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如舸斋王依民
如舸斋王依民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97,450
  • 关注人气:44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曾巩集(卷三十)

(2008-07-04 14:49:45)
标签:

宋代别集

杂谈

分类: 自校纯文本古籍

●卷三十·劄子六首

 

    【移滄州過闕上殿劄子】

 

    臣聞基厚者勢崇,力大者任重,故功德之殊,垂光錫祚,舄奕繁衍,久而彌昌者,蓋天人之理,必至之符。然生民以來,能濟登兹者,未有如大宋之隆也。

    夫禹之績大矣,而其孫太康,乃墜厥緒。湯之烈盛矣,而其孫太甲,既立不明。周自后稷十有五世至于文王,而大統未集,武王、成王始收太平之功,而康王之子昭王難于南狩,昭王之子穆王殆于荒服,暨于幽厲,陵夷盡矣。及秦,以累世之智并天下,然二世而亡。漢定其亂,而諸呂七國之禍,相尋以起,建武中興,然冲質以後,世故多矣。魏之患,天下爲三。晉、宋之患,天下爲南北。隋文始一海內,然傳子而失。唐之治在於貞觀、開元之際,而女禍世出,天寶以還,綱紀微矣。至于五代,蓋五十有六年,而更八姓,十有四君,其廢興之故甚矣。

    宋興,太祖皇帝爲民去大殘,致更生,兵不再試,而粤蜀吳楚五國之君,生致闕下,九州來同,復禹之迹。內輯師旅,而齊以節制;外卑藩服,而納以繩墨。所以安百姓,禦四夷,綱理萬事之具,雖創始經* 第440页。營,而彌綸已悉。莫貴於爲天子,莫富於有天下。而舍子傳弟,爲萬世策,造邦受命之勤,爲帝太祖,功未有高焉者也。

    太宗皇帝遹求厥寧,既定晉疆,錢俶自歸,作則垂憲,克紹克類,保世靖民,丕丕之烈,爲帝太宗,德未有高焉者也。

    真宗皇帝繼統遵業,以涵煦生養,蕃息齊民,以并容遍覆,擾服異類。蓋自天寶之末,宇內板蕩,及真人出,天下平,而西北之虜,猶閒人闚邊,至於景德二百五十餘年,契丹始講和好,德明亦受約束,而天下銷鋒灌燧,無雞鳴犬吠之驚一作警,以迄于今。故於是時,遂封泰山,禪社首,薦告功德,以明示萬世不祧之廟,所以爲帝真宗。

    仁宗皇帝寬仁慈恕,虛心納諫,慎注措,謹規矩,早朝晏退,無一日之懈。在位日久,明於羣臣之賢不肖忠邪,選用政事之臣,委任責成。然公聽並觀,以周知其情僞,其用舍之際,一稽於衆,故任事者亦皆警懼,否輒罷免,世以謂得馭臣之體。春秋未高,援立有德,傳付惟允,故傳天下之日,不陳一兵,不宿一士,以戒非常,而上下晏然,殆古所未有。其豈弟之行,足以附衆者,非家施而人悅之也。積之以誠心,民皆有父之尊,有母之親,故棄羣臣之日,天下聞之,路祭巷哭,人人感動歔欷。其得人之深,未有知其所由然者,故皇祖之廟,爲帝仁宗。

    英宗皇帝聰明睿知,言動以禮,上帝眷相,大命所集,而稱疾遜避,至於累月。自踐東朝,淵默恭慎,無所言議施爲,而天下傳頌稱說,德號彰聞。及正南面,勤勞庶政,每延見三事,省決萬機,必咨詢* 第441页。舊章,考求古義,聞者惕然,皆知其志在有爲。雖早遺天下,成功盛烈,未及宣究,而明識大略,足以克配前人之休,故皇考之廟,爲帝英宗。

