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莫雅平律师的GLOB
莫雅平律师的GLOB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8,947
  • 关注人气:21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鸡蛋站起来了,我就站起来了

(2010-12-20 01:20:21)
标签:

鸡蛋

人脑

哥伦布

辩证法

疑罪从无

逻辑

分类: 草民杂感

 鸡蛋站起来了,我就站起来了
                                    (网络图片)

  

鸡蛋站起来了,我就站起来了

莫雅平

 

  

“你能让鸡蛋站起来吗?”我常常问这样的问题,多半是问我自己,偶尔也戏谑似的问朋友。听到这样的问题,可能某个有识之士开始窃笑了,甚至在心里呵斥:你这厮莫非长了个鸡蛋脑袋?老掉牙的故事还用得着你来说吗?

我承认,我的脑袋比一个鸡蛋高明不了多少:尽管科学家说人脑中有大量的蛋白质,但我真说不清我的脑髓和鸡蛋壳里的蛋黄或蛋清有什么本质的区别。因此,面对一个鸡蛋,我的确没有多少自傲的理由。因此,面对有识之士的呵斥,我也没有多少生气的理由。

有识之士有足够的理由看不起我的脑袋,但我相信,他们未必有足够的理由看不起一个鸡蛋。一个鸡蛋,决不像它看上去那么简单。众所周知,人类为了“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问题,争论了几千年,有时分歧之大简直要引发宗教战争。

认定了鸡蛋不简单,我以后还会继续发问,甚至是严肃地发问:“你能让鸡蛋站立起来吗?”我严肃的固执可能让有识之士义愤填膺,他们很可能会说:“不就是哥伦布的故事吗?我免费帮你说了吧!”以下便是那个举世闻名的经典故事:


哥伦布发现新大陆,皇室为他庆功。在庆功宴上,有位大臣不以为然,说:任何人坐上船航行,都能到达大西洋的对岸,没什么稀奇的!”于是,哥伦布拿起一个鸡蛋,问谁有本事让鸡蛋在餐桌上站起来。包括那位大臣在内,谁都没有做到。哥伦布不动声色地拿起蛋,把它的一端在桌面上轻轻一磕,蛋就稳稳地站了起来。那个大臣有点恼火,说:“太简单吧,把蛋磕破一点,谁都能让蛋站起来。”哥伦布说:“是太简单了,可是你却没想到,更没有去做。” 


假如有识之士帮我讲了这个故事,我当然要表示感谢。不过,比老故事更重要的,是新的创意。我提出让鸡蛋站起来的老问题,旨在和仁人志士们一道思考一些问题,分享一些感悟。

多年前我就知道了这个老故事。那些没有让鸡蛋站起来的人过于拘泥,只会被动地适应圆溜溜的鸡蛋,却没想到让鸡蛋来适应自己,他们的失败是必然的。随着年龄的增长,我深深感到突破思维定势和另辟蹊径是何等重要。因此我经常自问逗乐:“你能让鸡蛋站起来吗?”事实上,我还真为这个问题动了动脑筋呢。

假如我沿用哥伦布的方法,那只能证明我是一个蠢材,因为有很多庸才已经那样做过了。幸好后来有一天,回想起小时候玩陀螺的乐趣,我突然茅塞顿开。有了,速度!让鸡蛋高速旋转,它就会像陀螺那样站起来!我立马把头天煮的鸡蛋拿出来,用双手把其中一个鸡蛋用力一旋,它果然旋转着站了起来!我用三个鸡蛋试验了很多次,三个都能站起来。那个时刻我多欣喜啊!

对我这点小小的快乐,也许有识之士觉得没什么。的确,除了玩陀螺之外,很多人都有过通过旋转让硬币站起来的经历,我只是把硬币或陀螺换成了鸡蛋而已。不过,以人格担保,我讲述通过旋转让鸡蛋站起来的实验,丝毫没有炫耀的意味。我也决不会向世界庄严宣告:“高速旋转能让鸡蛋站立起来。”我不敢啊!那么,有哪位有识之士敢吗?

