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君子
君子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3,823
  • 关注人气: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巧克力包子

(2011-03-02 20:08:07)
标签:

杂谈

分类: 小说


   我最近想起一个很久不见的朋友,她叫小A。有阵子,我很喜欢她,总是往她开的那家酒吧里跑,那家店的名字叫如梦。
   咖啡店里的人很少,总是如此,不知她是怎么维持下去的。小A的皮肤很好,白得有点点鬼气。我那时常想,如果伸手摸一摸,不 知会是什么感觉。后来甚至想,这么白的女子,如果不小心受伤,不知她流出来的血会是另一种颜色呢。她那里特色点心是一道巧克 力包子。太匪夷所思了,完全超出一般人的想象力,连我这样一个爱吃甜食的人,也没办法接受。小A很固执地向每位光临的客人赠送 这份点心,不管他们事后怎么窃窃私语,还是好奇地大呼小叫。她总是很优雅地说,你们尝了就知道了。不知道有没有人吃完过一个 巧克力包子。我反正没有,我只吃了小半个。小A就是小A,她还没等客人回过神来,已经退回到吧台后面,她的眼睛藏在那灯影里, 把这个难题交给了别人。好象说,给你了,吃不吃在你。
   我和小A很难说算得上很亲密的朋友,她那迷人的优雅,象一道美丽的风景,把很多人的非份之想都挡在了门外。
  
   她有一天,给我讲了一个恐怖的电影情节。我坚信她是真的看过的,不然不会讲得那么绘声绘色。那个故事是这样开头的:
一个落魄的男人,坐在一辆开往YC的旅行大巴上。车子开得很平很稳,车上的乘客昏昏欲睡之时,这个男人,从怀里抽出一把锋利的 长刀。旅行巴士上的摄像头把这些过程都完整地录了下来。
第一个遇害的是一个中年男人,他皮球一样的肚子,一刀下去就瘪掉了,里面各种东西都涌了出来,他没有挣扎,他被自己的身体吓 死了。
第二个受害者,是一个女人,杀手抓住她的头发,手起刀落,惊鄂的表情还在完成中,可女人的身体已经倒向一边。接下来是一个睡 着的女人,她的两个乳房象富士雪山一样秀美,她醒过来的时候,手里捧着血呼呼的两片肉。杀手把它们割了下来,女人张大的嘴巴 ,在屏幕里,象一个微型山洞。
他最后一个目标碰到一个女孩,小女孩钻到座位下边。杀手把刀伸进去,一阵乱捅……这时反映过来的乘客,奋起反击,各种箱包砸 向那个杀手,杀手突然跪在地上,用手捂住脸大哭,肩膀剧烈抖动,倒象是一个受害者。
   小A告诉我那个杀手很年轻,一脸的书生气,不知他为什么要做出这样的事。我奇怪她为什么讲这个给我听。
   你吃过巧克力的包子么,那味道就象一个失意的女人,又苦又甜。小A突然对我说,你的嘴巴有什么怪味?她离我很近,那么近。 忍不住,我就亲了她一下,很轻很轻象落了一片叶子。我问,这样会不会好一点?她笑而不答,很神秘的样子。
   小A有一个很好的同学,从小玩到大的。她很有钱,总是穿一件裘皮大衣。她和小A完全不是一种人,不知道两人怎么会谈得来,那 女人的婚姻不幸福,来找小A多半是倒苦水的,但小A每次都很有耐心地听她讲了一遍又一遍。她那高耸的发髻,象一幢别墅,常常挡 住坐在对面小A的脸。我远远看着她们俩,心里象这场景可以当成小说素材。
 
   我写作必须依靠灵感,而灵感又大多来自梦中。有一次,我从梦中醒来,看到小A和另一个熟悉的女人在说话。那个女人居然是大S ,就是《流星花园》中的杉菜,只是她的脸怎么完全是蓝绿色的。我和她们两个坐在一起说话,我们三个很熟。当时我们坐在街边的 凉厅里,聊什么记不清了,但应该是挺愉快的。她们俩的腿真长呀。走的时候,那个服务员提醒我,先生你还没有消费呢?我于是走 到柜台那问,只要消费就可以了么?得到肯定的答复后,我就点了一个象拇指那么大的冰箕淋蛋筒。两个女人站在街边笑得前俯后仰 。如果在现实中,我应该给她们俩每人买一个,在梦中却不会儿,所以我一边看她们两个笑,一边在服务员的注视下,吃完了那个小 小的甜筒。
   那个有钱的女人和小A说起她们的初恋情人,她们俩当年疯狂地爱上同一个男人,但最终他谁也没选。那个女人一边说这件事,一 边用纸巾擦眼泪鼻涕,然后她看到小A身后的吧台上,有一条帕子,上面绣着两个字母。她走过去拿在手里,她想起什么似的,突然被 激怒了,把那手帕拿在手里绕来绕去,想撕也撕不了。她断断续续地说,想不到他当年曾经这么爱你!他从来没有送过我东西。小A冷 冷地说,还给我。那女人接着说,你骗了我这么多年,原来你们早就好了,……哈,他最后也没选你。小A跳过去,真的是跳过去,一 下把那帕子抢在手时,跺着脚,声音完全变了样,她指着她朋友的脸,你给我滚出去,永远也不要再来。她的朋友也被她的样子吓住 了,我们都愣在那儿,不知该怎么反应。
  
   小A后来,去监狱看那个杀手,她低头着说,对不起,是我害了你,那男人就要被执行死刑。他很平静地说,谢谢你来看我。那个 男人也和我一样,曾经喜欢过她,也光顾过她的酒吧。
   之后我和一个普普通通的女人结了婚,生了一个女儿。我很喜欢这个女孩,因为她和我们一点都不象。
   她小时候,有一次离家出走,一个人坐巴士去很远的地方。在车上,她碰到三个男人,那三个人不停地找她说话,我女儿当时非常 天真地问,你们是不是坏人?陌生人说:我们怎么会是坏人,我们个个都喜欢唱歌,都是歌迷。我们不是坏人,因为我们会唱歌。
   小女孩后来开了一家酒吧,名字居然也叫如梦。我不知道为什么,她越来越不象我的女儿。
   我知道,很多想法,如果不快点去实现的话,就会被遗忘,象梦一样。可怕的是,我也常常冒出想杀人的想法,在那个令人疲惫的 长途巴士旅行中,做出些丧心病狂的事,亲手毁掉一些美好的生命,到底会是一个什么感觉。我一直是疑惑不解,也许是那个奇怪的 巧克力包子,无形中被我接受,进入了我的血液,改变了一些原本以为是牢不可破的东西。这让我害怕。我以后再也不敢去那家酒吧 ,也再也没有见过那个美丽的女人,但我知道,一定会有别人去那里,因为他们需要。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