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如舸斋王依民
如舸斋王依民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97,450
  • 关注人气:44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齊東野語》卷三2

(2008-07-04 15:23:58)
标签:

宋代

周密

笔记小说

杂谈

分类: 自校纯文本古籍

因勸與殿帥郭杲同議。汝愚遂遣范仲壬及詹體仁諭意,杲皆不答,汝愚大恐。彥逾曰:“某嘗有德於杲。”遂馳告之曰:“近日外議洶洶(一作洞),太尉知否?”杲曰:“然則奈何?”彥逾遂以內禪事語之,曰:“某與趙樞密第能謀之耳。太尉為國虎臣,此事全在太尉。”杲猶未語,彥逾曰:“太尉所慮者,百口之家耳。今某盡誠以告,太尉不答,豈太尉別有謀乎?”杲矍然而起曰:“敢不效使令。”遂與區處發軍坐甲等事。還報汝愚,議遂定。乃謀可白事于慈福宮者。始擬吳琚,琚,憲聖也。琚辭。或云:“已白憲聖,不許。”繼用吳環,環亦辭。於是令徐誼、葉適因閣門蔡必勝諭意於知閣門事韓胄。胄母,憲聖女弟也,其妻又憲聖女,最為親近。胄慨然曰:“某世受國恩,在肺腑,願得效力。”於是往見慈福宮提舉張宗尹曰:“事勢如此,我輩死無日矣。”宗尹曰:“今當如何?”遂告以內禪事,且云:“須得太皇主張方可。”宗 * 29尹遂許為奏知。次日未報,胄懼,遂親往慈福宮。適值憲聖感風不出,胄益窘,立殿廡垂涕。重華宮提舉關禮適至,邀問之,胄不敢言,因指天為誓,胄遂具述其事。禮曰:“卽當奏知,少俟可也。”禮入見,垂涕。憲聖問曰:“汝有何苦?”曰:“小臣無事,天下可憂耳。”憲聖蹙額不言。禮曰:“聖人讀萬卷書,曾見有如此時節,可保無虞否?”憲聖曰:“此豈汝所知。”禮曰:“此事,人人知之。丞相已去,所賴二三執政,旦夕亦且去矣,中外將誰賴乎?”言與淚俱。憲聖驚曰:“事將奈何?”禮曰:“今宰執令韓胄在外,欲奏內禪事。望聖人三思,早定大計。”憲聖不語,久之,曰:“我前日略曾見吳琚說來,若事順,須是做教好。”且許來早于梓宮前垂簾,引執政面對。禮遂傳旨胄,胄乃復命於汝愚。始往報陳、余端禮及郭杲,並步帥閻仲。關禮使其姻黨閣門舍人傅昌朝,密制黃袍。先是,嘉王數日謁告。執政諭宮僚彭龜年等曰:“禪祭重事,王不可不入。”七月四日甲子,禪祭。群臣入,王亦入。執政率百僚詣大行前,奏請太皇。頃之,垂簾。有旨令韓胄同執政奏事。汝愚等再拜,詣簾前奏曰:“皇帝以疾,至今未能執喪。臣等累入劄,乞立皇子嘉王為皇太子,以人心。皇帝批出‘甚好’,繼又批‘曆事歲久,念欲退閑’。取太皇太后旨處分。”憲聖曰:“皇帝旣有御筆,相公自當奉行。”汝愚等奏曰:“此事甚大,須降一指揮方可。”憲聖曰:“好!好!”汝愚遂袖出所擬指揮以進,曰:“皇帝以疾,未能執喪。曾有御筆,自欲退閑。皇子嘉王,可皇帝位。尊皇帝為太上皇帝,皇后為太上皇後。”憲聖覽訖曰:“甚好。”汝愚等再拜奏曰:“凡事全望太皇太后主張。”憲聖首肯,遂乞令都知楊舜卿提舉壽康宮,以任其責。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