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george家园
george家园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5,739
  • 关注人气:3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野人献曝回首学习英文路

(2010-04-30 20:25:33)
标签:

杂谈

分类: MSN搬家

野人献曝回首学习英文路

林富松

按语:近日,身染小疾,卧床听报告,或游走于昔日酷爱之网络空间。无意间,到台湾翻译学学会,通读历年文章,发觉林教授这篇小文对于外语学习,具有极大的借鉴意义,便转于此处。

不像今日许多孩子,学英文的时期非常早,大部份均从小学便开始了,我那年代初中才开始接触英文。打从初中起,我对英文便产生浓厚的兴趣,只是当时教材与设备均付之阙如,我虽以第一志愿考上新竹县立第一中学,但是初一教我英文的庄老师,他因为早期是受日本教育,整天以台湾腔的国语对我们说「日本好」(念成褥本好)。直到有一次上课文的单字例句,他把 “This is out of the question.”翻译成「这是问题以外的问题」,当时虽有疑惑,却仍傻不愣登的写下来,直到有一次月考完毕,某班一位白发皤皤的英文监考老师问我们该词何义,我们当然支吾其词,幸好他教我们说,该句是 impossible 之意,原来就是「不可能」呀,什么「问题以外的问题」!

为了联考,我也到竹东自强补习班去恶补。当时根本没有家教班,该补习班是唯一垄断竹束的一家。但我很幸运碰上教我英文的王老师,他毕业自师范大学英语系。虽然依旧是考试导向,但他常带领全班(超过一百人)朗诵课文,我十分热衷学习英文,成绩表现又佳,所以我信心满满。

直到学校举办英文朗诵比赛,才把我自以为英文不错的幻觉打碎。比赛方式是由各班英文老师推选,我那庄姓老师居然没选我,他挑中我的邹姓同学,怎么会是他?我真是失望到极点。可是柳岸花明竟然又出现一村,原来学校为了提倡英文朗诵风气,采用抽签方式另成立比赛组,老天,我居然被抽到!真是天助我也!我心想,这组人选系由抽签而得,程度应该较差,我获胜机会不是更大吗?这突来的机会也抵消了不少我对那「差劲」老师不会选才的不满,但比赛结果是,我根本没入选,害我整个人摔入失望的深渊中!

其实我对补习班王老师英文实力是蛮有信心的,他对文法规则亦十分熟练,当年我也把柯旗化那本「新英文法」念得很多遍了,书早已被我翻黑,可见当年我所下功夫亦颇深了,只是当年英文教学杂志甚少,我鲜少读课外读物,字汇的增强亦十分有限。相较之下,当年我是在教学设施与教材均不足的情况下,努力苦读英文;教学设施与教材现今可谓十足充足,然而学生不肯下功夫,不想花时间,那有可能把英文学好?虽然虚怀若谷是学习成功的重要态度,但由于自尊心做祟,往往造成学习过程中的障碍,也就是 His Achillesheel (唯一的致命伤) was his pride. 即使英文程度那么好的王老师,有一次我在参考书上看到相似词,我问他 be proud of 是否也可说成 take pride inpride oneself on 时,他的回答居然是「老师不会的,你就不需要会」我当时觉得我好像惹毛他了,一时无言以对。其后我毕业,还回去找过他,我仍不改爱问的本性,我告诉他我在棒球场的显示板看到一句英文很怪,“All stars sporting good.”为何没有动词,他也没说清楚,后来我才知道,那是一家运动器材公司的名字!他的哥哥虽教的是数学,对英文倒也挺有一套,有一次他来代课,教了我们一句,该是拿破仑在厄尔巴岛最后一役后说的一句话, ABLE WAS I EVE I SAW ELBA. 这句话被报纸刊登,因为用大写印出,才看出大有苗头。注意中间有一个字母是 V, 代表 Victory 吧,你有注意到其余的字母均是对称吗?有趣!但上了高中,读到那句话才知到是ERE,乃是before之意,是否他瞎掰就不得而知了。

我高中读建国中学(我第六十三名考进),但高一时很倒霉,被一位退伍军人转任的吴姓老师教英文,有一次上课,他把bicycle重音错念在第二音节上,同学余萃平(他后来上大学成了我的莫逆之交)拿字典所注的音标给他看,他略拉下老花眼镜,接着说:「字典错了。」我们一辈子都在谈论这个笑话。

