望你能明白。”邓布利多显得有些苍老的声音告诉我,我将走的路就是一条不该走的路,可是我已经没有退路了。
       “你知道,邓布利多说的是对的!”校长身后一幅画像从梦中醒来眨着眼睛说。
       “我明白。”我用只有自己能听得见的声音心虚的回答。
       “还是那句话,你想回来的话,我想你是能胜任魔药学的教学的。”邓布利多的声音依然显得有些苍老,但是却似乎没有了刚才的失望,胡子下的嘴角也形成了一个可爱的笑容。邓布利多总是这样,任何时候都不让人感到绝望,哪怕事情已经走到让他绝望的一步。
       “是,校长。”
       “你可以走了。”校长指了指那扇栎木门。
       我真的希望我没有听到那个曾经优秀到误入歧途的人的话,我真的希望马尔福没有在他面前说我那么多好话,我真的希望现在还有一万条回头路可以走,我真的希望可以答应那位可敬可爱的校长留在这里教书。但是好像一切都有点太迟了,黑魔王掌握了一切,我没有办法再走回头路,再来过这种无忧无虑的教书生活。霍格华兹是平静安全的,因为我们有一位总是让人心存希望的好校长,也正是他让我们心存希望才让黑魔王那么心惊胆战。我不愿意和给我无限信任和爱的校长为敌,现在我真的愿意付出一切让这一切重来一遍,只要让我不作黑魔王的食死徒。
       究竟为什么我会疯狂到听信黑魔王的话,居然相信他会让我妈妈复活,相信他会让波特那群讨厌的人消失在我的视线里。我想不通,那段事情模模糊糊,像做梦一样。给我用夺魂咒,马尔福做不到,而且他也根本做不出完美的混乱药剂,除非……那个让我失去理智的人是黑魔王自己。
       果然是个强大的人,和我谈话时我根本没有看到他用魔杖,他也没有给我任何可以在里面下药的东西。如果依靠他也会很强大的话,兴许这并不是件很糟糕的事情。
       皮皮鬼“乱糟糟的波特”的歌声打断了我的思路。天啊!我在想些什么?!好像大梦初醒般,我已经从校长办公室下到了一楼大礼堂。
焚毁的记忆——Severus <wbr>Snape日记(17)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