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海津
海津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4,107
  • 关注人气:16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大梦淹城》载《散文百家》2012.10期

(2012-11-05 10:25:41)
标签:

文化

分类: 我的散文
《大梦淹城》载《散文百家》2012.10期

大梦淹城

 

 

存亡

我来自千里之外。春深处,淹城,三千年之后我与你一遇。在下午灼人的阳光下,我一道一道走过你三城三河的遗迹。三道城墙,三道护城河,庇护的该是怎样的一座王城?我的目光,仰视在空阔的风中。三千年岁月如潮,荡尽你曾经的容颜,我只依稀见到了你当年的轮廓,真实如初的轮廓,虚幻如梦的轮廓。

路边,已是绿树成荫,苍翠如烟。这里的每一棵树,每一株草,每一朵花,都无视脚下的王土,随便地扎下根去,任意地长出枝叶来。它们相互簇拥着,在风中摇晃着身子,像民间的集市一样拥挤而杂乱。我远远地望着护城河的水面,水绿得像一块来自老坑种的翡翠,浸透了岁月的汁液,却含而不露,沉默无语。

在江南,走进这座旷世古城,虽然你宁静得像一片沉睡中的原野,可是我依然感受到一种浓浓的远古的气息,如烟如雾一样在身边弥漫开来,直至模糊了视野。淹城,我想我会在这里,循着历史的脚步声,做一次遥远的寻访,漫游西周列国,梦回春秋大地。我的身边,俨然是一场时光倒流。

淹城,也许曾经是一片泽国,泥泞荒芜,苇草蔓延。远道而来的奄君,带着他疲惫不堪的臣民,带着他伤痕累累的将士,从奄国故地一路溃败,逃亡至此,他再也无力前行了,杀戮耗尽了整个奄国的体力与精神,那是公元前11世纪的烽烟。我对照早已经泛黄了的古籍,一页一页读下去。在典籍里,我看到奄君沧桑的身影。于是,我似乎找到了一座完整的淹城。

纵有古籍的只言片语,但我依旧是梦中的遥想。我不知道三千年有多么漫长,我不知道三千年是否可以回溯。但是,既然三千年后的淹城,亦真亦幻如诗如画地呈现在我的面前,我宁愿让自己踏上三千年漫漫长路,寻回一个淹城大梦。

武王伐纣是个众人皆知的故事,公元前1046年,牧野大战,使殷商的朝歌血流漂杵,天下改朝换代。纣王无道,殷商该亡是为天理,但是那毕竟是一个故国啊,纣王的子孙,殷商的属国,依然有一个化不开的结,那就是对故国的怀恋。

武王灭商后,为了安抚殷商遗民,武王封纣王之子武庚治理朝歌,又怕武庚叛周,于是把商都分为邶、鄘、卫三国,分别由文王三子管叔鲜、文王五子蔡叔度、文王八子霍叔处,在三国监视武庚,史称“三监”。公元前1043年,武王病逝,其子成王只有十三岁,所以由文王四子——曾辅佐武王伐纣两次东征的周公旦摄政。对此,管叔,蔡叔等极为不满,于是谣言四起,说周公准备谋害成王篡位。此时,武庚以为复国的时机已到,于是,联合徐、奄、薄姑、熊、盈等曾经的殷商属国以及管叔,蔡叔等,举兵反周。

周公以成王之命率军东征,杀戮再起。公元前1042年,周公挥师杀武庚,灭东方五十国,处死管叔,流放蔡叔,贬斥霍叔,叛乱平息。在周公所灭的五十国中,就有居鲁地的奄国。史书载:“禄父及三监叛世,周公……杀禄父,逐践奄。践之云者,谓杀其身,执其家,潴其宫。”禄父是武庚的幼称,周公对奄国进行了极其残酷的惩处。于是,大灾大难中存留下来的奄国遗民,第一次南迁至淮河下游建都定居。奄君苦心经营,试图重振故国,再次举兵反周。周公于公元前1040年还政于成王,十五年后,羽翼丰满的成王亲征奄国,奄国再次被灭,遗民被逼过滚滚长江。史家猜测,由于奄与淹同音,今日之淹城,疑为古奄民再次南迁之后的居留地。

