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如舸斋王依民
如舸斋王依民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97,450
  • 关注人气:44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曾巩集(卷十六)

(2008-07-04 13:39:02)
标签:

宋代别集

杂谈

分类: 自校纯文本古籍

●卷十六·書十八首

 

    【與杜相公書】

 

    鞏啓:鞏多難而貧且賤,學與衆違,而言行少合於世,公卿大臣之門,無可藉以進,而亦不敢輒有意於求聞。閣下致位於天子而歸,始獨得望舄履於門下。閣下以舊相之重,元老之尊,而猥自抑損,加禮於草茅之中,孤煢之際。然去門下以來,九歲於此,初不敢爲書以進,比至近歲,歲不過得以一書之問薦於左右,以伺侍御者之作止。又輒拜教之辱,是以滋不敢有意以干省察,以煩貺施,而自以得不韙之誅,顧未嘗一日而忘拜賜也。

伏以閣下朴厚清明讜直之行,樂善好義遠大之心,施於朝廷而博見於天下,銳於强力而不懈於耄期。當今內自京師,外至巖野,宿師碩士,傑立相望,必將憊精疲思,寫之冊書,磊磊明明,宣佈萬世,固非淺陋小生所能道說而有益毫髮也。鞏年齒益長,血氣益衰,疾病人事,不得以休,然用心於載籍之文,以求古人之緒言餘旨,以自樂於環堵之內,而不亂於貧賤之中,雖不足希盛德之萬一,亦庶幾不負其意。非自以謂能也,懷區區之心於數千里,因尺書之好,而惟所以報大君子之誼,不知所以裁,而恐* 第250页。欲知其趨,故輒及之也。

春暄不審尊用如何,伏惟以時善保尊重,不勝鄙劣之望。不宣。鞏再拜。

 

    【答范資政書】

 

    鞏啓:王寺丞至,蒙賜手書及絹等。伏以閣下賢德之盛,而所施爲在於天下。鞏雖不熟於門,然于閣下之事,或可以知。

    若鞏之鄙,竊伏草茅,閣下於羈旅之中,一見而已。令鞏有所自得者,尚未可以致閣下之知。況鞏學不足以明先聖之意,識古今之變,材不足以任中人之事,行不足以無愧悔於心。而流落寄寓,無田疇屋廬匹夫之業,有奉養嫁送百事之役,非可以責思慮之精,詔道德之進也。是皆無以致閣下之知者。而拜別期年之間,相去數千里之遠,不意閣下猶記其人,而不爲年輩爵德之間,有以存之。此蓋閣下樂得天下之英材,異於世俗之常見。而如鞏者,亦不欲棄之,故以及此,幸甚幸甚。

    夫古之人,以王公之勢而下貧賤之士者,蓋惟其常。而今之布衣之交,及其窮達毫髮之殊,然相棄者有之。則士之愚且賤,無積素之義,而爲當世有大賢德、大名位君子先之以禮,是豈不於衰薄之中,爲有激於天下哉?則其感服,固宜如何?仰望門下,不任區區之至。 * 第251页。

 

    【謝杜相公書】

 

    伏念昔者,方鞏之得禍罰於河濱,去其家四千里之遠。南嚮而望,迅河大淮,埭堰湖江,天下之險,爲其阻阨。而以孤獨之身,抱不測之疾,煢煢路隅,無攀緣之親、一見之舊,以爲之託。又無至行,上之可以感人利勢,下之可以動俗。惟先人之醫藥,與凡喪之所急,不知所以爲賴,而旅櫬之重大,懼無以歸者。明公獨於此時,閔閔勤勤,營救護視,親屈車騎,臨於河上。使其方先人之病,得一意於左右,而醫藥之有與謀。至其既孤,無外事之奪其哀,而毫髮之私,無有不如其欲;莫大之喪,得以卒致而南。其爲存全之恩,過越之義如此。

