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读品《资治通鉴》之96——不朽的文中子

(2019-02-10 21:24:37)
标签:

文中子

王通

三不朽

立德立功立言

司马光

分类: 资治通鉴

公司办公楼大厅里有一面文化墙,由四幅图组成,其中三幅有关古城绍兴的历史人物,另一幅反映员工风貌和企业精神。有客人来访,我常常当起导游员,介绍这面文化墙。有一次,有山东籍和湖南籍的两位领导来访,我就指着墙上的王阳明在绍兴讲学的场景说了起来:在中国历史上有两个半“三不朽”的至圣,一个是您山东籍的孔子,半个是您湖南籍的曾国藩,另一个是我们绍兴的王阳明等等,说得领导很高兴......

所谓“三不朽”,源于《左传·襄公二十四年》——“太上有立德,其次有立功,其次有立言,虽久不废,此之谓三不朽。”简而言之,就是做人、做事、做学问,即修养完美的道德品行,建树伟大的功勋业绩,确立独到的思想理论。

达到“三不朽”标准的人也许很多,但大家都认同只有“两个半”至圣的说法,可见这“三不朽”之难。不说至圣,不说完人,能够做到“一不朽”也是异常不容易。

《资治通鉴》一百七十九卷隋纪三中就记载了这样一位“立言”的“一不朽”人物:

是岁,龙门王通诣阙献《太平十二策》,上不能用,罢归。通遂教授于河、汾之间,弟子自远至者甚众,累征不起。杨素甚重之,劝之仕,通曰:“通有先人之弊庐足以蔽风雨,薄田足以具餰(餰,读音为jin,稠粥的意思)粥,读书谈道足以自乐。愿明公正身以治天下,时和岁丰,通也受赐多矣,不愿仕也。”或谮通于素曰:“彼实慢公,公何敬焉?”素以问通,通曰:“使公可慢,则仆得矣;不可慢,则仆失矣:得失在仆,公何预焉!”素待之如初。

弟子贾琼问息谤,通曰:“无辩。”问止怨,曰:“不争。”通尝称:“无赦之国,其刑必平;重敛之国,其财必削。”又曰:“闻谤而怒者,谗之囮(囮,读音为é,在这段话是指媒鸟,捕鸟时用于引诱鸟的鸟)也;见誉而喜者,佞之媒也:绝囮去媒,谗佞远矣。”大业末,卒于家,门人谥曰文中子。

这两段话的大意是:这一年,龙门(山西河津)人王通到皇宫门前献上《太平十二策》,隋文帝杨坚没有采用,他就回了老家。王通就在河、汾一带教书,学生从远方来的人很多。朝廷(隋文帝、隋炀帝)多次征召他都不愿意作官。司徒杨素非常器重王通,劝他出来作官,王通说:“我有祖先留下的破草房足以遮风避雨,几亩薄田足以吃饱肚子,读书论道足以自娱自乐。希望明公您端正自己的言行来治理天下,时令和谐,年岁丰收,我也就相当受到许多恩赐了,我不愿意作官了。”有人对杨素说王通的坏话:“他实在太怠慢您了,您为什么要尊敬他呢?”杨素以此来问王通,王通说:“假使您可以被怠慢,那我就做对了;假使您不可以被怠慢,那我就做错了。得失都在我自己,您何必参与进来呢?”杨素对待他还象当初一样地尊重。

王通的弟子贾琼问如何平息诽谤,王通说:“不去争辩。”贾琼问如何制止怨恨,王通说:“不去争论。”王通曾声称:“没有罪过可赦免的国家,其刑法必定公允;横征暴敛的国家,其财力必定削弱。”又说:“听到诽谤就发怒的人,进谗言者就有了机会可乘;听到称赞就高兴的人,谄媚者就有了途径而入。如果去掉这种机会和途径,谗言奸佞就会远离而去。”隋炀帝大业末年,王通在家去世,他的弟子追赠他为“文中子。”

