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如舸斋王依民
如舸斋王依民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97,450
  • 关注人气:44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曾巩集(卷二十三)

(2008-07-04 14:17:20)
标签:

宋代别集

杂谈

分类: 自校纯文本古籍

●卷二十三·制誥擬詞二十八首

 

    【册立皇太子制一

 

    惟宋祖宗集大命,開迹垂統,傳繼在予。賴天之靈,海內和洽,獲薦珪幣,以爲祭主。惟先哲王,享國君民,必有儲兩,以相承翼,所以奉天地,嚴宗廟,與民爲依,長慮萬世也。厥惟故典,予敢不率?咨爾某,生材之卓,絕倫拔類,覃訐岐嶷,成於自然,緝熙光明,不由外獎,潛德日茂,敷聞下土,將旌王組,藩衛京師,神示所毗,戎夏係屬,宜執匕鬯,位以時定。今遣某某,立爾爲某。夫天下之本在太子,太子之所務,求諸己而已。爾能明其心,人不詔其孚;爾能善其身,人不戒其隨。治亦多術矣,要不易乎此也。嗚呼!匪得之難,充之爲難。爾能服于訓辭,以承我先后之流澤,俾爾躬無疆惟休,惟予及萬邦亦無疆惟慶,豈不韙歟! * 第359页。

 

 【立皇太子制二

 

朕受天命撫萬邦,實承祖宗之盛德丕烈。永惟先王之典,人君在位,必蚤建太子,所以重宗廟,爲天下萬世計也。某粤初在母,祥應先見。誕始能言,則岐則嶷。王封將位,蕃輔京邑。孝愛日裕,温恭自然。神靈所開,人望攸屬。考刺六藝,主器以長,生民之道,不易之理也。其位爲某。嗚呼!非朕私於子某,惟宋高后之傳序垂統,朕不敢忽;惟四方上下之所注心,朕不敢距。嘉與海內,同孚于休。播告遐邇,其論朕意。

 

【王制一】

 

昔大漢之興,鑒孤秦之敝,分土而開者九國。當高祖之初,同日而立者三王。在孝武之世,或支庶之疏屬,或宗嫡之近親,所以蕃輔京師,承衛天子。今朕按圖規地,諏日定封。推天性之厚恩,本人倫之通誼。以隆公室,蓋率舊章。某鐘氣至靈,生材特異。聰明先物,不自於鎸磨;孝愛絕人,非由於獎勵。比服公圭之寵,仍分將鉞之崇。休有顯聞,洽於時論。是用疇其爵邑,列以真王。建爾國家,保兹東夏。視祲威於宰席,增衍食於爰田。用强磐石之基,實重維城之勢。嗚呼!册之宗廟,申戒因其土風;式是大邦,親臨定其名號。爾尚無作匪德,以追配前人之休;無從匪彝,以答揚皇祖之訓。俾人預* 第360页。懷榮之慶,而身兼燕譽之祥。王其勉之,朕命惟允。

 

    【王制二】

 

    昔周建親戚,蓋五十三國,以蕃輔京師;漢封骨肉,或連數十城,以承衛天子。所以强形勢,固根本,計慮深矣。朕甚慕焉。矧先帝之子,朕之仲弟,宜膺顯册,進啓大邦。兹惟典常,夫豈敢廢?某淵静冲約,孝友忠篤。不挾其貴,以從匪彝;不恃朕恩,以作匪德。奉法遵職,夙夜小心。王於雍邦,滋久彌邵。惟營丘之野,臨淄之中,太師呂尚之所建國,兼岱及海,天下重地,是用立爾,保兹東土。三公之儀,上將之節,爰田真食,備物寵章,大告於廷,咸以屬爾。嗚呼!《書》稱帝堯之德,曰“以親九族”;《詩》美文王之聖,曰“刑于兄弟”。蓋教自上行,愛由親始,先王之道,不易之理也。今予命爾,不違兹誼。尚悉爾心,其勵相朕。使黎民百姓於變時雍,由家及國,罔不作孚,以屏予一人,填拊方夏。實諉在王,時其勉之。

 

    【王制三】

 

