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sweety
sweety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6,901
  • 关注人气:5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焚毁的记忆——Severus Snape日记(7)

(2006-08-16 13:06:29)
标签:

hp

同人

snupin

remus

snape

severus

lupin

分类: Harry Potter同人
    头疼。魔杖尖上的亮光好像不足以让我再盯着那本日记本上歪歪扭扭的字看下去,虽然我很想继续,想看年幼的我到底还在本子上留下了什么,但好像我没什么精力再看下去了。公共休息室里开始吵闹起来。斯拉格霍恩终于把他的学生们放回塔楼,让他们好好休息休息了。说到休息,我的眼皮已经忍不住上下碰撞起来。
    “还在看你的日记?西弗勒斯·斯内普?”卢修斯的声音从寝室门口传进我耳朵里,听起来他的声音闷闷的还有点不满。我抬起眼睛看看他,发现他的嘴唇在他苍白的脸上乖戾的扭了起来。不用说为什么,他肯定是为被斯拉格霍恩拉去他本来不想参加的聚会而恼怒了。
   “你的聚会一定不错吧!”我努力撑开都快要闭上的眼睛,不友好的说。
   卢修斯本来就很苍白的脸色变得更白了,他脸上的肌肉好像微微抽动了一下,但随即又恢复了平静,高傲的扬起他苍白的脸:“只可惜,纳西莎还是做了我的舞伴。可见我就是晚去了一会儿,也有人在等着我。”他撂下这么一句话就大摇大摆的回他的寝室去了。
   真是该庆幸我不和他在同一间寝室,换句话来说,该庆幸他只和纯种们呆在一个寝室睡觉。现在虽然和我同寝室的那些人还不会回来睡觉,但是我是真的撑不住了。我把日记本放到柜子里锁好,爬上软软的四柱床,闭上眼睛。
   这七年,软软的四柱床已经模糊了我脑海里那张老掉牙的小破床的记忆。但是现在,我的眼前又浮现出那张古董似的小破床。
   小小的我无聊的坐在上面翻着我进霍格华兹时还带着的魔咒书。那是妈妈放在书房的一本老书了,褐色的书壳上印着的金色花体字有些脱落,模模糊糊的能看清是《华丽的魔法》。这听起来像是一本花里胡哨的书,但里面的魔法却不像它名字起得那么华丽——多是些实用的咒语罢了,虽然多到让人眼花缭乱。书的扉页写着“普林斯”,不知道这是属于谁的,就这样一代一代地传下来。书里的用词并不适合我那个年龄,有些生僻的词汇一直到我进了霍格华兹才知道是什么意思。我很想学魔法,但是我没有魔杖。看着书里写的那些魔咒,我的心直痒痒。
   “西弗勒斯!是你拿了我的书吗?”楼下又传来妈妈的声音。
   “是的。”我把目光从书上移开,向楼下喊。然后就听到妈妈踩上楼梯的声音。旧楼梯的吱呀声比我的小破床的吱呀声好听多了。
   我看着妈妈走进来,目光直勾勾的盯着她那本旧书。“哦,我的老天!你在看什么?”妈妈几乎尖叫了出来。
   “我,我随便翻翻而已。”我把目光转向书,发现那一张纸上写的咒语边画了张图——一个巫师狰狞的举着魔杖,他对面的一个人身上绕满了蛇,正惊恐的尖叫。“妈妈,我,我不小心翻到这一页的。”我看到这张图也不禁出了身冷汗。
   “哦,当然,亲爱的。你不会看这么邪恶的东西,对不对?当然,当然,你也看不懂。”妈妈温柔的看着我说,“我想,你看完了吧。那我就拿走了。呃,其实,我是想问你那本《温馨厨房》是不是被你拿来了。”她拿起书,笑着说。
   “没看到。”我耸了耸肩,眼睛仍然盯着妈妈拿走的那本有魔力的书。
   妈妈似乎看到我正注意着她的手。“我教你的话,总比你一个人看起来好。好吧,或许这本书并不适合你!”妈妈仍旧笑着看着我,但语气里却多了一种严厉。我当然知道,她不允许我看那么深奥和邪恶的魔法。也许,是怕我会对爸爸用?哈哈,不会的,我连魔杖都没有……但是,妈妈有……