    陛下神聖文武,可謂有不世出之姿;仁孝恭儉,可謂有君人之大德。憫自晚周、秦漢以來,世主率皆不能獨見於衆人之表,其政治所出,大抵踵襲卑近,因於世俗而已。於是慨然以上追唐虞三代荒絕之迹,修列先王法度之政,爲其任在己,可謂有出於數千載之大志。變易因循,號令必信,使海內觀聽,莫不奮起,羣下遵職,以後爲羞,可謂有能行之效。今斟酌損益,革弊興壞,制作法度之事,日以大備,非因陋就寡,拘牽常見之世所能及也。繼一祖四宗之緒,推而大之,可謂至矣。

    蓋前世或不能附其民者,刑與賦役之政暴也。宋興以來,所用者鞭朴之刑,然猶詳審反復,至於緩故縱之誅,重誤入之辟,蓋未嘗用一暴刑也;田或二十而稅一,然歲時省察,數議寬減之宜,下蠲除之令,蓋未嘗加一暴賦也;民或老死不知力政,然猶憂憐惻怛,常謹復除之科,急擅興之禁,蓋未常興一暴役也。所以附民者如此。前世或失其操柄者,天下之勢或在於外戚,或在於近習,或在於大臣。宋興以來,戚里宦臣,曰將曰相,未嘗得以擅事也。所以謹其操柄者如此。而况輯師旅於內,天下不得私尺兵一卒之用;卑藩服於外,天下不得專尺土一民之力。其自處之勢如此。至於畏天事神,仁民愛物之際,未嘗有須臾懈也。其憂勞者又如此。蓋不能附其民,而至於失其操柄,又怠且忽,此前世之所以危且亂也。民附於下,操柄謹於上,處勢甚便,而加之以憂勞,此今之所以治且安也。故人主之尊,意諭色授,而六服震動;言傳號涣,而萬里奔走。山巖窟穴之氓,不待期會,而時輸歲送以供其職者,* 第442页。惟恐在後;航浮索引之國,非有發召,而籯齎橐負以致其贄者,惟恐不及。西北之戎,投弓縱馬,相與袨服而戲豫;東南之夷,正冠束袵,相與挾冊而吟誦。至於六府順敍,百嘉鬯遂,凡在天地之內,含氣之屬,皆裕如也。蓋遠莫懿於三代,近莫盛於漢唐,然或四三世,或一二世,而天下之變不可勝道也,豈有若今五世六聖,百有二十餘年,自通邑大都至於荒陬海聚,無變容動色之慮萌於其心,無援枹擊柝之戒接於其耳目。臣故曰生民以來,未有如大宋之隆也。

    竊觀於《詩》,其在《風》《雅》,陳太王、王季、文王致王迹之所由,與武王之所以繼代,而成王之興,則美有《假樂》《鳧鷖》,戒有《公劉》《洄酌》。其所言者,蓋農夫女工築室治田,師旅祭祀飲尸受福,委曲之常務。至於《兔罝》之武夫,行修於隱,牛羊之牧人,愛及微物,無不稱紀。所以論功德者,由小以及大,其詳如此。後嗣所以昭先人之功,當世之臣子所以歸美其上,非徒薦告鬼神、覺寤黎庶而已也。《書》稱勸之以《九歌》俾勿壞,蓋歌其善者,所以興其嚮慕興起之意,防其怠廢難久之情,養之於聽而成之於心。其於勸帝者之功美,昭法戒於將來,聖人之所以列之於經,垂爲世教也。