    竊惟明公相天下之道,吟頌推說者窮萬世,非如曲士汲汲一節之善。而位之極,年之高,天子不敢煩以政,豈鄉閭新學危苦之情、叢細之事,宜以徹於視聽而蒙省察?然明公存先人之故,而所以盡於鞏之德如此。蓋明公雖不可起而寄天下之政,而愛育天下之人材,不忍一夫失其所之道,出於自然,推而行之,不以進退。而鞏獨幸遭明公於此時也。在喪之日,不敢以世俗淺意越禮進謝。喪除,又惟大恩之不可名,空言之不足陳,徘徊迄今,一書之未進。顧其慚生於心,無須臾廢也。伏惟明公終賜亮察。夫明公存天下之義而無有所私,則鞏之所以報於明公者,亦惟天下之義而已。誓心則然,未敢謂能也。 * 第252页

 

    【寄歐陽舍人書】

 

    鞏頓首再拜舍人先生:去秋人還,蒙賜書及所撰先大父墓碑銘。反復觀誦,感與慚並。

    夫銘誌之著于世,義近於史,而亦有與史異者。蓋史之於善惡無所不書,而銘者,蓋古之人有功德材行志義之美者,懼後世之不知,則必銘而見之。或納于廟,或存于墓,一也。苟其人之惡,則於銘乎何有?此其所以與史異也。其辭之作,所以使死者無有所憾,生者得致其嚴。而善人喜於見傳,則勇於自立;惡人無有所紀,則以愧而懼。至於通材達識,義烈節士,嘉言善狀,皆見於篇,則足爲後法警勸之道。非近乎史,其將安近?

    及世之衰,爲人之子孫者,一欲褒揚其親而不本乎理。故雖惡人,皆務勒銘以誇後世。立言者既莫之拒而不爲,又以其子孫之所請也,書其惡焉,則人情之所不得,於是乎銘始不實。後之作銘者,常觀其人。苟託之非人,則書之非公與是,則不足以行世而傳後。故千百年來,公卿大夫至於里巷之士,莫不有銘,而傳者蓋少。其故非他,託之非人,書之非公與是故也。

    然則孰爲其人而能盡公與是歟?非畜道德而能文章者無以爲也。蓋有道德者之於惡人,則不受而銘之,於衆人則能辨焉。而人之行,有情善而迹非,有意奸而外淑,有善惡相懸而不可以實指,有實大於名,有名侈於實。猶之用人,非畜道德者惡能辨之不惑,議之不徇?不惑不徇,則公且是矣。而其辭之不工,則世猶不傳。於是又在其文章兼勝焉。故曰非畜道德而能文章者無以爲也。豈非然哉? * 第253页。

    然畜道德而能文章者,雖或並世而有,亦或數十年或一二百年而有之。其傳之難如此,其遇之難又如此。若先生之道德文章,固所謂數百年而有者也。先祖之言行卓卓,幸遇而得銘其公與是,其傳世行後無疑也。而世之學者,每觀傳記所書古人之事,至其所可感,則往往䀌然不知涕之流落也,況其子孫也哉?況鞏也哉?其追睎祖德而思所以傳之之繇,則知先生推一賜於鞏而及其三世。其感與報,宜若何而圖之?

    抑又思若鞏之淺薄滯拙,而先生進之;先祖之屯蹷否塞以死,而先生顯之。則世之魁閎豪傑不世出之士,其誰不願進於門?潛遁幽抑之士,其誰不有望於世?善誰不爲?而惡誰不愧以懼?爲人之父祖者,孰不欲教其子孫?爲人之子孫者,孰不欲寵榮其父祖?此數美者,一歸於先生。既拜賜之辱,且敢進其所以然。所諭世族之次,敢不承教而加詳焉。幸甚,不宣。鞏再拜。

 

 【與王介甫第一書】

 

鞏啓:近託彥弼、黃九各奉書,當致矣。鞏至金陵後,自宣化渡江來滁上,見歐陽先生,住且二十日。今從泗上出,及舟船侍從以西。歐公悉見足下之文,愛歎誦寫,不勝其勤。間以王回、王向文示之,亦以書來,言此人文字可驚,世所無有。蓋古之學者有或氣力不足動人,使如此文字,不光耀於* 第254页。世,吾徒可恥也。其重之如此。又嘗編《文林》者,悉時人之文佳者,此文與足下文多編入矣。至此論人事甚衆,恨不與足下共講評之,其恨無量,雖歐公亦然也。歐公甚欲一見足下,能作一來計否?胸中事萬萬,非面不可道。

