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如舸斋王依民
如舸斋王依民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97,450
  • 关注人气:44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春秋配 第七回(1)

(2008-06-28 11:07:17)
标签:

无名氏

古本小说集成

上海古籍出版社

纯文本电子文献

古籍数字化

杂谈

分类: 自校纯文本古籍

第七回  刁歪婦公堂告状  逃难女尼庵寄身

 

話説賈氏身体困倦,酣睡了一夜,到那鐘鳴漏盡,東方漸漸發白的時候,猛然醒来,説:昨日女兒事情,活活把人氣死。我想他平日嬌飬,偶然教他拾柴,不過要挫磨他的生性,那知道他到那郊外做出這樣醜事。如今送他到官審出真情,料他也怨不得我了。就是他父親囬來,也不能十分怪我。事到其間,一不做,二不休。呈状已曾寫完,地保又與知會,怎好停*

* 71頁。

止。常言道,任你們奸似鬼,也要吃老娘的洗脚水。那老賊人、小賤人你須準偹,待我起来束粧停當,再到後面嚇他們一嚇。及至收拾完偹,走到角門口內便喊道:秋蓮、乳娘,还不快些起来。及喊了数声,絕沒人答應,説:呀,因甚麼靜悄悄的不聞声息,莫不是怕見官府露出馬角,心中害怕尋了短見麼?待我推門一看,呀,不好了,人也不見,箱籠大開,許多衣裳撇得紛紛乱乱,想是逃走了。待我看看行踪,呀,後院放得梯兒,何如不見呢?再到園內去瞧,只見那牆頭上面,磚瓦參差,一定是越牆而逃。这便怎庅處,為今之計,只得到門外叫地保*

* 72頁。

知道,再作商議。

却説那地方听得有人呼喚,只得走向前来細問根由。看見賈氏,説:原来是姜大娘,為何这等驚慌,是甚急事?賈氏道:你們不知,就是我昨是所説的那個女兒,同着奶娘夤夜私自逃走了。我丈夫又不在家,少不得要劳列位,與我追赶一程,倘或赶上,自有重謝。地保道:昨交姜大娘教俺們打報单,想来就是因此起的庅?賈氏道:正是。地方道:待我們帮你去赶一赶,但不知從那裡走的?賈氏道:從後园中越牆走的。地保道:不像不像。這樣高大牆院,他是兩個婦人,怎庅扒得上去?賈氏道:家中梯兒今已不見,想是登着梯子*

* 73頁。

旋轉過去的。列位請看看踪跡,便知端底。賈氏遂領着地保從周圍覌了一遍。地保道:果然是越牆而走。不必説了,如今且不要忙,路上必有脚跡,讓他婦人行走,料想不遠。我們只望那栁道中尋找便了。只見他們慌慌張張疾忙乱跑,抬頭一望,前面路傍影影綽綽似有人在地倒臥。地保嚷道:列位你看,前面恰像個人在那裡睡哩。定然是個醉漢,待我上前喚他醒来。走到跟前,説:呀,不好了。呸呸,原来是賊盜殺死的,一個婦人在此。賈氏聞听心驚道:果然是殺死的尸首庅?地保説:难道誰来哄你不成?你也過來看看便明白了。賈氏勁*

* 74頁。

* 75吳本缺

一見,心底明白,却嘀咕道:這是賤人奶娘。想是她們作了醜事,懼[1]

禍偷逃,却遭人暗算了。[2]若論此事,全是我非,如今追悔也無及了。轉囬臉来説道:列位請到俺家中從常計議何如?地保道:這個理應。遂跟定賈氏進了他門,公同計較。且按下不表。

却説姜秋蓮将賊推下澗去,方得脱身。趂着星月之下,胡乱前奔。那管金風透体,玉露浸鞋。行了多半夜,天色漸明,星光欲滅,纔敢慢慢緩走。心中感傷,不斍泪下,説:那料遭此家难,受這苦處。我爹爹囬家知道,不知怎樣痛楚。膝下沒了女孩,又無音信,他豈肯干休。想到此處,如何不教人悲傷?再者與奶娘何干,情願随我脱逃,寔指望将来有了好處,定然報答他的恩情。誰想*

* 76頁。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