高二英文老师唐明治(很遗憾他去年已过世),他教学十分认真,他告诉我们平日还帮中央日报译外电稿,因为我英文常考高分,唐老师常请我上讲台在黑板上写考试答案。他总是把我名字最后的「松」念成「森」。高三我选丙组(当时十分想学医),我们的英文老师是当时号称建中王牌的曾老师,听说他曾留美七年(欲没拿到学位),他的口音虽不怎样,但教材却挺扎实的。当时有一位蔡同学,英文好到你不敢置信,我常和他混在一起,他十分喜欢对我谈英文,遗憾的是,除了英文他没有一科功课好。起初曾老师发现坐在第一排的老蔡从不听他讲课,不悦地不断指责他,后来他发现真相(固为不管题目有多难,老蔡还是考九十分以上),结果每上英文课,曾老师便告诉老蔡不用听,叫他念国文。联考时他大爆泠门,成了本班的大黑马,他居然考上第二志愿──北医的医学系。因为当年我们用的是BSCS的生物版本,他最后读的是英文的版本! 他常叫我拿字典考他,随便翻一页找个字考他,信不信由你,这个游戏我还没赢过!因为我爱写笔记,有一次他发现我的笔迹与他的颇为神似,他拿过去仔细看过之后,在我笔记空白处写上:“ On closer examinationits apparently different from mine.”。听说他初一时常去一间美国教堂玩,神父十分疼爱他,猛教他英文,所以他成为英文怪胎。

上台大才是我英文程度急速起飞的阶段,尤其大二开始。大一时好友余萃平好意告诉我,tyrant 这字的 r 需抬起舌头,我念成l,成为Thailand。我从大二起到台大外文系修英语会话,来自MinnesotaBabara Lutes 对我们的发音要求十分严格,任何地方出现的the 都要咬舌头,否则便会被她叮,那段时光学习蛮丰硕的,她有次下课后与我们一同走在台大校园,我提到她男友Herzog,她说我念她男友的名字比她还准,这多亏我德文老师wilfred Koch 的功劳。

研一时我鼓起勇气参加台大英语演讲比赛时,我不断去找我在外文系修Speech and Debate课的老师 Mr. Friest (他是Priest) 练习,他还帮我把文稿改得更口语些,比赛时有46 位参赛者,所以先来一次即席演讲 (Impromptu Speech) 进行淘汰,最后剩16 位进入决赛,录取5名,我得到第三名(second runner-up),其余录取者全是女生,有三位是台大外文系。台大外文系教授颜元叔也是裁判之一,他告诉得第一名的外文系曹丽文说我的讲稿内容最好,因为题目是: My View on Taiwans Economic Situation. (我对台湾经济状况的看法),那是我的主修。

我在交通大学管理学院所上的课当中,最具挑战的当然是IMBA课了。起先我以学生也不是以英语为母语为由,使自己不那么紧张,直到有一学期发现学生中有美国人(其实是美裔瑞典人)时,的确让我有点不自在,上课也较患得患失,惟恐表达得不准确。其实后来发现自己是多虑了,以我的英文能力不仅沟通毫无问题,那些外国学生还颇满意呢。

我上IMBA的课所以全程均使用英语,主要因为班上十几位外国人几乎听不懂中文,最主要也是课程原本就是如此设计的,绝不能失信于学生。但是班上有外国学生反应,清华大学的IMBA课,有教授虽以英文简报表达课程内容,却以中文讲解,搞得外国学生雾煞煞,的确有挂羊头卖狗肉之嫌。

文化差异所产生的冲击(Culture Shock)特别引人注意。有一位来自南非史瓦济兰的学生,他说他父亲有12位太太,在他的国家娶老婆要准备17头牛,当然房子与土地是必备的,我们马上追问他,他却说自己只有一位太太。有学生对我们的传统市场感到十分新鲜。我问来自Turkey的学生为何国名用该字(火鸡),他也说不上来。一位大学主修社会学的美国小姐,竟然不懂 black humor为何意,他父亲以上三代都是传教士的美国人Steve,对我用的 idiomto teach your grandmother to suck the egg.”居然也表示没听过,颇让我意外。

在这段重要的学习过程中,我认为我做了几项重要的重建工作:

1.发音系统的重建(Reestablish your pronunciation system)

