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庞永华
庞永华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5,330,401
  • 关注人气:64,37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爱情故事:像动物一样恋爱

(2008-11-17 07:45:21)
标签:

爱情故事

北漂

庞永华

让爱情感动北京

伤心橘子

分类: 【文化·爱情故事】

像动物一样恋爱

他们在北京动物园就这样边走边说,从动物扯到爱情,从爱情又扯到动物……

 

又到周末了。

杰百无聊赖地回到自己租住在西直门外的公寓后,胡乱地泡了碗方便面,然后就开始上网。周末对单身的他而言,意味着一大堆的寂寞时光在等着他。

电脑开了,音箱里又响起了那首伤感的歌:

“朋友,越来越多/但是寂寞并不因此而少一点/屋子里如果没有朋友来/就感觉自己好像孤零零的站在十字路口一样……”

“大家都忙吧!”杰自言自语地说,“连彼此真诚地相互关怀一下,也要抽个空。也许,这就是我们北漂共同的悲哀吧!”

没有终点的飘零感让杰觉得自己越来越厌倦城市了。

北漂几年来,他始终游离于无业和半无业状态,换过的工作连他自己都有点记不清了。他做过报纸编辑,做过杂志兼职编辑,做过政府部门网络编辑,做过出版社图书编辑等等。回首往事,他规规矩矩地编辑了那么多东西,而自己的情感生活却编辑得一塌糊涂。

“朋友,你是否还寂寞/有什么伤心话还没有说/请你,有空来坐坐,来坐坐……”

“谁还有空来坐坐?”杰在歌声中又自言自语起来。

门铃声就在这个时候骤然响起:

“叮咚,叮咚……”

“谁呀?”杰张口问道。

“张惠妹!”一个女孩爽朗的声音从门外响亮地传来。

杰纳闷地打开了房门。

他看见对门那个卖服装的女孩正着急地站在门口。

“你看见我的狗狗没有?”女孩急切地问,“这都不知道跑哪去了?快把我给急死啦!”

“我这屋门一直关着呢!”杰解释说,“它不可能进来的!”

“那它能跑哪去呀?”女孩一边嘀咕,一边走进杰的屋子四处打量着,“呦呵!你这屋子可真够乱的,估计狗狗见了都不会进来!你难道就没想找个女朋友给你收拾收拾?”

“找鬼去呀!”杰不好意思地笑着说,“我来北京后都过了一堆光棍节啦!”

“哎!光棍们啊!”女孩夸张地长叹一声,接着极其同情地说,“你们没人疼,没人爱,心里肯定不好过。你想让女孩来追你,别人说你白日做梦;你想上街欣赏女孩,别人说你色眼迷迷;你想跟女孩说说话,别人说你不安好心;你想到女孩的屋子,别人说你图谋不轨……这一切并不是你混得背,而是因为你没养一条小狗狗。倘若你养了,情况就不同了。”

“有什么不同?”杰看着口齿伶俐的女孩饶有兴趣地问。

“倘若你养了,那当然就不同了,”女孩嬉笑着说,“你再上街走一走,回头率高了,那是因为你在溜达着你的狗狗;你再去欣赏女孩,闲话就少了,那是因为女孩在看着你的狗狗;你再跟女孩说话,担心就没了,那是因为女孩在逗着你的狗狗;你再去女孩屋子,机会就多了,那是因为你在寻找你的狗狗……这一切都是因为你养了一只小狗狗。狗狗乖,人人爱,女孩见了都想抱一抱!”

“听你这么说,看来我得养一个了。”杰装模作样地说。

“当然该养了,”女孩一本正经地说,“因为狗狗要吃食,你得常回家,以防把狗狗饿死,改掉了十天半月不回家的坏习惯;因为狗狗爱干净,你得要勤快,以防把狗狗脏死,改掉了好吃懒做不干活的坏习惯;因为狗狗爱叫唤,你得有耐心,以防把狗狗憋死,改掉了动辄就发脾气的坏习惯;因为狗狗怕烟酒,你得少抽烟少喝酒,以防把狗狗呛死,改掉了滥抽烟和狂饮酒的坏习惯;因为狗狗嗅觉好,你得常洗洗,以防把狗狗熏死,改掉了不常洗澡和洗衣的坏习惯;因为狗食不好蹭,你得给它买,以防把狗狗气死,改掉了有钱乱花没钱蹭的坏习惯;因为狗狗爱溜达,你得常出去,以防把狗狗闷死,改掉了睡起懒觉往死里睡的坏习惯……这些坏习惯都没了,你还能愁没人爱?”

