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蚂蚁踏歌的博客
蚂蚁踏歌的博客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64,366
  • 关注人气:12,78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谁让智障者沦为“包身工”?!

(2010-12-14 00:09:40)
标签:

亚残会

智障者

包身工

托克逊

库米什镇

杂谈

分类: 百姓时评

   

谁让智障者沦为“包身工”?!



 

谁让智障者沦为“包身工”?!



 

    亚残会正在举行,残疾人自强不息的精神正在感动着我们。然而,一则将智障者被乞丐收养所卖为“包身工”的新闻,不禁让人怒火万丈!新疆托克逊县库米什镇老国道247公里处有一家名为佳尔思的绿色建材化工厂(以下简称佳尔思厂),十余名工人(其中8人为智障人)三四年来在这里遭遇了非人待遇。周边邻居在经过多年沉默后,再也无法忍受良心折磨,向记者讲述了他们看到的残忍场景:工人们逃跑就遭毒打、干活如牛如马、吃饭与狗同锅、工钱一分都领不到……(2010年12月13日天山网)

     不妨再看看记者采访到的情况:

   记者来到佳尔思厂外观察时,被老板娘发现。记者亮明身份,称因为有人举报这里环境污染严重,所以拍照取证。听记者这样一说,慌忙赶来的工厂老板李兴林放下心来。当记者质疑工人防护措施不足的问题时,他主动表明自己手续齐全,与四川省渠县乞丐收养所,也称四川省渠县残疾人自强队,签订过用工协议。

  李兴林说,四川省渠县乞丐收养所的负责人是曾令全,“他组建了乞丐收养所,并向全国输送工人,让那些无法自理或是没有生活保障的人能够自力更生,打工赚钱。我这现在有11个工人,有3个正常,其他多少智商都有点问题,只是没有残疾证。”

    …………

    正在搬运成品的彭根贵(音)面对记者的问题,重复着这几句话:“一般情况下,只要不违反厂里的规定,就不会挨打。”“一般情况下,我们干不动的时候,就有肉吃。”“一般情况下,只要不逃跑,就不会挨打。”

  中午2时,工人们被老板急急地唤回来。大家似乎并没有习惯这个开饭点,有点不知所措。老板娘喊了几遍“吃饭!吃饭!”工人才摸进自己的房间,从床底下的破箱子上、从床边破被褥里掏出饭盆。有人端着白花花的面条高兴地跑出屋子,蹲在墙角呼噜呼噜直往嘴里倒。“今天的要好点,今天的面里有油!”盛面条的大铝锅放在地上,老板娘一勺一勺舀给工人。两条狗进进出出,时不时把头抻进锅里,舔着面条。老板娘举着大勺,冲狗叫了一声,见狗并不离开,也就不再管了。

    …………

    看到这里,不知道有多少人能保持平静。

    不禁要问,是谁让这些智障者沦为“包身工”,来到这人间地狱?

    黑心老板李兴林无疑是直接责任人。无论他的手续多么齐全,他这样对待工人,对待残疾人,难道能够心安理得吗?给人以人的待遇,这是起码的道理。尽管现在的黑心老板不少,但黑到这个程度的,非常人能做出来。别忘了,人在做,天在看!

    组建乞丐收养所的曾令全,可以算作始作俑者。“始作俑者,其无后乎?”按照记者后续的调查,这个曾令全很可能是另一案件的逃犯。据《民主与法制时报》2007年报道,2006年湖南耒阳市因一名无名乞丐的死亡而牵出过四川省渠县乞丐收养所,经警方调查了解,这个收养所是靠收集并控制众多残疾人做工牟利,该乞丐是做工时被毒打致死的。渠县民政局相关负责人当时在接受记者的采访中表示,该县没有任何民间的乞丐和残疾人救助组织来登记注册过,且他们并不认识曾令全这个人。而警方称,耒阳市无名乞丐案发后,曾令全即已潜逃。

    那么这就扯出另外一个问题,如果李兴林所言属实——对照2007年《民主与法制时报》的报道,似乎有迹可循——那么,耒阳市警方上网追逃了吗?如果上网了,曾令全怎么会用同样的名字与李兴林签订“合同”而不被发现?我相信渠县民政局那位负责人的话,没有曾令全这个人去注册什么组织——现在连正规的社团都不去注册,哪有这样一个坑蒙拐骗的家伙会去注册呢?——然而湖南的案件就该到此结束吗?

    回到新疆托克逊县库米什镇。我要说这里不偏僻,大多数人不答应。可是如果说这里是南北疆重要通道,确实是事实。不管怎样,一个工厂坐落在这里,雇佣了十几个人,对于贫穷落后,缺乏工业的地方,库米什镇地方政府要说一点不知道,恐怕说不过去。这不,记者采访了当地派出所的一名副所长,副所长表示,派出所也听说过佳尔思厂,并去厂里查看过,但厂老板称与四川省民政部门签署过用工合同,就没再过问。——听也听说了,看也看过了,但就是没有发现问题。究竟该不该,我说不好,但是……你懂的。

    再要掰一下指头:工商部门大约是发过执照的,不然工厂岂不是非法的?建材化工厂属于比较容易有污染问题的企业,环境保护部门检查过没有?现在天天抓安全生产,大检查一个接一个,安监局来查过没有?该厂雇有十几人,劳动监察部门就是一年一度的突击检查,是不是也该发现一些问题?……难以置信的是,这家工厂仿佛开办在外星球,所有的“有关部门”都一无所知?!

    你不能指责这些工人为什么不去反抗,因为他们是智障人士!即使是智障人士,他们中也有人试图逃跑。报道说:“鼻子上挂着片烂布的王力,40岁,是工人中与记者沟通最顺畅的。两年间他跑过两回,也被毒打过两回。‘第一次都快到托克逊了,被他们开车抓回来了,想跑掉是不可能的。’”

    于是,一个令人发指的人间地狱就这样诞生了。谁让智障者变为“包身工”?谁该为这些负责?我不说……你懂的。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