即便有识之士敢,我也要对他说:“且慢!下结论要慎重,尤其不能绝对!”真的不能小看一个鸡蛋啊,我的经历足以为证。我做实验时用的是煮熟的鸡蛋,结果实验成功了。然而,当我用一个生鸡蛋重做实验时,居然每一次都失败!生鸡蛋就是站不起来!这是为什么呢?原来,生鸡蛋的蛋清和蛋黄是装在鸡蛋壳里的液体,惯性妨碍它们与蛋壳作为一个整体同步旋转。而在煮熟的鸡蛋,蛋清和蛋黄是与蛋壳紧密结合的固体,能够与蛋壳同步旋转。

写到这里,似乎本文应该结束了,因为弄不好要被有识之士斥为啰嗦。但是,既然蛋壳里的蛋黄和蛋清有惯性,我脑袋里的脑髓有点惯性也是清理之中的事情。因此还是请各位仁人志士听在下再慢慢道来。

现在假定我是一个罪犯,被责令必须找到一种全新的方法让鸡蛋站起来(不能使用辅助工具),做到了就有功并减刑一年,否则不得减刑。那么,您能给我什么好主意呢?为了减刑,我异想天开情有可原吧?现在我被迫要雄辩或狡辩了,我要另辟蹊径自救了。我的全新方法是:我先单膝跪地,亲吻手中的鸡蛋,然后把鸡蛋吃下去(生熟皆可,必须吃下蛋壳也行),吃完后我要站起来,挺直身子宣布:“鸡蛋站起来了!”

我的说法成立吗?我认为成立。理由是:鸡蛋现在是我的一部分,我站起来了,也就等于鸡蛋站起来了。或者换而言之,我现在是一个大蛋壳,蛋壳站起来了,里面的蛋自然也站起来了。我用我的行为做了举证。那么您认可我的观点吗?

要是反对我的观点,您就得举出反证。但您用什么证明鸡蛋是躺着的呢?真的很难证明。试想,原来处于同一水平线上的甲、乙两部分鸡蛋,在进入我体内之后,假如乙部分压在了甲部分之上,那是否可以说至少乙部分站起来了呢?这样的思考和讨论,玄乎得有点好笑。但在无法证明是或否的情形下,逻辑推论的结果是:是与否各占50%,即鸡蛋站立或躺着,各有50% 的可能性。

刑法界有“疑罪从无”的原则,其要义便是,假如罪与非罪不能确证,只要还有一丝无罪的可能性,就必须判定嫌疑人无罪。“疑罪从无”依据的是“无罪推定”的原则,体现的是对生命的尊重、对善的呵护,这一原则的确立,显示了刑法严父般的外表下的柔情。根据这种柔情,既然鸡蛋至少有50%站立起来的可能性,我当然有权要求减刑,至少半年!

上面的推论有想象的成份,但在逻辑上却有某种合理性。无可否认的是,这个世界的很多事物,的确不是黑白分明、非白即黑的。在很多情形下,有大量的黑白混和的模糊状态存在,那就是程度不一的各种灰色状态。这种灰色状态有深刻的哲学意味,它使机械辩证法显得有点笨拙,常让愚钝者陷入迷茫,同时也让睿智者看到希望。

因鸡蛋而起的所见、所闻、所为和所感,内容之丰富让我感到惊讶。真的不能小看一个鸡蛋啊!一个鸡蛋足以让我窥见世界的深奥,光是这点就非常有启示意味,光为这点我就得感谢鸡蛋!观察、思考、求证,再观察、再思考、再求证,我感到了很多的乐趣。而想象自己是一个大大的蛋壳,更是让我乐不可支。哈哈!我站起来了,鸡蛋就站起来了。或者,鸡蛋站起来了,我就站起来了!哈哈!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