    天子支子,若其母弟,姬姓於周,未有不侯;劉氏於漢,未有不王。蓋親之欲寵其位,愛之欲厚其財,先王之法,人事之理也。某,先帝少子,朕之季弟,聰明齊敏,孝弟忠實。富而能約,不從以敗禮;貴* 第361页。而能戒,不恫以好逸。畜學樂善,厥德日新。王曹積年,遵職無懈。惟斗牛之野,太伯所開,三江五湖,其陽大海,鹽魚金穀,天地之藏,兹用命爾,式是南郊,儀視三公,任兼上將。真封衍食,備致寵章。嗚呼!昔魯公於周,大啓爾宇,以輔王室;康叔於衛,實爲孟侯,以保乂民。今朕順稽於古,以屬爾某。爾尚念兹,以祗厥服。使常棣之澤配前聞人,維城之休承我高后。在爾勉矣,往其欽哉。

 

    【贈第八皇子制】

 

    朕惟父子之親,人道之極。蓋父有天下,而隆名重位,逮於其子。此恩義之所始,而先王之制,不易之理也。至於禮命未及,奄遘淪亡,申以哀榮,朕何敢廢?皇第八子某,秀拔慧悟,天質異甚。不好戲豫,安於靖恭。謂及大成,必爲國器。蕃輔王室,朕有望焉。而屬疾久之,醫禱備至,不幸夭閼,痛何可堪!其於陳迹尚存,音容如接。永言傷悼,莫愬朕懷。今有司上聞,揆於公議,謂宜秩以三事。今於中臺,爵之真王,諡以佳號。厥惟舊典,朕豈能抑?是用追錫,備兹異數。嗚呼!生而有特出之姿,不得遂其美;歿而有非常之寵,所以厚其終。服我命書,尚其不昧。 * 第362页。

 

    【王子制】

 

    朕隆於親親,非特私恩而已,所以教天下厚人倫也。爾家慶所鐘,王室之出,列於使領,兹惟異寵。往思報稱,待爾成人。

 

    【韓琦制】

 

    躬閎廓之材,體純一之德。翊亮三后,格於皇天。惟初登庸,合志皇祖。仁民愛物,日陳上前。進賢退奸,陰利天下。側陋幽隱,明揚罔遺。靖譖庸回,削滅無類。及受末命,戡濟艱難。以己徇時,坐定大議。天望人事,吻無間然。市朝不驚,按堵如素。海內萬里,外薄四夷。率職駿奔,無敢先後。昔三代遭變,繼世之初,干戈警備,陳及門庭,書之史官,以爲後法。以至兩漢嗣位,則又閉城屯兵,以爲故事。未有兵藏於庫,士散於家,而傳序繼統,中外晏然,如今日之盛也。是由列聖功德,無窮之休。亦惟廊廟之上,遠略大度,身任社稷,克濟登兹者也。

 

    【相制一】

 

    天有寶命,集於朕躬。惟用乂民,罔以自逸。敷求良弼,作爲憑依。若圜就規,若正識墨。今朕得* 第363页。士,諗於在廷。某廣博静淵,密於世用。推其計畫,見於可行。考其事功,效於已試。爾爲爾守,宜立輔朕。兹用詔爾,位於東臺。嗚呼!自周衰以來千有餘歲,先王之道蔽而不明。振壞扶微,朕竊有志。尚懋朕佐,圖惟設施。參諸經訓而不違,質諸時宜而不謬。無崇小慧,以易大猷;無伐己能,以距衆善。惟賞刑在上,不可以僭;惟聰明在下,不可以咈。俾厥后克濟其任,則爾身永孚於休。其往起哉,以承我祖宗之丕烈。

 

    【相制二】

 

    有爲之君,舉賢以自助;有志之士,遇主而後伸。兩常相須,而相濟者少;兩常相求,而相值者寡。朕觀前代君臣之際,聖賢相與之盛,慨然欣慕,願比迹焉。今得其人,詔於爾衆。某行無錙磷,學有本原。材諝智謀,淑問惟舊。納忠左右,匪懈夙宵。蔽自朕心,命爾予翼。列于右相,進貳西臺。嗚呼!自道術不明,而世敝滋久,法度多缺,而紀綱浸微。圖治者以古爲迂,錯事者以苟爲得。兵安於坐食而不合於農,士習於空言而不知爲吏。禮義廉恥,闕而不思;朋黨比周,靡然成俗。任之以學斅,而敗官以墨者方興;起之以赴功,而便文自營者滋出。伊欲黜漢唐之淺陋,追堯舜之高明,尚懋相予,予忱不貳。使千載之墜振於一朝,上下之間配於前烈,以揚我先后之光訓,亦纘爾舊服之顯庸。 * 第364页。