    今大宋祖宗,興造功業,猶太王、王季、文王。陛下承之以德,猶武王、成王。而羣臣之於考次論撰,列之簡册,被之金石,以通神明,昭法式者,闕而不圖,此學士大夫之過也。蓋周之德盛於文武,而《雅》《頌》之作皆在成王之世。今以時考之,則祖宗神靈固有待於陛下。臣誠不自揆,輒冒言其大體。至於尋類取稱,本隱以之顯,使莫不究悉,則今文學之臣,充於列位,惟陛下之所使。至若周之積仁累善,至成王、周公爲最盛之時,而《洄酌》言皇天親有德、饗有道,所以爲成王之戒。蓋履極盛之勢,而動* 第443页。之以戒懼者,明之至,智之盡也。如此者,非周獨然,唐虞至治之極也,其君臣相飭曰:“兢兢業業,一日二日萬幾。”則處至治之極,而保之以祗慎,唐虞之所同也。今陛下履祖宗之基,廣太平之祚,而世世治安,三代所不及,則宋興以來,全盛之時實在今日。陛下仰探皇天所以親有德、饗有道之意,而奉之以寅畏,俯念一日二日萬幾之不可以不察,而處之以兢兢,使休光美實,日新歲益,閎遠崇侈,循之無窮,至千萬世永有法則,此陛下之素所蓄積。臣愚區區愛君之心,誠不自揆,欲以庶幾詩人之義也,惟陛下之所擇。

 

    【請令長貳自舉屬官劄子】 * 第444页。

 

    臣伏以陛下本原《周禮》,參之以有唐《六典》之書,考諸當世之宜,裁以聖慮,更定官制,以幸天下。臣誠不自揆,欲少助萬一。令無足取者,亦足以致區區愛君之心。

    竊觀於《書》,其在《堯典》,稱堯之德曰:“平章百姓,百姓昭明。”則平其賢不肖功罪之分,而章之以爵賞,使百官莫不昭明者,此人主之事也;其在《說命》曰:“惟說式克欽承,旁招俊乂,列于庶位。”則承人主之志,廣引人材,進諸朝廷者,此宰相之事也;其在《冏命》,“穆王命伯冏爲周太僕正”,其戒之曰:“慎簡乃僚,無以巧言令色,便僻側媚,其惟起士。”則使得自簡屬僚以共成其任者,此諸司長官之事也。其上下之體相承如此,所以周天下之務,蓋先王之成法也。

    故陸贄相唐,陳致理之具,以謂百司之長。至於副貳之官與夫兩省供奉之職,請委宰臣叙擬以聞。其餘臺省屬僚,請委長官選擇,指陳材實,終身保任。其以舉授之由,各載除書之內。得賢則有進考增秩褒升之賞,失實則有奪奉贖金黜免之罰。非特搜揚下位而已,亦以閲試大官。其所取之士,既責行能,亦計資望,此贄之大指也。贄於經畫之材,近世未見其比。其在相位,所陳先務如此。質之於古,實應先王之法,施之後世,可以推行,誠古今之通議也。

    陛下隆至道,開大明,配天地,立人極,循名定位,以董正治官,千載以來盛德之事也。創制之始,新命之官,任之以彌綸衆職,所繫尤重。其所更革,著於甲令,或差若毫髮,四方受其敝;或誤於須臾,累歲不能救。則於選用之體,尤不可假非其人。且臺省長官,僕射、尚書、左右丞、侍郎、御史、中丞,皆國之重任,陛下所選擇而授。今尚書既領天下之事,郎、員外郎凡二十四司,用吏幾百員,其餘屬佐,尚* 第445页。不在數中。若使本司長貳之官,自郎以下,員有未備,皆舉二人以聞,以陛下之明,其於羣臣材分,無不周知。取其所舉,擇用其一,其餘書之於籍,以爲內外之官。選用之備,庶幾爲官得人,足以上副陛下作則垂憲非常之大志。

    且本朝著例,御史、中丞、知雜至於省府之長,固得自舉其屬,而館閣、監司、牧守之官,亦嘗屢詔近位,皆得薦用所知,名臣偉人,往往由此而出。則推而廣之,求於故事,實有已試之效。其所薦之士,采用其一,其餘書之於籍,以備選擇。猶舊闕御史一員,聽舉二人,其一不中選者,亦以次甄進,則稽諸累朝,亦故事也。

