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如舸斋王依民
如舸斋王依民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97,450
  • 关注人气:44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小栖霞说稗

(2008-06-30 00:03:01)
标签:

小栖霞说稗

平步青

纯文本电子文献

古籍数字化

杂谈

分类: 自校纯文本古籍

            芝龕記

汪頂《奇女傳》,一為沈雲英,一為劉雲英;江紹運《奇女子》一則,為畢韜文:皆明末女子能武者,不獨石夫人也。《芝龕記》院本演秦、沈事,間及劉。復卿嫌其未備,欲以韜文事羼入之。予謂:沈、劉事涉流寇,可合傳;畢父死薊州饒餘親王之戰,歸愚《國朝詩別裁》不知,而誤採其詩,豈可譜入傳奇耶。

 

            西遊記補

《西遊記補》中,借秦始皇驅山鑿開天門,人皆笑其無稽。按《太平廣記》(卷二十)《博異志·陰隱客》〔18〕條:“汝來此雖頃刻,人間巳數十年矣,卻出舊穴,應不可矣。待吾奏請通天關鑰匙,送卿歸。”其所本也。《升庵全集》(卷七十八):“太湖西有■{左田右乍}嶺,山有石如卷笮,相傳云:‘禹所用牽山笮也。’會稽又有驅山鐸。二事輿秦王鞭石成橋相類。好怪者傅會之說耶?抑古原有此術也?

﹡第206頁﹡

〔18〕“陰隱客”,原刻作“陰隱谷”。

 

女仙外史

《在園雜卷二“吳人呂文兆先年所衍《女仙外史》百回,亦荒唐怪誕;而平生之學問心事,皆寄託於此。年近古稀,足跡半天下,卒無所遇。近以陸伯生、蔡九霞篹輯《廣輿記》,止詳注各府而略州縣,不足備參攷,乃編成《續廣輿記》,頗為詳明;以卷帙浩汗,尚未能付梓。”按:《續廣輿記》今已不傳,《女仙外史》昔年坊肆尚有存者,署名“逸田叟《女仙外史》大奇書”,近亦奉禁。中以唐賽兒為常娥降生,故號“月君”,而以鮑仙姑、曼師、聶隱娘、公孫大娘輔之,巳荒謬可哂。至所謂呂軍師(師貞)者,卽文兆所自寓。亞軍師高咸甯,卽《明史》(卷一百四十三)之高賢甯,本傳云:“濟陽儒學生。在濟南圍城中,作《周公輔成王論》,射城外。王悅其言,為緩攻。後被執,入見,成祖曰:‘此作論秀才耶?秀才好人,予一官!’賢甯固辭,竟得歸。年九十七卒。”又《成祖本紀》:“永樂十八年二月己酉,蒲臺妖婦唐賽兒作亂,安遠侯柳升帥師討之。三月辛巳,敗賊於卸石柵寨。都指揮劉忠戰歿,賽兒遁去。甲申,山東都指揮僉事衛青敗賊於安邱,指揮王真敗賊於諸城,獻俘京師。戊子,山東布政使(右)儲延、(左)張海、按察使劉本等坐縱盜誅。戊戌,以逗留,徵柳升下吏,尋釋之。”又(卷一百七十五《街青列傳》:“樂十八年二月,蒲妖婦林三妻唐賽兒作亂。自言得石函中寶書、神劍。役鬼神,翦紙作人馬相戰鬥。徒衆數千,據益都卸石柵寨。指揮高鳳敗歿,勢遂熾。其黨董彥昇等攻下莒、卽墨,圍安邱。總兵官安遠侯柳升帥都指揮劉忠圍賽兒寨。賽兒夜劫官軍,軍亂,忠戰死,賽兒遁去。比明,升始覺。追不及,獲賊黨劉俊等及男女百餘人。而賊攻安邱益急。知縣張、丞馬撝死戰,賊不能下,合莒、卽墨萬餘人以攻。青方屯海上,聞之,帥千騎晝夜馳至城下,再戰,大敗之。城中亦鼓譟出,殺賊二千;生禽四千餘人,悉斬之。時城中旦夕不能支,青救稍遲,城必陷。升始至,青迎謁,升怒其不待已,捽之出。是日,鼇山衛指揮王真,亦以兵百五十人殲賊諸城。賊遂平,而賽兒卒不獲。帝賜書勞青,切責升。尚書吳中等劾升,且言升媢青功,於是下升獄,而擢青山東都指揮使、真都指揮同知、旟、撝左、右參議,賞賚有差。”史載賽兒事如此,而呂張大其辭,不惜以身輔之,雖為讓帝復讎雪憤,未免流於賊黨而不自知矣。評語有緜津山人、八大山人、息關,皆文兆同時人。在園與呂三十年舊交,亦有評語。至于少保,則依託也。《敬業堂詩集》(卷十四)自注:“呂灌園為吳江大司馬三子。甲申以後,因亂破家。有別業在玉屏山中。”則當為兵侍(純如)子。未知卽文兆否,俟攷。月君上昇,鮑芳至榆木川以劍決成祖首,亦因野史稱“師次榆木川,獲女,悅之。次日,御幄惟存一臂。蓋為夜叉所食。”怪誕不經如此類者,皆建文遺臣為之。呂如為純如子,則父為閹黨。子欲幹蠱,自大有事在;而誣及先朝,不可解也。近出《續今古奇觀》平話(卷五)第二十五回,載賽兒與史全異,皆無稽之詞;夫為王元椿,不作林三。

