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小温暖

(2009-01-12 15:22:42)
标签:

售票员

盖子

高个子

平安驾校

张一元

分类: 中短篇小说

                            小温暖

 

 

 

     六点过一分,上的车。才发现,冬天的霜,是从清晨六点之后开始下的。因为此时,雾与冷一齐袭来,手脚都冻疼了。整个班车上,空无一人,哦,准确地说,除了我和司机,就再没有别人了。上车时,司机说,等会儿,我得去过个早,您得等一会儿。我说,行,等二会儿都行。

    车子前行,路边很多站牌下空无一人,所以车速很快,快得让我感觉到了一种不真实,而且有了一种孤独感。可以想象,一个平常挤满了人的汽车,此时是如此空旷,而且跑起来浑身磕磕直响,加上夜雾弥漫,街灯闪烁,眼前即使是百分之百真实,也会给一种梦境的感觉。可是,惟独身上的寒冷,给了人一种强烈的清醒,让人意识到,这一切并不是梦境。

    2009年元月8日。一直是我作为这个身份所期待的日子。所以,我把寒冷当成一种考验,或者说当成一种必须经历的磨炼。因为我笃信,凡事要成功,必须苦其心智与筋骨。所以,我不会想一些任何取巧的途径去达到我要达到的目的。所以,脚在车行过程中,理所当然就冻木了。整个车,似乎没有往日的温暖出现。忍受当前的寒冷,是我不得不接受的选择。

    就在我的与寒冷较量的某一刻,车突然停在路边。隔着马路,我看到有一家早点铺正在热气腾腾。停好了车,司机并没有下车,而回过头来,再次对我说,不好意思,要让您等一会儿了,我去过个早就来。说完,他揭开了身旁的发动机盖,将盖子立了起来,一股漫从盖子下奔涌而来,很快就笼罩住了我的手脚。隐约间,我听到司机说,打开盖子热乎些。说完,他接上车门,穿过马路过早去了。

   清晨的寒冷是强大的,发动机盖子里的暖并没有持续多久,就消失殆尽。可是,我不再感觉到寒冷。车外的清晨也在雾里一点点变亮。

    到了伍家岗,我得下车转车。因为太早了一点,去平安驾校的车还没来。只有一辆去花艳的车。对花艳这个目的地,我没有任何概念。司机告诉我,就是不过收费站。我说,国家不说收费站取消了吗。他说,还没有。 我明白了他为什么不跑得更远一点。看到他的车上,已经装了几个人,我便决定去街道上散步,以便等我的所要等的车来。 可是,我很快发现,头上有了湿润。而且,湿润里跟着更大的冷。于是,我决定用跑动驱逐身上的寒气。就在我刚刚跑了两步时,那位司机说,快到车里来,车里暖和些。我说,我又不搭你的车。司机说,你可以在我车上等。我说,你的车又不是车站。司机说,你这人,你在里面暖和暖不行吗?我说,真不好意思。说完,便钻进他暖暖的车。 

    我的车来了,是一趟开往鸦岭的中巴。我上去,到平安驾校得二块五毛钱。我上车了,车就启动了。车开得很慢,沿途不断有人上来。在一个山岗上,上来了两个小女生。一高一矮,一胖一瘦,各背着一个书包,书里的右外边各插着一把雨伞,想必风雨无阻地来去上学,是她们的习惯了。买票了,矮个女孩子将准备好的一块钱递给售票员,就完了。高个子女孩子则拿着一张10元的钞票,想必是要找她9块。售票员戴着露手指的手套,收了她的钱,便在一沓票子里找零。她分出一张5元的,再数一张又一张一元的,我看见她的数了五张一元票,而且,我以为自己看错了。她将钱递给高个子女孩子。女孩子接过钱,并没马上收起来而是仔细数了一遍,数完之后,她挑出一张一元的,还给售票员说,您多给了我一块钱。售票员接过钱,车仍然在行走中,不一会儿,就到了收费站。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