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如舸斋王依民
如舸斋王依民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97,450
  • 关注人气:44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小栖霞说稗

(2008-06-30 00:01:35)
标签:

小栖霞说稗

平步青

纯文本电子文献

古籍数字化

杂谈

分类: 自校纯文本古籍

             小說有本

《池北偶談》(卷二十二)《成御史遇仙》條:“問其年,云:‘不記年歲。祗憶少在京師見楊椒山赴西市,遂發憤出家學道耳。’”卽《綠埜僊蹤》小說冷于冰事所本。近《茶香室續鈔》(卷十八)《崑崙山中仙人》條,同。

 

           續奇書

署名紫陽道人撰。借因果以論報應,蔓引佛經、《感應篇》,可一噱也。自弇州撰前書以毒荊川,冀雪戴天讎憤,而風行■{上左天右天,下木}布,流祻百年。其續書名《玉嬌李》者,今已不傳。坊肆有之,一名第三才子書者,《玉嬌梨》,敍白太素女紅玉〔14〕蘇友白事。閱者頗疑其依託,不知白、蘇事不可知,太素則實有其人。《曝書亭集〔15(卷三十六)曰:“蘭谷《天籟集序》云:‘仁甫名樸,又字太素,為樞判寓齋之子。’於明初由姑熟徙六安〔16〕。”《秋夜梧桐雨》院本亦白作,竹垞謂出關鄭之上〔17〕甯獻王權譜元人曲作者凡一百八十有七人,仁甫居第三,次東籬、小山之下。乃依托,不足觀。梅邨祭酒別續之,署名《隔簾花影》。相傳為隔一字讀之成文,意在刺新朝而洩《黍離》之恨。其門下士恐有明眼人識破為子孫祻,傎倒刪改之,遂不可讀,但成一小說耳。不知紫陽道人有何殺父之讎、亡國之恨而為此貂尾也,徒為罪孽自墮泥犂而已矣。至近日申報館(庚辰二月十三蓃訪癸未)排印之《埜叟暴言》(二十卷)妄云康熙中江陰老明經夏某所著,泰興刁家鋪趙應容藏全部,排印非其真本)。書凡數十萬言,喪心病狂,穢褻非復人理。敢於侮素王,謗金谿,自詭為衛聖之功,其人可誅,其書可焚!亦出近人手,觀“上書房”句,可見在雍正元年以後,非康熙中人也。

﹡第203頁﹡

〔14〕“紅玉”二字,據《玉嬌梨》補。

〔15〕“曝書亭集”,原刻作“暴書亭集”。

〔16〕“此段節引過甚,致語義模糊。按《曝書亭集》卷三十六《白蘭谷天籟集序》,乃是白氏後人於明初由姑孰徙六安,此處這樣節引,會使人誤會白仁甫到明初還在世了。

〔17〕“關鄭之上”,原刻作“關程之上”。

            

            一捧雪

《聽雨軒雜記》:“《在園雜今本無此條‘王思質藏右丞輞川真跡,嚴世蕃索之,思質與以撫本。裱工湯某向在王門下,識此圖,為世蕃言其贗。因銜之,而未發也。會思質總督薊、遼,唐荊川以兵部奉命巡邊,嚴嵩觴之於內閣。微有不滿於思質,荊川頷之。至,欲行軍中馳道,思質以已兼兵部銜,難之。荊川怫然,遂劾其軍政廢弛,糜帑,以稿呈世蕃;世蕃從中主持,逮思質棄市。今世所演《一捧雪》傳奇(李元玉撰),蓋卽此事。“一捧雪”,盃名(亦見《在園雜志》卷一),係當時畺吏以饋世蕃者,作者合兩事而敷衍者也。’”(庸)按:英和《恩福堂筆記》(卷下):“內府藏有南宋張擇端《清明上河圖》,末有‘湯卿裝’小字標識,此王鳳洲家致禍之由,而好事者復有《一捧雪》傳奇之作。至一捧雪,內府分列乙部,嘉慶年間天語曾及之,余固未得見也。”據聱叟此條,則非右丞《輞川圖》。葛莊誤記。且圖與杯皆入天祿、石渠,人間所有皆黃彪撫本類,不必湯卿始辨其偽也。汪師韓《讀書錄·一捧雪是清明上河圖》條最詳,《聽雨》、《恩福》兩記皆稍略也。

﹡第204頁﹡

              玉蜻蜓

《聽雨軒贅記》(卷):“紹興南門外漓渚地方,有尼庵曰:隔塵。老尼若木。其徒孫慧音,年十六七,姿容極麗。城中東武山下朱生綺園,明宰相文懿公賡雲礽也。父靜山,由部曹出為四川郡守。生未冠,游庠。有別業在漓渚,因讀書其中。臨行,見其妻有玉琢雙魚極工,乞而貯於冰絲小囊中,佩之以往。老僕、小童二人侍。別業與尼庵相隔僅百步,生遂與慧音浹洽。夜赴尼菴,踰牆以入,事極慎密。惟小童知其詳,洩之老僕。一夕,生至午不返。老僕潛往察之。若木告以:‘今日門鑰未開,而慧音不知所往。後圍牆瓦損落,想已遠颺。’僕疑二人偕逃,回告主母。徧索無蹤。十餘年後,若木化去。衆尼或死、或去,庵遂廢。生父升滇南觀察,年老致政。至漓渚別業,因至隔塵庵,立券買之。圍以長垣,合別業為一。後園向有牡丹,牡丹枯而石臺尚在,公撤去之。石將盡,內藏二屍,面如生——其一卽生,其一為尼。童指而謂公曰:‘此慧音也。’腕上小囊、玉魚尚存。公喚向日賣庵者嚴詰之,因言:‘公子與慧音通,人初不知。一日,慧音不起。撬門視之,見二人裸身相抱,死於牀。因潛埋於牡丹臺內,而以“慧音逃去”掩飾之。’公備棺葬生放故所,並以慧音附,殉以玉魚。生向有一子,已登賢書。其處龍穴、砂、水皆合法,故公不別為覓地也。其子後舉進士,入詞林,莅歷大位,聲稱滿世。今吳中《玉蜻蜓彈詞》託其事於申文定公之父,實本於此。”(庸)按:徐此條不知何本。文懿雲礽無登第者。國朝山、會入詞林者,止有康熙九年庚戌朱卽山少詹(阜)一人,乃白洋忠定後,非文懿。東武山俗呼“塔山”。朱氏並無別業在漓渚,亦無官雲南觀察。悔堂德清人,不知據何傳聞而漫記之。漓渚在蠡城西南,而云南門外,非越人之言可知。文定登第時徐姓,彈詞作徐元宰。以婁東門客撰,時文定當國故也。今吳門申衙前猶禁演《玉蜻蜒》,知事出有因,固非子虛依託者矣。

﹡第205頁﹡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小栖霞说稗
后一篇:小栖霞说稗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小栖霞说稗
    后一篇 >小栖霞说稗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