 

    【相制三】

 

    朕飭正三省,綱理萬事。號令所出,本諸西臺;閱審駁論,屬之黃闥;推而達之,則在會府。以其官之長貳,皆爲任政之臣。鼎足居中,各遵其職。分守則異,合謀惟一。時予俊乂,宜就兹列。某身篤學行,自幽而顯。宣力中外,績用彌邵。惟文昌政本,揆敍百度。介於左省,考慎朕命。圖濟厥服,爾其往哉。朕訓迪治官,順稽於古。使其體至大,而統之有要;其事至衆,而舉之有條。不惟其文惟其實,不惟其位惟其人。爾允念兹,以勤予翼。蓋先代之法存於籍者,既殘缺而難循;當今之宜殊於昔者,又舛違而易遠。酌是彝憲,成之甚艱。尚廸庶工,奉若維新之則;亦永來世,預有無窮之聞。

 

    【節相制】

 

    古者出軍之法,始于一井之間;遣將之常,甫在六官之內。師田共務,文武同方。蓋丁發召之期,則士就戎行而卿行於外;已征誅之事,則衆遵農畔而帥旋於朝。曆世雖殊,兹致惟一。逮後王之更造,開阡陌以居民。隸伍符者,身不受於一廛;仗齊鉞者,位不聯於九棘。其于荷戈執隊,爲王之爪牙;立纛設旄,爲國之屏翰。上下之任,古今則同。予得異能,詔於在列。某性資强毅,識慮精通。束髪修身,有恕己及人之志;曆官行事,有承流宣化之勤。踐揚要極之司,更閱歲時之久。嘉謀讜論,簡在朕心;廣譽善聲,洽於輿論。有國之典,以爵詔功。宜疇厥庸,爰啓爾宇。建大將之旗鼓,尸我一方;賜諸* 第365页。侯之土田,保兹東夏。以董齊於軍旅,以撫和於士民。參帝傳之寵名,益户封之真食。兼隆異數,獎勵茂勳。嗚呼!昔吉甫典兵,萬邦爲憲;申伯作邑,四國於蕃。宜悉意於壯猷,庶裨忠於前列。答揚祖宗之訓,予冀爲衆得人;夾輔邦家之基,爾尚爲時宣力。

 

    【侍中制】

 

    舜用皋陶,若股肱之承元首;商咨傳說,如舟楫之濟巨川。蓋一體之相成,或兩求而莫值。肆朕纘極,寤寐隽良。果得異能,屬之大任。用揚孚號,明諭在廷。某行蹈中和,學通今古。從容應物,有適用之材;慷慨立朝,多據經之論。比回翔於禁闥,遂更踐於樞庭。閱歲已深,服勞惟舊。朕惟紀官之敝,久廢於正名;分職之殊,固難於核實。爲司存之定制,俾位號之無虛。乃眷宗工,宜加異數。東臺管轄之任,爰處於弼諧;南宮喉舌之司,仍躋於端右。體加隆之注意,當益懋於壯猷。嗚呼!秉國之均,天下之所取正;熙帝之載,朕心之所仰成。使萬物各遂其生,而一夫無失其所。以輔予治,往惟汝諧。

 

    【門下侍郎制】

 

    朕於天下之事,以稟承處决屬之中書,審閱駁正歸之門下,而使尚書推而行之,此三省所以異任而相成。故長令、僕射,皆宰相之任,而左右省侍郎,所以貳之。蓋謹其名者,固將循之以稽其實也。必* 第366页。使位無虛加,人無虛受,以修國家之務,然後稱朕意焉。某明允修潔,學通今古。以風力之敏,見於積用;以志行之篤,重於朝廷。擢自從臣,預國機政。多引大體,沃於朕心。維董正治官之初,介東臺管轄之寄。曆選在列,汝往惟允。夫堅一心以在王室,康萬事以亮天功,汝之任也,其尚勉哉。

