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sweety
sweety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6,888
  • 关注人气:5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焚毁的记忆——Severus Snape日记(8)

(2006-08-21 17:57:53)
标签:

lupin

remus

snape

severus

同人

snupin

hp

分类: Harry Potter同人
    我是梦到了这段最美好的记忆。第一次用魔杖还有妈妈惊喜的拥抱,还有那本《华丽的魔法》。我拿着这本日记,开始准备这最后一天在霍格华兹的活动了。但愿不要让我遇到什么郁闷的事,千万千万不要遇上那个波特和他的朋友们,要不然我可无法想像我这最后一天会有多糟糕。自高自大的波特,能骑上扫帚就可以在学校里左冲右撞了吗?就可以把那个学生会主席的徽章别在衣服上了吗?我愤愤不平的想着这些不愉快的念头,要是让我撞到他们,我一定会让他们的最后一天痛苦不堪。
    二十分钟后,我已经坐在大礼堂里的饭桌边享受着这里的最后一顿霍格华兹的早餐了。校服里裹着我那本还没读完的日记。
    大礼堂里的餐桌前没有多少人,一些马上就要离校的学生们聚在一起叽叽喳喳,等我吃完了盘子里的苹果派和葡萄汁布丁,他们的盘子里还是满满的。在学校的最后一天——也许我永远也不会回来了——在黑湖边的树下坐上一天,避开那些絮絮叨叨的互相告别的学生们大概是个不错的主意。想必那波特一帮人会在魁地奇球场那边怀念他所谓的美好时光吧!
    去黑湖的一路上只遇上一些低年级的学生,而黑湖边,也正合我意,没有我认识的人,至少应该说没有和我过不去的人。虽然是夏天,但早上并不热。穿着校服,靠在树下,让阳光漫不经心的照着,也挺舒服。不管后面的日记如何,我想至少这美妙的环境不至于让我打开日记本就郁闷起来。
                                     1966年10月7日
    “半年多里,我学会了很多小魔咒。虽然妈妈还把那本《华丽的魔法》锁在柜子里,但显然我还没有把它忘掉。我想尽方法想把它拿出来再看一看,但是都失败了。今天唯一让我惊喜的是那个隐藏着的的地窖。地窖里放着瓶瓶罐罐,还有一些正在熬制的魔药。妈妈没有发现我找到了这个地窖。真是太棒了!”
     那就是我第一次找到地窖。我找到很久以后妈妈才带我去那里,说那里是她的曾祖父用的。打第一次进到那个地窖里,我就被吸引了。一种神秘的感觉密布在地窖里,有些看起来早就不用的坩埚还在自己煮着什么汤药。很显然,妈妈还经常用它们,让它们在地下工作,作一些药剂。一开始我以为那是些了不起的药剂,或是危险的魔药,后来等我读了许多书之后,才发现妈妈只是在熬制一些常备药品而已。大概因为家里的那位麻瓜并不喜欢熬药时的那种气氛和气味,妈妈才把这么平常的事情搬到地下去做。
    进到地窖里的一霎那,我甚至怀疑我是更喜欢配药还是更喜欢拿着魔杖呼来喊去。直到很久以后我才发现,魔药只是我的魔杖的辅助工具而已,我更想用自己的魔杖使出只属于自己的魔咒来。
    说起那次地窖被我打开,真是事出偶然。该谢天谢地,那天爸妈都去上班,家里剩我一个人,虽然无聊,可总比和爸爸带在一起强,虽然自他又找到工作后就再没有骂过我,可是我直觉那种平静不正常。这些无聊的时候,至少我可以想想办法打开锁住《华丽的魔法》的柜子,虽然次次都失败;至少我可以看妈妈留给我的那些还没有学完的咒语书。那里的咒语也越来越复杂,当然比不上那本《华丽的魔法》,可是我再也不能看一遍咒语就能会使用了。有的时候甚至需要练上一两个小时。我没有记自己的魔杖,家里也没有多余的魔杖,我便经常无意识的用手指着一个地方施魔咒。没有魔杖的魔咒自然不怎么样,再危险的魔咒可能在一个幼年巫师没有魔杖的情况下也不会有什么伤害。我想自己发明魔咒的想法也是从那时候诞生的。随口喊一些连我自己都不明白的东西造成一些响动也会让我欢喜半天。那个地窖就是在厨房的墙后,被我的一个不知名的魔咒打开了。