伏惟陛下本周命太僕慎簡乃僚之意,采陸贄臺省長官舉吏懇懇之論,推本朝已試之法,使先王之迹,自陛下追而踐之。如此,則任衆之道隆,進賢之路廣。疏遠之士,懷材者皆得彙征;要近之臣,獎善者皆得自達。以陛下之臨照,誰敢不應之以公;以陛下之考核,誰敢不赴之以實。既得其人,授之以位,然後陛下以公聽並觀,分別淑慝,以執中主要,信行其賞罰。如此,則允釐百工,庶績咸熙,可無爲而致堯之“平章百姓,百姓昭明”,如是而也。

如臣之說爲可采者,其推行之法,陸贄所陳,惟陛下察其疏密,詳加損益,取進止。元豐三年十一月二十一日垂拱殿進呈。 * 第446页。

 

    【請令州縣特舉士劄子】

 

    臣聞三代之道,鄉里有學。士之秀者,自鄉升諸司徒,自司徒升諸學。大樂正論其秀者,升諸司馬。司馬論其賢者,以告於王。論定然後官之,任官然後爵之,位定然後禄之。論定然後官之者,鄭康成云:謂使試守。任官然後爵之者,蓋試守而能任其官,然後命之以位也。其取士之詳如此。然此特於王畿之內,論其鄉之秀士耳。故在《周禮》,則稱鄉老獻賢能之書于王也。至於諸侯貢士,則有一適、再適、三適之賞,黜爵削地之罰。而其法之詳,莫得而考。此三代之事也。

    漢興,采董生之議,始令郡國舉孝廉一人。其後,又以口爲率,口百二十萬至不滿十萬,自一歲至三歲,自六人至一人,察舉各有差。至用丞相公孫弘、太常孔臧議,則又置太常博士弟子員。郡國縣官有好文學、孝悌謹順、出入無悖者所聞,令相長丞上屬所二千石。二千石謹察可者,令詣太常受業如弟子。一歲皆課試,通一藝以上,補文學掌故缺。其高第可爲郎中者,太常籍奏。卽有秀才異等,輒以名聞。又請以治禮掌故,比二百石及百石吏,選擇爲左右內史、大行下郡太守卒史,皆各二人,邊郡一人,不足,擇掌故以補。中二千石屬文學掌故,補郡屬備員。其郡國貢士、太常試選之法詳矣。此漢之事也。

    今陛下隆至德,昭大道,參天地,本人倫,興學崇化,以風天下,唐虞用心,何以加此?然患今之學校,非先王教養之法;今之科舉,非先王選士之制。聖意卓然,自三代以後,當塗之君,未有能及此者* 第447页。也。臣以謂三代學校勸教之具,漢氏郡國太常察舉之目,揆今之宜,理可參用。今州郡京師有學,同於三代,而教養選舉非先王之法者,豈不以其遺素勵之實行,課無用之空文,非陛下隆世教育人材之本意歟!誠令州縣有好文學、厲名節、孝悌謹順、出入學悖者所聞,令佐升諸州學,州謹察其可者上太學。以州大小爲歲及人數之差,太學一歲,謹察其可者上禮部,禮部謹察其可者籍奏。自州學至禮部,皆取課試,通一藝以上,御試與否,取自聖裁。今既正三省諸寺之任,其都事主事掌故之屬,舊品不卑,宜清其選,更用士人,以應古義。遂取禮部所選之士,中第或高第者,以次使試守,滿再歲或三歲,選擇以爲州屬及縣令丞。卽有秀才異等,皆以名聞,不拘此制。如此者謂之特舉。其課試不用糊名謄録之法,使之通一藝以上者,非獨採用漢制而已。《周禮》大司徒以鄉三物教萬民,而賓興之,亦以禮樂射御書數也。