检讨发音的第一步当然是字母,第 一个字是H的读音, 必须发长音 e , 另一个字母则是N, 须念enteren音,这个字母有太多人念错,错念成中文之「恩」音。 像NBA不少记者均念错, 另外就是百分比符号 %,须念成percent,重音在第二音阶, 有些人念在第一音阶, 听起来以为是person,非常刺耳。 就像中文的贿赂, 常在电视上听到记者把「赂」(音同「路」), 念成「络」的音。平常人念错没话说, 媒体记者念错则颇离谱。 美国音舆英国音之间, 发音差异是蛮大的,最好就使用一种纟统的音, 混杂使用麻烦就大了。 像leisure 这个字, 美国人念 i 长音(如 eat ), 英国人则发e 短音(如 let) 。 下面有几个字, 重音常被读错, 今列出并用括号的数字表示重音在该音节: variable(1)parameter(2)metabolism(2)mechanism(1)formidable(1)admirable(1)alternative(2)

说英语时口音的正确性十分重要, 你语法有误可能还能让人了解, 但发音错误却常让听者满头雾水,所以任为一个字都不可拖泥带水,尤其在念咬舌音 “th(interdental consonant) 时,更要做得扎实,否则如 “think” 舆 “sink”, “mouth” 与 “mouse” 不分, 则后果便很严重; 另外像元音的区分, 如 badbed ; tastetest均颇为要紧。

底下有一张个人整理的发音练习表,可以多加练习:

²        cancel cancer kill cure

²        bill beer pale pair live leave

²        bell bear rail rare have bad bed

²        listen whistle castle sheriff

²        bury leisure boss bus apple April

²        commerce commercial debt level

²        middle mechanism calamity

²        parameter alternative twelve

²        mature salary celery won one

²        hypothesis reservoir rendezvous ennui

²        repertoire metabolism food foot

²        rice lice Dad dead

²        bad bed sad say said

当然, 以上所列的字读者必须确实的念准,其它类似的字自可举一反三了。 虽然市面上有些补习学校拼命在提倡所谓的自然发音法, 本人认为效果有限, 尤其遇到无法由拼字直接发音的例子,麻烦就大了。 像 buryennuidebtSeansheriffrendezvous 等字,均不易用所谓的自然发音法念对,多听或使用音标符号可能是较正确的方法。 另外,市面上也有一些颇为怪异的英文单字记忆法,比如用中字的谐音去标注该字, 个人非常不赞成,我觉得这种快捷方式绝对会弄巧成拙,其实用声音去记字是最有效的方法, ,你认为怎样会把一首歌唱好? 当然是不断的练习啦。 不花时间就想一僦可几,对学好一种语言来说是不太可能的。

2.多读英文书, 如自传,小说,杂志, 报纸 在文章脉胳中吸收自己的字汇
(Learning new words in the context of books
magazinesand newspapaers)

英语要说得好,字(words)的掌握占有十分重要的地位。因为字乃是知识的象征,掌握精确思想之钥(Words are the symbols of knowledgethe keys to accurate thinking.)。当然,广泛阅读是增加个人字汇(vocabulary) 的不二法门。对于非母语的学生,能在文章的脉络中,靠上下文学得字的内涵,日后方能真确的运用该字,也就是掌握其真义。但是也有语言学家把英文比喻成女人的衣柜, 充斥一些她不想用的衣服,而她想穿的那件却找不到,实在挺贴切不过。当然也有一些专门讨论字的书,目的在缩短读者提升其字汇的时问,加快字汇的扩增速度。有些学者写这类书的理由,系想改善一项持殊的现象,学者发现美国的孩子,刚开始学字时,好比一块非常会吸水的海绵,大约三岁时,巳能使用一千字左右,认识的字更达三或四千字,到达十岁时其字汇更戏剧性增加至20,000字,然而可惜的是,这种由好奇心及兴趣推动的原动力,却随年龄之虚长而逐渐式微,成人每年增加的字汇居然只有五十至六十个。