﹡第207頁﹡

﹡第208頁﹡

《存硯樓二集》卷二十四《蓁五公傳》:“公名埏,字公袤〔19〕號南坡。歲貢入國子。聞游齊、魯。洪武二十五年,官獻縣教諭。建文元年,超遷廣東按簽。永樂二年,謫辦事官,夏忠靖治水。六年,知西安府。十一年,山東右布政。賽兌,縣民林三妻也,自偁‘佛母’,能知前後成敗事,又能翦紙為人馬相戰鬥,往來諸邑,聚扇愚民。董彥杲、劉峻、賓鴻等胥〔20〕附之,用紅、白旗為號,而據益都卸石柵寨以出沒。十七年,覆青州衛指揮高鳳軍。遣招撫,不從,益蔓延卽墨、莒州間,迺命安遠侯柳升分兵勦之。先是公薄游齊、時,距彌勒黨近,地傳習,公間通其訣,暨破而之之要訣。後■{上草頭,下泣}山東,妖習未殄,懼嚴詰而適以激之亂,間用溫顏撫綏之,革舊習者滋衆,而不虞蒲臺之瀕海而遠界北平也,賊遽以竊發。洎十八年春,柳升至益都。二月,圍塞,彥杲等乞降,詐云力盡,且寨中乏水。公時參軍務,語升亟據東門外舊汲道。夜二鼓,賊復襲殺都指揮劉忠而升不覺。比明,公聞之,亟馳至大營,趣升分兵追賊;而用殲妖訣試之,紙人馬胥墮地。賊衆潰,遂破卸石山寨,獲賽兒暨劉峻等男婦百餘人。賽見坐檻車,語解者曰:‘今死矣,幸畀我一杯水以止渴!’護解者哀之,不知其詐。比水至,而賽兒遽遁矣。四索不復得。濟南趙百戶迺訐公縱賊。成祖震怒,詔逮公。而升亦下吏,以勳臣幸蹬宥,而公遂就戮於西華門。五月十九日也。距生元至正壬寅,年五十九。越再期,猶盡逮北平山東尼暨天下婦女之出家者,先後且嬴萬人。其酷濫莫可勝數。故一時廷臣,稔知公之寃,而不敢營救。贊曰:‘水遁事,近誕,然洪武時冷恊律謙水至而入于瓶,暨建文時楊鎮撫本登臺事,載明初諸史編。觀賽兒暨董彥杲等後多隱不復見,則妖幻術庸或有之。公遺稿曰《宦餘錄》,今佚。或以王凝之、何■{上肉,下木}擬公,則又拙於論事矣。”)

﹡第209頁﹡

〔19〕“袤”字,原刻缺,據《存硯樓二集》補。

〔20〕“胥”字,仝上。

以上王晓琦校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小栖霞说稗
后一篇:小栖霞说稗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小栖霞说稗
    后一篇 >小栖霞说稗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