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玉龙腾飞
玉龙腾飞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96,839
  • 关注人气:8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满怀深情望北京--24个醇香的不等式

(2020-07-17 07:48:04)
标签:

转载

分类: 不等式集成
1.  Mixing variable?
[转载]满怀深情望北京--24个醇香的不等式
2. Merry Christmas with two wonderful inequalities
[转载]满怀深情望北京--24个醇香的不等式
3. A forest of number 7s
[转载]满怀深情望北京--24个醇香的不等式
4. a very nice problem of zaizai
[转载]满怀深情望北京--24个醇香的不等式
5. Dedicated to VASC
[转载]满怀深情望北京--24个醇香的不等式
6.  Problem of Day 24th May 2007 (24-5-2007), very nice【New Officcial Vietnam Inequality Forum】
[转载]满怀深情望北京--24个醇香的不等式
7. Very nice and... easy
[转载]满怀深情望北京--24个醇香的不等式
8. AM-GM vesus Cauchy
[转载]满怀深情望北京--24个醇香的不等式
9. A problem from my Vietnamese book
[转载]满怀深情望北京--24个醇香的不等式
10. Very Strict and Nice inequality  
[转载]满怀深情望北京--24个醇香的不等式
11. Dedicated to Arqady
[转载]满怀深情望北京--24个醇香的不等式
12.  Easy but nice
[转载]满怀深情望北京--24个醇香的不等式
13. Is it hard?
[转载]满怀深情望北京--24个醇香的不等式
14. Inspire From my friend, phongvan, nice
[转载]满怀深情望北京--24个醇香的不等式
15. Very nice and hard problem
[转载]满怀深情望北京--24个醇香的不等式
16. Nice anh hard
[转载]满怀深情望北京--24个醇香的不等式
17. Nice symmetric inequality
[转载]满怀深情望北京--24个醇香的不等式
18. Beautiful and hard
[转载]满怀深情望北京--24个醇香的不等式
[转载]满怀深情望北京--24个醇香的不等式
19. Nice
[转载]满怀深情望北京--24个醇香的不等式
20. easy?
[转载]满怀深情望北京--24个醇香的不等式
21. I think it's hard
[转载]满怀深情望北京--24个醇香的不等式
22. Very Nice
[转载]满怀深情望北京--24个醇香的不等式
23.  Nice
[转载]满怀深情望北京--24个醇香的不等式
24. Problem 93. chapter 2
[转载]满怀深情望北京--24个醇香的不等式
[转载]满怀深情望北京--24个醇香的不等式
 hungkhtn

[转载]满怀深情望北京--24个醇香的不等式
                                     可爱的文化人——学不了_俞晓群_

一九八九年间,沈昌文先生主编《读书》,经常会寄刊物给吕叔湘先生。吕先生认真看过之后,就会给沈先生写信,将《读书》中的文章点评一番,有赞誉,更多的是批评。我二零零零年出版《吕叔湘全集》时,沈先生将这些来信奉献出来,共有二十三封,其中有一封点名批评W先生,说得太重,沈先生说就不收了。其余二十二封收入《吕叔湘全集》中。

其实只要你仔细阅读,每一封信的背后,都会有一些人物显露出来。比如有一篇谈陈寅恪的文章,吕先生评价,写得不错,但“并未真正搔到痒处”。其一,陈的绝技是小中见大,在别人熟视无睹处发现问题,这一点,作者没提。其二,陈做学问不免剑走偏锋,此文却对他的朴学大大恭维一番,这是乾嘉诸老不会首肯的。其三,拿吕思勉与陈寅恪相提并论,是拟于不伦,可比的应该是另一位陈先生,援庵先生,史学界向有南北二陈之说,但援庵可佩也可学,寅恪可佩但不可学,学不了。

为什么陈寅恪先生“不可学,学不了”?吕先生没做解释。按常理思考,无非是天赋、机遇与勤奋了。由此联想,多年来所见学界对大学者评价,称得上不可学、学不了或不可追的人,能有几位呢?除去上面吕先生提到的陈寅恪先生,我还想到两位。

其一是张元济先生。在我的心目中,在中国近代出版史上,张先生是唯一一位称得上“大师”的人物。我曾经在《读书日记》中感叹:近代出版界的众生之中,谁可以与张先生比肩呢?论出身之清末进士、六品朝官,论经历之“百日维新”核心人物,论业绩之开创商务印书馆百年伟业,论学识之版本学研究“天下第一人”,论文化交流之引进西学、开辟草莱,论交往之面见过五位“中国一号人物”光绪、孙中山、袁世凯、蒋介石、毛泽东,论集聚人才之商务印书馆曾经出现三位总理级的人物郑孝胥、王云五、陈云,论志向之以“昌明教育、扶正天下”为己任……对比一下,在同时代,我们确实找不到一个可以与张先生相提并论的人物。即使在今天,人们仍然在说,张先生堪称“天下第一完人”,张元济不可追!