   我听见妈妈下了楼之后狠狠地把这本书锁在了她的书柜里。我不得不承认,那个魔法是有点……太邪恶了。
   “《温馨厨房》飞来!”我听见妈妈恼怒的声音,“哦!谁把它放到垃圾堆里了!”
   我从灰蒙蒙的窗子望出去,看着一只狐狸在垃圾之间找吃的,但思绪早就飞到那些奇怪的魔咒上去了。说实话,虽然我也很喜欢配药,但是药水总是没有咒语来得快,也没有念咒时那种爽快的感觉。在什么情况下我们才对对方用那么狠毒的咒语呢?还有那些温和的咒语用得很频繁么?那麻瓜不也不用这些咒语吗?也许那些狠毒的咒语……我刚刚一直盯着的那只狐狸不知什么时候已经钻回他的老窝里去了。
   “西弗勒斯!下楼来。”妈妈看样子对那本跑到垃圾堆里的《温馨厨房》消了气。我下了楼,看见她坐在桌边等着我,桌子上放着她的魔杖和一本破破烂烂的《小小魔咒》。那本书看起来也是代代相传的,“专用于儿童魔法教育”,妈妈看我皱着眉坐在她身边的椅子上,似乎不是很想学的样子,就加上了一句。
   那本书看起来太幼稚了——虽然我也很小——可是我还是无法忍受刚刚看过那么高深的魔法就来学这样简单的东西,好吧,也许学起来并不是那么容易。
   “西弗勒斯,你在听我说话吗?”妈妈板下脸来。
   “在。”我回过神来。
   “那我刚才在说什么咒语?”
   “呃,变形咒。”我刚才好像听到她说“转换”这个词,便瞎蒙了一个。
   “你什么时候开始对我撒谎了?”妈妈的表情严肃的就像发怒的麦格教授,“我刚才说的是漂浮咒!!”她看起来气恼极了。
   “对不起,妈妈。”我小声说。可我怎么会听到转换这个词的?
   “别对那些黑魔法抱太大的希望,我不会教你那些东西去害人的。”妈妈愤愤地抱着胳膊,似乎在努力地使自己平静下来。
   “那么,我们现在能开始了吗?”我小心翼翼的问,“漂浮咒。”
   “好吧!”妈妈把魔杖递到我手里,然后她自己的手臂在空中划了一个圈,然后再一抖,“咒语在书上!跟着学吧!”
   看来妈妈气得不轻,连咒语都不肯亲自教。我低下头,拿着妈妈的魔杖,学着她的动作,对着面前的一本书慢慢念着“羽加迪姆·勒维奥萨”。书上注着读音,大概是这么读的,我想。
   没动静。
   再来!羽加迪姆·勒维奥萨再加上我那并不熟练但却正确的动作……那本旧旧薄薄的《小小魔咒》飘起来了。真的是第二次就成功了。我平生第一次使用魔咒,挥动魔杖。我悄悄地望了一下妈妈,她的怒气已经消失了,脸上的表情就好像是自己又用了什么新奇的魔咒似的。
   “棒极了!西弗勒斯!我相信你会是又一个出色的普林斯!”妈妈看着我把那本小书用魔杖放下来,全然忘掉了刚才的怒火,激动得抱了我一下。
   我笑了。笑得睁开了眼睛,看见透着几乎没亮度的月光。刚才那是梦。我感觉邻床的那位栗发巫师一定睡得很香,震耳的呼噜声居然没吵醒他自己。我转了个身,面向窗外。窗外夜晚的浮云被弱弱的月光照得看不清楚,但我总觉得我能看见妈妈就在那儿,一直注视着我。七年,我没有朋友,几乎没有任何人和我友好,我一直把同学关在我的另一个世界,几乎无法接受朋友这个词,我觉得每一个笑容都心存狡诈,因为我没有再见过有谁向妈妈这样真诚的对我笑过。那个小小的月亮躲进了一层浮云中,在月光黯淡的光下,我的眼皮又重重的合上了。希望以后还能感受到你的拥抱,妈妈。
   是刺眼的阳光照醒了我。那个爱打呼的巫师已经消失在床上,寝室里还有一个人也躺在床上,看样子还没醒。我迷迷糊糊的想起来昨天半夜做的梦,那好像就是我6岁时候第一次用魔杖的事。我跳下床,急忙打开柜子,翻开日记。
                                 1966年2月6日
   “今天我第一次用魔杖!感觉真好!妈妈教我的漂浮咒,我第二次就做得让妈妈惊呼。不过,我对那本被妈妈锁起来的《华丽的魔法》还是很着迷。那里的魔咒好像更好玩,或者说,更刺激!”
焚毁的记忆——Severus <wbr>Snape日记(7)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