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海津
海津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4,158
  • 关注人气:16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汶川大地震一周年祭

(2009-05-10 16:47:39)
标签:

灾难

大地震

鸽子树

废墟

尸体

汶川

文化

分类: 我的诗歌

 

大地震 2008 (长诗)

 

 

序曲

 

当岁月的长河  永不回头地流淌

当幸福的风  轻轻吹走了  人们心头的悲伤

我不知道  我不知道在遥远的未来  还会不会有人记得

记得这一年的这一天  记住这一天的这一刻

也许 没有人愿意想起  也许  没有人愿意

再有这样的记忆……

 

这一天  我们赖以生存的大地  美丽的大自然

面对沉湎于幸福的人们  突然

残酷地抛出了  一个巨大的惊叹

这一刻  成千上万的生命  在黑暗中叠压着  拥挤着 

天堂与地狱的大门

豁然洞开……

 

人类生命的历程中  总会记住这一天

这一刻  永远沉重地  警醒在人们心头 

只要有生命延续  就会有横亘的灾难

我们更无法忘记  人类有爱  生命中永恒的爱 

演绎了2008  感天动地的震撼

 

 

第一章 风中  摇曳的鸽子树

 

那一天  那一个早晨  太阳的光依旧耀眼

那里  只是一个点  一个人们一直没太注意过的点

地图上  北纬30°45′~31°43′之间

东经102°51′~103°44′之间  一个小小的点

太阳温暖着的  是川西北的崇山峻岭 

是红色盆地的美丽边缘

 

那是一个叫做汶川的地方  风中摇曳的鸽子树上

有一万只洁白的鸽子栖落  这些山水的精灵

在阳光中跳跃着  这是一万个天真的孩子

向妈妈挥动着小手

一张张洋溢着生机与活力的脸  是枝头快乐的小鸟

向妈妈恋恋不舍地  道着再见  之后 

走进他们熟悉的校园

 

早晨  一个个活泼的身影  一个个童稚的声音 

一颗颗快乐的音符

在空气中跳跃着  在阳光中跳跃着 

在妈妈亲切的目光中跳跃着 

 

这是普普通通的一天

车水马龙的街道上  漫溢着城市的匆忙与悠闲

打一个电话  买一份早点画一个淡妆  换一件衬衫

去市场买菜  到单位上班

平常的日子  平静得无波无澜

也许会有一次约会  也许会有一场恋爱

人约黄昏后

地久天长的承诺  美丽得像一个梦幻

 

这是一个不平常的日子

一百多年前  在遥远的佛罗伦萨

一个美丽的天使降临人间  从此

在病与痛的折磨中  在生与死的边缘  那些白色的身影

让人们看到了未来和希望  于是

以白衣天使的名义  5月12日  人们记住了这一天

 

这是公元2008年的春天  风摇翠竹雨打芭蕉的春天

山常青水常绿的春天  然而  有谁知道

大地的深处  正酝酿着一个巨大的阴谋

一个黑色的影子  蛰伏在人们的脚下

真希望能有岁月停滞时光倒流的那一刻

面对生命面前那道巨大的沟壑

我们只能默默祈祷  山河同在  天地长存

 

 

第二章  颤抖的世界  山崩地裂

 

一切都是那么平静  然而  时间  正一分一秒地

向前滚动  2008年5月12日 

12点  13点  14点……

偏向西边的太阳昏昏欲睡的目光里  一场噩梦

就在此刻降临了

14点28分  时间在这一刻戛然而止

大地  像一头疯狂的狮子  吼叫着  颤抖着

这一刻  山崩地裂……

 

大地深处  无数魔鬼  纷纷钻出地面

苍翠之中腾起滚滚烟尘  群山崩塌  巨石滚落

大地颤抖  河流抽搐

巨树轰然倒下……

鸟群乍起  惊愕的目光  找不到天空的方向

 

一群漫无目的的猛兽  肆意咆哮着  奔突着

田野被撕裂  道路被扭断

整座山被抛向天空  山脚下

一座刚刚还宁静的村庄  刚刚还山清水秀的村庄  瞬间

便无影无踪……

黑云一样砸下的山石  堆积成一座巨大的坟茔

那一刻  人类如此渺小  生命如此脆弱

 

坍塌  坍塌  一切都在坍塌  所有的东西都在拥挤  碰撞

人们惊恐地尖叫着  屋顶纷纷砸落 

大地在沉落  身体在沉落  心在沉落

成千上万的生命  那一张张曾经鲜活曾经美丽的面孔

那一刻  被永远定格在漫无边际的废墟上 

天地倾覆

魔鬼掠走了一个美丽的家园

 

