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原创小说】离婚 谁是赢家

(2014-09-21 08:49:08)
标签:

情感

首长

孩子

女人

部队

分类: 原创小说

   【原创小说】离婚 谁是赢家
离婚 谁是赢家感谢草根名博《原创基地》栏目博乐雨云老师倾情推荐】

   文/恒心永在

   (一)
    这场婚姻里,我是不是做得太失败?花想。近来老失眠,头痛的要迸裂似的。
    花和刚是高中同学。刚高高的个子,虽然黑点,但是浑身充满阳刚之气。花呢,苗条的身材,白净的脸庞,有一双好看的眼睛,脸上总是挂着温柔的笑容。
    刚上学时,就给花写过纸条,花只是笑一下,就塞进了衣兜里。后来,刚买冰棍给花,花跳着、笑着跑开了,再后来刚还为花打了架。
    那是有一次,有个同学给花书包里放进了一个毛毛虫,刚把那个同学一手拽过来,扔到墙角,脑袋碰了个包。老师可把刚骂了一顿。花给刚写了张纸条,谢谢刚。刚高兴的半宿没有合眼。
    就这样,刚和花走到了高中毕业,刚就到东北的一个边防部队去当兵,花就分到了县里的百货公司,当售货员。
    刚当兵临走时,同学欢送他,刚把花叫上了,花还特意打扮了一番。大家跟他们俩开起了玩笑,还编了一首诗,吴刚捧出桂花酒,只想与花儿结连理。
    经不起同学的挑逗,刚主动跟花喝了一杯酒,大家哄道,定亲了,刚和花定亲了。人们说,这是天造的一对,地造的一双,就象吴刚和嫦蛾一样,多般配。大家投来艳羡的目光。
   就这样,两个人就走到了一起了。刚当了兵,两年后又考上了军校。在刚上军校报到前夕,他们结婚了。
   (二)
    刚和花过上了两地生活,开始写起了两地书。花的爸爸是邮电局的,所以花打电话可以不花钱。
    花就经常给刚打电话,一条红线把俩个人的心联的紧紧的,相互倾诉着离别之意,寄托着思念之情。
    在结婚的第三个年头,他们有了个可爱的儿子。
    花依然记得生孩子的情景,当时生孩子时是难产,刚不在身边,在做手术签字时,只好老父亲给签了字。当时,花的心好悲凉,好想刚回来陪她。儿子哇哇啼哭的时候,她也哭了,哭的和泪人似的,不知是幸福的泪,还是无助的泪,或许是委屈的泪。
    记得当时花哭的好厉害,泪水汹涌滂沱一般。
    有了儿子,刚又多了份牵挂。电话更频繁了,花每天又上班又管孩子,打电话就少了,刚的电话却勤了,儿子栓住了刚。
    刚军校毕业提了干,花随了军。刚在部队,花在部队的服务社。孩子在部队的托儿所。全家都有了着落,虽然离开了县城来到边防小镇,但是一家人团聚了,其乐融融,花心里幸福的和花儿似的,生活好象灌了蜜一样。
    刚在部队进步很快,不几年功夫,不到三十岁职务就到了正营。
    后来刚调到了总部要害部门,花也调到总部所在城市的一家公司管劳资。人们羡慕着,赞叹着,说刚真有出息,进步真快,将来当将军的料。
    (三)
    刚事业如日中天,花从县城走向都市高兴的也合不拢嘴了。
    花下班后要服侍孩子,辅导孩子作业。两厢无恙。最高兴的是一家三口人坐在一起吃饭。
    刚来到总部,事务也多了起来,接触的人也复杂,每天应酬到很晚。
    都市的灯红酒绿诱惑着人们,那时时兴跳舞、唱歌,刚也就随波逐流,经常跟着一帮人去歌厅、夜总会去玩,衣服上经常有口红的唇印。花常常要跟刚大吵一番。刚的脸上常常挂了彩。
    两个人各忙各的,沟通越来越少,没有了往日的激情,夫妻生活索然无味,就象一杯白开水一样,只是平平淡淡的过日子。