“说的好像有点道理喔!”杰嘿嘿一笑。

“怎么说有点道理呢?”女孩瘪着嘴捏腔拿调地说,“那是相——当有道理的!”

杰哈哈大笑。

他发现面前这个女孩不仅开朗大方而且还挺幽默的。

“那么,我们光棍们如何才能科学地利用小狗狗呢?”杰饶有兴趣地问。

“这个很简单,”女孩伶牙俐齿地说,“把狗狗洗得干干净净,显得你很爱干净;给狗狗喷点高档香水,显得你很有品位;给狗狗穿名牌狗装,显得你很是富有;把狗狗常带出去遛遛,显得你很有闲情;跟狗狗多说说话,显得你很够温柔;让别人把狗狗多抱抱,显得你很善交际;给别人摆弄摆弄狗经,显得你很有学问;关心关心别人的狗狗,显得你很够热情;把狗屎扔进垃圾筒里,显得你很守公德……”

“看来这只狗狗是非养不可了,”杰嬉笑道,“那你说,怎样才能让我养的狗狗爱黏糊女孩、爱进女孩屋、爱钻女孩堆呢?”

“方法更简单,”女孩得意地说,“在每次喂食前,你多用女孩衣物用品把狗狗哄哄骗骗,使它对这些东西产生条件反射。最佳的方法,就是你男扮女装、浓妆艳抹、嗲声嗲气地去喂狗狗!”

“方法好是好,就是有点麻烦了!”杰哈哈大笑道。

“你要嫌麻烦,那就没办法了,”女孩说着两手一摊,做出一副无奈的样子,“那么你还是将光棍进行到底吧,因为养个女朋友比养只小狗狗还要麻烦耶!”

“那我不嫌麻烦,”杰装腔作势地说,“我明天就去买只狗狗!”

“好!那要不要我陪你去?”女孩微笑着问。

“要!”杰高兴地说,“你卖多少年服装了,口才锻炼得这么好?”

“没多久,”女孩呵呵一笑,“我是华东师范大学毕业的,学的是教育学专业,毕业后就来到了北京,也不知道是不是命苦还是我太漂亮了,遇到的都是老想摸人大腿的流氓上司,结果让我一个个给炒掉啦!现在没办法,就先在我表姐的服装店里给帮帮忙,卖卖衣服!”

“你大学毕业还卖服装?”杰大吃一惊。

“那有啥呀?”女孩撇着嘴说,“人家北大毕业的还有杀猪卖肉的呢!”

杰哈哈大笑。

女孩呵呵一笑。

这个原本要在一大堆寂寞中度过的周末,因为女孩要寻找狗狗,两个漂在外地的年轻人就这样相识了。聊了一会,杰知道女孩叫婧婧,今年才二十一岁。在此之前,他一直以为她只是个卖服装的个体户,所以一直懒得搭理她。

他们约定,第二天就一起去买只小狗狗。

一夜未眠。

第二天,天气晴朗,风和日丽。

杰和婧婧晃悠了半天,不知不觉就到了北京动物园门口。

“其实除了狗狗,别的小动物也是可以制造浪漫的,”婧婧笑着说,“要不咱俩去动物园里面看看有没有合适的?”

“这里面倒是有熊猫,”杰笑着说,“要不要弄只养养?”

“我正想要看熊猫呢!”婧婧激动地说,“我来北京一年多了,在动物园旁边卖服装也快半年了,但连一次动物园都还没去呢!”

“那现在就去看看吧!”杰建议道。

“走吧!”婧婧开心地点点头。

他们一边说笑,一边朝动物园里走去。

“北京动物园里有两个活宝,”婧婧边走边说,“一个是熊猫馆的大熊猫,另一个是海洋馆里的中华鲟,因为中华鲟也号称是‘水中大熊猫’,”婧婧忽然像想起什么似的,她歪着脑袋问杰,“对了,你看过那本《熊猫 Panda Sex》的书吗?”