走在淹城的护城河边,我仿佛看到了奄君那张悲怆的脸,他的内心深处,已经深深地知道奄人已经复国无望,作为一 国之君,这该是怎样的绝望?其实何止是复国无望,他眼前的臣民已经疲惫不堪,他们的心中其实比奄君更加绝望,眼前是一片陌生的土地,他们曾经生息繁衍的故国已经遥不可及,他们只能将一声叹息交给迎面的风,交给头顶的云,但是他们不知道风会吹向何处,云会飘往何方。

我不知道奄君在内心经历了怎样的挣扎,但是他肯定重新振作起来了,也许仅仅是弯腰喝下一捧清水,也许是经历了无边的长夜,大梦惊醒。奄君和他的臣民决定像播种一颗种子一样将自己留在这片土地上。于是,掘土筑城,一道又一道,筑成三道城墙围护;引水为河,一条又一条,引来三条河水环绕。筑庐为宫,刳木为舟。他们将自己围在这座坚固的城里,隔断外来的凶险,也围住自己的野心。他们不再有任何幻想,只将自己像一棵树一样,栽植在这里,一点点抚平内心的创伤,一点点生长出新的希望。

三千年之后,江南大地,只留下了这座神秘的淹城遗迹,还有,淹城内外围绕着的数百座土墩。据考古挖掘,那些土墩乃西周至春秋之冢,城内一墩一墓,疑为贵族;城外一墩数墓,疑为平民。那些墓葬,都朝向同一个方向,我想那一定是奄人故国的所在。

我也像许多人一样,到此,来猜一个无解的谜。

 

 

智圣 

淹城,水是你的灵魂。三千年岁月中,无论你有多么苍老,无论你有多少沧桑,三道护城河水,依然丰盈如初,清澈如碧。你依旧在水的环绕之中。传说,淹城的护城河与一座神泉相通,怎样干旱的季节,护城河水依然丰沛如故。我相信那是来自大地深处的灵慧之源,不竭的泉水,在岁月中,一直昭示着大彻大悟的超俗智慧。有水在,淹城,你就永远是一座活着的城,永远是一座充满灵性拥有灵魂的城。

仁者乐山,智者乐水。山是心中的丘壑,无数峥嵘岁月,在心中绵延起伏,又安然泰然,风雨无声;水是智慧的源泉,平静中酝酿着波澜,波澜中又蕴藏着平静,千年流淌,永不枯竭。在淹城,我乘坐的小船,悠然地荡游在宁静的水面上,下午的阳光落进水中,溅起无数跳荡的金星,它们闪烁出耀眼的光芒,摇曳在亮丽的水面上。两岸的绿荫曚昽遁去,这个下午,让人恍然不知,心在何时,身在何处。

淹城深藏着春秋的记忆,那就让我再一次梦回春秋吧。没有哪一个朝代,能够像春秋那样,圣人迭出,智者如云。高远的天空中群星璀璨,辽阔的大地上百家争鸣。春秋真是一个谜一样的时代,诸侯并起,列国纷争,不仅有遍地狼烟,更有诸子论道。狼烟散尽,而智慧之光却如日月星辰,与天地共久。我不知道天地何以让如此之多的圣人智者同世降临,春秋群星璀璨,历史的天空闪烁着耀眼的光芒。我想,春秋的星空之中,即使仅有诸子百家其中之一颗,也足以光照千年。

我愿回到春秋,就在这座安静如梦的淹城之中,找一茅庐,在水边,在树下,安下身来。我虽然不能胸怀大志,惶惶如丧家之犬一样周游列国;也不会座下青牛,悠悠然出函谷关,参天悟地,又不留一丝神踪仙迹;更不能驰骋疆场,卷入吴越纷争,殚精竭虑著述兵书战册。但是,我会敞开心扉,让春秋的阳光照亮我心中的世界;我会登高望远,看智者的身影,怎样不同凡俗地独行在风雨之中;我会安静如梦,感受一个大智大慧的时代,是怎样的与众不同。

走出淹城,我突发奇想,淹城三城三河的设计,在当初,那是否就是一座六爻八卦演绎阴阳变幻的大阵?“河出图,洛出书,圣人则之。”伏羲画八卦,文王演周易。古老而神秘的《易经》被誉为“群经之首,大道之源”。当年,文王姬昌聚民心以图殷商而被纣王拘于羑里,经历“羑里之厄”的姬昌,在囚禁之地专心演绎易经六十四卦,才有《易经》传世。曾经是奄国故地的曲阜,在奄国被灭五百年后,有圣人孔子降世。孔子曾修《诗》《书》《礼》《乐》,序《周易》著《春秋》于当下,遗《论语》于后世。在淹城,我站在孔子巨大的塑像之下,虽无跪拜之礼,却有崇敬之情。