    刚回家吃饭越来越少,回来越来越晚。花每天晚上要等到刚回来,才能安心睡觉。听见门锁响,就知道刚回来了。
    花每天晚上要烧一壶热茶,放在茶几上,怕刚喝酒多了口渴,喝茶能解酒。
    当刚回来,听见刚喝水吱吱的声音,就好象催眠曲一样,花迷迷糊糊就睡着了。
    刚悄悄的躺下来,不一会鼾声大震,一觉睡觉到天亮。
    (四)
    有一天,花在院里碰见刚的同事,他跟花说,嫂子要管好我哥点。说完就走了。等花反应过来,人已经不见了踪影。
    女人是敏感的,花一拍额头,过去只顾孩子了,把刚忽略了。花从此就多了个心眼,对刚格外就关注了许多,
    有一次在街上,花看见有个女的跟刚在一起,花回来就审问刚。刚支支吾吾说,是同事。花也就没有说什么。一双狐疑的眼睛盯着刚。把刚盯的直发毛。
    花每天要给刚打几次电话,不是问中午回来吃饭,就是晚上回来吃饭,再不去接孩子吧。刚知道花的心思,心里好烦。有时在办公室时,干脆就把手机关了。
    刚一开机,花就打电话询问,为什么关机。有时还骂道,你没有鬼关什么机。弄得刚哭笑不得。
    (五)
    刚真有了外遇,那是一年冬天。刚去和同学喝酒,带了个姓常的女人,是个单身女人。同学问这是谁,刚说是朋友。刚喝了不少酒,跟姓常的女人卿卿唔唔的,好肉麻,那个姓常的女人也喝了不少酒,叼着个烟卷不住的冒烟。同学很反感。就说刚,要找女人就找个好点。那算什么东西。
    刚脸上就挂不住了,动手就打了那个姓常的女人。同学们看不过眼,就把刚打了一顿。说你算什么东西,还打女人。
    姓常的女人气跑了。刚又大喝了一会,喝醉了。不回家,只是坐在台阶骂人。
    这事不知怎么就让花知道了。花跟刚闹的天翻地覆。花还去找了那个姓常的女人。那个姓常的女人,抽着烟,大言不惭的说,是你们家刚死皮赖脸找我的,我还看不上他呢,黑的驴粪球一个。我只跟他玩玩,一脸的讪笑。好象在玩弄一个东西一样,旁若无人的打着响指。
    花说,你不要破坏我们家庭了,好不好。破坏军婚是犯罪的。那个女人不肖的说,军婚算个屁。他不爱你,你有什么办法。他就爱我。把花气的身子一个劲打哆嗦,干张嘴说不出话来。
    花问,那怎么办。姓常的女人一脚踩在门里,一脚踩在门槛上,将烟灰一弹,给我两万元损失费,再说。
    花气的脸都灰了,一甩胳膊走了。
    花劝刚,别和那种人来往了。要再来往,我去部队告你,看你在部队怎么过。刚痛哭流涕,指天发誓的说,今后不会了。
    花想到,刚还在部队,还要进步,我还要这个家。还是息事宁人吧。
    花就筹了一万五千元钱,在月夜风高的日子里,带了把军用匕首,给姓常的女人送去了,临走时警告那个女人,别再找刚,否则我不客气,随手用匕首砍了茶几一下。花不想声张,花也要面子,刚还要进步。
   一个时期,刚表现还不错,下班就回家,出去应酬也早早回来。回来后,还有时辅导孩子的作业。家里又恢复了以前的平淡生活。
   (六)
    风浪过去只是暂时的宁静。刚又和过去一样了。早出晚归了。花的警惕性越来越高。花发现刚又和那个姓常的女人混着。
    熟忍熟不可忍。连上初中的儿子也跟妈成了一条战线,每天为维护家庭而战。花快疯了。
    花找同学劝刚,找父母劝刚。刚好象是鬼迷心窍似的,一说脑袋晃的就是不言语,死心塌地了。怎么劝也没有用。后来干脆不回家了,跟那个女人住在一起了。
    花去找了几次,没有找见。听说搬了家。花真的气疯了,骑着车子在部队门口等,看见刚走,骑着车子猛追。可是怎么能追上呢。
