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sweety
sweety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6,901
  • 关注人气:5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焚毁的记忆——Severus Snape日记(12)

(2006-09-12 15:00:17)
标签:

snupin

同人

hp

severus

snape

remus

lupin

分类: Harry Potter同人
    波特那几个人就像阴魂一样,我到哪里他们好像就会出现在哪里,永远不给我安静日子过。这一年来,波特和伊万斯开始约会后他才在他女朋友面前收敛一些。说到这里,也许伊万斯是个蛮好的人,至少她和她的男朋友不同,这一点,那个小狼人倒是和她一样。我不禁想到如果卢平和波特不是朋友的话,如果他和伊万斯在一起的话,也许我会破例的和他们交上什么朋友。我心不在焉的沿着禁林走,想走的尽量离波特一群人远远的。也许在禁林边上不会再有什么人打扰了吧。这么想着,我又慢慢走进了禁林,在入口不远处亮起了魔杖。往里面望去,黑压压的一片,透出阵阵冷风,好像这些树已经多的把林子里的世界与外面隔离了一样,阳光丝毫透不进去。如果尽到禁林深处看日记也可以的话,我会毫不犹豫地走进去,但是谁知道会不会有多管闲事的人突然出现呢?还是在禁林边上比较安全,没有危险,没有打扰。不过,就算有危险,我又怕什么呢?想到这儿,我坐在禁林入口不远处一棵茂盛的树下,盯着禁林深处那片黑压压的地方仿佛打了胜仗一样的冷笑了一下。
                               1968年4月7日
    “按妈妈的话来说,爸爸是被再次失业打击的一蹶不振。按我的话来说,这个恶魔是找到了一个恰当的憎恨我的理由。自从那天爸爸再次失业起,半年多都过去了,好像我该为我肆意顶撞他的行为负责任一样,今天我被他扔到了街上。”
    这件事我也许永远不会忘记,因为这一天我才发现我是多么的孤独,我才想要一个朋友。从爸爸失业那天起,家里就没有几天安静过。他对我的打骂已经不是因为恨,而已经形成一种奇怪的习惯了,好像一天不羞辱我,不对我说几乎入不了耳的脏话他心里就不踏实一样。如果说他这种习惯是被我身体里爆发的魔法摔到地上去摔出来的我倒颇感欣慰。不过相比较而言我更喜欢他傻傻的呆在他的卧室里自言自语的时候,我倒宁愿这是那一摔摔出来的习惯,而且希望他这种状态永远不用消失,就算妈妈担心得让我去伺候他,也好过听他在那里对我骂骂咧咧,无端的指责。原来我喜欢把我自己一个人关在严严实实的屋子里,那样好让我心里觉得安全,当然我现在也喜欢如此,但是那个时候却不是这个样子。八岁的我也和那个年龄的孩子一样,不愿意在家陪一个随时会发疯的人,所以我经常悄悄的溜出家散散心。可是不一样的就是我家周围住的都是麻瓜,那些同龄的孩子都去上学去了,我作为一个巫师,11岁之前的教育是在家里完成的,所以我似乎成了那个蜘蛛尾巷里唯一一个不正常的孩子。出去散心也是我一个人在家周围转转,没有大人、孩子和我搭话,于是我就常常看着家后面那一家生活在垃圾堆里的狐狸的美好生活来打发时间。这么多无聊的时间里,我看着狐狸往往会想到那些可笑的朋友问题上。我是巫师并不能成为我没有朋友的唯一原因,我不相信巫师们都是独来独往的。那时的我并不期待独来独往的生活,那时的我也期待身边可以有个人能被称作为朋友来分享我的一切。
    “妈妈,为什么没有人陪我玩?”一天晚饭时我忍不住发问,虽然那个当时状态看起来很正常的爸爸也在桌边享用丰盛的晚餐。
