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如舸斋王依民
如舸斋王依民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97,450
  • 关注人气:44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曾巩集(卷三十三)

(2008-07-04 15:05:56)
标签:

宋代别集

杂谈

分类: 自校纯文本古籍

●卷三十三·奏狀十七首

 

    【進奉熙寧四年明堂絹狀】

 

    祀而嚴配,王國之上儀;助者駿奔,人臣之常奉。前件物,實之用篚,旅以造庭。阻就列以陪祠,庶將心於拱極。載循僭冒,伏積震惶。

 

    【進奉熙寧七年南郊銀絹狀】

 

    天休不宰,故大報於親郊;上德難名,唯駿奔於助祭。兹爲邦禮,以合人情。前件物,輒用土毛。敢參庭實,第從臣之嘉頌;獨遠清光,得萬國之歡心。庶將薄意,干冒旒扆。臣不任。

 

    【進奉熙寧七年同天節銀絹狀】

 

    自天生德,與世爲歸。屬當載育之期,敢薦無疆之祚。前件物,輒備土毛之末,用參篚貢之餘。遠守蠻荆,莫預造庭之會;仰懷象魏,但祈難老之祥。 * 第478页。

 

    【進奉熙寧八年同天節銀絹狀】

 

    元命在躬,方啓龍興之運;鴻圖集祉,爰開鳦降之祥。前件物,敢薦服官,用參庭實。緣易供之薄獻,祝難老之殊祥。

 

    【襄州乞宣洪二郡狀】

 

    右,臣今任至今年九月成資,已蒙差太常少卿孫頎替臣成資闕,今臣去替祇有數月。竊念臣爲有私便,欲乞就移洪州或宣州一任,情願守待遠闕。謹具狀奏聞,伏候敕旨。

 

    【奏乞回避吕升卿狀】

 

    右,臣伏奉敕命,就差權知洪州軍州事,充江南西路兵馬都鈐轄,已發來赴任次。今睹吕升卿授江西轉運副使,伏緣臣先任齊州,得替後,吕升卿爲京東路察訪,於齊州多端非理,求臣過失,賴臣無可捃拾。兼臣弟布與吕惠卿又有嫌隙,二事皆中外共知。今升卿任江西監司,洪州在其統屬,須至陳乞迴避,伏乞指揮檢會。臣先奏乞移洪州,或宣州,或東南一般州郡。臣爲母親見在饒州,迤邐前去饒州,伺候朝旨。 * 第479页。

 

    【奏乞與潘興嗣子推恩狀】

 

    右,臣伏睹本州人試將作監主簿潘興嗣,五歲以父任得官,二十二歲授江州德化縣尉,不行。熙寧二年,朝廷察其高,以爲筠州軍事推官,不就。今年五十六歲,安於静退三十餘年。

    臣竊以康定中,徐復以處士收用,辭不就,得官其一子。近王回、孫侔皆以幽潛見録,命下而回已死,亦得官其一子。李覯以國子直講退歸死十年,亦得禄其後。則國家之於激獎廉退,既肆其所守,又恩及其世,蓋有故事。今與王回同時見録之人有孫侔,而後又有興嗣,處幽不改其操,皆已白首,然未有爲上聞者,故其子獨未蒙恩。

    竊以康定至今幾四十年,士之抗志於隱約,而爲朝廷所知者,止此數人。蓋枯槁沉溺,其守至難,故其人至少。爲國家者,取而顯之,使天下皆知士之特立無求於世者,不爲上之所遺,則自重者孰不勉?浮競者孰不悔?可謂施約而勸博。寵禄之所以勵世,其實在此。臣故敢以聞,伏惟陛下幸察。侔及興嗣,躬難進之節,遭遇聖時,用王回、徐復、李覯爲比,加恩其子,使斯人不卒窮於閭巷,足以明示天下。興嗣有子羣,年二十六歲。孫侔今家真州。謹狀奏聞,伏候敕旨。

 

    【奏乞復吴中復差遣狀】

 