谥号是人死之后,后人用一两个字对一个人的一生做一个概括性的评价。关于王通谥号“文中子”的理解,我颇费脑筋。“文中子”是王通的学生们议定的。“子”好理解,是对人的尊称,王通是老师,又是有道德、有学问的人,用在他身上,非常合适。“文中”呢?这个与孔子有关了。原来,在《论语》中有这么一段话:子畏于匡,曰:“文王既没,文不在兹乎?天之将丧斯文也,后死者不得与于斯文也;天之未丧斯文也,匡人其如予何?”意思是:孔子被困拘在匡地,他说:“周文王殁去以后,文脉道统不就在我这里吗?上天如果真要废弃这些文脉道统,后死的人就不会学知这些文脉道统了;上天如果不废弃这些文脉道统,那么匡人又能把我怎么样呢?”当王通死后,他的学生就讨论,既然文王死了,有孔子在;那么“仲尼既没,文不在兹乎”孔子死了,还有王通在!王通现在死了,“文”在哪里呢?当他们又从《易》中找到一句“黄裳元吉,文在中也”,于是乎,这个死去人的谥号成为一个传承“文”的载体——文中子。

“文中子”这个谥号,蕴含着文脉道统从文王传到孔子,再从孔子传到王通的意思,这个谥号可谓高矣!在《三字经》中也把王通作为“五子”写了进去:“五子者,有荀扬,文中子,及老庄”。成语“河汾门下”说的也是他!

谥号很好,是其弟子们赠与的;《三字经》可是宋代王应麟写的,没有很高的建树,不可能入选,更不可能被论为与老庄同列的“五子”!这么高的评价,为何世人对王通、对文中子了解的却不多呢?

我从网上的《永乐大典》看到了司马光的《文中子补传》,从王通的六祖写起,把他的生平、求学经历、教学情况写的很详细,王通其除了与杨素有来往,与右武候大将军贺若弼、纳言苏威、太学博士刘炫等等都有交流;对其部分著作也列出些许:乃著《礼论》二十五篇,《乐论》二十篇,《续书》百有五十篇,《续诗》三百六十篇,《元经》五十篇,《赞易》七十篇,谓之《王氏六经》”。司马光对王通的历史也非常纳闷,《隋史》为何没有记载王通?王通的朋友门人有如苏威、杨素、贺若弼、李德林、李靖、窦威、房玄龄、杜如晦、王王圭、魏征、陈叔达、薛收等将相名臣,但司马光考据各个史书,却没有一人提到王通的名字?后来,司马光深入研究了王通留存于世的《中说》(类似《论语》,由门人记载的他的言论)司马光认为王通的言论太任性,并举了两个例子,一个是王通对老庄的评论,一个是对佛教的评论:“庄老贵虚无而贱礼法,故王衍阮籍之徒,乘其风而鼓之,饰谭论,恣情欲,以至九州覆没”;“释迦称前生之因果,弃今日之仁义,故梁武帝承其流而信之,严斋戒,施政刑,至于百姓涂炭”;“发端唱导者,非二家之罪而谁哉?”而司马光认为这些评论不合于圣人者也”,有违圣道。同时,司马光认为他的弟子对王通太过赞誉;对续《六经》的事,司马光也不是很认可:余窃谓先王之六经,不可胜学也,而又奚续焉?续之庸能出于其外乎?出则非经矣。苟无出而续之,则赘也,奚益哉?以至于使后之人,莫之敢信也”。基于此,司马光觉得《隋史》没有记载王通,也就能说得通了。但司马光依然认为想其为人,诚好学笃行之儒,因此,在《资治通鉴》引述了他的几句经典话语,在《文中子补传》引述的就更多了。

《隋史》虽然埋没了王通的声名,但后世对王通也是认可的,程颐、王阳明对他褒奖有加。司马光在给他的好友邵康节看《王通传》时,邵康节就称赞说:小人无是,当世已弃;君子有非,万世犹讥。录其所是,弃其所非,君子有归;因其所非,弃其所是,君子几希。惜哉仲淹(王通的字),寿不永乎?非其废是,瑕不掩瑜。虽未至圣,其圣人之徒欤?邵康节的观点充满了辩证法的光辉,当一个完人何其难啊!我们看待一个人,不能因为他有一点不对或过错,就全面否定他。王通虽然不是一个至圣的完人,但是也在圣人之列!

这文中子王通可算是不朽吧?他的《中说》可谓立言的不朽!

 读品《资治通鉴》之96——不朽的文中子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