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庄明堂
庄明堂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5,470
  • 关注人气:4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雪夜

(2010-12-01 12:53:56)
标签:

穆伦

黑河镇

哈尔滨中央大街

难于

满洲帝国

杂谈

分类: 小说集
雪夜

我长于熙暖的南方。南方冬季很少下雪,甚至好几年,连一片雪花都没有。每年冬季,我都被南方的艳阳照得身心慵懒。我生性喜雪,喜欢雪清寒玉洁,喜欢雪覆盖沟壑坎坷的广袤无暇。我认为一个没有雪的冬季,不是真正的冬季。

二十岁那年的寒假,有幸能与父亲一起去北方拜会他下乡时的老友穆伦,我为这次良机激动不已。在北上的列车上,我的心情牲荡神往,难于按捺。我幻想玉树银花的窗前,独看漫天飞雪的空灵。我想淌越雪海莽原,去寻找那失踪已久的传说,抑或在冰封的雪狼湖上,等候邂逅一个白衣飘飘的白雪公主。

我们在伊春换乘汽车,一路上欣赏北国的旖旎风光,感受哈尔滨中央大街带给我的震撼,这条远东最古老的大街上,记录着满洲帝国曾经的辉煌。这里的大多人文和自然的景观都博大且深沉,体现着一种庄严、肃穆和难以言喻的崇敬。

天擦黑时我们到达目的地黑河镇,这是一个林海中的小镇,四周的雪峰高耸入云,只有百来户人家,以狩猎和垦植为生。我们受到了主人穆伦热情的接待。“这是我蹈着月光,在挖药材时采于山颠的灵芝,上面有岩鹰的足痕。汲白山黑水之灵气,这是高山之神的赐予,献给南方来的贵客。”。穆伦拿出土特产招待我们说。

当夜我宿在东厢房温暖的炕上,父亲和穆伦一直在灯下高谈,而我却难于入眠。屋外有一种奇怪的声音撩拨我心神,实在难于自己,便悄悄地穿上外套,推门出去,外面出奇的寒冷,然而,我却因这迷人的雪夜而躁热不已,望远处山岭积雪,在月华下反射着烁人的雪光,与暗蓝色的夜穹相映成趣,正谓姚鼐笔下意境“苍山负雪,明烛天南”。近处丛林近乎黑魅,笼罩在诡秘冷丽色调中。从前我只有在童话里见过这景象,而今夜却有幸亲历,我感怀激烈难于言表。我虔诚地捧一团柔软如棉的细雪,用手掌的体温将它消融成流溢的水,任那沁骨的冰凉在指缝缓缓漏落。

几株挺拔的杉上,表层雪已被风拂去,枝桠间夹结着晶莹的冰凌,针叶丛上盛放着朵朵美丽的冰花。杉树下几行雪泥鸿爪歪歪斜斜地向远处伸去。耳际不时有沙沙声响过,那是丛林中风吹雪落的声音。我忽然心头一热,撒开双腿,在雪地上疯狂地奔跑,刹那间惊动了几只蛰伏的夜鸟,扑簌簌地展翅掠起,飞溅的雪末四散开去。

我继续向林子里走去,好在积雪只没了脚髁,让我步伐矫健。突然,我听见背后有一阵急促的响声,回头张望,我惊骇地发现,两盏绿光正在急速奔来。

“狼”,我心里猛地一咯噔,接连着打了几个冷战。我不敢逃跑,也不敢叫喊,我听说一叫喊,狼就猛扑上来,咬断你的喉咙。

那狼在离我四五米远处停了下来,躯体高大,月光下铭黄色的皮毛十分油光,刀条耳竖在坚实的脑门上,露出狰狞可怖的獠牙朝我低沉的嗥叫,两颗蓝绿夹映的眼珠咄咄地死盯着我。我倒吸了一口冷气后定了定神,目光和狼紧紧对视着。似乎都在考验对方的定力。我认为通常一只狼是不敢贸然进攻的,最可怕的是狼群,说不定丛林中隐藏着狼群,这只是一只探路的哨狼,巨大的恐惧令我浑身战栗,必须在群狼围攻之前,摆脱和狼的僵持。

然而,我的预谋马上被粉碎,那狼已迫不及待地昂起头,一引脖颈向我猛扑过来,说的迟,那时快,情急之下我勇气顿生,一猫腰躲了过去,头顶一阵疾风“嗖”的直逼脊梁骨。我迅即转身,那狼扑空后亦已回头再次扑来,这次来势更猛,我迎面一拳击出,这家伙不及闪避,左颊被撞个正着,怪叫一声退了下去,但我的右手棉衣袖筒亦被锐利的狼爪撕去一块,右掌背上五道爪痕,渗出血珠来,火辣辣生痛。

这狼无比凶悍,不待我一口气喘定。又闪电般窜将过来,猛撕我的脚肚,我右脚就势往后一抽,照狼嘴猛踹,这家伙也着实乖巧,急速左避,并闪电般侧扑我未及缩回的右腿,我霎时技穷力竭,被扑了个结实,慌乱之下一个趔趄仰摔在地,我两眼一黑。千钧一发之际,只听一声凄厉的哨声在空谷响起,那狼竟停止了袭击跑将开去。我诧异万分。却见父亲和穆伦正向我走来,那条可怕的狼跟在他们身后摇头摆尾,朝我跃跃试试。

“这是一条训练有素的狼犬,能与它斗几个回合,还马马虎虎。”穆伦微笑着说。“三更半夜林里很危险,不要乱闯。”
原来如此,我虚惊一场。

“南方人很少见过真正的牧羊犬,分不清是狗还是狼。穆伦说:”其实狼也怕人,当你碰见狼时,如果逃跑,或有惊慌的迹象,那么很快就将遭到进攻,决不能在狼面前暴露你的恐惧。”

父亲说:“在北方,你必须知道一些在劣境中求生的方法,这里的生存条件十分恶劣,一年中大都冰天雪地。但这里的人们,如同这高大挺拔、刚直不屈的杉木,有着百折不挠的生存意志和如火似荼的生活激情,长年与这寒冷、偏僻、荒瘠、野兽、雪灾作着英勇的斗争,千百年来便是这般维续着人性的正统。”

父亲的教诫,连同林海的涛声、掌背的伤痕,成为我此次北行中莫大的收获。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人生文案
后一篇:如果云知道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人生文案
    后一篇 >如果云知道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