    右,臣伏見提點本州玉隆觀、龍圖閣直學士、給事中吴中復,年六十六歲,精力未衰,志意甚壯,曆* 第480页。事累朝,嘗任諫官御史,以直道正言,能稱其職。又任邦伯,理兵治民,皆有可紀。孔子曰:“如有所譽者,其有所試矣。”如中復之材,有已試之效,可謂明白。方今中外任使,嘗患乏人,如中復者,豈可遂其間逸?欲乞召至左右,使典司獻納,或委以藩鎮,使剸治煩劇,必能上副憂勤,不負寄任。況中復年未當退,又無疾病,處之散地,衆謂非宜。伏望早賜收用,以稱朝廷尚賢求舊之意。臣忝任州長,不敢不言。謹具狀奏聞,伏候敕旨。

 

    【辭直龍圖閣知福州狀】

 

    右,臣凖洪州送到敕牒一道,授臣直龍圖閣、就差權知福州,交割本職公事與以次官員,發赴本任者。孤遠之臣,幸蒙收擢。聖恩深厚,誼豈敢辭?伏念臣老母年高,近歲多病。臣弟布已移知廣州,見赴本任。臣若更適閩越,則兄弟並就遠官。犬馬之志,不勝徬徨。伏望聖慈矜憫,特寢新命,與臣一便地差遣。所有敕牒,臣未敢祗受,已牒洪州,寄軍資庫收管。臣已交割本職公事與以次官員,不敢於舊任處久住,見迤邐前來,聽候指揮。謹具狀奏聞,伏候敕旨。

 

    【福州舉知泉州陳樞久不磨勘特與轉官狀】

 

    右,臣體訪得轄下知泉州尚書屯田員外郎陳樞,不下磨勘文字已十五年。中間曾遇覃恩改官,其* 第481页。於綿曆歲月,積累勞能,則考課常法,蓋未及之,列于郎曹,爲日已久。方當朝廷崇尚廉素、誡抑浮競之時,樞獨安于沖静,所守如此。況樞操履純篤,出自天資;治行循良,見于衆論。自曆州縣,及任淮南提點刑獄,與今來再任泉州,所至風績,皆可稱紀。伏乞特降指揮,下審官東院,檢會樞合該磨勘日月,采其久不自陳,特與優轉名曹,以獎恬退。臣忝備寄任,不敢不言。謹具狀奏聞,伏候敕旨。

 

    【福州奏乞在京主判閒慢曹局或近京一便郡狀】

 

    右,臣輒露悃愊,仰干旒扆。臣母老多病,見居京師。臣任福州,臣弟布任廣州,相去皆數千里。臣犬馬之志,實不遑寧。臣昨移福州之日,曾乞哀憐,改授近地,尋奉聖旨不允,不敢再請。臣既到任,屬所部之内,寇孽遺類往往尚聚山谷,居人未寧,遠近疑駭,而州之屬邑,又有出於旱饑之後。臣於此時,正當竭其駑鈍,復不敢以私計自陳。自去冬及今春以來,上賴朝廷威德,蟻聚餘寇,悉又殄除。田疇之閒,連獲登稔。今山海清謐,千里宴然,里閭相安,粟米豐羨。臣於所部,乃無一事可以自效。況臣到任,今年八月已及一年。遠去庭闈,爲日已久。晨昏之戀,誼難苟止。則臣可以乞恩,實在今日。伏見朝廷至仁,比來羣臣之中,有欲便於養親者,並蒙聽許。況臣母子各已白頭,兄弟二人皆任遠地,今臣於官守,又無可以驅馳之事。伏望聖慈憫惻,以臣老母見在京師,與臣一在京主判閒慢曹局差* 第482页。遣,或就移近京一便郡,庶便親養。臣雖糜殞,曷報聖恩?臣不任惶懼戰汗激切屏營之至。

 

    【移明州乞至京迎侍赴任狀】

 

    右,臣昨以老母在京,而臣知福州,臣弟布知廣州,相去各數千里,幸臣所部之内,盜賊殄除,年穀豐稔,臣於守官,既無可驅馳之事,而臣到任已及一年,遠去庭闈,爲日已久,奏乞聖慈哀憐,以臣老母見在京師,與臣一在京主判閒慢曹局差遣,或移臣近京一便郡,庶便親養。尋准中書劄子,已降敕命,差臣權判太常寺兼禮儀事。奉聖旨,仰臣交割職分公事訖,發來赴闕。臣遂起離前來,至洪州,睹進奏院報,已差臣知明州。

