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如舸斋王依民
如舸斋王依民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97,450
  • 关注人气:44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春秋配 第十一回(1)

(2008-06-28 11:27:02)
标签:

无名氏

古本小说集成

上海古籍出版社

纯文本电子文献

古籍数字化

杂谈

分类: 自校纯文本古籍

第十一囬  惧賣身私逃陷井  因同名孟浪鳴官

 

話説張秋聫自從過于姑娘為女,到也安静。只因姑夫侯上官出門去做買賣,不會經营,折損本錢,又兼年景蕭疎,家道漸漸艱窘起来。這侯媽媽病體剛好,近又發作。一日坐在房中問秋聫道:女兒,甚庅時候了?秋聫道:已到黄昏。侯媽道:点起燈来。秋聫道:曉的。母女二人,相守房中,講些閒話不題。

却説石敬坡立誓再不作賊,只因許下與李生送飯,手中沒有*

* 110頁。

分文,自己思量道:腰中無錢,如何辦事?天明就要送飯去,却那裡安排。罷罷罷,沒奈何,将沒良心的事,從新做遭,以為送飯之用。你看前面有一個人家,待我飛上他家屋簷,看看肥瘦如何。哎呦,這般兔兒,雖然毛長,却还有脬,只是燈尚未息。若要想他重利,除非等他息了灯纔好下手。那邊来了個男子,我暫且廽避便了。

這侯老兒走着説道:自從不做生意,無依無靠,家中每日少米無柴,如何度日?况且妻兒又病倒在床,怎庅了得。不覺来到自己門首,叫声女兒開門。秋聫聞听,説:俺父親来了。侯媽道:我兒須問詳細,然後開門。秋聫道:*

* 111頁。

得。走到門口,𢝆[1]得声音説:果然爹爹囬来了。遂開門一同進了內室。侯媽問道:弄的些柴米来否?侯上官道:今晚沒有,明日就用不了了。侯媽道:今晚沒有,难道明日有人白送與你庅?侯上官道:我把秋,剛説得半句,看見秋聫在旁,不往下説,對秋聫道:我兒,與你母親煮碗湯来充飢。秋聫會意,知他有碍口之言,答應去厨下煮湯,却暗暗躱在窗前,听他説些甚庅言語。侯上官見女兒出去,對老婆道:我已把秋聫賣與娼門了。侯媽聞听,説:怎庅把女兒賣與娼門了?你如何這樣忍心害理?侯上官道:不過多圖幾兩銀子,你不要高声,看秋聫*

* 112頁。

听見。秋聫听畢,進的房来,説:恩父恩母,我雖是你螟蛉女兒,扶侍你二人如同親生,你怎忍将我賣與娼門呢?侯上官忙道:我兒錯听了,張公子要娶一妾,把你賣給張門了,怎庅听是娼門?明日就要過門,你去收拾衣鞋,到他家享荣華去罷,強如在此忍飢受餓。秋聫暗自沉音道:听他巧言花語,不懷好意,我的親生母那裡去了,落得女兒無依無靠,有甚庅好下梢?不覺啼哭起来。侯上官劝道:因你年紀大了,理應擇婿,明日是你佳期,不必傷悲。侯媽在床上長长吁短嘆道:不料今日做出這翻天覆地的事情來了。早知有今日之事,當初我*

* 113頁。

决不畄他。這些話早被石敬坡盡都听去,暗暗喜道:听他言語始末,竟是姜秋蓮無疑了。他既在此,便好救李相公性命。我如今也不偷他,再看姜秋蓮行徑如何。只見張秋聫走出房来,到自己卧室,滿眼流泪道:我到此地位,恨天怨地,都是枉然。千思百慮,不如自盡,到是了手。又想了想説:且住,與其輕生尋死,不如收拾包裹,連夜逃走。倘遇女庵,削髮為尼,到強似在塵凡之中,招惹風波,趂着今夜走罷。石敬坡听了多時,想道:姜秋蓮若再逃走的無影無踪,李相公這場冤枉,無日得伸了。不免我先到庒外,等他来時,扯他到南陽,以明李*

* 114頁。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