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sweety
sweety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6,868
  • 关注人气:5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焚毁的记忆——Severus Snape日记(10)

(2006-09-01 20:21:42)
标签:

lupin

remus

snape

severus

hp

同人

snupin

分类: Harry Potter同人
    “你妈妈上学那会儿,正赶上我到这里。”他拿起他面前那盆一样大小的杯子,使劲喝了一口茶,“到这里当猎场看守。哦,魁地奇是很吸引人的东西。他们比赛我都会去看!到你妈妈他们比赛的时候,平时不爱看比赛的人都会来的,你知道。天知道她和她的那群队员有多受欢迎!”巨人若有所思地看着他的杯子,半晌没说话。
    “海格?”我犹犹豫豫地喊道。
    “哦,对不起,我只是……我们继续吧。”他重重的咳嗽了两下,像掩饰尴尬那样,“你的眼神有时候很像你妈妈。怎么说呢,你知道我不善于表达的。她虽然在学校里不像你这样到处给人冷眼,但是也是个固执的孩子。”
    “那她有……仇人吗?我是说,像波特这样对我的人。”我放下捏在手中的硬得像石头的岩皮饼,急急地问。
    “你管波特叫仇人吗?”海格瞪了瞪眼睛。
    “是的!”
    “他那是在犯傻。他们不像你。等他们踏出校门就不会这样对你了。”海格用他粗大的手指敲了敲桌子。
    我不说话,直勾勾的盯着那盘岩皮饼,好像它们和自己有什么仇似的。
    “有一天你会知道他算不上仇人。你妈妈生气时也是和你现在一样。那个时候不像现在一样,神秘人还没那么得势。”巨人看看窗外,突然停下来了,接着就是敲门声,“噢。邓布利多教授来了。我想,我得和他处理下后面那块地的问题。害虫实在是太多了。”说完,他就起身开门去了,“我把门锁上,波特他们就见不到你了,如果你还把他们想成是仇人的话,也可以不必见他们。”不等我反驳,巨人就把门锁上了。
    “斯内普在里面。”我听到海格粗粗的声音对邓布利多说,然后就听到脚步声渐渐远去。
    显然,我不太喜欢这样的屋子。脏脏乱乱,到处都有可能爬出来什么可怕的生物。阳光从窗子里洒进来,把屋里照得亮亮的。我不喜欢这么亮的屋子,总让人感觉不安全。也许这就是记忆的影响吧,灰暗的往日让我习惯了只有在黑暗牢锁的屋子里才是最安全的。但至少,这门是锁上的,我不用去担心波特那伙人闯进来。
    这样想着,我安安静静地坐在桌边,从袍子里掏出我的那本日记,翻到1967年那一页。
                                 1967年3月16日
    “上次打开地窖是很久以前的事了。今天妈妈去地窖配药的时候,正好被我看见。我就顺理成章的跟进去了。我对放在敞开的书架里的一本魔药书很感兴趣。妈妈配药的时候我就在看。那本书简直太棒了!可是等妈妈配完药,她又和我说起普林斯的事。这个地窖是曾外祖父留下来的。”
    那是本什么样的魔药书呢?我模模糊糊的回忆着。我没记错的话,应该是《强力药剂》。吸引我的,是它朴素的外壳和里面每一页开头都会有的漂亮的花体字。也许现在我不会因为这样的原因对那样的书产生什么兴趣,但那时我也是个刚七岁不久的小孩子。上面的字我不是全都认识,像上次看那本《华丽的魔法》一样,我半懂不懂地看着这本书。这支药剂可使人变换成动物,那支药剂可以让人说真话,还有在翻过一页的药边上写着能阻止死亡……光是这些我看得半懂不懂的功效就把我的眼睛吸引在那本《强力药剂》上了。
    “西弗勒斯,别趴在书上看。”妈妈扫了眼正趴在书上“苦读”的我,不耐烦的说道,然后转身从身后看起来有些发霉的柜子里拿出了束紫色的草放进沸腾着鲜红糊状物的坩埚里。我看见刚刚还沸腾着的鲜红的糊状物就平静下来。当时我还不知道她加进去的是什么东西,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锅里的东西起着惊人的变化,瞪着眼睛,就那么惊奇地看着变化。
    “好了,西弗勒斯。你以后会学到怎么做这剂药的。简单的咳嗽药,我相信你以后会做的很好。”她这么说着,拿勺子在锅里搅了搅,锅里的东西就变成青色的液体了。“你曾外祖父可是个制药高手,就是他留下了这个地窖。他不像我做得这么笨拙。但是……”妈妈停下来从边上拿起了一个瓶子,用勺子从锅里舀着药剂装进去,然后接着说,“后来家里没有一个人和他一样。
    “我记得和你说过,我们家精通哪一行的都有,但是都延续不下来。就像我,魁地奇。但是我爸爸精通的是草药。你的姨妈还有舅舅也没有一个学得好草药的。你说这奇不奇怪?”妈妈摆出一副无奈的笑脸,把装在瓶里的咳嗽药封上放进身后另一个放满瓶子的柜子,这个柜子看起来比放药材的柜子还要古老。这个地窖是曾外祖父留下的,但这个柜子,我猜至少有200个年头了。妈妈停下她手中的事情,看着我,又看看我面前的书,弄得我有点不知所措。难道这又是本“不合适”的书?
    “如果你能精通所有的东西。那我们普林斯会不会名声大噪呢?”她突然说,带着种期望又失望的表情。
    “如果我能做到,我相信可以。”我望着妈妈的眼睛,突然觉得她眼神里那种失望放大了,又连忙说,“就算我不能全部精通,我也可以。”
    “想法,想法而已。普林斯家族不喜欢名声大噪。我可不愿意犯规。”妈妈移开目光,嘟囔着说,“名声这东西伤的人可多了。我听你外公说,最早一辈,噢,天知道是我的什么人,他说不要让名气缠上自己,他说普林斯永远不要让名气缠上自己。所以……”妈妈停下来,又重新盯着我,好像那句话使我说的一样,“普林斯的名字几乎没有在任何地方出现过!”说着她又转过脸去,盯着那个放药材的柜子,地窖里晃晃悠悠的烛光把她的影子印在墙上,瘦瘦长长的被扭曲着,好像在抗议着什么。“真是耻辱!”我隐隐约约听见这几个字从她嘴里挤出来。
    耻辱?什么意思?妈妈是说我的祖先们精通各个行当,却没有一个出名是耻辱,还是说她想出名是耻辱……或者……或者,我刚才提到要让普林斯名声大噪是耻辱?从妈妈说关于名声的那些话时候乖戾的表情看,好像她是在反对这种规矩。她在学校的时候就出名了,我那时也知道,她在魔法部工作之前出了学校就到英格兰国家队作了队员。据我所知,没有名气是不能那么早进国家队的。不过我也一直在怀疑,她又是不是把自己的出名当成是对整个家族的耻辱呢?不过这个想法似乎又是行不通的,否则她就不会问我会不会让普林斯出名的事了。只是,她如果担心我又让普林斯出了名呢?
    一股强烈的阳光带着海格粗粗的声音从门里照进来。“害虫!全是害虫!什么人把那么多虫子放到我的地里去的?校长,这个事情……”
    “我知道,海格。我会处理的。”邓布利多说着,看了看坐在小屋里的我。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他的目光似乎是盯着我的日记本看了一会儿。“祝你今天过得愉快。”他的笑容从白胡子下露出来,“哦,西弗勒斯,吃完中饭能去我办公室吗?”
    “我想是可以的,校长。”
焚毁的记忆——Severus <wbr>Snape日记(10)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