 

    【門下侍郎尚書左右丞制】

 

    尚書萬事所出,丞所以管其要;門下三省之首,侍郎所以貳其長。朕稽於古義,以正官號。故合是寵秩,以命吾共政之臣。非天下之材足以協朕之謀、繫人之望者,夫豈虛受?某莊毅忠篤,通於古今。列於廟堂,以義陪朕,是用考擇以爲選首。使文昌左轄之任舉,瑣闈參議之效明。六官紀綱,上之所以齊下者無所撓;四方奏列,下之所以通上者無所壅。以弼予一人,而亮成庶績。尚懋厥志,無忘訓詞。

 

    【給事中制】

 

    有事殿內之臣,職在於平奏述,詳命令,駁其違者而正之,覆其善者而行之。至於决獄官人,發驛遣使,申冤滯,察苛嬈,莫不總焉。其任可謂煩且重矣。朕董正治官之始,思得其人,以稱厥位。以爾具官某,忠篤强毅,明於理體,勞閱甚茂,朕惟汝嘉,列之東臺,公議所屬。惟精敏不懈,可以統治要劇;惟剛方不苟,可以辨白是非。爾其慎於厥修,朕方觀汝之效。 * 第367页。

 

    【左右常侍郎制】

 

    左右之臣,以騎從乘輿,職在獻納,可謂親且重矣。非器識操行屬乎朕心,夫豈輕授?某老於文學,練達治體。舊惟共政,勤烈在時。某直諒多聞,篤於自守。先帝遺朕,調護有勞。皆以耆名列於秘殿,是用考擇於衆,寵以兹任。朕惟爾之試用已效,必能秉誼不渝;惟爾之博通古今,必能補朕之闕。往祗厥服,豈煩訓辭。

 

    【左右諫議大夫制】

 

    諫議大夫掌議論舊矣。今列於從官,實有言責。事無大小,皆得開陳。當其可從,則爲之更命令,易取舍,固朕之所虛心而聽也。朕方於天下之忠讜,惟恐不聞,則居是任者,直己以事上,夫何間哉?某器識强敏,明於今古,俾職獻替,僉曰汝宜。夫能通上下之情,而使朕立於無蔽之地,治道之所由出,在汝能稱其任。可不勉歟。 * 第368页。

 

    【二起居制】

 

    孔子稱言動以禮,天下歸仁焉。矧託於王公之上,言而爲令,動而爲法,故必有左右史從而記之,所以昭得失,明勸戒。能稱兹任,蓋難其人。某文學優深,操行修潔。執簡簪筆,有列於朝。今朕順於古義,以考定官儀。是用正爾之名,俾仍舊服。其尚謹於書法,以無曠於厥司。

 

    【左右正言制】

 

    左右之臣,以言爲職。事有得失關於理體,利害繫於人情,或方兆於幾微,或已施於命令,論皆可及,誼無不從。選用特殊,寄屬惟重。正官之始,得士尤艱。某綽有時材,通於世用。獻替之位,宜服寵名。夫上之求乎下者,患乎難知;下之求乎上者,患乎難達。使耳目之任無蔽,藥石之規必聞。尚惟汝能,以助予治。

 

    【諫官制】

 

    某純明廣博,信古知今。用爾之長,俾有言責。夫言人之所難言,爾無不盡。而聞之如恐不及,朕豈敢忘?其尚懋哉,無或容而已矣。 * 第369页。

 

    【中書令制】

 

    虞氏之咨四岳,惟亮天功;周家之建六官,以爲民極。朕參於古義,質以今宜。以右省典正於鈞衡,以中臺總持於綱紀。兼是重任,時惟宗臣。播告在廷,其聽新命。某敏於學術,優有時材。以經遠之謀,彌綸治具;以察微之智,練達事幾。由展采於禁林,遂升華於宰路。協宣勞力,積有歲時。朕惟授職以量能,宜循名而責實。稽先王之作則,以正百官;起多士之赴功,庶康萬務。眷言舊德,申以異恩。維化原實繫於內樞,俾首弼諧之任;維政本一歸於會府,仍躋端揆之崇。寵秩所加,委成彌重。豈獨儀刑於列位,固將敍正於彝倫。嗚呼!成一德以格皇天,輔予於治;釐百工而熙庶績,待汝有爲。其務迪於壯猷,尚思齊於前哲。體兹注意,維往懋哉。

