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如舸斋王依民
如舸斋王依民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97,450
  • 关注人气:44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春秋配 第十回(1)

(2008-06-28 11:19:53)
标签:

无名氏

古本小说集成

上海古籍出版社

纯文本电子文献

古籍数字化

杂谈

分类: 自校纯文本古籍

第十囬  公堂上屈打成招  牢獄中協謀救主

 

且説耿知府政事精勤,不肯懈怠。因牽掛栁道一案,未審明白,黎明起来梳洗停當,穿上公服,即命擊鼓升堂。坐在暖閣內,耑意等候,説:昨晚差役帶領賈氏前去李花家搜拿秋蓮並李花審問,這時候想也就到。

却説差捕同賈氏領着李花剛到衙前,差捕道:列位看這光景,料想太爺已竟升堂。待進*

* 99頁。

去稟過,好帶人犯。這差捕從旁邊角門進去,走到堂前跪下稟道:奉差到李花家不見秋蓮,只有一個包袱,賈氏説是他女兒跑時帶出的,拿来呈騐。今已将李花拿到候審。耿知府道:帶上李花来審訊。衆役答應一声,往下急跑,喊声帶李花。差捕聞听,將李花推擁到大堂階前,説:李花當面。李花無奈,只得雙膝跪下。耿知府抬頭向李花一望,生得少年清秀,不似狡滑一流。只得開口問道:李花你可知罪庅?李生道:老公祖在上,生員朝夕只在書房,攻讀書史,又不欠粻,又不欠債,不知罪從何来?耿知府道:哦,你拐藏秋蓮幼女,殺害奶娘老*

* 100頁。

婦,現在你家搜出包袱,賍証已真,又是拐案,又是人命,怎庅你説無罪?快把那郊外如何贈銀誘逃,栁道怎樣行兇殺害,如今却把秋蓮藏在那裡,一一從實供来,免動刑法。李花聞听嚇得胆戰心驚,不曉来由,無處插嘴應對,唯説:教生員從何處説起?知府又催問道:你还不招庅?看枷棍伺候。李春發道:老公祖在上,容生員告稟,別事真不知道。若問起贈銀事原有情節。那日生員因讀書倦怠,偶到郊外閒行,見個幼女同老婦,相對傷情,那時生員詢問端底,他説為继母淩逼,因此傷感。俺一時動了惻隱之心,仗義疎財,贈他幾兩銀子,其*

* 101頁。

寔並無他意。芦林相遇有此舉。至於秋蓮私奔,奶娘傷命的事,一切不曉。求老公祖細細端詳,筆下超生罷。耿知府道:依你説来,全不知情。這包袱可怎庅却在你家?不過恃有衣衿護身不肯寔説。我今就申文學台,革去你的衣衿。左右與我夾起来。衆衙役如狼如虎的,将鞋襪退去,把夾棍擱下,一個採起頭髮,那兩個把繩盤了幾盤,喝喊一声,兩邊人将繩背在肩上,用力一緊,這李生便昏迷過去。你看李春發本是個柔弱書生,嫩生生皮膚,怎禁得這等重刑?大約心似油煎,全無主張。頭如迸烈,滿眼昏紅。一個衙役,拿着一碗凉水噙*

* 102頁。

在口中,照他頭上啐了三遍,纔蘓醒過來。嘆了一口氣説:冤枉呵!耿知府問道:你招也不招?李生定神思量道:若就招承豈不汚了一世清名,待不招時,這大刑其寔难受。[1]来必是前生造定的了。耿知府道:若不招就要再夾了。李生道:願招。耿知府道:既是招了,退去夾棍。且帶去收監,听候申詳定罪。只見監禁子走来,上了刑具,帶領囬去,説:這是人命重罪,須加小心。衆小牢子答應一声,照常例收拾起来不題。

却説李翼等候多時,知主人下監,走到獄門説:哎呀,我那相公呵!禁子喝道:你是甚庅人?李翼道:要看我家相公的。禁子問道:*

* 103頁。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