鞏此行至春,方應得至京師也。時乞寓書慰區區,疾病尚如黃九見時,未知竟何如也。心中有與足下論者,想雖未相見,足下之心潛有同者矣。歐公更欲足下少開廓其文,勿用造語及摸擬前人,請相度示及。歐云:孟韓文雖高,不必似之也,取其自然耳。餘俟到京作書去,不宣。鞏再拜。

 

    【與王介甫第二書】

 

    鞏頓首介甫足下:比辱書,以謂時時小有案舉,而謗議已紛然矣。足下無怪其如此也。夫我之得行其志而有爲於世,則必先之以教化,而待之以久,然後乃可以爲治,此不易之道也。蓋先之以教化,則人不知其所以然,而至於遷善而遠罪,雖有不肖,不能違也。待之以久,則人之功罪善惡之實自見,雖有幽隱,不能掩也。故有漸磨陶冶之易,而無按致操切之難;有愷悌忠篤之純,而無偏聽摘抉之苛。己之用力也簡,而人之從化也博。雖有不從而俟之以刑者,固少矣。古之人有行此者,人皆悅而恐不得歸之。其政已熄而人皆思,而恨不得見之,而豈至於謗且怒哉? * 第255页。

今爲吏於此,欲遵古人之治,守不易之道,先之以教化,而待之以久,誠有所不得爲也。以吾之無所於歸,而不得不有負冒於此,則姑汲汲乎於其厚者,徐徐乎於其薄者,其亦庶幾乎其可也。

顧反不然,不先之以教化,而遽欲責善於人;不待之以久,而遽欲人之功罪善惡之必見。故按致操切之法用,而怨忿違倍之情生;偏聽摘抉之勢行,而譖訴告訐之害集。己之用力也愈煩,而人之違己也愈甚。況今之士非有素厲之行,而爲吏者又非素擇之材也。一日卒然除去,遂欲齊之以法,豈非左右者之誤而不爲無害也哉?則謗怒之來,誠有以召之。故曰足下無怪其如此也。

    雖然,致此者豈有他哉?思之不審而已矣。顧吾之職而急於奉法,則志在於去惡,務於達人言而廣視聽,以謂爲治者當如此。故事至於已察,曾不思夫志於去惡者,俟之之道已盡矣,則爲惡者不得不去也。務於達人言而廣視聽者,己之治亂得失,則吾將於此而觀之,人之短長之私,則吾無所任意於此也。故曰思之不審而已矣。

足下於今最能取於人以爲善,而比聞有相曉者,足下皆不受之,必其理未有以奪足下之見也。

鞏比懶作書,既離南康,相見尚遠,故因書及此,足下以爲如何?不宣。鞏頓首。

 

    【與王介甫第三書】

 

    鞏啓:八月中,承太夫人大祥,於郵中寓書奉慰。十月梅厚秀才行,又寓書,不審皆到否?昨日* 第256页。忽被來問,良慰積日之思。

 

深父殂背,痛毒同之,前書已具道矣。示及誌銘,反復不能去手。所云“令深父而有合乎彼,則不能同乎此矣”,是道也,過千歲以來,至於吾徒,其智始能及之,欲相與守之。然今天下同志者,不過三數人爾,則於深父之歿,尤爲可痛。而介甫於此,獨能發明其志,讀之滿足人心,可謂能言人之所不能言者矣。顧猶見使商榷所未安,觀介甫此作,大抵哀斯人之不壽,不得成其材,使或可以澤今,或可以覺後,是介甫之意也。而其首則云:“深父書足以致其言”,是乃稱深父以未成之材而著書,與夫本意違矣,願更詳之。《孟子》之書,韓愈以謂非軻自作,理恐當然。則所云“幸能著書者”,亦惟更詳之也。如何?幸復見諭。所云“讀《禮》,因欲有所論著”,頃嘗爲介甫言,亦有此意,顧不能自强,又無所考質,故莫能就。今介甫既意及於此,願遂成之,就令未可爲書,亦可因得商榷矣。

相別數年,鞏在此全純愚以靜俟,庶無大悔。顧苟祿以棄時日,爲可悵惜,未知何日得相從講學,以勗其所未及,盡其所可樂於衰莫之歲乎?此日夜所惓惓往來於心也。

    示諭溲血,比良已否?卽日不審寢食如何?上奏當稱前某官,十數日前,見劉琮言已報去,承見問,故更此及之爾。今介甫果以何時此來乎?不惜見諭。

    子進弟奄喪,已易三時矣,悲苦何可以堪!二姪年可教者,近已隨老親到此。二尤小者,六舍弟尚且留在懷仁,視此痛割,何可以言?承介甫有女弟之悲,亦已屢更時序,竊計哀戚何以自勝,餘惟强食自愛,不惜時以一二字見及。不宣。鞏啓上。 * 第257页。

