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sweety
sweety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6,888
  • 关注人气:5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焚毁的记忆——Severus Snape日记(2)

(2006-07-21 23:45:14)
分类: Harry Potter同人

    后来我记不清发生什么事了。好像我就一个人缩在床脚哭。我不明白为什么爸爸要这样对我,为什么他要这样对他的儿子。那是我有记忆来第一次听到爸爸打了妈妈,第一次听到妈妈哭得那么伤心。那时的我还不懂真正的魔法是什么,没有属于自己的魔杖,要不我一定会让那个对我坏得透顶的酒徒知道我心中的愤恨。
    我的指甲深深的抠进了那本日记本的壳子里。是的,我恨他,恨透了他。他背着妈妈打我,喝醉了酒就骂我,还无理取闹的让只有四岁的我骑到妈妈的扫帚上去。
                            1964年10月27日
    “今天妈妈不在家,爸爸一人在家看着我。妈妈的扫帚是放在她的扫帚房的。爸爸要我骑扫帚,但是我不会。所以我没了晚饭。我想妈妈。”
    妈妈从来不让我乱碰她的扫帚,那是她参加比赛的最好的扫帚。妈妈飞得非常好,毕业了以后加入了英格兰魁地奇国家队。只可惜她参加的一次世界杯还是在我出生之前,而且英格兰输给了德国。没有战功,虽然她工作的一直很快乐。在生了我之后,妈妈到了魔法部,在麻瓜问题调解委员会工作。因为爸爸是个不折不扣的麻瓜,所以妈妈的工作倒也轻松。
    妈妈去部里加班,家里就只有爸爸和我。这对我来说简直是噩耗。鬼知道那个好发疯的酒徒又会对我怎么样。我一直把自己锁在房间里,能离开他多远就离开多远。我以为他见不着我就会把我忘了。可是我怎么也没想到他恨我恨到没有一刻忘掉我。
    我约摸记得那天快到中午,虽然我的肚子已经饿得咕咕直叫,可我就是不出门去。但后来我知道:厄运是躲不掉的。“西弗勒斯,我亲爱的儿子!”听到他的声音我都有些发抖,“快出来。”
    我躲在房间里,听到上楼的脚步离我越来越近。
    “今天你妈不在家!来尝尝你们,嗯,所谓的马瓜还是麻瓜的手艺,我可是给你做了匹萨!”他最终驻足在我门前,用他恐怖的大手打着门。我不会魔法,我没有魔杖,我不能牢牢地把门栓住。那个松动的插销对这个想破门的男人来说实在是太容易弄坏了。
我不敢出声,战战兢兢的缩在床上。这张床也破旧不堪,甚至我轻轻动一动就发出巨大的咯吱声,像是随时都能塌掉。
    “儿子!我叫你开门!你是聋了还是瘸了?要再不开门我可要怀疑你出事儿了。”门外传来男人不耐烦的凶狠又佯装担心的声音。这声音让我觉得很恶心。
    果然,这扇门禁不起这个虽然颓废却依然有力的男人的一脚猛踹。小门歪歪倒倒的开了。
    “啊,我的儿子。难道我叫你,你没听见吗?嗯?”他露出幸灾乐祸的笑,向我伸出刚才用力打我这扇门的大手来抓我的衣袖。
    “不要碰我!”我不知哪来的勇气,瞪着眼睛向他喊了一句。目光相触时,我感到他眼里透来的冰冷。
    取代我原本以为是一通臭骂的是,那双大手把我拖下了楼。“真可惜,匹萨被我吃完了,这餐具还没有洗。”他把我推到了厨房里。
    后来我只记得我一直在哭,到底我怎么把沾满他恶心的口水的餐具洗完的我已经不记得了。我只知道我一定不会是心甘情愿的站在那里洗完餐具的。
    之后一下午却相安无事。我躲在我的已经没有防御性的房间里,啃刚刚找到的妈妈放在我房间里的两片干面包。四岁,我已经学会了对人视而不见,不理不睬。也许因为我恨他,不会去惹一个忘了他猎物的狼。
    安静的氛围似乎永远不可能在我和爸爸之间出现。天麻麻黑了。我正盼着妈妈回来,好让我今天不再提心吊胆。只是,我越等,时间变得越慢。天全黑了,妈妈还是没有回来。我看着窗外发呆,虽然窗外漆黑一片,什么都看不见,只能隐隐的听到有狐狸不停的穿行在一堆一堆垃圾中。但就是这样,也比看着楼下客厅里闷闷不乐的在一个本子上不停写着什么的烦躁不安的爸爸好。看到他,我只能想到灾难这个词。
    背后咯啷一声。我猛地回头,却看见冷笑着的爸爸把妈妈的扫帚扔在了地上。“艾琳真是个天才,不是吗?她可飞得真好!我想看看我儿子有没有遗传到他妈妈什么东西,还是只是一个窝囊的巫师。”
    我紧紧靠着窗子,紧张得看着爸爸。他的薄嘴唇因为又想到整我的招儿而扭曲着。“来,儿子,骑上它,飞到窗外去。呵呵哈哈哈哈!”他冷笑着,好像巴不得我从二楼直接跳下去摔死。
    我的年龄又小,又不知道方法,就算是扫帚请我骑上去,我也不敢。我摇摇头,声音不停的颤抖:“求你了爸爸,我,我不会。”
    “不幸的笨孩子!那我要是饿你三天,不知道你会不会呢?!哼哼!果然是个窝囊的男巫!蠢货!”他斜着眼睛瞪着我。
    我觉得我的眼泪马上就要奔涌而下了,但我不能输给他,我不要再哭给他看。我紧紧地咬着嘴唇,忍着眼泪,虽然鼻子都酸得生疼。
    他走开了。留下扫帚在我面前。
    我看着倒在门口的扫帚,眼泪哗的一下就涌了下来。为什么妈妈还没有回来?我不敢出我的房间,我怕见到爸爸又被无理取闹的为难。可是,这扫帚我若不放回扫帚房,妈妈一定也会不高兴。
    是了,原来这个狠毒的人是想要我妈妈也讨厌我!那时,我便认定他闷闷不乐的写在他本子上的东西,一定是一次又一次整我的计划!
    我虽然才四岁,但是稚嫩的牙齿已经紧紧咬起。

焚毁的记忆——Severus <wbr>Snape日记(2)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