其二是吕叔湘先生。长期以来,赞扬吕先生的文章不少,我最喜欢的,还是张中行先生的评价。他赞扬吕先生,着重在两点上。一是为人,他说吕先生为人谦和,但其表现却与众不同:“我认识的许多学界前辈,其中有不少待人谦和有礼,可与吕先生相比,像是有点分别:那些人心里想着谦是美德,吕先生是素来如此,未曾想谦是不是美德。这是本色的朴,比归真返朴的朴更高一招。”这一点,别人学不了。二是为文,张先生研究过许多大家的文字,他发现,黎锦熙笔下既不清晰又不流畅,王力笔下不能简练,只有吕叔湘能写得好,因为吕先生是一位“水平与认真”并重的人。张先生曾经与吕叔湘先生合作,为《文言读本续编》作注。他回忆道:“我起草,吕先生定稿,出版之后我看,心中戏言,这就是当代的《吕氏春秋》,不能增减一字。”张中行先生在人民教育出版社做编辑时,当时的社长叶圣陶先生说,只有张中行的稿子,可以不看就签发;张先生却说,只有吕叔湘的稿子,可以不看就签发。这样的作者太少了!后来有人提出向吕叔湘先生学习,张先生感叹:“学。学什么?天赋,我们无可奈何,只好尽人力。”(深圳商报2014年1月24日)


                                      我读故我在——十本书_俞晓群

今年世界读书日,天涯网友蓝紫木槿命题,让我谈一谈“对我一生影响最大的十本书”,题目太大。回头望去,有哪本书还在记忆中呢?我想到十本:

    叶圣陶童话选》:这是我少时最喜欢的童书,黄永玉的插图是一组木刻画,真美。此中《皇帝的新衣》让人难忘,尤其是黄永玉为此篇文章做的插图,一个裸体的皇帝戴着皇冠、拿着烟袋的形象,一直存储于我的大脑中,使我终生蔑视皇权以及追逐皇权、追逐个人崇拜的人。

    水浒传》:早年最爱读的书,一百单八将,个个让人喜欢。尤其是熟读此书,使我思想深处,牢牢种下“江湖”的影子,从知青江湖、官场江湖,再到大学江湖、出版江湖、文化江湖,那一股华夏匪气,经久不散。

    红楼梦》:我早年读此书时,正值“文革”时期,几次被父亲抢下,但还是要读。它是一个中国人由少年走向成年的奠基礼,所以一定要独自阅读,与红学无关。

    鲁迅杂文选》:“文革”时书少,除去毛泽东的书,几乎排在第二位的,就是鲁迅的书。我当知青时期,一本《鲁迅杂文选》,翻来覆去翻烂了,后来写文章,都会自觉不自觉地模仿鲁迅的风格。此书中有一句话至今记得:“捣鬼有术也有效,然而有限,所以以此成大事者,古来无有。”

    《天龙八部》:在大学读数学,最喜欢的小说就是金庸的武侠。也不是我一个人喜欢,许多数学家都喜欢。我上世纪八十年代组织出版《数学奥林匹克词典》,聚拢许多数学家,经常在一起开会。我发现他们业余时间最喜欢读金庸的武侠小说,我问为什么?他们说,一是数学太枯燥,二是数学原理与金庸武侠同构。“同构”是数学词汇,它的词义是什么呢?我久疏数学,真的忘记了。

    古今数学思想》:西方人克莱因写的数学史,我认为是数学史中最好的一本。其中没有谈到中国和印度文明,但还是要读,起码可以向他学习,知道如何叙述历史。其目的不是忘记自己的历史,而是不要数典忘祖,坠入历史虚无主义的泥坑。

    数论史》:英文著作,迪克森著。上世纪八十年代,我从图书馆中找到此书的第一册,厚厚一本,精装,破旧不堪。至今记得,正文大都是数学公式,作者把有趣的数学故事,存于“脚注”之中。比如某数学家习惯在床上演题,某数学家每天用针扎自己的肋部,等等。从此我一直注重脚注和索引的阅读与构建。

    《三个火枪手》:大仲马许多作品都让人喜欢。读此书,至今记忆,我喜欢达尔大尼央,更喜欢阿多斯。后者的行为让我知道了何为贵族,何为贵族精神。由此想到许多西方名著,早年的阅读如醉如痴,如今的记忆零零碎碎。

    《廿四史》:加上《清史稿》,案头书。我家中一套,办公室一套。前四史最好看,今人重修清史,我还是喜欢《清史稿》的体例。这是一套人类奇书,读一读,如入深潭,如上九天,每一次阅读,都是一次没有尽头的精神之旅。

    万历十五年》:近来我经常赞叹黄仁宇,赞叹他的《万历十五年》。为什么?看一看时局变幻,再重读此书,会让你有所感悟。一五八七年——距今很远,还是近在咫尺?(深圳商报2014年5月9日)

[转载]满怀深情望北京--24个醇香的不等式

                      宋庆 24个醇香的不等式(2-1)的证明
宋庆 <wbr><wbr>24个醇香的不等式(2-1)的证明
参考:满怀深情望北京 -- 24个醇香的不等式_sqing55_新浪博客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c1131020102w3hk.html
                                                           张云华:一个二元分式不等式
[转载]满怀深情望北京--24个醇香的不等式
                                                   满怀深情望北京 -- 24个醇香的不等式
                                                                 张云华:一个二元整式不等式
张云华:一个二元整式不等式                                          满怀深情望北京 -- 24个醇香的不等式

[转载]满怀深情望北京--24个醇香的不等式

                       满怀深情望北京 -- 24个醇香的不等式

[转载]满怀深情望北京--24个醇香的不等式

                         满怀深情望北京 -- 24个醇香的不等式

[转载]满怀深情望北京--24个醇香的不等式

                          满怀深情望北京 -- 24个醇香的不等式

0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