 

    【答李沿書】

 

    鞏頓首李君足下:辱示書及所爲文,意向甚大。且曰“足下以文章名天下,師其職也”,顧鞏也何以任此!足下無乃盈其禮而不情乎?不然,不宜若是云也。

足下自稱有憫時病俗之心,信如是,是足下之有志乎道而予之所愛且畏者也。末曰“其發憤而爲詞章,則自謂淺俗而不明,不若其始思之銳也”,乃欲以是質於予。夫足下之書,始所云者欲至乎道也,而所質者則辭也,無乃務其淺,忘其深,當急者反徐之歟!

夫道之大歸非他,欲其得諸心,充諸身,擴而被之國家天下而已,非汲汲乎辭也。其所以不已乎辭者,非得已也。孟子曰:“予豈好辨哉?予不得已也。”此其所以爲孟子也。今足下其自謂已得諸心、充諸身歟?擴而被之國家天下而有不得已歟?不然,何遽急於辭也?孔子曰:“古之學者爲己,今之學者爲人。”足下其得無己病乎?雖然,足下之有志乎道,而予之所愛且畏者不疑也。姑思其本而勉充之,則予將後足下,其奚師之敢?不宣。鞏再拜。

 

    【謝章學士書】 * 第258页。

 

    鞏啓:鞏不佞,以身得察於下執事,明公過恩,召而見之,所以矜嗟獎寵、開慰拊循之者甚備,雖至親篤友之愛,不隆於此已。又收其弟兄之不肖,不謀賓客,任而舉之。明公之所以畜幸鞏者,可謂厚矣。鞏竊自惟,求所以堪明公之意者,未知所出也。

鞏愚無知,不適於世用,不能收身於世俗之外,力耕於大山長谷之中,以共饘粥之養,魚菽之祭,以其餘日考先王之遺文,竊六藝之微旨,以求其志意之所存,而足其自樂於己者。顧反去士君子之林,而夷於皂隸之間,捨自肆之安,而踐乎迫制之地,欲比於古之爲貧而仕者,可謂妄矣。固有志者之所歎嗟,天下之所賤,而至親篤友之所棄而違之也。復安敢自通於大人之門,望知於侍御者之側乎?

明公懷使者之印,爲福於東南。以地計其廣狹,則數十百城之人,待明公之畜養,以材計其多寡,則文武之士以百千數,待明公之推察。而收拊之,任而舉之者,乃獨在於鞏與鞏之少弟。此鞏之所以自惟,求堪明公之意者,而未知所出也。

    抑鞏聞之,廣聽博觀,不遺污賤厄辱之士者,此所以無棄士也;兼收並采,不遺偏材一曲之人者,此所以無棄材也。故明公之意儻在於此,而古之士出污賤厄辱之中,能成功名以報知己者,亦不可勝數。彼皆豪傑之人,故有以自致也。若鞏之鄙,則安敢望此乎?故憂不能堪明公之意,誤左右之知者,此鞏之所大懼也。竭固陋之分,庶幾不愧於偏材一曲之人者,此鞏之所可至也。敢獻其情而以爲進謝之資,惟明公之垂察焉。 * 第259页。

 

    【答孫都官書】

 

    提刑都官閣下:伏承賜書,及示盛製六編,凡三千首,盛矣哉!文之多,工之深,且專以久也。其於君臣、父子、兄弟、夫婦、朋友、天地、三辰、鬼神、山川、地理、四夷、中國、風俗、萬物、治亂、善惡、通塞、離合、憂歡、怨懟,無不畢載,而其語則博而精,麗而不浮,其歸要不離於道。視昔以文名於天下者,夫豈易至於是邪?

