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振文
振文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30,892
  • 关注人气:61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赣南人家

(2016-03-10 09:08:35)
标签:

风景

图片

文化

杂谈

分类: 散文
最近看到篇网文,写得很华丽。配图,转来与大家分享——
赣南人家


赣南人家
文/简心

行走在赣南的山乡水郭间,如同穿行于一座座宜人的山水园林。无数的山山水水在大地上逶迤流走、蜿蜒曲绕、游转迂合成一条条清丽朴雅的乡村回廊,连绵不绝……勤劳美丽的赣南人家就藏在这些无穷无尽的迷宫般的青山回廊里,丛丛族族、世世代代、安居乐业、繁衍生息,形成了成百上千个淳和宁静的客家村落。
客家村世代依傍在绵延的群山下,随坡就势、隔山相连、隔水相望,俯仰有致、跌落相间,开开合合、疏疏朗朗。或白鹭清江、平畴远风,或云峰雾岭、茶园歌远,或溪桥丘影、桃李人家,或古樟泥院,田陇叠连……穿行其间,但见曲水轻流,峰峦叠翠,竹雾杉风,芭田鸪语,稻香蛙鸣……一派宁和的山乡水泽、南国村庄。时或山重水复、渺无人家,时而峰回路转、新村柳岸,时而坡长山高、云浮雾走,时而平江舒卷,稻浪千层……
“桃林红染李花飞,溪柳人家燕子随。古樟荫旁童姥语,菜花深处小锄归。”说的是小村晴日,开春人家;“布谷声声新雨茶,云风吹落到田家。山林流水播春雾,垄上犁人耕落花。”这是新茶初摘,谷雨春忙时节。而若到初夏,辄见“白鹭清江榕影葱,肥田绿雨几蓑风。云山脚下围屋女,闲摘南坡梅子红。”俨然是一片红了樱桃、绿了芭蕉的宋词风景;“几亩荷塘轻柳风,蛙声清远稻香浓。农家瓜地丰收早,笑担斜阳归路红。”转眼已到柳风禾浪、十里瓜香的夏收时节。而“竹影连江芦苇洲,牧童笛子水风楼。船家女子轻篙落,惊起平沙几羽鸥。”说的又是另一翻渔舟归晚、江岸人家的水村景致;“山野晨曦映瓦房,满园红柿挂秋霜。农家笑透橙林路,鲜果谁能胜我乡?”已然是一片脐橙初摘、红柿盈筐的绚烂晚秋……“一车烟雨半山云,十里梯田过水村。客醉乡情何怨酒?丰年笑语满湖春。”一年四季,农事连绵,乡景叠换,勤劳朴实的赣南人家就这样怡然劳作在群山的怀抱里,飘荡着劳动的号子,收割着丰收的喜悦,从春到夏,从秋到冬,安安乐乐,和和美美,世代经营着自己淳厚的乡村家园……
赣南人喜歌,歌声如赣江之水,源远流长。从远古时期神秘的赣巨人,到秦时美丽的上洛山木客,再到唐宋南迁而来的大量客家先民,无不爱用歌声来抒发自己对生活的美好情感。“酒尽君莫沽,壶倾我当发,城市多嚣尘,还山弄明月。”这是远古时期山都木客们古朴而悠扬的歌声,那歌声荡漾着的对山林的深挚情澜,至今仍在茫茫的赣南上空眷恋飘荡!
随后的客家人更是山歌连绵,歌声远播千里。站在高山上,嗓子顺风一亮,“哎呀嘞——”高亢浑长的歌声便悠然飞起,江波荡漾,山鸣谷应,附近水上田间劳作的乡民有了情感共鸣,顿时闻风而歌,于是你一句我一句互相接应,我一问你一答轮番对答,忘情恣意,此起彼伏,蔚然唱和开去…… “日头一出浑浑黄,老妹日夜想情郎;日里唔得到夜晡,夜晡唔得到天光……”“日出耘田夜绩麻,阿哥阿妹会当家;作(耕)好良田金满斗,绩出精麻纺白纱;要食要着(穿)靠自家……” 朴实热辣的歌声长年呼唤着赣南沉寂的乡野、滚烫着这片生命的厚土。
赣南人的民居,大都清雅简净。红土泥房,四扇三间,白墙灰瓦,果林小院,竹篱晒场,自然得几乎没什么装饰。然而,只要将眼睛往他们正堂门楣上稍稍一瞥,便立刻觉出了它的富丽古雅和盎然诗意。这家家户户的门楣上,竟然都赫赫墨书着一句句小题辞!张姓的“金鉴家风”、胡氏的“淮海家声”、朱家的“紫阳世泽”、陈屋的“文范遗风”、黄氏的“叔度高风”……门楣书体各异、繁简相宜,周边配着简雅的图案装饰,煞是别致精美!细读每一姓门楣,都可以牵出一段斑斓绵厚的宗族历史,这历史是他们的族望,是他们宗族的辉煌,是他们姓氏安身立业的根,更是他们对子孙后代的殷切展望……一个姓氏对应一种门楣,一种门楣标示着一脉宗源,一脉宗源承载着一种厚望……盈盈门楣,寥寥四字,宗源便一代代无声传承。
秀润的山水,赋予赣南人温厚谦和、稳健而不张扬的性格。他们爱水,水是他们生命的形式。他们在自己的河道里欢欢地流淌,温润恬和,沉静自如……这些来自中原的汉人,何时收敛了自己粗犷的砺性?何时揉和了自己粗哑的喉音?连他们自己也不清楚。然而,正如脚下这片饱满红艳的土地,他们沉静的表层下却时刻暗流着一种岩浆般的热情,平和的脾性里却始终暗拧着一股山岩般的韧劲!他们爱山,坚韧磐实,隐忍而厚重,他们的血肉早已和这连绵的群山融合在了一起。他们知道,只有山,才是自己生命的真正内核!于是,在这山山水水的沟谷里,他们平时个个勤奋克俭、内敛扎实,男人女子,打渔耕田、砍柴植木、风里雨里、闯荡奔忙,而把一年的豪情和热度全部浓聚到短短的年关春节里,畅然燃放。他们将性情酿成一坛坛糯厚香醇的客家米酒,平时封坛扎口,而一旦开启,则甘烈浓郁,馥郁清香,温韧劲道,让人在不知不觉的香甜力度中酣然入醉……于是,龙灯舞起来,唢呐吹起来,锣鼓敲起来,大甑的米果抬出来,大块的肉嚼起来,大坛的米酒热上来,大簸箕的烫皮果子端出来……爆竹惊空,红光万点,龙腾狮舞,喝酒行令,乡朋族友,欢歌笑语,人影欢腾……直闹得酒酣耳热、满脸醉红、山摇地晃。“爆竹惊空一夜花,城乡何处不繁华。喜吹唢呐三千里,醉舞龙灯十万家。”在一片沸沸腾腾、红红火火中,旧的一年冉冉而去,新的一年欢欢而来。
 
赣南人家

赣南人家

赣南人家

 

赣南人家

赣南人家

赣南人家

赣南人家

赣南人家

赣南人家

赣南人家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炸元宵的补遗
后一篇:有的人走了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炸元宵的补遗
    后一篇 >有的人走了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