有鉴于此, 文字学家(etymologist) Norman Lewis 写了那本” Word Power Made Easy” ,希望透过该书的设计,以有效能地(effectively) ,超快速地(jet-propelled speed) ,协助读者重获过人的智力, 再度以敏锐,无止尽的好奇心, 重建你孩提时的「强劲学习力」(Power urge to learn) ,所以在该书的铺陈上, 系建立在两大简单的原则上: (1) 字乃是想法的语言表征(Words are the verbal symbols of ideas)(2) 你所熟悉的想法愈多, 认识的字便愈多(the more ideas you are familiarthe more words you know) 因此,成功的人拥有卓越的字汇(Successful people have superior vocabularies.) 作者更表示,字乃是全世界最大的宝藏之一(One of the greatest treasures in the worldwords)

 

3.勤于使用英英字典(Use English-English Dictionary frequently)

字典的充分使用是有效学习英文不可或缺的好习惯,英文大师吴炳钟先生过去在对孜孜学子演讲时,便不断强调使用英英字典的重要性,记得他举出一个他过去未仔细查核字典的字cohort,他原以为是一个好字,指的是一群同属性的人,或古罗马时的军团,后来查字典才发现,原来美国人使用此字有贬低人的意思,系指同谋者,比如 the mayor and his disreputable cohorts.(市长和他那群臭名昭彰的同伙) 。不查字典可真危险啊!余光中教授在为朗文当代高级辞典(Longman Dictionary of Contemporary English)写的序中,亦提到他自己在多年前舆一位美国太太聊天,提到一位昼家,余教授说了一句话:It seems you are intimate with him. 不料对方「笑容顿失,险色尴尬,言语嗫嚅,不知如何是好」原来这个字intimate虽是指关系密切,但用在形容男女阅系时要格外小心,因为有性的含意,如果说成 “They were intimate three times” 则指他们有三次性行为。所以余教授再三强调,查字典是一门学问,一大锻炼。

以个人的观察,当你向学生推荐便用英英字典之际,他们总立即响应,字典若以英文解释怎么看得懂?当然也可以使用英英。英汉双解辞典,其实像朗文(Longman)Macmillan English Dictionary 对使用者均有贴心的考虑,其解释用字系以最常用的2000-2500 字为之,Macmillan English Dictionary甚至将这2500个称之为界定用字汇(Defining Vocabulary)详列于字典后供使用者参考。除非你的字汇水平低于2500字,否则使用上述两种英英字典应得心应手。

 

4.多看电影或电视影集, 多模仿(Use DVD as learning tools)

如果利用欣赏电影来学英文则更是逸趣横生,配合目前 DVD 的播映技术,可以自由控制字幕的出现,读者可以利用反复练习达到学习听说英文的效果。可以把每个练习段落放短,譬如十五分钟,先把字幕消除,其次再用英文字幕,再换中文字幕,最后就是要听懂无字幕的情节。 使用英文字幕时,可利用暂停的方式记下用字或查字典,彻底了解其意, 更重要的是要学习剧中人的语调(intonation) ,多加模仿(inmitate),自然能进步神速,这可达到耳濡目染, 潜移默化之效。(Learning by osmosis.)

 

5.找使用英语母语的人, 多练习表达自己的想法 (Try to practice English with native speakers)

当然你可以花钱请使用母语的外国人,采用一对一(One on one) 的方式上课,或者去教堂上免费的课,只是你心中一定要有准备,他们传教是很正常的,教英文可能只是一种手段,何况他们不收费,做太多的要求也是不合理的。近年来教中国人英文较积极的可能是摩门教徒。早在我服兵役时,便曾参加在中坜的英文班,他们上课十分投入,几乎不会在上英文课时传教,参加的学员也十分踊跃,事隔多年仍缅怀不已。最近我参加竹东摩门教英文高级班,受教于一位长老 Christensen,他上课非常生动,唱作俱佳,同时他学养甚丰,学员都有如洽春风之感,后来有一次课结束,刚好有机会与他闲聊,才知道原来他父亲就是大名鼎鼎的哈佛大学名教授 Clayton Christensen,也就是创新者的两难(Innovators Dilemma) ,创新者的解答(Innovators Solution) 以及创新者的修练(Seeing Whats Next) 的作者,还告诉我他父亲有一本新书即将出版,主要是辟于教育方面,前一阵子我果然在台北101大楼的Page One 看到, 书名叫 Disruptive Class,目前国内已有中译本。书名为《来上一堂破坏课》,麦格罗希尔出版。

 

http://tati.org.tw/?p=272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后一篇:哈尔滨见闻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后一篇 >哈尔滨见闻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