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如舸斋王依民
如舸斋王依民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97,450
  • 关注人气:44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齊東野語》卷二3

(2008-07-04 14:58:31)
标签:

宋代

周密

笔记小说

杂谈

分类: 自校纯文本古籍

    符離之師
孝宗隆興元年正月,以張浚為樞密使,仍都督江淮軍馬,五月,兼都督荊、襄。浚入見,屢奏欲先取山東。時顯官名士如王大寶、胡銓、王十朋、汪應辰、陳良翰等,皆魏公門人,交贊其謀。左僕射史浩獨不以為然,曰:“宿師於外,守備先虛。我能出兵山東,以牽制川、陝,彼獨不能驚動兩淮、荊、襄,以解山東之急邪?惟當固守要害,為不可勝之計。必俟兩淮無致敵之慮,然後可前。若乃順諸將之虛勇,收無用之空城,寇去則論賞於朝,寇至則僅保山寨,顧何益乎?”
繼而主管殿前司公事李顯忠,建康都統制邵宏淵,亦奏乞引兵進取。浩曰:“二將輒自乞戰,豈督府命令有不行邪?”督府遣李椿以書遺浚子栻曰:“復討賊,天下之大義 * 19也。然必正名定分,養威觀釁,而後可圖。今議不出於督府,而出於諸將,則已為輿尸之凶矣。況藩籬不固,儲備不豐,將多而非才,兵弱而未練,節制未允,議論不定,彼逸我勞,雖或有獲,得地不守,未足多也。”武鋒軍都統制陳敏曰:“盛夏興師,恐非其時。兼聞金重兵皆在大梁,必有嚴備。萬一深入,我客彼主。千里爭力,人疲馬倦,勞逸旣異,勝負之勢先形矣。願少緩之。”浚皆不聽。韓元吉以長書投浚,言和、戰、守三事。略云:“和固下策,然今日之和,與前日之和異。至於決戰,夫豈易言?今舊兵憊而未蘇,新兵弱而未練,所恃者一二大將;大將之權謀智略旣不外見,有前敗于尉橋矣,有近於順昌矣,況渡淮而北,千里而攻人哉!非韓信、樂毅不可也。若是,則守且有餘。然彼復來攻,何得不戰?戰而勝也,江淮可守;戰而不勝,江淮固在,其誰守之?故愚願朝廷以和為疑之之策,以守為自強之計,以戰為後日之圖。自亮賊之隕,彼嘗先遣使於我矣,又一再遺我書矣,其信其詐,固未可知,而在我亦當以信與詐之間待之。蓋未有夷狄欲息兵,而中國反欲用兵者。”云云。參贊軍事唐文若、陳俊卿,皆以為不若養威觀釁,俟萬全而後動。亦不從。遂乞日降詔幸建康,以成北伐之功。史浩曰:“古人不以賊遺君父,必俟乘輿臨江而後成功,則安用都督哉?”上以問浩,浩陳三說云:“若下詔親征,則無故招致敵兵寇邊,何以應之?若巡邊犒師,則德壽去年一出,州縣供億重費之外,朝廷自用緡錢千四百萬,今何以繼?若曰移蹕,欲奉德壽以行,則未有行宮;若陛下自行,萬一金有一騎衝突,行都騷動,何以處之?”孝宗大悟,謂浚曰:“都督先往行邊,俟有功緒,朕亦不憚一行。”浚怒曰:“陛下當以馬上成功,豈可懷安以失事機。”及退朝,浩謂浚曰:“帝王之兵,當出萬全,豈可嘗試而圖僥倖?主 * 20上承二百年基業之,漢高祖起于亭長敗亡之,烏可比哉?”尋復論辨於殿上,浚曰:“中原久陷,今不取,豪傑必起而取之。”浩曰:“中原必無豪傑,若有之,何不起而亡金?”浚曰:“彼民間無寸鐵,不能自起,待我兵至,而為內應。”浩曰:“勝、廣能以鉏耰棘矜亡秦,彼必待我兵至,非豪傑矣。若有豪傑而不能起,則是金猶有法制維持之,未可以遽取也。今不思,將貽後悔。”又上疏力諫曰:“靖康之禍,忠臣孝子,孰不痛心疾首?思欲蹀血朔(按津逮本作虜)庭,以雪大恥。恭想宸衷,寢膳不忘。然邇安可以服遠。若大臣未附,百姓不信,而遽為此舉,安保其必勝乎?苟戰而捷,則一舉而空虜庭,豈不快吾所欲?若其不捷,則重辱社稷,以資外侮,陛下能安于九重乎?上皇能安於天下之養乎?此臣所以食不甘味,而寢不安席也。浚,老臣,慮宜及此。而溺於幕下新進之謀,眩於北人誑惑之說,是以有請耳。德壽豈無報復之心?時張、韓、劉、岳,各擁大兵,皆西北戰士,燕、薊良馬;然與之角勝負於五六十載之間,猶不能復尺寸之地。今欲以李顯忠之輕率,邵宏淵之寡謀,而欲取勝,不亦難哉。惟當練卒士、備器械、固邊圉、蓄財賦、寬民力,十年而後用之,則進有國復之功,退無勞師費財之患,此臣素志天下大計也。”旣而督府乏用,欲取之民,浩曰:“未施德於民,遽重征之,恐賊未必滅,民貧先自為盜。必欲取民,臣當丐退。”上為給虛告五百道,且以一年歲幣銀二十五萬兩添給軍費。浩復從容為浚言:“兵少而不精,二將不可恃。且今二十萬人,留屯江淮者幾何?曰十萬。復為計其守舟運糧之人,則各二萬,則戰卒六萬耳。彼其畏是哉!況淄、青、齊、鄆等郡,雖盡克復,亦未傷彼。彼或以重兵犯兩淮,荊、襄為之牽制,則江上危如累卵矣。都督於是在山東乎?在江上乎?”如此詰難者凡五日。又委曲勸 * 21 之曰:“平日願執鞭而不可得,幸同事任,而數數議論不同,不惟為社稷生靈計,亦為相公計。明公以大未復,決意用兵,此實忠義之心。然不觀時勢而遽為之,是徒慕復仇之名耳。誠欲建立功業,宜假以數年,先為不可勝之計,以待敵之可勝,乃上計也。明公四十年名望,如此一旦失利,當如何哉?”浚曰:“丞相之言是也。雖然,浚老矣。”浩曰:“晉滅吳,杜征南之功也,而當時歸功於羊太傅,以規模出於祜也。明公能先立規模,使後人藉是有功,是亦明公之功,何必身為之?”浚默然。明日內引,浚奏曰:“史浩意不可回也。恐失機會,惟陛下英斷。”於是不由三省、密院,徑檄諸將出師矣。德壽知之,謂壽皇曰:“毋信張浚虛名,將來必誤大計。他專把國家名器財物做人情耳。”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