    妈妈没有立即回答,她停下了正在向盘里盛土豆的勺子,盯了我一会儿,好像我的这个问题愚蠢到不需要回答一样,然后她说道:“因为周围的孩子都是麻瓜。他们不明白我们,我们不能向那么多麻瓜透露我们对存在。你爸爸也是向他的同事们说我在一家造纸厂做工,你请了家教,不去学校上学。”
    “是的是的!艾琳在造纸厂,西弗勒斯请了家教,家教……”爸爸突然含糊不清的插口道,在我看来这种正常的语气反而显得他有点不正常。
    “可是,那些巫师小孩呢?为什么也不和我玩?”我干脆放下勺子,打算无视爸爸的存在,仔仔细细的和妈妈讨论一下这个问题。
    “如果我带你去魔法部,我想部长是不会高兴的。如果我带你去我同事家,我想……呃,你爸爸谁来照顾呢?”
    “可是那么多年来他并不是都需要人照顾啊!”
    “托比亚,你还要一点咖喱吗?西弗勒斯,你的土豆都凉完了!”妈妈皱了皱眉,不回答我的问题了。
    我见妈妈不愿意再搭我的话,便闷闷的拿起勺子把快凉掉的土豆塞到嘴里去。生活在麻瓜区里的巫师,特别是像我这样的巫师,几乎没有条件去交朋友。周围的麻瓜不能理解我们,我们也要对他们守口如瓶,其他的巫师里我们远的想要去拜访都麻烦,加上现在妈妈一下班到家就要照顾爸爸。因为爸爸的失业,她换了个薪水高一点的工作来养家,可是这样一来她总是加班加点的干活儿。爸爸和我独处的时间越长,我就感觉越孤单。周围的家庭不敢和我们来往,不是因为我和妈妈的原因,而是因为他们都领教过爸爸发起疯来震耳欲聋的骂喊声。托这么一位父亲的福,似乎周围的邻居也并不喜欢登门造访。
    那天下午一直到晚上,妈妈都在魔法部上班。留我一个人和这个动不动就要大吵大嚷着要处理掉我这个男巫的人在一起可不是我所希望的。所以趁这个男人在他的卧室闷闷不乐的自言自语时,我便溜出了房子。今天是周日,平常冷冷清清的蜘蛛尾巷也有了些人烟。
    “下周可是复活节了!萨拉,快点儿出来,我们要到超市去!”我看见前面一栋房子的麻瓜太太对着房里招呼着。
    我漫无目的的向前走,踢着地上的石子,也许到麻瓜的大街上逛逛会遇到不少好玩的事吧。爸爸不可能带我上街,妈妈只会带我去巫师们的小镇上去,至于麻瓜们的商店,我却几乎没去过。想着这些,不知怎么的,我在那家麻瓜家的门口脚步慢了下来。“你是住在那边的斯内普吗?”一个声音猝不及防的在我耳边响起。
    “哦,是,是的。”我答道。
    “怎么?我们要和这个……这个人一起去吗?”一个尖声尖气的女孩子突然从门里冒了出来,整理着她的白手套,撇着嘴,不友善的扫了我一眼。
    “不,我不是和你们一起。”我冷冷的说。那女孩的金头发亮得刺眼,好像那种颜色也在炫耀着什么似的。
    “萨拉。”她妈妈不满的喊了那个金发女孩的名字,眼睛里闪出不要和我搭话的神色。于是那个女孩高傲的甩甩她那亮得刺眼的金发,跳着芭蕾一样的和她妈妈走开了。我一个人站在那里居然有点茫然。看看自己穿的,并不是巫师袍啊,我和麻瓜们穿的一样,虽然一身黑色显得有些奇怪,可是并不能说明我的特殊吧。
    “还少一个人,乔。这不能玩儿,少一个人不能玩儿。”听起来显得有些不满的声音从站在巷口空地的一群吵吵嚷嚷的孩子中发出来。那块空地好像是专门留给孩子们玩耍的,到现在这块空地也没见建起什么过,还是荒废在那里,供孩子们玩耍。
    “那儿有一个。”看起来是叫乔的那个孩子指着我这边。我愣了一下,习惯性的皱着眉头看着他们。
    “不行不行。”我只听见这几个字,然后乔旁边的一个小个子男孩摆了摆手,那群吵吵嚷嚷的声音便低了下去,他们好像在讨论着什么。我有点垂头丧气,刚准备走开,继续向麻瓜的大街出发,那个小个子男孩突然对我喊了起来:“嘿,黑头发的那个,过来!”
    我转头看着那群和我差不多大的孩子。“就是说你呢!”乔喊道,一边挥挥手,招呼我过去。我犹豫了一下,但还是过去了,站在离那群孩子两米远的地方又停了下来。还是习惯性的,我眯着眼睛打量了他们一圈。