    如臣之議爲可取者,其教養選用之意,願降明詔以諭之。得人失士之效,當信賞罰以厲之。以陛下之所嚮,孰敢不虔於奉承?以陛下之至明,孰敢不公於考擇?行之以漸,循之以久,如是而俗化不美,人材不盛,官守不修,政事不舉者,未之聞也。其舊制科舉,以習者既久,難一日廢之,請且如故事。惟貢舉疏數,一以特舉爲凖,而入官試守選用之敍,皆出特舉之下。至夫教化已洽、風俗既成之後,則一切罷之。如聖意以謂可行,其立法彌綸之詳,願詔有司而定議焉,取進止。元豐三年十一月二十一日垂拱殿進呈。* 第448页。

 

    【請西北擇將東南益兵劄子】

 

    臣聞古者兵出於農,故三時耕稼,一時閲武。其於四時蒐田,則又率之從事。然則農之用力於兵,以少言之,歲當兩月。計其大概,則今之專力之兵一,當古之兼農之兵六。先王之制,天子六軍,大國三軍,次國二軍,小國一軍,軍萬二千五百人,其餘夫以爲羨卒。周有天下,諸侯之國千有八百,以中數率之,通有兵二萬五千,爲兵四千五百萬,而羨卒未在其數。以今之兵一當其六,今有兵百萬,爲八十倍少於古。以迹言之,其專力、兼農之勢固異;以多少言之,其用人之力,費人之財,今可謂省矣。古者兵出於農,故干戈、車乘、馬牛亦皆取具,而國無預焉;今兵出於國,故干戈、車乘、馬牛亦皆取具,而民無預焉。此今之兵又於民爲便者也。秦既開阡陌,而亦兵出於民。其干戈屢動,則至於發閭左之戍。魏漢而下,亦皆以民爲兵,其轉徙殺戮之禍嘗甚矣。至於後周、隋、唐修列府衛,而兵復近古。天寶以後,彍騎立,而募兵之法行。自是之後,綱紀失序,天子之勢屈於方鎮之兵,方鎮之勢屈於所部之兵。至其甚也,將之廢置出於兵。至於五代,而國之廢置出於兵。兵之禍天下,未有甚於此也。

    宋興,撥亂世反之正。太祖外削藩服,而歸之軌道;內操師旅,而束以法制。天下之惡子,非鰌之以刑,而自列於行伍;非驅之以暴,而自就於繩墨。以鎮城邑,以戍疆場。非獨爲朝廷之用,其於天下* 第449页。之良民,得以樂職而安業者,實賴其力。况又其費少於古,其便多於民,近世以來,制兵之善,未有及此者也。陛下出衆慮之表,起百職之廢,其於常武,尤屬聖心。今連營之士,訓練精銳;武庫之兵,繕治工巧,殆古所未有。

    臣誠不自揆,計今之事,竊以謂西北之宜當擇將率,東南之備當益戍兵,庶幾上副陛下威夷狄、守四方、不世出之大志。何以言之?昔太祖之世,其捍北狄,則用李漢超於關南、馬仁瑀於瀛州、韓令坤於常山、賀惟忠於易州、何繼筠於棣州;其禦太原,則用郭進於西山、李謙溥於隰州、李繼勳於昭義;其備西戎,則用姚內斌於慶州、董遵誨於環州、王彥昇於原州、馮繼業於靈州。大抵如內斌、遵誨之兵,率不過五六千人,皆責之以自守其地。今士之精銳,兵之工巧,無以復加矣,在乎得人,屬之統督之寄而已。故臣以謂西北之宜當擇將率,付之一州一路,任之以戰守之責,陛下明考核、信賞罰,以馭之而已。以此制勝,而何求而不得也?