夕阳西下,晚霞如火一样为圣人巨大的塑像镀上一层灿烂的光辉,就像天地间恒久的智慧,让人的心灵变得澄澈,充满光明,我对圣人智者永远充满着虔诚的敬意。我相信,眼前就是“不义而富且贵,于我如浮云”的孔子,他说:“富与贵,是人之所欲也,不以其道得之,不处也;贫与贱,是人之所恶也,不以其道得之,不去也。”两千多年前的德行,曾经光照千秋,但今人已不知聚富为灾,积财为患之道,聚不义之财,富而不仁之徒,已比比皆是;这就是“三人行,必有我师焉”的孔子,他说自己:“其为人也,发愤忘食,乐以忘忧,不知老之将至云尔。圣人,悟人间大道之乐,竟至忘食忘忧,如此,当千年不老;这就是“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的孔子,他说“君子成人之美,不成人之恶,小人反是。”可怕的是,君子不以为荣,小人不以为耻,君子与小人之别,便失去了意义。

在淹城,我久久地踟蹰于圣人的塑像前,我忽然觉得,一座圣人的塑像,仅仅是一道风景。当世,圣人之德,已不存焉。 

 

情爱

竹影婆娑,月夜摇曳成千年水墨。在淹城,越千年而入画境的我,竟成那梦中之人。

在梦里,离开楚国故地,我是一名学富五车的浪子。越国会稽之辱,让我有机会将五车之学献与越王。我的心中,曾经只有这个王。我只做陪王一起受辱的奴,只做为王阵前厮杀的将。然而,上天作美,我竟能与你一遇,你艳绝天下之美,于我如恢恢天网,我只能做你的囚徒。我一次次为自己找到一个理由,在溪边,水中的鱼见到你,尚能痴情忘游,更何况情动于心的我呢?

还记得那个美丽的黄昏,你如炊烟一样袅娜的身影,浣纱于纻罗山下,远道寻游的我,在见到你的那一刻,惊诧呆立。我就是那个多情的男子,只一眼便深深坠入爱河的男子,我想做你身边的鱼,在你浣纱之际,悠游在你的目光之中,我只为你而来,你只为我而生。然而,我的头顶,有我的王。你与我,只能一起,舍身侍君。

其实,吴越争雄又与我们何干?只是,那是我对王的一个承诺,言而有信,大丈夫方可立于天地之间。我只能把你,在我的心中割下,就像割去我自己的心。可是,我纵然割下千刀万刀,依然割不去你的神姿丽影。

你仅仅是一个柔弱的女子,但你是身负大任的女子,你的美丽侵蚀了吴王坚强的斗志,你的柔弱胜过千军万马的厮杀。我们终为卧薪尝胆的王,一雪会稽之辱。在“吴王亡身余杭山,越王摆宴姑苏台”之际,我已再无牵绊,我的心中,就只有你了。我不再留恋上将军之尊,只着一袭白衫,与你悄然离去。我只愿做你的舟子,陪你,泛舟五湖。

这座奄君的城池,或许只是我们的一座驿站,或许注定了就是我们的归宿。无论如何,我都与你厮守于此。在这小小的城池中,我们用三道城墙阻断人世的纷争,用三道河水洗尽心中的伤痛。我只与你植花种竹,看日出日落,沐清风明月。以我的痴情守护你的美丽,终老千年。

每天,晨风轻拂,我们在水边,你对镜梳妆,你的脂粉将水中之螺尽染五色,你的美让河水生辉。我散尽了万贯家财,千间屋宇,万顷良田,金银珠宝,我都不要,只为你留一匹素纱,如风中的蝉翼,如水中的白云,只为,装点你的美丽。寻佳木,我亲手为你刳制轻舟,我们荡游于月光之下,碧水之中。

我们已忘却了曾经的一切,隐姓埋名,在这座宁静的城中,枕长江万里烟波,临太湖渔舟唱晚,饮美酒,品香茗,人间仙境,一梦千年。

千年之后,我只是一个梦外之人。在寂静的淹城,想起清人有诗云:“落花三月葬西施,寂寞城隅范蠡祠。水底尽传螺五色,湖边空挂网千丝。”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