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君子
君子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3,873
  • 关注人气: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近段时间的诗

(2010-05-01 09:13:13)
标签:

杂谈

分类: 诗歌

2001。3。8

一个衣食无忧的人

坐在明亮的房间里

慢慢呷一杯烧酒

黑越来越清晰

但是无语,一切

皆不可说

可以扫去的只是灰尘

大山巍然不动

他并不只是他自己

他身上的恶习久远

本质遥不可及

 

4。16

路上

 

或者,我是剑

擦去身上的光芒后

变得透迹斑斑

在山谷里、森林里、人群里

我一步步盲目流血牺牲

不知自己丢掉了什么

正在寻找什么

 

很远的传说是

故事刚一开始,结局就已确定

至于怎么抹去泪水,抬头迎风而上

多么不寻常

大悲剧最后一幕,总有一个智者

笑着转身拂袖而去

而他不是我,我也不是他

 

4。25

火车、火车,

一首关于火车的诗,我想写了很多年,都没有写成。

你要把我带向哪里,你铁皮的躯壳,有一颗疲惫的心,象飘迫的旅人那样,你欲言又止,你一再沉默,任由岁月

抹去你干净的脸庞。

我们应该怎么办,高高的山崖,谁曾将脚印落在上面,遥远的地平线,谁把热血和眼泪肆意抛洒。

铁轨,一条即定又未知的命运,指引我们一直向前,有个问题横亘在心口,但我们不能说不能提。

道路飞快带着树影后退,生命和难掩的忧伤扑面而来。

火车,你是我的兄弟。你有一个孩子的心,你有苍桑的故事,你会不会扯断自己的翅膀,只为飞得更高更远更绝望,圣洁非此不可。离开铁轨,我们都要付出惨痛的代价,如同一切生命轮回,我们一起向那永远安详注视我们的站台和爱人,说再见。后会有期。

永不回头,一头扑进黑暗里。

不增,不减,不垢,不净,不生,不灭......

 

4。26

 

《十月围城》

这个世界,

有什么事,

值得我们去抛头颅,洒热血呢

还真找不到。

腐朽呀腐朽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后一篇:我住在海边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后一篇 >我住在海边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