高楼不见了  街道不见了

老人的居室不见了  新人的洞房不见了

阳光与风不见了  鲜花与绿草不见了

小鸟的歌声不见了  孩子的读书声不见了

一个村庄不见了  一座城市不见了

上帝  闭上了眼睛……

 

汶川  北川  映秀  都江堰……

千年历史的岷山蜀水  红色盆地的美丽边沿

沉寂  片刻的沉寂  漫长的沉寂  震惊的沉寂  毁灭的沉寂

天空  没有一只飞翔的鸟

地上  没有一条出没的蛇

那一刻  天空崩塌  死亡主宰了

一个完全陌生的世界

 

 

第三章  拉住你的手  等到天明

 

黑暗  无边的黑暗

我在哪里  亲爱的  你听到我的声音吗 

我的家呢  我的亲人呢

地震了  真的是地震了  我还活着吗

这不是噩梦吧  多么希望这是一场噩梦啊

让我在梦里醒来吧

可是我的身体在疼痛  我的血在流淌……

 

这不是梦  巨大的灾难突然降临  大地震的消息

像一只黑色的鸟  顷刻间飞遍全国  飞向世界

人们的目光  聚焦在这个被死亡笼罩的地方

人们的焦虑如石沉大海  道路被隔断  声音被隔断

一座城市就这样杳无音讯  许多村庄就这样杳无音讯

十万人生死不明

十万人民  十万个生命  死亡  黑暗一样来临

磐石在心

一个温和的老人也会情急发怒

一个成熟的政治家也会潸然落泪

一个大国总理也不再步履从容

 

噩梦中都不曾见过  如此恐怖的死亡之城

废墟在连绵的余震中继续坍塌着  巨石呼啸  飞过幸存者的头顶

瓦砾之中  到处是尸体  尸体  还是尸体

到处是凄惨的呼救声  痛苦的呻吟声  惊恐的哭喊声

世界末日  也不过如此惨烈

 

亲爱的  你怎么不出声  一定要挺住  一定要坚持

你不能走  这世界怎么这么静  我好怕

你不能丢下我  会有人来救我们

亲爱的  在无边的黑暗之中  我把一生的情话都说给你听

你要坚持哦  来生  我们还做爱人

亲爱的  我好冷……

 

一个普通的夜晚  漫长得无穷无尽

被大地扭断的道路  无情地阻挡着心急如焚的脚步

救援的人们  缘着河流  翻过山岭

艰难地向死神挺进  向希望挺进……

 

我听到外面的声音了  亲爱的  天亮了吧

我要永远拉住你的手  你睁一睁眼睛啊 

亲爱的  我们一定会等到天明

 

 

第四章 伤与痛  天空在流泪

 

黎明来临了  没有太阳  没有温暖  没有风

一个长夜之后  是巨大的痛  心灵的痛

逝者离去了  他们闭上了眼睛  匆匆地  永远地

不再看一眼沧桑的家园  不再看一眼残酷的世界

也不再看一眼  幸存的亲人

他们的身后  生者站起来

带着身上的泥土  带着伤口的鲜血  带着心头的悲痛

在废墟上站起来  在死亡中站起来

 

废墟下  挣扎的生命  期待的生命  坚强的生命  脆弱的生命

让人们无法迟疑

血在流淌  体温在下降  生命在远去……

没有思考的时间  没有悲伤的时间

没有渺小与选择的时间  没有伟大与崇高的时间

来不及抖掉身上的泥土  来不及抹去额头的血迹

一秒  就是一份希望

为了生命  冲向废墟是唯一的选择

 

一个鲜血淋淋的灾区  牵动了国人的心  牵动了世界的目光

向四川挺进  向汶川挺进  向北川挺进 

车流滚滚  脚步匆匆……

绿色是军人  橙色是消防员  红色是救援队

白色是医生和护士  还有警察  志愿者和普通的民众

废墟  死亡  伤员  鲜血和泪水

震撼着每一个人的心灵

 

人们用淌血的双手  艰难地扒开一层层瓦砾  一层层尸体

废墟下面  一丝生命的气息 

都足以让人们兴奋地瞪大眼睛

挺住啊  我的兄弟  挺住  我的姊妹

我们来了——

 

一个士兵在余震中  跪在大地上撕心裂肺地哭喊着

让我再去救一个孩子吧——

一个幼小的孩子在重见光明的那一刻  向眼前的士兵

举起他的右手

一个稚嫩的军礼  一颗感恩的心

让所有的人为之动容

 

一个教师  在大难来临的瞬间

用身体与讲桌  为孩子撑起一片生的天空

废墟下  他将自己  站立成永恒

 

一个美丽的女孩  一个毕业不久的大学生

一次次冲进正在倒塌的教室  救出被吓呆的孩子

最后  却将自己  留在废墟下面 

一张青春的面孔  美丽成永恒

 

