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如舸斋王依民
如舸斋王依民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97,265
  • 关注人气:44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小栖霞说稗

(2008-06-29 23:53:10)
标签:

小栖霞说稗

平步青

纯文本电子文献

古籍数字化

杂谈

分类: 自校纯文本古籍

作。且謂記中所述大學士、翰林院、中書科、錦衣衛、兵馬司、司禮監皆明代官制,又多准郡方言。”蓋與阮、紀兩家說同。桂氏馥《晚學集》(卷五)《書聖教序後自跋》云:“許白雲《西游記》由此而作。”當別是一書。若陳文述《西泠仙詠自序》,謂:“邱祖《西游記》只二卷,載在《道藏》,所記自東至西程途、日月,及與元太祖問答之語,其要言並末及載。觀邱祖本傳,亦僅勸止殺、節欲數語而已。世傳《西游記》,則邱祖門下史真人弟子所為,所言多與《性命圭旨》相合,或卽作圭旨之史真人弟子從而演其說也。”亦略本竹汀;特以演義為史真人弟子作,不云吳承恩,則雲伯晚事修鍊,過信黃冠,從而為之辭,非不知吾山、文達諸說之可據也。

﹡第192頁﹡

[6]“吳汝忠”,原刻作“吳汝志”。

[7]“長春”,原刻作“常真”。

鄭恒墓誌崔氏非雙文

《景船齋雜記》卷下張鯢淵跋《滎陽鄭府君夫人博陵崔氏合祔墓銘》曰:“此志傳以為崔、鄭同穴之驗。吾鄉董元宰、陳眉公兩先生皆未深攷,亦復傳譌,語具《品外錄》、《容臺集》中。余宰濬,訪得原刻,初猶以諛墓薄之。眉山王恪,好古士也,共余以《會真》年月參之此碑,則此崔夫人者,計其平生,尚長雙文四歲,然後一破此疑。王君謂:‘博陵、滎陽,世為婚媾,何必鶯、恒?’斯論篤矣。而予復謂:‘鄭君姓名,本傳不載,豈實甫、漢卿輩其言不足徵信耶?況鄭又諱遇不諱恒也。第此碑入地千餘年而始出,出又百餘年而予兩人為之辨其誣,文之行世,固有幸有不幸哉!’”(庸)按:《曠園雜志》謂鄭太常恒墓石出在成化間,眉公《古文品外錄》載其文,為《會真記》辨誣,陳大士《巳吾集》(卷十四)鄭恒古誌後跋》、亭林《金石文字記》皆從之。《野談》則云:“近內黃野中(按:內黃屬彰德,濬屬衛輝,雖鄰縣而地異。)掘得《鄭恒墓誌》,乃給事中(顧記作衡洲司法參軍。)秦貫撰。其敍恒妻,則博陵崔氏,世遂以崔為鶯鶯。余按:《會真記》雖謂鶯鶯委身於人,而不著名氏。鄭恒之名,特始見於《西廂》傳奇,蓋烏有之辭也。世以墓誌之名偶與烏有之辭合,而鄭恒之配又適與鶯鶯之氏同,遂以墓誌之名為鶯鶯,誤矣。”是秦志鄭恒之名偶與傳奇合,崔夫人不必卽《會真記》所亂之鶯鶯,忠穆之前已有辨之者。錢竹汀氏《金石文字目錄》(卷三)云:“又一本,文字與此同,惟鄭名遇,疑皆好事者為之。”《中州金石記》則云:“恐後人得鄭遇碑,改為鄭恒以衒世者。”二碑俱在濬縣,皆與忠穆跋合。且誌云:“大中九年正月十七日病終,享年七十有六。”據《侯鯖錄·元微之年譜》,雙文生於德宗興元元年甲子,下距大中九年甲戍,正七十一,此崔夫人實長雙文五歲。張跋作四歲,蓋第取《會真記》校而未攷元譜也。《隨園詩話補遺》(卷七)云:“讀秦貫所撰鄭恒志,方知唐人小說原在有無之間,不必深攷。”祁駿佳《遯翁隨筆》下,作:“魏縣西北五十里廢冢誌銘。吏崔吉白於縣令邢,置邑治前。恒字行甫。”

﹡第193頁﹡

 

浣花谿

都門梨園演有《浣花谿》一齣,蓋唐人實事也。《升庵全集》(卷四十九)《浣花夫人》條:“成都浣花谿有石刻浣花夫人像。三月三日為浣花夫人生辰,傾城出游。”地志云:“夫人姓任氏,崔甯之妾。”按《通》:“成都節度使崔旰入朝,楊子琳乘虛突入成都。甯妾任氏出家財募兵,得數千人,自帥以擊之,子琳敗走。朝廷加旰尚書,賜名甯,任氏封夫人。”(庸)按:據此,是子琳兵亂在崔旰入朝後。今劇場作旰縮朒〔8〕謀遁狀,其正室更科諢可■{左山右欠}〔9殆有意揚任,不免抑崔過甚耳。猶之《胭脂虎》之演李景讓〔10〕事,與本傳亦稍出入也。《新書〔11〕(一百四十四)甯傳云:“大歷三年來朝。甯本名旰,至是賜名。楊子琳襲取成都,帝乃還甯於蜀。未幾,子琳敗。”又云:“始甯入朝,留其弟寬守成都。楊子琳乘間起瀘州,以精騎數千襲據其城。寬戰,力屈。甯妾任素驍果,卽出家財十萬,募勇士,得千人,設部隊,自將以進。子琳大懼。會糧盡,且大雨,引舟至廷,乘而去。”《通鑑》謂賜名在敗子琳後,與加尚書(本傳在還蜀後左僕射),皆似微誤。《南部新書》丙云:“西州浣花任國夫人,卽崔甯妻也,廟今存”。“川”譌為“州”,“妾”譌為“妻”,“國”字亦衍,皆當校改。《新唐書·李景讓傳》:“嘗怒牙將,杖殺之。軍且謀變。母欲息衆讙,召景讓廷責曰:‘爾填撫方面,而輕用刑。一夫不甯,豈特上負天子,亦使百歲母銜羞泉下,何面目見先大夫乎?’將鞭其背。大將再拜請,不許。皆泣謝,迺罷。一軍遂定。”牙將本無名姓,且已杖殺。今劇中但杖,而後殺敵,為不同耳。

﹡第195頁﹡

[8]“朒”,疑是“胸”字。

[9]■{左山右欠}”疑是“笑”字。

[10]“李景讓”,原刻作“杜景讓”。

[11]《新書》,指《新唐書》。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小栖霞说稗
后一篇:小栖霞说稗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小栖霞说稗
    后一篇 >小栖霞说稗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