“看过,”杰一本正经地说,“这本书里除了有一种带有科幻色彩的电视机,也有一种未来色彩的全新男女关系,并且还有一个香水制造者制造了一种香水叫‘China Underground’,甚至还有一个‘熊猫病毒’……据说熊猫一年只做两次爱,棉棉因此而提出‘熊猫’概念,并特地解释‘城市熊猫’不是性冷淡,也并非是对爱情失去兴趣的人们……”

“城市熊猫,”婧婧呵呵一笑,“我觉得动物的爱情其实都蛮有意思,你想听吗?”

“想!”杰高兴地点了点头。

“那我给你讲讲,”婧婧边走边说,“曼莉是广州动物园里的一只母猩猩,脾气特别倔强,硬是要找个自己喜欢的对象,因此至今没有找到真正的爱情。有一次,它被带到北京与已经是17个孩子的父亲的雄猩猩菲菲相亲,经验老到的菲菲又是哄又是吓,最后企图以暴力制服,然而曼莉却坚决不肯就范!”

“所以说,爱是美丽的,但拥有真正的爱却并不容易!”杰装模作样地说。

“还有,人们常常把鸳鸯称作守情鸟,惊羡于它们雌雄成双,形影不离,”婧婧紧接着说,“然而,鸳鸯并非如人们所说那样恩爱情深、生死与共。据饲养员说,雌雄鸳鸯在热恋期间的确情深意长,形影不离,但交配后便分道扬镳,抚育重任全由雌鸳鸯承担。当鸳鸯中的一只死了后,另一只过不了多久便不甘寂寞地另寻新欢去了。”

“怪不得有‘野鸳鸯’一说呢!”杰呵呵一笑。

“其实动物里最痴情的是天鹅,”婧婧又开始伶牙俐齿地讲了起来,“我以前听一位饲养员说,姿态优雅的天鹅总是出双入对。当它们的另一半去世后,它们就会变得郁郁寡欢,有的绝吃殉情,有的撞墙自尽,有的甚至飞到高处突然快速冲向湖水中而死……它们的爱情是如此的感人至深哪!”

“所以说,痴情之爱是一种生命的超越,”杰深沉地感悟道,“它超越了时间,超越了空间,超越了生命本身。”

“有时候,动物对爱情的忠贞远远出乎我们的意料,”婧婧接着对杰说道,“有一个人,他在装修房间时,发现一只被钉子钉在墙上的壁虎。他感到惊奇的是,这只被钉的壁虎居然是活的!他仔细地回想,这只钉子是在十年前钉进去的,也就是说这只壁虎就这样已经生活了十年!那它是怎么活过来的呢?强烈的好奇心驱使他认真地观察。过了一会,他发现另一只壁虎来了,嘴里还叼着一只蚊子,嘴对嘴地把蚊子喂给了那只被钉在墙上的壁虎。”

“所以说,爱的别名是同甘共苦!”杰依旧深沉地感悟道。

“还有大雁等许多动物,他们在配偶死后都会离群索居,永不再娶或永不再嫁,”婧婧感动地说,“这些坚贞的动物,用他们遗传的基因,一代又一代传承着一段段爱情的传奇……”

杰和婧婧边走边说。

他们从动物扯到爱情,从爱情又扯到动物,就连什么时候俩人在不经意间拉起了手,他们都想不起来了。杰这才发现,生活里曾经泛滥的寂寞原来都是可以消灭的,那只需轻轻地牵起另一个人的手。

几天后,婧婧在杰的介绍下,去了一家图书文化公司上班。

一年后,婧婧和杰同时辞职,在婧婧那“视文人如臭虫”的大款表姐资助下,成立了一个文化工作室,室主就他们俩人。工作室顺利注册下来后,他们都喝了点酒,有了一些朦胧的醉意;醉意朦胧中,杰忽然像想起来什么似的。

“对了,你估计你那只狗狗跑哪去了?”杰纳闷地问。

    “什么狗狗呀?”婧婧哈哈大笑道,“一,我从来就没养过什么狗狗,当然更不会丢了;二,我根本就不喜欢什么狗呀猫呀的,见了都会退避三舍的;三,别说狗狗了,我很多动物都不喜欢……”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