    “你们看,他像不像传说里的巫师?”一个好像褐色头发女孩指着我尖叫了起来,那种表情好像看到我被扔进火堆里,马上就要被烤死一样。
    “哈哈哈哈!”周围的一群人大笑起来,跟她做出一样的表情。
     我厌恶的盯着她看了一会儿,真希望现在能有一只大虫子能趴在她头上吓死她。
    “啊啊啊——艾米,你的头上!”乔突然指着她梳得光亮的头顶大叫了起来。这时我才发现那女孩褐色的头发上真的出现了一只大虫子,挑衅似的爬来爬去,连我自己也觉得恶心。随即,大家都注意到了那只大虫子挑衅似的脚步,一个一个都尖叫起来,向四周退去。
    “你,你这个可恶的男巫!一定是你……”艾米被吓得哭了起来,却一动也不敢动,生怕那虫子被我施了什么魔法会突然咬她一口,要了她的命。
    “你竟敢欺负我妹妹!”一个粗粗的声音在我身后响起。我一回头,见到一个粗大的男孩正对着我挥着红彤彤的拳头。
     “哥!快把我头上的虫子弄走。”艾米惶恐地尖叫道,那声音象是要穿破人家的耳膜。
    那个粗壮的男孩粗暴的撞开我,走到艾米面前,像是鼓了鼓勇气才把手伸到她妹妹褐色的头发上,然后动作快得像碰到火一样的把大虫子弹到地上,用他那大的恐怖的脚使劲跺了上去。听见咔的一声,虫子像是在他脚下失去了生存的权利。“你欺负我妹妹!”他转过脸,虎视眈眈的看着我,像是把我也想像成那只挑衅的虫子,想一脚踩上去把我跺碎。
    “我没有!”我讨厌他这种眼神,这种眼神就像家里的那个随时会发疯的男人的,让我感到不舒服,让我感到恶心,比那个虫子还恶心。
    “他,他是个巫师!他……你看他穿的,哥哥。没有哪家的孩子穿得像他一样,从头到脚都是这样的黑色……”艾米战战兢兢地说,旁边一群孩子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围了上来,七嘴八舌的附和起来。好像我真像已经拿出了魔杖对着他们念恶咒了一样。
    “哈!这世界上真的有巫师吗?”粗壮的男孩嘲笑似的瞪着我。
    当时我是多么想跟他说我真的是个巫师来把他吓走啊!可是我耳边响起妈妈的话“我们不能向那么多麻瓜透露我们对存在”便使劲忍住没有说出来。“当然没有!是她在瞎说!”我虽然把巫师的话头压在舌下,但还是忍不住想和那个粗大的男孩争辩。
    安静了一霎那。“我妹妹从不说瞎话!”那个男孩咆哮起来,我似乎感觉到我的头发都被从他嘴里出来的风吹了起来。“从不,从不!”艾米的哥哥又撂起拳头挥动起来。他为什么听到“说瞎话”那么激动,我后来才知道是事出有因的。原来艾米就是因为被她父母认为说了谎,闯了祸而抛弃了她,从此和她长相彪悍的表哥生活在蜘蛛尾巷。她表哥为了养活她,干起了童工,几乎没日没夜的工作挣钱。
    “艾米,我们回家,不要和这个脏兮兮的人在一起玩。”粗壮的男孩把他妹妹从我对面拉开,不理艾米的哭叫,直径把她拽回了家。“脏兮兮!脏兮兮!”旁边的孩子们像得到了谁的支持,个个指着我喊了起来,仿佛把他们刚刚还说我是个可怕的巫师的话抛在了脑后。此时我恨不得拿着魔杖对他们挨个诅咒一遍。“别忘了,刚才你们可说我是会杀人的巫师!”我龇牙咧嘴的超他们吼去,然后头也不回的气冲冲的冲上了街。
    难道我长得就这么面目可憎?难道我真的给人脏兮兮的感觉吗?身上的衣服虽然旧了点,但是是才洗干净的呀。那时我并没有意识到我的头发已经开始变油了,这种油性头发是从爸爸那里遗传来的,此后无论我怎么弄它,它也是这样,看上去像没有洗过。那时我突然发现我这么不讨人喜欢,这么的孤单。我走在街上,从麻瓜人群中穿行,看到他们大包小包的拎着刚从商店里买来的复活节彩蛋,还有礼物,我的心里有种说不上来的难过。麻瓜的战争过后,很长一段时间英国的经济才好转,但街上大大小小的商店橱窗里放置的琳琅满目的麻瓜商品却也捕获了我这个小巫师的眼睛,我也和麻瓜小孩一样渴望着橱窗里那些可口的糖果,渴望着橱窗里那个能自己满屋子跑的电动火车。