一张张画面  一个个瞬间

一个个普通的人

在黑暗中  迸射出生命的巨大光辉

这是人类心灵的雕塑  这是人间大爱的永恒

 

一个父亲  三天三夜  用血淋淋的双手挖出变形的儿子

他不哭  默默地与孩子相守一夜

送别儿子的黎明  他只惊天动地地  大叫了一声——

 

一个母亲  在学校守了四天  挖出来的都是血肉模糊的尸体

她突然跪倒  用头重重地磕着地面  顿时泪血满面

她呼号着  求求你们  别挖了  不挖了

我不找我的儿子了……

 

一个救援队员  在离去前的那一刻  恳请人们

把房子盖得再结实一些吧

是怨还是恨  在那些冰冷的尸体面前  一切都已经太轻太轻

只要有心灵  天空也会哭泣  顽石也会落泪

一个声音在沉重地叩问

灾难  有几分人为  又有几分天成

 

 

尾声

 

汽笛长鸣  天地同悲

逝者安息  生者坚强  我们不哭

点亮一盏盏蜡烛  照亮通往天堂的路 

 

从首都到遥远的边陲  从中南海到世界各地

三天的悼念太短暂  三分钟的默哀太沉重

伸出我的手  伸出你的手

捧出一颗心  托起一片情

 

孩子啊  擦干血迹和泪水

抬起你的头  仰起你的脸

悠悠岁月  大海奔涌  生命如潮

风中  还有摇曳的鸽子树

太阳  还会温暖蓝天

青山常绿  碧水长流

天地长存  大爱永恒

 

完稿于2008.7.15

 

 

灾难之火与生命舍利

——关于《大地震2008》

 

    许多事情我总比别人慢半拍,写诗也一样。关于《大地震2008》,需要说明的,这是一首“灾难诗”。这个说法也许不太准确。

    当5.12汶川大地震发生后,媒体上铺天盖地的诗歌很好地表达了国人的心情,也再一次让诗歌焕发出巨大的活力。但是,那一刻,我却一个字也没写。对于我,把巨大的悲伤写在纸上,也许就失去了悲伤的力量。因此,我努力地将它一直憋在心里,让它激荡着,沉淀着…… 它久久地折磨着我,直到让我再也无法沉默。于是,打开电脑,我将心中的东西,全部完整地倒出来。像一幅终于落款的长卷,像一件终于完成的雕塑。于是,我如释重负。这个过程就是那慢下来的半拍。

    人类历史上,灾难就像挥之不去的阴云,一直游荡在生命的天空,人类经历了无数场灾难。当汶川大地震发生后,面对瞬间被毁灭的城镇,面对连绵的废墟,面对横陈的尸体,再坚强的人,也会被惊呆了。

    灾难摧毁的不仅是生命和财产,更是人们的精神。

    巨大的震惊,巨大的恐惧,巨大的悲伤,巨大的坚强。我们无论怎样渲染,都不过分;我们无论怎样表达,都软弱无力。

    这种经历,是无法言说的;这种伤痛,是无法愈合的。

    我一直在想,对于这场灾难,一首诗,在人们的心中,到底有多少分量。诗,到底为谁而写?诗人的眼里,看到了什么?诗人的心中,感受到了什么?诗歌,记下了什么?传达了什么?还有,N久之后,人们是因为灾难记住了诗,还是因为诗记住了灾难?抑或,只记住了灾难没有人再想起诗,或者什么都没记住。

    灾难是一场大火,吞噬了无数的生命,也烧掉了人世的浮华。但是,在这场大火中,我们也更多地感受到了生命中更本真的东西,那是常常被生活所淹没的生命光华。比如危急中的忘我,恐惧中的镇定,悲伤中的坚强;比如同情,悲悯;比如爱,大爱……

    在这场大火中,照见了许多人的灵魂。或崇高,或卑微,或无私,或狭隘,或坦荡,或猥琐…… 有见义勇为者,也不乏趁火打劫者,这就是人吧。

    一首诗无法展现更多更具体的东西,但是,我想努力地让读者置身其中。在这场灾难之中,无论震惊和恐惧,无论悲伤和坚强,每一种情感,都是人们最真实的表达。汶川,让2008成为人类生命历程中一道深深的疤。

    当心头的悲伤渐渐淡去的时候,人们也许不愿再记起这场灾难。但是,诗歌不应该忘记。我们无法忘记那些逝去的灵魂,更不能忘记经历了这场灾难还活着的人。悲伤让人记住灾难,记住灾难不是为了记住悲伤。灾难中的人,是平常人格最典型的显现。诗歌是人类精神的历史。灾难中,有人类精神最集中的体现。

    2008,因为这场灾难深深地震撼了人们的心灵。写下一首诗,我想,我无法做得更好,但是,我想努力地去做。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佛音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佛音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