伏念臣已奔馳在路,屈指計日,望至親側。竊計臣老母之心,聞臣之來,倚門之望,固已深切。今母子垂欲相見,而臣忽他改差遣。晨昏之戀,既未得伸;迫急之誠,惟知涕泗。且臣母子各已白首,臣母近歲多病。臣弟布又知桂州,私門之内,長子二人皆違左右。而臣於兄弟之内,又最居長。犬馬之志,豈敢苟安?況今所得明州,足可迎侍。臣不敢別有陳乞,欲望出自聖恩,特賜矜憫,許臣徑馬暫至京師,迎侍老母赴任,不敢別有住滯。伏惟天地之德,哀而憐之。

    臣欲候授敕後,陳此懇誠。臣見在道路,恐慮敕命附遞前來,或致遲延,須至便具奏請,所貴早得* 第483页。指揮,不致別有留滯。臣見水路前去,所有朝旨,乞降至真州,以來付臣。謹具狀奏聞,伏候敕旨。

 

    【明州奏乞回避朱明之狀】

 

    伏爲本路提點刑獄朱明之,是臣母之親堂弟,牒明州檢到敕條,竊慮合該回避,須至奏聞者。右謹具如前。乞賜檢會,如合該回避,欲望聖慈,念臣在外十有一年,已更六任,幸遇非常之主,職與内朝。而自陛下卽祚以來,未得一親玉色,人臣愛君惓惓希慕之心,未能自棄,爲日已久。兼臣昨任福州,已係遠地,迎侍不得。卽今老母多病,見在京師,人子之義,晨昏之戀,固難苟止。二者於臣之心,實爲迫切。如臣合當避親,臣不敢陳乞在京差遣,只乞對移陳、蔡一郡,許臣暫至京師,迎侍老母赴任,使臣仰得就日月之光,俯得伸犬馬之養。

    臣至孤至遠之迹,抱此微誠,如不自言,誰當爲臣言者?伏惟陛下天地父母哀而憐之,出自聖慈,特賜矜許。臣不任母子區區激切之情。謹具狀奏聞,伏候敕旨。

 

    【進奉元豐元年同天節功德疏狀】

 

    彌月開祥,本周家之極盛;千秋紀節,由唐室之寖昌。矧屬熙朝,實標華旦。是敢虔遵象教,恭啓* 第484页。法筵。傾率土之歡心,祝後天之遐筭。庶偕動植,永賴生成。

 

    【進奉元豐元年同天節銀狀】

 

    鳦鳥之詩,本商人之所自出;《生民》之什,原周室之所由興。矧屬休辰,實開令節。生成之造,雖難稱於大恩;愛戴之心,庶可將於薄物。用祝乾坤之久,永爲夷夏之依。

 

    【進奉元豐二年同天節銀絹狀】

 

    人神佑助,是開彌月之祥;夷夏歸依,方祝後天之筭。前件物,旅於庭實,出自土毛。仰睎北極之尊,用將微意;願固南山之壽,永庇羣生。

 

    【移知亳州乞至京迎侍赴任狀】

 

    右,臣五月三十日伏奉敕命,就差知亳州。既近輦轂,又便庭闈。仰荷天恩,俯從人欲,非臣淺薄所能報稱。伏念臣前奏中具陳在外十有一年,已更六任。幸遇非常之主,職與内朝。而自陛下卽祚以來,未得一親玉色,人臣愛君惓惓希慕之心,未能自棄,爲日已久。兼臣昨任福州,已係遠地,迎侍不得。卽今老母多病,見在京師,人子之誼,晨昏之戀,固難苟止。二者於臣之分,實爲迫切。如臣合當避親,臣不敢陳乞在京差遣,祇乞對移陳、蔡一郡,許臣暫至京師,迎侍老母赴任。使臣仰得就日月之* 第485页。光,俯得伸犬馬之養。

    今臣幸蒙恩詔移守亳州,如臣所請。況亳州去京不遠,欲乞許臣暫至京師,迎侍老母赴任。臣見已交割訖,發離前來。所有回降朝旨,乞降至泗州付臣。謹具狀奏聞,候敕旨。 * 第486页。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