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莫雅平律师的GLOB
莫雅平律师的GLOB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8,743
  • 关注人气:21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面具与裤裆

(2016-01-03 17:56:29)
标签:

泰戈尔

《飞鸟集》

郑振铎

冯唐

严复

分类: 草民说书

面具与裤裆
                                                   印度诗人、《飞鸟集》作者泰戈尔

 

                                                                     面具与裤裆

          ——小议冯唐译《飞鸟集》

                                                                                                                                                                                  莫雅平

 

冯唐先生翻译泰戈尔的散文诗《飞鸟集》最近引发争议,因为译文中有“大千世界在情人面前解开裤裆”、“有了绿草,大地变得挺骚”等译法。不少学者和网友指责冯译本粗俗、媚俗。但也有人说该译本很好,如以性学研究著称的李银河女士。因众议纷纷,长江文艺出版社宣布将该译本下架召回。《桂林晚报》记者肖潇为此事采访了我。为了便于大家思考争议所涉及的某些重要问题,特撰此文。

冯译《飞鸟集》有其值得尊重的个性特点,当然缺陷也是明显的。其个性特点首先表现在一个“简”字上,冯唐译《飞鸟集》译成了仅8002字(冯唐本人所称净字数)。追求“简”,他真的做到了。但冯译是否做到了“精”,是否该以“简”法译散文诗,那要做别论。冯译的个性特点,还表现某些个性化理解上。比如《飞鸟集》第125节,冯唐译为:“大师注定都是孩子/死时把伟大的孩子气留在世上”。把原文中的childhood译为“孩子气”,显示了冯唐的个性化理解,“孩子气”比其他译者所译的“孩提时代”或“童年”更好。

但是,毋庸讳言,冯译《飞鸟集》也的确存在较大的问题:发挥过度,甚至误译。比如第1节诗,原文中并没有“笑”的字眼,但冯译却硬是给加上了。又如第2节诗,原文以vagrant漂泊者、流浪者)指称鸟儿,毫无贬损之义,但冯唐把vagrant译为“小混蛋”,这很可能予人以贬损之感。人们非议最多是“大千世界在情人面前解开裤裆”这句,即第3节诗的第一行。该第3节诗的冯译,缺憾在个性色彩过重,予人以歪曲原作之感。

3节诗原文为:The world puts off its  mask of vastness to its lover. It becomes small as a song,as a kiss of the eternal.其中的mask of vastness意为“浩瀚的面具,浩瀚这面具”,其中没有任何词有“裤裆”之义。这节诗可译为:“世界对爱它的人摘下其浩瀚的面具。它变得小巧如一首歌,如一个永恒的轻吻。该诗的要义为:爱让世界的浩瀚化为精巧,让世界的粗犷化为与柔情。而冯译为:“大千世界在情人面前解开裤裆/绵长如舌吻/纤细如诗行”。“裤裆”和“舌吻”等字眼,具有强烈的“性”意味,与泰戈尔原旨大异其趣。“面具”换为“裤裆”,上下颠倒,发挥过度,反倒低俗、狭隘了。另外,“舌吻”也发挥过度。在原文中,small(小)也是kiss(吻)的修饰语,译为“轻吻”(小吻)可能更好,因为“舌吻”是舌头伸进彼此嘴里的大动干戈之吻,乃是“大吻”。

“裤裆”、“舌吻”、“骚”之类的词,可能让读者误以为作者有色情狂嫌疑,这有损泰戈尔的人格。有人说冯唐越了翻译的底线,原因便在此。其实,冯译本的产生,是有其时代原因的,因此有人说冯译媚俗。这年月,有点姿色的女演员都被称为“女神”,哪怕才艺平平。 “女神”一词已在中国丧失神圣感,谁知道该词何时会沦落到和“小姐”一样的地位!这有点悲哀。但无论社会风尚如何,我们每个人在内心还是应当尊崇某些神圣的东西。

个性特色和重大缺陷并存,冯译本便是如此。突出的例证是《飞鸟集》第93节的译文。原文为:Power said to the world,You are mine.The world kept it prisoner on her throne. Love said to the world,I am thine.The world gave it the freedom of her house.冯唐译为:强权对世界说:“你丫是我的。世界让强权变成王座的囚徒。爱情对世界说:“我呀是你的。”世界让爱情在世上任意飞舞。”郑振铎则译为:权势对世界说:“你是我的。”世界便把权势囚禁在她的宝座下面。爱情对世界说:“我是你的。”世界便给予爱情以在它屋内来往的自由。相比之下,郑译理解比较到位,尽管语言可能有点陈旧。而冯译做了大胆发挥,在理解上偏差较大。

冯唐用的“你丫”,是北京一带的俚语,与“你”同义,稍有点粗俗。不能简单地否定这种粗俗,因为用“你丫”用来折射强权的骄横倒也传神,尽管与泰戈尔的典雅风格未必符合。但冯唐所译“任意飞舞”却是误译。原文中的freedom(自由)是受house(房屋、住宅)限定的,同时,house又是与throne(王座)互为反衬的。因此,最后一行可译为:世界于是给予爱情居家的自在。“自由(freedom)”不是“任意”的,而是有“界限”的,该界限便是不侵犯其他人的权利,正因为如此,严复先生当年把On Liberty(《论自由》)翻译为《群己权界论》。冯唐用“任意飞舞”翻译freedom,丧失了泰戈尔原诗的思想深度。

有人说:翻译犹如戴着镣铐跳舞。那镣铐首先是原作,不能置原作于不顾。这涉及到严复先生提出的翻译三原则“信、达、雅”中的“信”。 “信”就是忠实于原作。对科技翻译来说,必须严格忠实于原文,不然后果严重。相比科技翻译,文学翻译有相对大的发挥空间,但发挥应适可而止。想尽情发挥的人,应该自己去创作。有必要指出的是,文学翻译中的“忠实于原作”不等于字面的对应。除了字面的忠实,还包括节奏、音韵、情感、思想、氛围、力度等多方面的忠实。

翻译中的“达”,是畅达,达意、达情、达理。 “达”可以视为“信”在更高或更广层面的表现。对“雅”的理解因人而异,很多人认为是措辞典雅。文辞是否该典雅,取决于涉及的人物、事件、主题等是雅还是俗,不可一概而论。朱生豪先生翻译的莎士比亚戏剧,以文辞典雅著称,是广大读者喜爱的经典译作。但毋庸讳言,由于朱先生求“雅”,他的译本里省略了原作中本来有的很多带性意味的双关语和玩笑话,导致平民情趣和民间智慧打了折扣。

冯译《飞鸟集》被长江文艺出版社宣布下架,我做为一个写诗者、翻译者对此感到遗憾。其实,哪怕是有瑕疵甚至错误的版本,让读者感受一下也不无益处。读者总有判断力去决定取舍的。翻译一本书挺辛苦的,冯译《飞鸟集》下架无疑会影响译者的经济受益。但假如真如一些人所说,下架是为了炒作,那就是心存不善了。

但从一个执业律师的角度,我认可下架的做法。著作权的精神权利包括发表权、署名权、作品修改权、保护作品完整权等。冯译本由于发挥过度,导致一些译文有篡改原作之嫌,这有可能侵犯泰戈尔的作品修改权。而“裤裆”、“舌吻”、“骚”之类词的使用,则可能让泰戈尔落下色情狂嫌疑,这涉及到泰戈尔的名誉权。既然读者、学界有较大争议,即可能存在产品质量的问题,那么暂时让冯译本下架,也不失为一种谨慎和负责的举措。现在市面上粗制滥造的译作的确太多了。

 

                                                                                 201611日于大雅堂,桂林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