    鞏之愚且懶,且爲事物疾病所侵,以不專而且未久於學也,使之觀若於海,不見其涯涘,于深山長谷,不見其形勢之所極,而敢議其大小高下邪?而閣下不以其所深且專以久者勵鞏,博而精、麗而不浮、其歸本於道者教鞏,乃告之曰:“其詳擇而去其非是者焉。”鞏誠怪閣下自處之過,而爲以賜鞏者,乃所以怠且蔽之也。

    凡鞏之學,蓋將以學乎爲身,以至於可以爲人也,方愚且懶,且不專以久之病也,惟閣下之仁,豈欲怠且蔽之也?其欲使知閣下之貴而長,其業之富而成,而猶不止如是,能下於後輩如是,是所以教之也。孟子曰:吾不屑其教誨,是亦教誨之而已矣。敢不拜賜也?盛編尚且借觀,而先以此謝,惶恐* 第260页。惶恐。不宣。鞏再拜。

 

    【答袁陟書】

 

    鞏頓首世弼足下:辱書說介甫事,或有以爲矯者,而歎自信獨立之難,因以教鞏,以謂不仕未爲非得計者。非足下愛我之深,處我之重,不至於此。雖親戚之於我,未有過此者。然介甫者,彼其心固有所自得,世以爲矯不矯,彼必不顧之,不足論也。

    至於仕進之說,則以鞏所考於書,常謂古之仕者,皆道德明備,己有餘力,而可以治人,非苟以治人而不足於己。故子使漆雕開仕,對曰:“吾斯之未能信。”子說。然世不講此久矣。故當孔子之時,獨顏子者未嘗仕,而孔子稱之曰“好學”。其餘弟子見於書者,獨開之言如此。若鞏之愚,固己不足者,方自勉於學,豈可以言仕不仕邪?就使異日有可仕之道,而仕不仕固自有時。古之君子,法度備於身,而有仕不仕者是也,豈爲呶呶者邪?

    然鞏不敢便自許不應舉者,鞏貧不得已也。亦不敢與古之所謂爲貧者比,何則?彼固所謂道德明備而不遇於世者,非若鞏之鄙,遽捨其學而欲謀食也,此其心愧於古人。然鞏之家苟能自足,便可以處而一意於學。鞏非好進而不知止者,此其心固無愧於古人。辱足下愛之深,處之重,不敢不報答。所* 第261页。示詩序及答楊生書,甚善甚善。不宣。鞏頓首。

 

    【謝曹秀才書】

 

    鞏頓首曹君茂才足下:嗟乎!世之好惡不同也。始足下試於有司,鞏爲封彌官,得足下與方造、孟起之辭而讀之,以謂宜在高選。及來取號,而三人者皆無姓名,於是憮然自悔許與之妄。既而推之,特世之好惡不同耳。鞏之許與,豈果爲妄哉?

今得足下之書,不以解名失得置於心,而汲汲以相從講學爲事,其博觀於書而見於文字者,又過於鞏向時之所與,甚盛。足下家居無事,可以優遊以進其業,自力而不已,則其進孰能禦哉?世之好惡不同,足下固已能不置於心。顧鞏適自被召,不得與足下久相從學,此情之所惓惓也。用此爲謝。不宣。

 

    【謝吴秀才書】 * 第262页。

 

    鞏啓:承足下不以大熱之酷爲可畏,畏塗之阻爲可憚,徒步之勞爲可病,候問之勤爲可諱,三及吾門,見投以書及所業五編。發而觀之,足下之學多矣,見於文辭者亦多矣。其說往往有非鄉閭新學所能至者,使能充其言,其得豈少哉?況其進之未已邪。顧不自足,忘前之患,而有求於鄙闇,推足下此志,其進豈可量哉?僕之所可告於足下者,無易於自勉也。薄遽不宣。

 

    【與王深父書】

 

    鞏再拜:與深父別四年矣,嚮往之心,固不可以書道。而比得深父書,輒反覆累紙示諭,相存之勤,相語之深,無不盡者。讀之累日,不能釋手,故亦欲委曲自叙己意以報。而怠惰因循,經涉歲月,遂使其意欲周而反略,其好欲密而反疏,以迄於今。顧深父所相與者,誠不在於書之疏數。然嚮往之心,非書則無以自解,而乖謬若此,不能不欿然也。不審幸見察否?

