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王者禁地
王者禁地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382
  • 关注人气: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我们共同信仰的哲学

(2006-06-19 11:42:44)

我们共同信仰的哲学

 

我把父亲称之为态度或者情理的一些东西称之为哲学,我没有出于美化或者升华的意思,只是现在在我看来,那些个道理那些个态度的确是一种哲学,生活里的哲学。

我出生的时候家里人都很高兴,因为之前他们都做出了较大的努力。父亲跟乡里的乡长村里的书记争取了很长的时间,最终才决定了我能顺利的来到这个世界上。之后父亲便坚持要给我取名叫国选,意思是国家的选择,预示着我在出生之时那段不平常的经历。20年以后,当年的村书记还经常来探望于我,一方面是为了当年他的那份努力,另一方面,也出于我对他一直以来的尊敬,就象尊敬我的父亲一样。

小的时候家贫,我可能并不曾经历到那些最为困窘的时候,所以我对那段经历倒并不是刻骨铭心,远不如对上学以后的那些风花雪月的感情深刻了,私下觉得十分惭愧。父亲倒是释然,跟我说你小子忘记那些过去倒不要紧,不要忘记你的家你的亲人和给过你帮助的那些朋友就可以了。我窃以为这的确是对的,所以便继续忘却那些过去忘却那些曾经很贫窘的日子。

父亲常说,男子汉大丈夫当有冒险的精神。这大抵是出于我小的时候的性格而言的。在现在看来,那时候甚至有些胆怯。父亲说我的性格更多的象女孩子,水一样的通达和水一样的流弱。跟小伙伴干架时,我通常都只习惯于舌战,当他们拿起木棒拿起石块时,我便较为识趣的闭上嘴和较为识趣的向其示好。父亲最初是不说我的,只是好多次我们去长河里玩时,我一次也没敢下水,他才有些生气了。他比较强制的要我下水,要我在水底闭气和要我学会那时候还比较先进的狗刨式。事实证明,水性与胆量可以成正比增长的。当我能在水底憋55秒钟的时候,我已经开始爬到青山的最高处学古人仰天长啸了;当我能在水底憋130秒时,我已经开始爬到杨柳树上做杨柳树冠然后将其戴到我最喜欢的女孩子头上了。父亲说我不学好,但是倒并不十分的干涉我的这些行动,这样到小学毕业时,我便基本上认为我胆子很大很有冒险精神了。

中学时偶尔会住校,父亲说男孩子在外,应该能自己照顾自己也能照顾别人。我想了很久,不知道父亲是为了懒得送我上学懒得帮我背书包懒得帮我写作业还是真正希望我能长大,不过后来觉得这个道理也是有道理的。这样我就尝试帮室友们整理房间,整理衣物以及其他用具,探讨上铺的兄弟怎么上床动作会比较小,探讨夜晚睡不着的时候除了想家是不是可以想想其他美好的事物,宿舍里除了扑克牌是不是可以添置一些PSGAMEBOY等娱乐工具,是不是可以趁老师回家的时候我们也溜出去逛街看看女孩子……我把以上的一切都称之为住校期间照顾自己和照顾他人的做法,虽然之后证明,其间的很多做法都不被认同,没有帮助到别人还伤了自己。比如说我把人家箱子放在我空着的上铺上,结果箱子掉下来不偏不倚的砸中下铺的我;我们在翻墙外出时门上的钢栏杆刮坏了我的NIKE短裤还顺便刮去我一小片肉;我们的GAMEBOY从宿舍搬到了教室,从而被老师没收……当然,这些时候我都通常避免了惩罚,因为我的学习成绩和我的班长身份一般都会抵消我的过错。父亲说你小子人小鬼大,你自己虽逃脱了惩罚但你的伙伴们因此受到惩戒,你应该感到难过。我后来想,这个也对,我得为人家想想。

父亲不知道从哪里找来一句话,他坚持认为有深刻的道理。原话是:责人之心责己,恕己之心恕人。父亲说其实说白了就是严于律己,宽于律人。那时候我两者都没听懂。不过父亲也解释不清楚,他只是觉得道理上来说,这个是对的,因为话也说得比较漂亮,可以作为我在大学时代的座右铭,因为一般伟人都会有一些座右铭一些做人的准则什么的。我之前虽然也在自己的桌上刻了个“早”字,但是总觉得杂文也没提高一个档次,所以一直都私下认为座右铭啊什么的都是扯淡。父亲摘引来的这话倒是工整,看起来也气势凛然,我最终还是把他写在我很多笔记本的扉页里,示人示己。

到了大学,我倒是的确懂事了很多。最初父亲送我来学校时,他很担忧我们大一时候东校区的荒凉,也很担心我在大学这个环境里会受到很多可正可邪的影响。我当时只是告诉他,学业上我大抵是可以保证的,至于我今后我所受的影响,我并不能完全打包票。反正我会努力做个好人。父亲说好,你答应做个好人便可以了。我那时候还十分记得父亲抄给我的座右铭——责人之心责己,恕己之心恕人。因为这个,我一般都很大度的与人相处,我勤快的去打水,勤快的收拾宿舍,勤快的借给别人我的电话卡,我自己买个篮球给班级用,室友可以穿我的衬衫赴约会,我可以不对他们在我面前吸烟提出指责,我可以允许他们夹我碗里的肉吃……得益于我的这些大度,我与室友们相处甚好,并在很短的时间里与全班人相处甚好。整个大学行云流水一般的过去,我在责己与恕人里建立起生活的哲学。

到我要工作时,父亲已经完全相信我的自立了,我们只在电话里沟通一些事情。通常我都提出我的见解,而他表示我如果经过了仔细的思忖便可以去做。他说,“你认为该做的便去做吧”。我这个时候已经较为系统的学习过哲学,我把父亲这些年来对我说的一些话总结了一下,觉得其内容不比辩证法不比唯物主义浅薄。父亲的哲学在生活里源远流长,跟着岁月一起如水一般的滑过,也随着时代渐进,随着朝代更迭沿袭。

我说起这些时,父亲在电话里有些感动。我们这些共同的经历我们这些美好的关系以及我现在称之为哲学的共同信仰都会随着时间逐渐的沉淀为记忆,沉淀为我们之间的真挚情感。但是今天,父亲,我其实只是想对你说,今天是您的节日,父亲节快乐!

是的,希望他老人家一直快乐。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