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莫雅平律师的GLOB
莫雅平律师的GLOB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8,919
  • 关注人气:21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一个斗鼠的故事能写成史诗吗?

(2011-08-31 00:48:23)
标签:

老鼠

海伦

老子

荷马

诗经

基督山伯爵

杂谈

分类: 草民杂感

博主按:某杂志拟发鄙人一个专辑,内容包括诗歌、随笔、文论等。为此特撰写几篇不合规范、胡说八道的文论,总标题是《鸟人乱答录》,本文和前面所发的《权力是一条狗吗》,皆为文论的组成部分。今日发此文,算是迎接九月的来到——要开学了!

 

 

一个斗鼠的故事能写成史诗吗?

 

莫雅平

 

    如今的中国,好像处于一个求大的时期。比如大学,房子越盖越大,仿佛大学是从大房子开始的。又如文学界,宏大主题备受青睐,很多人的小说越写越厚。对于这种求大,我无意评说。不过我知道,外形之大只说明部分问题。一部洋洋数十万言的小说,有可能只是个小作品,而一篇区区几十字的小文也有可能是巨作。生活中有很多悖论,真有意思。一个矮个子叱咤风云,可能成为巨人,比如拿破仑。

    本人不才,无力尝试宏大主题,只想去尝试一些小的东西。老子曾说:“大道不矢溺(屎尿)。”又说:“治大国,若烹小鲜(小鱼仔)。”既然小东西未必真小,我没有理由以小为耻。当然我也知道,立足于小而做大做强,不是口号所能解决的。这几年来常想的一个问题是,一个人与老鼠斗争的故事,是否有可能写成一部史诗或具有某种史诗品质呢?

    说到史诗,最有名的是《荷马史诗》。特洛伊王子帕里斯拐走了希腊第一美人海伦,导致了希腊人与特洛伊人的血战。特洛伊战争,也可以说是为美与爱而战,难怪连希腊诸神都参加了。美与爱,当然是宏大主题。荷马没有直接写海伦的美,只写了海伦出现在特洛伊城头时希腊士兵的赞叹:为这样一个女人,血战十年是值得的!这样写一个女人的美,可谓“不着一字,尽得风流”。那么,假若荷马来写人与老鼠的战争,会是什么样子呢?这样的遐想令人着迷。

    人与鼠的斗争,如何能写得宏大如史诗呢?我很茫然。很多年前,美国的一个专利局长曾说,该发明的东西都发明完了,没什么可发明的了,专利局该撤销了。可后来世上涌现了无数伟大的发明,使那个局长的话成了笑谈。面对文学上的困惑,假如像专利局长那样局限自己,就真的到穷途末路了。那样的心态,与文学艺术的精神是背道而驰的,因为文学艺术和科学技术的共通之处,便是获得新的发现,开创新的可能性。

    众所周知,老鼠这一小型啮齿动物种类繁多,分布于世界各地,其数量之多远远超过硕大威猛的老虎、狮子或大象,这值得深思。老鼠偷吃粮食,毁坏衣物,传播疾病,其害处众多,因此多数人不喜欢老鼠或害怕老鼠。中国古代的《诗经》里有“硕鼠硕鼠,无食我粟。”那口气就像是在祷告甚至乞求,其中的无奈显而易见。课本解释说:“硕鼠”比喻的是贪官污吏。看来对贪官污吏的无可奈何由来已久。

    老鼠有时真叫人无奈,不仅仅是在文学表现中。几十年前,中国人曾经有灭四害运动,其中包括灭鼠之战。遗憾的是,老鼠却始终灭不掉。你以人民战争对付它吧,它有鼠海战术来对抗,因为老鼠的繁殖力超强,生命力极强。据报道,美国1945年在广岛和长崎投下两颗原子弹,直接炸死了上十万日本人,因辐射而残废和畸形的日本人更是不计其数。然而令人惊奇的是,那里的老鼠却没有受到核辐射的影响,不仅没有畸形,还能正常地生育。也许从生命力角度切入,有可能写一部关于人与鼠的史诗。

    除了生命力强,老鼠还极其狡猾。我曾多次用药或鼠夹对付它,可是它就是不接招。因此我只好和它斗勇,结果是打烂的家具远比比打到的老鼠多。在现实中,老鼠是令我厌恶的。然而进入艺术领域,却完全不同,我喜欢迪斯尼的米老鼠。还有一幅涉及老鼠的漫画,也曾让我开心大笑。那漫画画了一座山,还有山脚的一只老鼠。图上的题词说:“哈!大山怀孕了,生了一只老鼠!”瞧,老鼠是大山的孩子,多么强大!