    比得介甫書,知數到京師,比已還亳,卽日不審動止如何?計太夫人在潁,子直代歸,與諸令弟應舉,皆在京師,各萬福。鞏此侍親幸無恙。宣和日得書,四弟應舉,今亦在京師。去年第二妹嫁王補之者,不幸疾不起。以二女甥之失其所依,而補之欲繼舊好,遂以第七妹歸之,此月初亦已成婣。鞏質薄,去朋友遠且久,其過失日積,而思慮日昏,其不免於小人之歸者,將若之何?在官折節於奔走,悉力於米鹽之末務,此固任小者之常,無不自安之意。顧初至時,遇在勢者橫逆,又議法數不合,常恐不免* 第263页。於構陷。方其險阻艱難之時,常欲求脫去,而卒無由。今於勢者已更,幸自免於悔咎。而鞏至此,亦已二年矣。

    比承諭及介甫所作王令誌文,以爲揚子不過,恐不然也。

    夫學者,其心篤於仁,其視聽言動由於禮,則無常產而有常心,乃所履之一事耳。何則?使其心篤於仁,其視聽言動由於禮,然而無常產也,則其於親也,生事之以禮,故啜菽飲水之養,與養以天下一也;死葬之以禮,故斂手足形旋葬之葬,與葬以天下一也。而況於身乎?況於妻子乎?然其心篤於仁,其視聽言動由於禮者,非盡於此也。故曰乃所履之一事耳。而孟子亦以謂無常產而有常心者,唯士爲然,則爲聖賢者不止于然也。介甫又謂士誠有常心,以操羣聖人之說而力行之,此孔孟以下,所以有功於世也。

    夫學者苟不能其心篤於仁,其視聽言動由於禮,則必不能不失其常心,此後之學者之患也。苟能其心篤於仁,其視聽言動由於禮,則必不失其常心,且既已皆中於禮矣,而復操何說而力行之哉?此學者治心修身,本末先後自然之理也。所以始乎爲士,而終乎爲聖人也。顏子三月不違仁,蓋謂此也。人不堪其憂而不改其樂,蓋樂此也。

    凡介甫之所言,似不與孔子之所言者合,故曰以爲揚子不過,恐不然也。此吾徒所學之要義,以相去遠,故畧及之,不審以爲如何?其他未及子細。劇寒自重,書至幸報答。不宣。鞏再拜。 * 第264页。

 

    【答王深父論揚雄書】

 

    蒙疏示鞏,謂揚雄處王莽之際,合於箕子之明夷。常夷甫以謂紂爲繼世,箕子乃同姓之臣,事與雄不同。又謂《美新》之文,恐箕子不爲也。又謂雄非有求於莽,特於義命有所未盡。鞏思之恐皆不然。

方紂之亂,微子、箕子、比干三子者,蓋皆諫而不從,則相與謀,以謂去之可也,任其難可也,各以其所守自獻于先王,不必同也。此見於《書》三子之志也。三子之志,或去或任其難,乃人臣不易之大義,非同姓獨然者也。於是微子去之,比干諫而死,箕子諫而不從,至辱於囚奴。夫任其難者,箕子之志也,其諫而不從,至辱於囚奴,蓋盡其志矣,不如比干之死,所謂各以其所守自獻于先王,不必同也。當其辱於囚奴而就之,乃所謂明夷也。然而不去,非懷祿也;不死,非畏死也;辱於囚奴而就之,非無耻也。在我者,固彼之所不能易也。故曰內難而能正其志,又曰箕子之正,明不可息也。此箕子之事,見於《書》、《易》、《論語》,其說不同,而其終始可考者如此也。

    雄遭王莽之際,有所不得去,又不必死,辱於仕莽而就之,固所謂明夷也。然雄之言著於書,行著於史者,可得而考。不去非懷祿也,不死非畏死也,辱於仕莽而就之,非無耻也。在我者亦彼之所不能易也,故吾以謂與箕子合。吾之所謂與箕子合者如此,非謂合其事紂之初也。

