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如舸斋王依民
如舸斋王依民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97,450
  • 关注人气:44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春秋配 第十五回(2)

(2008-06-28 11:45:41)
标签:

无名氏

古本小说集成

上海古籍出版社

纯文本电子文献

古籍数字化

杂谈

分类: 自校纯文本古籍

衣服,心神稍斍安稳,只是有話説不出来。停了一會,耳中猛听有人唤他:賢弟醒来。又听得説:相公醒来。又蘓甦了半時,猛睁開眼,見張言行身被甲胄,面前跕立,又見李翼也在旁边,擦眼抹泪的哭,不知是何来歷,纔開口問道:張仁兄,这是甚麼所在?張言行道:賢弟我為救你,領人馬下山到此,与耿知府交戰,那耿仲被我殺敗,我便假做百姓,混進城去。不料賢弟正綁法塲出斬,是為兄刼了法場,救了賢弟出城。这便是愚兄的营盤了。李花道:原来如此,但我犯罪,自有一身承當。如今仁兄捨着性命把我救出固好,但只是刼了法塲,非*

* 152頁。

同兒戲。城中官員豈肯甘休,却怎庅了得。再者我在鄧州遭难,是何人傳信,怎庅得知的?張言行道:我在集俠山,何等自在。你家李翼来説,我方領人馬到此,受了多少劳碌,反惹你致怨。李花聞听,向着李翼道:老奴才,我死自死,谁叫你来。你主人是朝廷俊秀,雖然犯法,想是前生冤業。如今做出这事,連累我的香名,反遺臭萬年了。可惱可惱。張言行聞听,含嗔道:这才是画虎画皮难画骨,知人知面不知心。賢弟休生瞞怨,不必如此。到明日,再從新商議罷。李花道:非是致怨仁兄,水火中救人,真是天高地厚之德,碎[7]难報。但人各有性情,*

* 153頁。

不能相強。甘心就死,不肯為逆。倘朝廷不容,定来勦滅,仁兄設有踈失,豈不是小弟連累哥哥。于心何忍,寔是不安,並非致怨。張言行聞言,又轉喜色道:愚兄豈不知此,但我兩人,相交甚厚,所以輕生重義,那有別心。遂吩咐王海,令小卒打梆提羅,营外循視,恐有刼寨之兵。即速擺上筵席,与李賢弟壓驚。王海應声辦理去了。張言行讓李生上坐,自己下陪。衆卒斟上酒来,随後大盤肉食,並山中野味,甚是豐盛。劝李花飲酒,李花不好却情,只得勉強應酬,説些得罪情由,感激話頭。天已二更時分,李花辞醉不飲。張言行也覺身体困乏,説:*

* 154頁。

弟也得将息将息,安歇一夜,明朝再講,愚兄告別罷。李花道:小弟困乏,也就去睡。打發張言行安寢,自己心中有事,那裡睡的着,悄悄起来,看桌上現有令箭,我且拿去逃出营盤,再作道理。又听了一听,聞得張言行鼾聲如雷,説:張兄既已睡熟,此時不走,更待何時。咳,雖是朋友好意,不肯忘旧,但是非之地,难以久留。趂着月色明亮,正好走路。急急忙忙,正往前行,廵更的遇見,問道:什庅人?李花道:我是查夜的。更夫問道:可有令箭?李花道:这不是令箭。更夫道:既有令箭,過去罷。這李花逃出营来,無人查問,急往前去不題。

去説張言行醒来,*

* 155頁。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