    我厌恶老鼠,但讨厌的东西有时也能让人内疚。有一次,别人把夹到的一只小老鼠关在笼子里,邀我去电击老鼠解气。我们把老鼠电得唧唧直叫,真解气。过了两天那老鼠就死了。老鼠不是被我们直接电死的,但它的早死和电击有关。夜深人静时一想,我突然有点内疚。得罪我的是其他老鼠,不是笼子里那一只,而我把所有气恼发泄到了它身上。至少对我,它是无辜的。我那样对它,和那个因仇视社会而杀害幼儿园无辜儿童的人有多少本质区别呢?从罪与罚的角度,或者从自省的角度,也许可以写一部人与鼠的史诗,也许吧。

    在我与老鼠的较量中,最让我开心的是最近一次。有老鼠在我和同事三家的卫生间的装饰隔板上面做了窝,怎么赶也赶不走。同事不堪其烦,只好拆掉隔板,赶走老鼠,重新装修花了六七百元。我不愿花那个钱。用望远镜观察,我发现老鼠是从卫生间排气风扇的孔洞处咬破隔板进去的。我家在三楼,那么高的地方,要去赶老鼠真要花代价。再说,即使赶走了,它们还可以再进去,奈何?斗勇显然没多少戏。斗勇无门,还得考虑斗智。

    说到斗智,便想到《基督山伯爵》。主人公为越狱挖地道,把挖出的泥土捏碎撒入海风中,那是智谋。他最后使用“掉包记”,钻进包裹长老尸体的麻袋,结果被狱卒扔进海里,从而得以死里逃生。那“掉包计”是神来之笔,是大家手笔。正是这个故事给了我启发。我能否把隔板上的隔间变成老鼠的牢笼呢?怎么关住它呢?老鼠会怎么越狱呢?琢磨一阵,茅塞顿开,有了:打开排风扇,老鼠就被关进了牢笼。饿它几天,它可能就要千方百计“越狱”了。

    于是我打开排风扇,连续开了整整两天时间,其间老鼠在“牢笼”里骚动不安。然后我停了风扇几个小时,之后又连续开了整整两天。结果,老鼠跑了,而且自那以后,隔板上面再也没有老鼠了。哈哈,老鼠真“越狱”了!在文学名著的启发下,我与老鼠斗智,结果获得了全胜!智慧的力量,谁敢小看呢?《荷马史诗》中的“特洛伊木马计”,便是一个智慧故事。智慧的事情,谁又能穷尽呢?说自己最智慧的人,往往是最愚蠢的人。也许从智慧的角度,也可以把斗鼠的故事写成一部史诗。

    我中途停机几个小时,是想让老鼠逃命,因为我曾电击过一只无辜的老鼠,停机算是表示对鼠族的一点补偿吧。老鼠是否明白这点,或者是否会反省自己呢?“越狱”的老鼠走后,其他老鼠也不来了。莫非是脱逃的老鼠警示了别的老鼠?相比之下,人类的某只“硕鼠”因贪污受罚后,其他的“硕鼠”照贪不误。莫非人类吸取教训的能力还不如老鼠?这样瞎想开去,便发现发挥的空间很大。这让我相信,从其他一些角度切入,也可能把斗鼠的故事写成史诗,或者使其具有某种史诗品质。

    也许在文学艺术之神的眼里,一只丑陋的普通小老鼠和高颀美貌的希腊大美人海伦,并没有太多区别。想象自己是荷马,用心去观察、感受、思考和表现,突破外在的大与小、丑与美的局限,也许某一天我们真能写出一部新的“荷马史诗”,不同的只是主角是一只老鼠。荷马描写海伦的美,手法极其高超。那么怎么写一只老鼠呢?我暂时想到的句子是:和那只老鼠斗法,他的头发越来越少了。他相信,等到秃顶的时候,他一定会赢。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