    臣又竊以古者百里之地,爲千乘之國,有兵三萬七千五百人。今州小者,非特百里而已。士徒之衆,雖不必盡如古制,然今東南之隅,地方萬里,有山海江湖險絕之勢、溪洞林麓深僻之虞,而此諸路之兵,各不過數千人而已。其於防邏,常患不足。萬一有追胥討捕之事,理必乏人。向者邕州之不守,蓋患於救援之不繼。至於廖恩之鼠竊,而能稽誅於時月者,蓋由追討之兵不足。恩已自歸,而所遣北兵,猶在道路。則東南之寡弱,蓋可知也。以陛下之明,綱理天下,無所不備。其於東南之兵,計今之宜,雖不必如古者千乘之法,然稍增兵屯,使緩急足用,以銷奸萌,除患於未然,亦治體之所宜及。臣故以* 第450页。謂東南之備當益戍兵。區區憂國之心,惟陛下之所裁擇,取進止。元豐三年十一月二十一日垂拱殿進呈。

 

    【議經費劄子】

 

    臣聞古者以三十年之通制國用,使有九年之蓄。而制國有用者,必於歲杪,蓋量入而爲出。國之所不可儉者,祭祀也。然不過用數之仂,則先王養財之意可知矣。蓋用之有節,則天下雖貧,其富易致也。漢唐之始,天下之用常屈矣,文帝、太宗能用財有節,故公私有餘,所謂天下雖貧,其富易致也。用之無節,則天下雖富,其貧亦易致也。漢唐之盛時,天下之用常裕矣,武帝、明皇不能節以制度,故公私耗竭,所謂天下雖富,其貧亦易致也。

    宋興,承五代之敝,六聖相繼,與民休息,故生齒既庶,而財用有餘。且以景德、皇祐、治平校之:景德户七百三十萬,墾田一百七十萬頃;皇祐户一千九十萬,墾田二百二十五萬頃;治平户一千二百九十萬,墾田四百三十萬頃。天下歲入,皇祐、治平皆一億萬以上,歲費亦一億萬以上。景德官一萬餘員,皇祐二萬餘員,治平并幕職,州縣官三千三百餘員,總二萬四千員。景德郊費六百萬,皇祐一千二百萬,治平一千三百萬。以二者校之,官之衆一倍於景德,郊之費亦一倍於景德。官之數不同如此,則皇* 第451页。祐、治平入官之門多於景德也。郊之費不同如此,則皇祐、治平用財之端,多於景德也。誠詔有司按尋載籍,而講求其故,使官之數、入者之多門可考而知,郊之費、用財之多端可考而知。然後各議其可罷者罷之,可損者損之。使天下之入,如皇祐、治平之盛,而天下之用、官之數、郊之費皆同於景德,二者所省者蓋半矣。則又以類而推之。天下之費,有約於舊而浮於今者,有約於今而浮於舊者。其浮者必求其所以浮之自而杜之,其約者必本其所以約之由而從之。如是而力行,以歲入一億萬以上計之,所省者十之一,則歲有餘財一萬萬。馴致不已,至於所省者十之三,則歲有餘財三萬萬。以三十年之通計之,當有餘財九億萬,可以爲十五年之蓄。自古國家之富,未有及此也。古者言九年之蓄者,計每歲之入存十之三耳,蓋約而言之也。

    今臣之所陳,亦約而言之。今其數不能盡同,然要其大致,必不遠也。前世於雕敝之時,猶能易貧而爲富。今吾以全盛之勢,用財有節,其所省者一,則吾之一也,其所省者二,則吾之二也。前世之所難,吾之所易,可不論而知也。

    伏惟陛下冲静質約,天性自然。乘輿器服,尚方所造,未嘗用一奇巧。嬪嬙左右,掖廷之間,位號多闕。躬履節儉,爲天下先。所以憂憫元元,更張庶事之意,誠至惻怛,格於上下。其於明法度以養天下之財,又非陛下之所難也。臣誠不自揆,敢獻其區區之愚,惟陛下裁擇,取進止。元豐三年十一月二十一日垂拱殿進呈。 * 第452页。

 

    【請減五路城堡劄子】

 