    至於《美新》之文,則非可已而不已者也。若可已而不已,則鄉里自好者不爲也,況若雄者乎?且較其輕重,辱於仕莽爲重矣。雄不得已而已,則於其輕者,其得已哉!箕子者至辱於囚奴而就之, * 第265页。則於《美新》,安知其不爲?而爲之亦豈有累哉?不曰堅乎,磨而不磷;不曰白乎,湼而不淄。顧在我者如何耳。若此者,孔子所不能免。故於南子,非所欲見也;于陽虎,非所欲敬也。見所不見,敬所不敬,此《法言》所謂詘身所以伸道者也。然則非雄所以自見者歟?孟子有言曰:天下有道,小德役大德,小賢役大賢;天下無道,小役大,弱役强。二者皆天也,順天者存,逆天者亡。而孔子之見南子,亦曰:“予所否者,天厭之!天厭之!”則雄于義命,豈有不盡哉?又云:介甫以謂雄之仕合于孔子,無不可之義。夷甫以謂無不可者,聖人微妙之處,神而不可知者也。雄德不逮聖人,强學力行,而于義命有所未盡,故于仕莽之際,不能無差。又謂以《美新》考之,則投閣之事,不可謂之無也。夫孔子所謂無不可者,則孟子所謂聖之時也。而孟子曆敍伯夷以降,終曰乃所願則學孔子。雄亦爲《太玄賦》,稱夷齊之徒,而亦曰:“我異于是,執太玄兮。蕩然肆志,不拘攣兮。”以二子之志,足以自知而任己者如此,則無不可者,非二子之所不可學也。在我者不及二子,則宜有可有不可,以學孔子之無可無不可,然後爲善學孔子。此言有以寤學者,然不得施於雄也。前世之傳者,以謂伊尹以割烹要湯,孔子主癰疽瘠環,孟子皆斷以爲非伊尹、孔子之事。蓋以理考之,知其不然也。觀雄之所自立,故介甫以謂世傳其投閣者妄,豈不亦猶孟子之意哉?

    鞏自度學每有所進,則於雄書每有所得。介甫亦以爲然。則雄之言,不幾於測之而愈深、窮之而愈遠者乎?故於雄之事有所不通,必且求其意。況若雄處莽之際,考之於經而不繆,質之於聖人而無疑,固不待議論而後明者也。爲告夷甫,或以爲未盡,願更疏示。 * 第266页。

 

    【與王向書】

 

    鞏啓:比得呂南公,愛其文。南公數稱吾子,然恨未相見。及至南豐,又得黃曦,復愛其文。而吾子亦來,以文見貺,實可歎愛。吾子與呂南公、黃曦皆秀出吾鄉,一時之俊,私心喜慰,何可勝言?惟强於自立,使可愛者,非特文詞而已。此鄙劣所望於三君子也。道中匆匆奉啓。不宣。

 

    【回傅權書】

 

    鞏啓:辱惠書及古律詩、雜文,指意所出,義甚高,文辭甚美。以鞏有鄉人之好,又於聞道有一日之先,使獲承重貺,幸甚。

    足下論古今學者,自好者少,苟合者多,則固然矣。因以謂如鄙劣者,能知所守,則豈敢當?抑足下欲勉之至此,則豈敢怠?足下之材,可謂特出,自强不已,則道德之歸,其孰可禦?恨不相從,不能一一具道。能沿牒至此一相見否?荒隅之中,孤拙寡偶,欽企欽企。春暄,餘保愛保愛。不宣。 * 第267页。

 

    【福州上執政書】

 

    鞏頓首再拜上書某官:竊以先王之迹,去今遠矣,其可概見者,尚存於《詩》。《詩》存先王養士之法,所以撫循待遇之者,恩意可謂備矣。故其長育天下之材,使之成就,則如蘿蒿之在大陵,無有不遂。其賓而接之,出於懇誠,則如《鹿鳴》之相呼召,其聲音非自外至也。其燕之,則有飲食之具;樂之,則有琴瑟之音。將其厚意,則有幣帛箱篚之贈;要其大旨,則未嘗不在於得其歡心。其人材既衆,列於庶位,則如《棫樸》之盛,得而薪之。其以爲使臣,則寵其往也,必以禮樂,使其光華皇皇於遠近;勞其來也,則既知其功,又本其情而叙其勤。其以爲將率,則於其行也,既送遣之,又識薇蕨之始生,而恐其歸時之晚;及其還也,既休息之,又追念其悄悄之憂,而及於僕夫之瘁。當此之時,后妃之於內助,又知臣下之勤勞,其憂思之深,至於山脊、石砠、僕馬之間;而志意之一,至於雖采卷耳,而心不在焉。蓋先王之世,待天下士,其勤且詳如此。故稱周之士也貴,又稱周之士也肆,而《天保》亦稱“君能下下,以成其政;臣能歸美,以報其上。”其君臣上下相與之際如此,可謂至矣。所謂必本其情而叙其勤者,在《四牡》之三章曰:“王事靡盬,不遑將父。”四章曰:“王事靡盬,不遑將母。”而其卒章則曰:“豈不懷歸?是用作歌,將母來諗。”釋者以謂:“諗,告也。君勞使臣,叙述其情,曰:女豈不誠思歸乎?故作此詩之歌,以養父母之志,來告於君也。”既休息之,而又追叙其情如此。繇是觀之,上之所以接* 第268页。下,未嘗不恐失其養父母之心;下之所以事上,有養父母之心,未嘗不以告也。其勞使臣之辭則然,而推至於戍役之人,亦勞之以“王事靡盬,憂我父母”,則先王之政,卽人之心,莫大於此也。及其後世,或任使不均,或苦於征役,而不得養其父母,則有《北山》之感,《鴇羽》之嗟;或行役不已,而父母兄弟離散,則有《陟岵》之思。詩人皆推其意,見於《國風》,所謂“發乎情,止乎禮義”者也。