 

    【門下中書侍郎尚書左右丞制】

 

    尚書、中書、門下三省,本天下之務,而侍中、令、僕射,爲宰相之任,舊矣,自唐政不綱而失其守。* 第370页。今朕董正治官,使三省之長皆復其任,而於尚書左右丞、左右省侍郎,秩有升降,使貳吾任政之臣。夫居綱轄之地,與御史更相察舉,所以警官邪,明憲度。而侍郎於左右省,無不統理。則其所繫,於體尤重,非傑出之材,不在兹選。某官端方篤實,學有本源,預於政機,人望惟允。某强毅忠厚,通於古今,謀謨堂廟,休有令聞。是用命爾,以爲選首。其尚體余所以處爾之重,勿苟勿隨。使百工庶尹皆知爾之不私於法,罔敢不正,而政令之自上出者,罔不得宜,以稱朕所以作則垂法、始今行後之意。爾可勉矣,予有望焉。

 

    【中書舍人制】

 

    朕稽于古以正百官,使循其名以效其實。惟舍人中書之屬,以典掌命令爲任。而況列於侍從,則又職在論思。方朕明紀綱,定憲度,以爲民極之初。非能見於文章,何以究宣朕志?非能通於世用,何以彌綸庶務?進在兹位,不其重歟!某官某,忠正仁篤,達於古今。其文足以代王言,其智足以謀治體。斷自朕意,以爲選首。其尚尊爾之學,以善於訓詞;奮爾之庸,以裨於政理。使爾能稱厥職,而朕預於知人。其惟勉哉,以祗厥服。 * 第371页。

 

    【知制誥制一】

 

    典掌書令之任,爲朕左右之臣,非獨在於潤色斯文而已,固當論思治體,以輔朕之不逮。朕博考天下之材,然後有所拔用,則於付授,豈不慎哉!某强識敏學,通於理要。砥節勵行,忠篤不回。朕惟汝嘉,使在兹選。朕有兢兢業業,一日二日萬幾之慮,汝則思輔以謀猷,忠於獻納;朕有作則垂憲,施命以告四方之志,汝則思達以文辭,見於號令。使爾爲稱任,則朕爲得士,豈不休哉?尚其勉矣,以服厥官。

 

    【知制誥制二】

 

    贊爲名命之臣,法當得一作侍從,非獨在於討論翰墨,發揮詔號而已,必將講明治具,思獻其可,以弼予違。故非其人,夫豈虛授?某敏有時材,優於學術。擢於不次,俾典訓詞。維能守其所聞,可以輔予不逮;維能明於體要,可以見於文章。其尚懋哉,方觀汝效。

 

    【尚書左右丞制】

 

    本天下之政者,尚書也;本尚書之紀網者,左右丞也。蓋衆職之治亂,萬事之廢舉,糾而正之,實其任焉。今朕董正治官,使尚書纘其舊服,以僕射爲任政之臣,而六卿各遵其職。至於網轄之地,所以警官邪,繩謬戾。御史有不舉者,得并而治之。則其繫於體尤重,是以進其位敍,使得貳吾任政之臣。非* 第372页。望臨一時,朕豈虛授?某明允忠篤,通於古今。列於廟堂,以義陪朕。是用考擇,以爲選首。其尚體予所以處爾之重,勿苟勿隨。俾百工庶尹,知爾之不私於法,罔敢不正。稱朕所以作則垂憲、始今行後之意。爾可勉矣,朕有望焉。

 

    【左右司郎中制】

 

    尚書天下政本,左右司紀網之地,故郎選異於諸曹,非器幹望實,有聞於時,莫稱其任。某明敏强濟,通於世用,宜在此位,故以命汝。創制之初,舉墜興壞,所以彌綸庶務者,待汝有爲。其尚懋哉,以承厥叙。 * 第373页。* 第374页。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