    儿子说,妈别管他了。我跟你一起。花抱着儿子大哭了一场,哭的好伤心。妈怕家庭破裂,你没有爸呀。花担心父母之间的事情影响孩子呀。
    儿子把笔一掰两段,我没有这样的爸爸。
    花无奈的摇了摇头,叹了口气。有孩子这句话,花心安了许多。
    (七)
    刚是不可救药了。早晨刚上班,花只好去找部队的首长。花的心里就象打翻了五味瓶,四层楼用了将近半个小时。
    花在首长办公室门外停了十几分钟,一个小战士要到首长办公室时,在门口发现了她。就问,你找首长呀。花想说,欲言又止。
    首长在办公室喊道,谁呀,进来。
    花胆怵的进了首长办公室。首长问,有什么事。花哇的一声哭起来。首长说,慢慢说,慢慢说。
    花的哭声止住了,不住的抽泣着,就把刚的事说了一下。让部队给管管。
    首长说,好的,好的。我一会找他谈谈,你放心吧。
    花走出了部队大院。心里踏实了很多。
    晚上,花炒了几个菜,还买了一瓶酒。等刚回来。天色已晚,孩子困了,只好给孩子盛碗饭,让孩子先吃。给刚打电话总是关机。
    刚一晚上,没有回来。
    花第二天只好去单位找刚,刚一脸的怒气,见了面,看见没有人就指着鼻子骂花,你真不要脸,还去首长那告我的状。我不会和你过的。说完,把门一摔就走了。花楞了好一阵。
    花头晕沉沉的,好悬没有跌下楼去,是扶着楼梯下来的,楼上楼下来回走的人,有的问,没有事吧,她只是摇摇头。
    花躺在床上不想起来,这个阶段连班也没有上,好在单位事情不多。
    儿子回来了,花还没有给他做饭,实在不想做。儿子说,我去买合康师傅吧。你歇歇吧。花的眼泪就下来了。孩子大了,懂事了。
    花想,随他去吧。花就上班了。有一天,单位的门卫给她送了一法律文书。花一看是离婚起诉书,晕得差点摔倒在楼梯楼。
    花又去找了部队首长,部队首长说,最近要有一批干部退役,考虑刚的表现,他也算一个人选。
    花想,刚退役自谋职业要有一批二十多万元退职金。要给孩子争一些。现在离婚就不可能判给,必须等等,刚现在离婚也就是怕分割这部分。
    花就托人找了法院,就说现在婚姻还没有到破裂的程度。法院也就没有判决离婚。刚为此大闹了一场,跟花大打出手。一边打一边骂,看你离婚不。还给花编造了一些无名之词。花哪是刚的对手,不得不打了110,才算平息了。
    刚的退役批准了,退职金也发下来了。花为了为孩子多争些资产,搜集了刚有第三者的一些证据,增加过错赔偿额度。
    刚又起诉了。一天,法院判决下来了,把房子给了花,给孩子每月四百元抚养费,刚的退职金不属于夫妻共同资产,没有分割,只是第三者赔偿给了一部分。争了个孩子,争了一套房子。
    刚搬家走的那天,花只是盯着刚的一举一动,脸上表情麻木,好象相互不认识一样。刚边收拾东西边骂,就你这个损女人,把我闹转业了,我跟你没完。把东西摔得啪啪响。
    孩子只顾做着自己的作业。刚走时,摸了一下孩子的头,有时间看爸去。孩子梗着脑袋回了一句。少碰我,你不是我爸,我才不看你。
    (八)
    刚退役后,据说用退职金做本钱跟别人合伙做买卖赔了,听说还在东北,不知做什么,跟家里的人断了音信。
    听说那个姓常的女人也到外地去卖药了。
    花找了部队首长,让孩子当了兵。
    花一个人住在空空的大房子里,守着日出日落,夜深人静时只是望着夜空,嘴里总是嘟囔着,怎么会这样呢,一声叹息在空气中幽怨的流荡。
 



我的更多文章: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