    伏惟吾君有出於數千載之大志,方興先王之治,以上繼三代。吾相於時,皆同德合謀,則所以待天下之士者,豈異於古?士之出於是時者,豈有不得盡其志邪?鞏獨何人,幸遇茲日。鞏少之時,尚不敢飾其固陋之質,以干當世之用。今齒髪日衰,聰明日耗,令其至愚,固不敢有徼進之心,況其少有知邪?轉走五郡,蓋十年矣,未嘗敢有半言片辭,求去邦域之任,而冀陪朝廷之儀。此鞏之所以自處,竊計已在聽察之日久矣。今輒以其區區之腹心,敢布於下執事者,誠以鞏年六十,老母年八十有八,老母寓食京師,而鞏守閩越,仲弟守南越。二越者,天下之遠處也。於著令,有一人仕於此二邦者,同居之親當遠仕者,皆得不行。鞏固不敢爲不肖之身,求自比於是也。顧以道里之阻,既不可御老母而南,則非獨省晨昏,承顏色,不得效其犬馬之愚。至於書問往還,蓋以萬里,非累月逾時不通。此白首之母子,所以義不可以苟安,恩不可以苟止者也。

    方去歲之春,有此邦之命,鞏敢以情告於朝,而詔報不許。屬閩有盜賊之事,因不敢繼請。及去秋到職,閩之餘盜,或數十百爲曹伍者,往往蟻聚於山谷。桀黠能動衆爲魁首者,又以十數,相望於州縣。閩之室閭莫能寧,而遠近聞者,亦莫不疑且駭也。州之屬邑,又有出於饑旱之後。鞏於此時,又不* 第269页。敢以私計自陳。其於寇孽,屬前日之屢敗,士氣既奪,而吏亦無可屬者。其於經營,既不敢以輕動迫之,又不敢以少縱玩之。一則諭以招納,一則戒以剪除。既而其悔悟者自相執拘以歸,其不變者亦爲士吏之所係獲。其魁首則或縻而致之,或殲而去之。自冬至春,遠近皆定。亭無枹鼓之警,里有室家之樂。士氣始奮,而人和始洽。至於風雨時若,田出自倍。今野行海涉,不待朋儔。市粟四來,價減什七。此皆吾君吾相至仁元澤覆冒所及。故寇旱之餘,曾未期歲,既安且富,至於如此。鞏與斯民,與蒙其幸。方地數千里,既無一事,繫官於此,又已彌年,則可以將母之心,告於吾君吾相,未有易於此時也。

    伏惟推古之所以待士之詳,思勞歸之詩,本士大夫之情,而及於其親,逮之以卽乎人心之政,或還之闕下,或處以閑曹,或引之近畿,屬以一郡,使得諧其就養之心,慰其高年之母。則仁治之行,豈獨昏愚得蒙賜於今日,其流風餘法,傳之永久。後世之士,且將賴此。其無《北山》之怨,《鴇羽》之譏,《陟岵》之歎,蓋行之甚易,而爲德於士類者甚廣。惟留意而圖之。不宣。鞏頓首。* 第270页。* 第271页。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