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sweety
sweety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6,966
  • 关注人气:5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焚毁的记忆——Severus Snape日记(3)

(2006-07-30 18:52:50)
分类: Harry Potter同人

    那时我担心妈妈回来后看到她最心爱的扫帚躺在我房门前时会毫不犹豫地朝我大发一通脾气。但是我又不甘心拎着妈妈的飞天扫帚,装着若无其事的样子,晃过那开了灯却还昏暗的客厅,通过皱着眉头不耐烦的在纸上涂涂写写的爸爸的面前,把扫帚放回扫帚间。
    局面僵持着。静得出奇的房子里似乎连呼吸声都被隐去。到现在,我也没有后悔当时只是哭着蜷缩在床上,等着妈妈回来。四岁的我一直努力睁着眼睛看着漆黑一片的窗外,听着楼下几只狐狸乐此不疲的在垃圾中跑来跑去。可狐狸弄出的声响越来越像催眠剂……
    那天妈妈很晚才回来。等我睁开眼睛时,阳光已经透过我那灰蒙蒙的窗子照进来了。房间的门被修好了,一切都像没发生过一样。
    在我记忆中,妈妈似乎没有拿这件事情当回事,似乎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妈妈是不喜欢与爸爸吵架的。
    妈妈喜欢回忆她美好的过去。在她的生命中除了她为了家里放弃的最爱的魁地奇之外,剩下的美好大概就是她常常向我提起的普林斯。
    妈妈嫁给爸爸之前是姓普林斯的。记得妈妈曾经不止一次的向我提到过关于普林斯的事。
    我低头看看那日记本。
                             1964年12月20日
    “快到圣诞节了。外面下着雪。和妈妈去妮尔镇买东西,听妈妈说她以前的事情比在家里好多了。妈妈告诉我,我是普林斯家族的一员。但是我姓斯内普。”几行字下面贴了我的一张照片。漫天飞舞的雪花中,小小的我正拿着一瓶什么药在路中间玩。
    原来妈妈在我那么小的时候就跟我说关于普林斯的事情了。如果我没记错的话,那天的雪是从中午开始下的,很大,一直下到晚饭时候才渐渐止住。爸爸很早就出门去了,不管他去干什么,只要不在我身边,我都会暗自庆幸。
    “西弗勒斯。”妈妈从扫帚间出来,挥了一下魔杖,刚刚被我不小心打碎的杯子就完好无损的跳到了桌子上。
    我担心的靠着桌子看着妈妈,生怕她会对我生气。但是事实证明我的担心是多余的。她收起魔杖,透过刚刚用魔法擦干净的玻璃窗,看着外面正疯狂飘落的雪花,微微笑了。“圣诞节快到了,和妈妈去妮尔镇买点东西吧!”
    妮尔镇,这个名字回忆起来有点陌生了。在霍格华兹这么多年,常去的地方无非是霍格莫德,对角巷和斜角巷。现在仔细回忆,才想起来妮尔镇是离我那座旧宅最近的一座巫师小镇。那个镇子和霍格莫德一样,什么都有卖的,也什么地方都有。一家玩具商店里卖的各种神奇游戏魔法药剂,让我每次去的时候都驻足不前。那张照片应该就是在妮尔镇照的。
    圣诞节无论对于麻瓜还是巫师来说,都是个让人兴奋的节日。我满怀欣喜的随妈妈踏出昏暗的家门,希望能在妮尔镇买到各种让人兴奋的节日礼品。外面虽然雪很大,但是妈妈在出家门之前就施了魔咒,雪花在我脸前飘着,但是打不到我的脸。只是,风透过围巾刮着我的脖子和脸,还是让我觉得很冷。妈妈拉着我的手,不断地说“很快就到了,很快就到了”,可走了很久——至少我觉得很久——我们还是在风雪里艰难的走着。我开始有点怨恨起妈妈来,这么大冷的天,这么大的风雪,为什么非要出来?!难道妈妈不肯带我骑扫帚来么?当然,那时我并不清楚骑到扫帚上比在地上更冷。
    终于一扇猥琐的破门出现在我面前。这是通往妮尔镇的门。
    妮尔镇上几乎没有风雪。虽然和麻瓜的街上一样,这里也银装素裹。“昨晚的雪可真大啊!我还以为今天我的店门要被雪堵上了。呵呵呵呵!”妈妈拉着我走过一家酒吧时,我听见店老板正在和门口一个披着橘红色斗篷的女巫说笑。
    镇上的人很多,好像都是为了这个圣诞节来的。男男女女、老老少少的巫师在街道中抱着大包小包穿行;也有些闲人在这里打发时光;一些好像在秘密做着买卖。
    “嘿!普林斯!下午好。”一个头发已经成银色的女巫昨在松树下向妈妈挥着手打招呼。
    “下午好,格里太太。”妈妈也向那个女巫打招呼。我看了看那位格里太太,发现她正摆弄一些种子,那些种子正叽叽喳喳的叫着。
    “家里的花园得照料好了!”格里太太乐此不疲的向妈妈嘱咐着,“别让儿子在有毒的植物里玩。”
    “我会的。谢谢您,格里太太。我还得去买过节的东西呢!”妈妈朝格里太太不耐烦的挥了挥手,算是道别。
    妈妈的步子迈得很大,像是想快快离开那个格里太太。我被她拽得有点跟不上,几乎一路小跑着。“妈妈,她为什么叫你普林斯?”我喘着粗气问。
    妈妈好像发现她走得有点快了,放慢了脚步,低头看着我,微微笑着说:“妈妈以前姓普林斯。”我很少看见妈妈的眼睛里会透露出这样一些似乎在闪着光的眼神。“一个蛮古老的家族了。”她好像在自言自语似的,“各种各样的人都有,每个行业都有专家。普林斯家族很出色,但是没有出一个大名人。人们经常把我们遗忘。”她突然停下脚步,弯腰抱起我,继续说:“西弗勒斯,你也是普林斯的一员。我相信你和普林斯们一样,拥有超高的智慧和胆识。虽然你姓斯内普,但是,你爸爸他……”她突然停住了,眼神又黯淡下去,刚才闪着光的眼神消失了,“你还小,等以后,普林斯的事情,我会慢慢对你说。”
    妈妈不再说什么普林斯了,只是问我想要吃什么,玩什么。镇上的商店很快就把我的注意力吸引过去,让我忘了什么关于普林斯和斯内普的问题了。
    照片中小时候的我,那时正沉浸在那瓶魔药带来的喜悦中。似乎根本就不知道妈妈说的关于那个伟大却又寂寞的家族。那时的妮尔镇里,被白雪覆盖的松树,都那么呆呆的站着,一棵一棵,都那么寂寞。
焚毁的记忆——Severus <wbr>Snape日记(3)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