    臣嘗議今之兵,以謂西北之宜在擇將帥,東南之備在益戍兵。臣之妄意,蓋謂西北之兵已多,東南之兵不足也。待罪三班,修定陝西河東城堡之賞法,因得考於載籍。蓋秦鳳、鄜延、涇原、環慶、并代五路,嘉祐之間,城堡一百一十有二,熙寧二百一十有二,元豐二年二百七十有四。熙寧較於嘉祐爲一倍,元豐較於嘉祐爲再倍。而熙河城堡又三十有一。雖故有之城,始籍在於三班者,或在此數,然以再倍言之,新立之城固多矣。

    夫將之於兵,猶弈之於棋。善弈者置棋雖疏,取數必多,得其要而已。故敵雖萬變,塗雖百出,而形勢足以相援,攻守足以相赴,所保者必其地也。非特如此,所應者又合其變,故用力少而得筭多也。不善弈者,置棋雖密,取數必寡,不得其要而已。故敵有他變,塗有他出,而形勢不得相援,攻守不能相赴,所保者非必其地也。非特如此,所應者又不能合其變,故用力多而得筭少也。守邊之臣,知其要者,所保者必其地,故立城不多,則兵不分,兵不分,則用士少,所應者又能合其變,故用力少而得筭多,猶之善弈也。不得其要者,所保非必其地,故立城必多,立城多,則兵分,兵分則用士衆,所應者又不能合其變,故用力多而得筭少,猶之不善弈也。

    昔張仁愿度河築三受降城,相去各四百餘里,首尾相應,由是朔方以安,減鎮兵數萬。此則能得其要,立城雖疏,所保者必其地也。仁愿之建三城,皆不爲守備,曰:“寇至當併力出戰,回顧望城,猶須斬* 第453页。之,何用守備?”自是突厥遂不敢度山,可謂所應者合其變也。

今五路新立之城,十數歲中,至於再倍,則兵安得不分?士安得不衆?殆疆場之吏,謀利害者不得其要也。以弈棋况之,則立城不必多。臣言不爲無據也。以他路况之,則北邊之備胡,以遵誓約之故,數十年間,不增一城一堡,而不患戍守之不足,則立城不必多,又已事之明驗也。臣以此竊意城多則兵分,故謂西北之兵已多,而殆恐守邊之臣,未有稱其任者也。今守邊之臣,遇陛下之明,常受成筭以從事,又不敢不奉法令,幸可備驅策。然出萬全之畫,常諉於上,人臣之於職,苟簡而已,固非體理之所當然。况由其所保者未得其要,所應者未合其變,顧使西北之兵獨多,而東南不足。

在陛下之時,方欲事無不當其理,官無不稱其任,則因其舊而不變,必非聖意之所取也。夫公選天下之材,而屬之以三軍之任,以陛下之明,聖慮之緒餘,足以周此。臣曆觀世主,知人善任使,未有如宋興太祖之用將英偉特出者也。故能撥唐季、五代數百年之亂,使天下大定,四夷軌道,可謂千歲以來不世出之盛美,非常材之君、拘牽常見者之所能及也。以陛下之聰明睿聖,有非常之大略,同符太祖。則能任天下之材以定亂,莫如太祖;能繼太祖之志以經武,莫如陛下。臣誠不自揆,得太祖任將之一二,竊嘗見於斯文,敢繕寫以獻。萬分之一,或有以上當天心,使西北守邊之臣,用衆少而得筭多,不益兵而東南之備足,有助聖慮之纖芥,以終臣前日之議,惟陛下之所裁擇。《任將》篇見《本朝政要策》。

    貼黃:五路城堡,據逐次降下三班院窠名數目如此。竊恐係舊來城堡,自來屬樞密院差遣,後來逐度方降到窠名,係三班院差人,所以逐度數目加多。若雖是舊來城堡,卽五路二百七十餘城,亦是立城* 第454页。太多。* 第455页。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