    “喜欢那个火车吗?”我抬头一看,一位彬彬有礼西装笔挺的胖先生站在我身边正笑咪咪的看着我。
    “哦,我想,是的。”我感到脸上有点发烫,把眼睛低了下去。
    “为什么不让你爸爸妈妈给你买呢?”
    “因为……”等等,我总不能说我是个巫师吧!
    “如果我送给你呢?想要吗?”那个胖先生仍然笑咪咪的望着我。
    “谢谢,先生,我想等复活节我妈妈会给我买的。”我皱了皱眉头撒谎道,说完便撒开脚步跑开了,只听见那位胖先生在后面大叫“孩子”。
    虽然英国的大街小巷一到过节就会有一些好人喜欢把自己的钞票送人来换自己的开心,可我不喜欢被施舍。我没有并不是因为买不起,而是因为我根本不需要。是啊!我为什么想要麻瓜的那些可笑的玩具呢?家里有可爱的魔咒书和魔药书,这就已经足够了。我干什么再去渴求那些麻瓜的东西呢?这是为什么呢?
    因为我不想和别人那么不同。我已经作为一个巫师生活在麻瓜世界里了,我不想再得到其他的不同。
    我不想再任何一家店前驻足观赏,刚才的事情扫了我所有的兴。顺着马路,穿过熙熙攘攘的人群,等着太阳西下,我又毫无意识的回到了家门口。可是,门被锁上了。
    “哈哈哈哈!你一个人睡在外面吧!你妈妈让你在家里照顾我,你却跑走了!我让你永远进不了家!”我顺着声音,发现爸爸正露着头往外看,对我兴致高昂的“打着招呼”。那副嘴脸真是人谁看了都想吐。洋装的笑容和无意取得胜利那种骄傲的声音掺和在一起,让人感觉就像发霉了的咸菜。原来很美的夕阳把温暖的桔黄色洒在他脸上显得特别谄媚。
    “斯内普,进不了家了吗?”街尾的一个老太太像嘲笑我一样的说,“出门记得带钥匙,记性那么差……”她嘟囔着走开了,好像还留下了一句“难怪不能去上学”给我。我瞪着那个向后走去的老太太,甚至有冲动把她打倒在地。
    太阳一点一点地向地下沉去。直到收进他最后一丝桔黄色的光线,我才看见月亮慢慢从天边显露。蜘蛛尾巷里几乎没有人了,这条巷里的房子里都亮起了灯。我家房子后面的那家狐狸现在也正在窝里歇着,还没有出来觅食。不过说到食物,我才感到我的肚子咕咕得叫了起来。“你出去找到什么朋友没有?有没有人愿意和你交朋友啊?”爸爸的声音又从楼上传了下来。
    我连头都没抬,坐在地上,盯着那两堆垃圾,等着狐狸的出现,也好给我做个伴。月亮的光暗暗的,4月的英国夜晚还是很冷,配上这柔弱的月光,显得更加清冷。
    清冷的就像这禁林深处,让人感觉世界上一无所有。这些年来,我是没有朋友的,一直没有,一直孤孤单单的去参加斯拉格霍恩那些可笑的聚会。斯拉格霍恩也曾让我找个舞伴,可是像我小时候一样,几乎没有人愿意和我在一起。除了莉莉·伊万斯和莱姆斯·卢平相对友好些,不过他们俩又怎么可能去给我当什么舞伴呢?卢修斯·马尔福,这个外表高傲的家伙,虽然每句话都想试着去嘲笑我,但他还算好,至少某些事上帮了我一把。要说朋友的话,他们一个都算不上。是我太不友好,对人太冷漠,还是他们一个二个都太伤人了呢?如果我值得自豪的成绩和该死的油腻腻的头发也算是让他们发笑的缺点的话,我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才能堵上他们那些爱发笑的嘴。
    禁林里好像有什么动静似的,哗哗的响了一下,然后又安静下来了,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还是静静的黑,透不过一点光。
焚毁的记忆——Severus <wbr>Snape日记(12)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