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如舸斋王依民
如舸斋王依民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97,450
  • 关注人气:44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春秋配 第十回(2)

(2008-06-28 11:22:01)
标签:

无名氏

古本小说集成

上海古籍出版社

纯文本电子文献

古籍数字化

杂谈

分类: 自校纯文本古籍

李花不是?李翼道:正是。禁子道:他是重犯,豈容你進去看視?李翼道:大哥,我还有些須薄敬,望行方便。禁子接過説:呵,也罷,我且行一時之方便,叫你主僕相會一面。遂開了門,説:你進来切莫要高声,你家相公受屈的人,待我取盆水来與他洗洗。李翼道:多謝大哥了。説着看見主人,不成模樣,不覺滿眼含泪説:相公醒来。李生聞听把眼睁開,“哎呀”一声,説:痛殺我也,我見了你猶如亂箭穿心,滿腔忿恨,只是説不出来。李翼説:相公曲直,久而自明,容小人訪察清楚,翻了此案也未可知。且請忍耐,不必傷感。主僕兩人正在悲痛之際,忽听外*

* 104頁。

邊有人叫門,看官你道是何人?原来是石敬坡夜間送了包袱,到了早晨,听得街面上紛紛齊説,将李相公拿在衙門去了,他心內暗暗後悔道:早知包袱惹禍,断不送去。想那李相公是佛心人,遭逢倒運,怎能打此官司,不知何日纔得脱身。不免買些酒肉,到監中探望探望,盡点窮心。遂即提着藍兒走到監門,叫声:禁卒哥。禁子望外一看,説:做甚庅的?石敬坡道:裡邊有個李相公庅?禁子道:有個李春發,你問他怎的?石敬坡道:可将門開了,待我看看他。禁子把眼一睁,説:咍,這是甚庅所在,你要進去?石敬坡道:太爺我還有些薄敬。禁子問*

* 105頁。

道:多少呢?石敬坡道:三百大錢。禁子道:不勾,再添。石敬坡道:權且收下,俟后再補。禁子道:也罷,快些進來。石敬坡叫声:李相公我的恩人呀,你本是讀書人,怎能受此苦楚,我今特来奉看,請吃一盃杯酒。李生不知是何人,突然而来,説:我不用。石敬坡説:吃一塊肉罷。李生道:也不用。石敬坡道:李相公你的諱是春發庅?李生道:正是。我和你素不相識,怎好承情,却来看我?石敬坡道:相公你再想想。李生道:如此你敢是個拐子?石敬坡道:我明明是個賊,他乃認成拐子。既不相識,枉費窮心,去罷。禁卒哥開門。李翼道:相公,他好像那夜在我家做*

* 106頁。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