    只听见“哗哗”两声,厨房的墙壁上,出现了一道打开着的门,门口的地上有段楼梯,像是通往什么地方。好奇的目光把我引向那黑洞洞的门。我听见里面“咕噜咕噜”的声音,像是有人在煮着什么。“里面,有人吗?”我试着喊了一声。
    只有我自己的弱弱的回音和“咕噜咕噜”的翻腾声传出来。我想撤回我房间,但是好像这扇门……天啊!这门怎么关上?如果里面有什么东西……没关系,我是个巫师,不用担心!我这么想着,紧张得看着那黑洞洞的门,生怕会从里面突然蹿出来什么。但是什么动静也没有,只有单调的“咕嘟”声充斥着我的耳膜。
     也许,这是我们家的密室。这个奇怪的想法突然从我脑海里萌生出来。如果是我们家的,我一定可以进去。一定可以。这样想着,我再也禁不住好奇的诱惑,一脚踏下黑洞洞的门口地上的楼梯。
    空洞的声音,好像连呼吸声我自己都能听见。我没有带照明的东西下来,也许这时候我应该回去把爸爸的手电筒拿来。我的脑子想转身回去,但我的身体却不断地向前走。这么黑乎乎的,什么时候才是个尽头啊!正这么想着,我的眼前突然出现一展灯——是这个密室的灯自己亮了,被施了魔咒一样,自己亮了。借着灯光,我看清了这是个什么地方。
    有点发潮甚至发霉的房间里摆着四个书柜,有两个柜子的玻璃门严严实实的锁着,里面放的都是些古老又厚重的魔药书;还有两个柜子的木头门也锁着,不知道里面放了什么,也许也是书吧。房间正中间摆着一个放着正冒着烟的坩埚的桌子,坩埚旁还有一些放着红色液体的瓶子。一股青涩的味道从正冒着烟的坩埚里穿了出来,布满了整个房间。我伸头看了看那个坩埚,发现一种橘红色的液体正在里面冒着泡泡,不停的翻滚。墙上自动亮起的蜡烛投下摇摇晃晃的影子,把坩埚里冒出的烟的影子扭曲的像一个妖怪,在桌子上和地上摇摇摆摆。看着橘红色的液体在坩埚里翻滚,我竟看得出了神。直到听见好像有人在敲客厅那扇古老的大门,我才慌慌张张地跑出那个地窖。只听得又两声“哗哗”,那个地窖的门便自己关上了。
     是妈妈回来了,我看看窗外,天色已经很昏暗了。
    “西弗勒斯。”这不是记忆里的声音。我抬头,却看见一张我本不想看见的脸。
    “卢平。”我面无表情地说,算是最友好的招呼。
    “呃,西弗勒斯,我想……”他习惯性地露出友好的微笑。
    “你不介意的话,我宁愿听到你叫我斯内普。”我厌恶的盯着他,说话的时候几乎没有张嘴。
    卢平显得有些尴尬,一时间张了张嘴没发出声音,那种习惯性的笑容僵在那里。
    “想方设法来挖苦我吗?”我看着他尴尬的表情冷冷地说。
    “不是,西……呃,斯内普。”他搓搓手,想是想把尴尬的局面消除,接着说,“我先,怎么说呢,谢谢你没有把我的秘密说出去。”
    “就这个?那你应该去谢邓布利多。不是他,你的小秘密早就世人皆知了。”我露出一个不友好的笑容。让我惊奇的是这只狼人的好脾气居然把这种讽刺的笑当成友好照单全收。
    “还有,谢谢你给我配的药。帮了我很大忙,真的!”他不依不饶,继续说着他的感谢词。
    “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是不是可以去谢邓布利多先生?为什么要缠着我来谢?”我狠狠皱起眉头冲他喊道。周围一些陌生的学生惊奇的把目光投向我们俩。是够奇怪的,我们俩单独在一起,我居然忍住没对他用毒咒。
    “事实上,就是他让我来谢谢你的。”难道这只狼人真的有点智障吗?好不容易自己积德做了好事来谢我,还非要说是邓布利多逼他来的。
    “那我就先谢谢你了!”我没好气地哼了一句,“亏你在邓布利多的提醒下知道是谁在帮自己讨厌的人调什么鬼药剂。”
    卢平的嗓子就像被什么塞住了一样,半天说不出话来,习惯性的笑容化成一种叫委屈的表情。看着他这种表情,我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卢平在波特那群人中算是最友好的,从来没有说过我什么,至少在我面前是这样,但是我这么说他……管他呢,谁让他是波特的朋友!心中的恨意占了上风,让我对眼前的景象洋洋自得。
    “斯内普,我……”卢平喘着粗气看着我,终于开口艰难地说。
焚毁的记忆——Severus <wbr>Snape日记(8)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