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海津
海津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4,107
  • 关注人气:16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与荷有关——荷缘(载《散文》2009.10)

(2009-08-16 08:33:41)
标签:

残荷

园子

仙子

荷叶

雨声

文化

分类: 我的散文

荷缘

 

    那一刻,风姿绰约的荷,再一次在视野中漫溢开来。叶海漫漫,花海漫漫,心海漫漫。这是荷的世界。

那些荷就那么安静地站立着,在水中。那姿态,那情韵,像是一种尘世间的期待,又像是远离红尘的无欲无求,了无牵挂。天高风清,云水相映。这是一些美若仙子的荷,出水,出尘。我们站在岸上,远远地观赏。人生难得有几回赏荷的心境,即使见到了,那荷,也不是什么时候都能赏出韵味来的。想想,与荷,真是一种缘份。是面缘,更是心缘。

在戴河之南,我们走进荷园。夏日的荷,开得正艳。海边,这是一座人工的园子,人们在这里栽植了上百种的荷。花开时节,像千姿百态的仙子,在妖娆中宁静着,在宁静中妖娆着。这荷,是清水中出浴的仙子,无凡尘的污浊,无脂粉的俗香。这荷,在水中,兀自地,红来绿去。

纷纷扰扰的赏荷人,匆匆而来,匆匆而去。无论在岸,还是泛舟于水,终究与荷,擦身而过。在北方,这么一大片有荷的园子,也真是难得了。更何况,在这样一个听涛踏浪的渤海之滨,在这样一个峰岭绵延的燕山脚下。有荷,更添了风情,更多了灵气。

与荷的初缘,还是在塞外那个皇家的园子。避暑山庄,乍听起来,倒有几许农家的韵味。但是,乡野似的名字,毕竟遮不住皇家的奢侈与华贵。

一场风雨,洗净了皇家园林的尘封岁月,眼前的一切清丽无比。那时,两个青春年少的孩子,来湖边看荷。那是两个还不懂风情的懵懂少年,只是觉得,那荷好看。荷叶撑出一大片翠翠的绿色,晶亮的水珠就在荷叶中随风摇动着,像摇篮中婴儿的眸子,透明,纯净,可爱。偶尔不小心,那水珠会哗地一下被倾入湖水中。而那空空的荷叶依然在风中摇动。那花却是艳艳的,或含苞,或盛开,一支支卓尔不群地在叶的绿波中摇曳着。湖虽不大,荷虽不多,但对年少的我们,就已经足够了。

那园子里的荷,在很早的时候,是有至高无上的皇上来赏的,是有美若仙子的后妃们来赏的,但是远去了帝王与妃子,远去了岁月与王朝,却留下了荷。那荷,还嵌在一个青春的记忆里。至今。

十一月,已是深秋。西子湖畔,与荷有遇。

不仅是曲院风荷,还有断桥残雪的湖里,还有保俶倒映的水中,也有荷。但都已是残荷。“秋阴不散霜飞晚,留得残荷听雨声。”黛玉说她最不爱李商隐的诗,却独独喜欢这一句。“留得残荷听雨声”,是诗境,更是禅境。

在这里,曾与一位来自荆楚大地的仁兄,泡一壶西湖龙井于茶肆之中。窗外,那荷,铺展出水中的无限秋意。这下午的天,却阴着,只是欲雨还休。

滟滟湖光之中,不见了“接天莲叶无穷碧”的六月荷这待雪迎风的荷,会铺陈着怎样的一种心境?那曾经翠过,那曾经艳过的荷,去了何处?

荷会老,人也会老。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